dead-body_0322-1.jpg

 

主要人物介紹

黃明雄:

男,56歲,鰥夫;因繼承父親和亡妻的遺產致富,不知孝親、教子無方,最後淪落街頭,慘遭凍死。

 

黃欽輝:

男,26歲,黃明雄獨子;三歲喪母,由阿嬤帶大,從小予取予求,是個完全被寵壞的浮誇青年,不學無術。

 

阿智:

男,26歲,欽輝的國中同學、標準損友;畢業後未繼續升學,跟人在道上從小弟混起,是個「俗辣」。

 

黃明美:

女,58歲,明雄的姐姐;爭奪父親遺產訴訟勝利,但從此與母親、弟弟交惡,十餘年來彼此不相往來。

 

黃李招弟:

 

女,78歲,明雄、明美之母;重男輕女的傳統老嫗,好處只想留給兒、孫,認為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雄哥:

男,四旬,阿智的大哥;滿口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的狡詐之徒。

 

 

 

其它次要人物見於故事,更次要人物見於劇本。

 

 

 

故事大綱

【上集】

俗話說:『言教不如身教,身教不如境教。』

孩子,往往是為人父母者的一面鏡子,從他們的言行、舉止、甚至價值觀裡,無不反映出父母本身的思想與行為;此外,不論任何行為,人類多半藉由模仿學習而來,因此孩子身處的環境和所交往的朋友,更直接影響了小孩學習如何彼此對待的方式。

朝夕相處、耳濡目染之下,其實,「家庭」和「社會」,幾乎定義了我們的一生……。

 

電視畫面正播出超級寒流來襲的新聞。(Diss

寒冷的街頭,一名蓋著報紙的流浪漢捲縮在大樓角落避風處。

大樓保全人員巡邏時發現,上前準備驅離,豈料,這名流浪漢早已全身僵硬死亡,嚇得保全人員臉色發白、倒退連連,忙不迭報警處理……。

經警方調查,得知死者姓陳名明雄,有個獨生子叫做黃欽輝,下落不明無法聯繫;黃明雄78歲的老母黃李招弟,處於氣切長期昏迷的狀態,目前被安置於私人安養院中。除此之外,黃明雄還有姐姐黃明美,現居小琉球。

負責處理黃明雄案件的警員於是去電小琉球聯繫,卻被黃明美當做詐騙集團臭罵一頓。辦案人員只好託請地方員警前去轉告黃明雄曝屍街頭之事……。

黃明雄的靈堂上,黃明美看著十餘年未見的弟弟遺照,悔恨交加,跪地嚎啕痛哭。眾人從她哽咽的哭訴中,得知姊弟二人斷絕往來的因由,竟是因為爭產而起……。

黃明雄的父親是地主,十幾年前(黃欽輝十五歲時)過世,母親黃李招弟堅持依據家族傳統,由明雄繼承大部分財產,以便未來再將家產傳給欽輝。至於女兒黃明美,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該分該給的,早在當初全算在嫁妝裡陪嫁給女兒了,因此女兒不能再回來分家產。

事關重大利益,黃明美當然不會乖乖遵從母親的意思就此作罷。

黃明美認為,當年黃明雄之所以能從一個在路邊擺攤、跑警察的流動攤販,一夕之間變成腰纏萬貫的「陳仔舍」,還不全都是因為她的關係!

原來,黃欽輝三歲時,黃明雄的老婆懷第二胎,初時原本一切正常、毫無異樣,卻在臨盆推進產房時,發生羊水拴塞的意外,搶救不及,母子均亡。

由於當時黃明美正從事保險產業,明雄的老婆在生時,為了捧大姑的場,以老公和兒子為受益人投保了高額的人壽保險。意外發生後,黃明雄因此獲得數千萬的保險理賠,並託管兒子的理賠金,直到黃欽輝年滿二十歲。

黃明美氣得是,明雄居然一點都不感念這個做姐姐的所帶給他的財富,還在老爸過後,在阿母的撐腰下,想要獨佔黃家家產。

黃明美緊咬老父並未留下遺囑這點,聘請律師提起訴訟,纏訟經年,最後依法爭得屬於自己部分的財產,卻也因此和母親、弟弟交惡。黃李招弟在獲知敗訴後,怒氣自是不在話下,索性找來律師寫下遺囑,事前分配財產,表明死後絕對不會再讓女兒「搶走」黃家任何一毛錢。黃明美於是與母親、弟弟決裂,乾脆搬得遠遠的,眼不見為淨,從此不相往來。

十幾年一晃眼過去了。

姊弟師失聯的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擁有上億財產的明雄,竟會敗盡家產,落魄到凍死街頭?而姪子黃欽輝又到哪裡去了?為什麼音訊全無、下落不明?

 

 

【中集】

經過警方深入調查黃欽輝的資料發現,他已經在數月前出國,未留下任何聯繫資料和管道。可以確定的是,賣掉黃家豪宅、安排黃李招弟入住安養院的,都是黃欽輝本人。

警方派員前往安養院瞭解情況,根據安養院的說法,黃欽輝大手筆的預付了兩年的安養費用,初入院時,還經常前來探視阿嬤。只是,最近數月都未見人影。

黃欽輝三歲喪母,當時的黃明雄初嚐財富滋味,完全沈迷於燈紅酒綠的生活裡,兒子自是丟給了老母和妹妹照顧。阿輝從小除了阿嬤,等於是姑姑黃明美帶大的,姑姪倆的關係還算親近。

在黃家姊弟爭產訴訟的那段期間,心靈受創最重的是阿輝。

黃明美最後一次見到阿輝,是在判決下來後的幾天;黃欽輝的生日,她特地給阿輝送生日禮物去,同時告訴他自己要搬家的事。得知姑姑要離開,黃欽輝感覺被姑姑遺棄與背叛,對明美極為不諒解。摔掉姑姑送他的高級手錶,和他死忠兼換帖的同學阿智一起離開……。

 

阿智是隔代教養長大的小孩,打國中入學就和阿輝特別投緣。國中畢業後,阿智未再繼續升學,而是跟著「大哥」在道上混兄弟,卻也始終和黃欽輝保持聯繫。

自黃欽輝滿二十歲,纏著阿嬤作主,硬是從黃明雄手中拿回當年母親意外死亡時託管的理賠金後,這位闊少爺便成了阿智的ATM。而阿智也「不負所託」的帶著黃欽輝到處吃喝嫖賭,嚐遍各式新鮮刺激的蠢事;這對寶貝混在一起,正事沒幹過一件,招搖浮誇唱高調倒是從沒少過。

一次,阿智帶著欽輝去新開的粉味KTV唱歌(或是餐廳、火鍋城、薑母鴨店吃飯都可),在店門口,卻和另外一輛轎車為了搶車位而衝突。搶輸車位的欽輝,仗著有阿智這位「兄弟」當靠山,盛氣凌人的拍著對方引擎蓋,要車內的人下來給個「交代」。

原本阿智也是氣焰囂張的在旁幫腔叫喧,可等車窗搖下,阿智看清楚車裡坐的是誰時,頓時嚇傻了眼!

原來,這車內坐的正是這家店的大老闆,更是道上出了名的角頭大哥。阿智跟對方比,連幫人家提鞋都還不配。這下得罪了對方,兩人全被「請」進店內,坐下來「好好談」……。

阿智只得向自己的老大──「雄哥」求救。

雄哥瞭解來龍去脈之後,拍胸脯攬下這樁樑子,保證會幫欽輝把事情「喬」定;當然,前提是要阿輝願意花錢消災。

託請黑道「喬事」,除了得罪的一方必須用錢安撫,幫忙「喬」的這方,「手續費」自然也不能少。對於欽輝這塊自己送上門的肥肉,喬與被喬的兩位「大哥」,當然沒有理由不狠狠咬他一口!事情好歹是解決了,可付出的代價,就算欽輝是個千萬闊少,也無法不覺得心疼。阿智看著欽輝老是抑鬱寡歡,只能用「財去人安樂」的說詞來安慰他。

雄哥聽阿智說起欽輝的情況,心裡有了計較。

在雄哥的授意下,阿智邀請阿輝入股「公司」,並提出幾個「保證賺錢」的投資方案給阿輝,表示這是大哥好意,想分杯羹給欽輝,彌補他這次出事的損失。既是阿智介紹的好康,阿輝當然不疑有他,高高興興的簽約入股;一個月後,雄哥叫阿智送來首月投資獲利的支票給欽輝,同時遊說阿輝加碼投資,便可成為總經理。

阿輝稍有猶豫,覺得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但雄哥保證經營的事不用他操心,公司會聘請這方面的專業人才來負責,阿輝只要掛個名等著分紅就好。天真單蠢的欽輝聞言自是百般願意,真以為自己碰上了貴人,才能撿到這份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殊不知,這正是不幸的開始……。

 

 

【下集】

當了不管事總經理的欽輝,初時確實如雄哥所言,每個月坐著吃、躺著拉(坐咧呷、倒咧放),等分紅。可惜好景不常,沒多久,雄哥便告訴他時機不好,公司營運有些虧損,要他再拿錢出來增資,否則前面的投資全都要泡湯。

捨不得花花綠綠的鈔票就這麼打水漂般的不見蛋,欽輝只好咬著牙加碼。幾回之後,就算欽輝有金山銀山,也很快的就被雄哥淘空。等到欽輝在也拿不出錢來時,雄哥便跟他翻臉,表示為了幫他賺錢,公司全都賠進去了,清算之後,還欠了一屁股債,問欽輝打算還?

直到此時,阿智總算明白雄哥這算盤是怎麼打的。基於多年友情,阿智唯唯諾諾的希望雄哥能放阿輝一馬。可在雄哥淫威脅迫和重利誘惑之下,阿智將心一橫,毫不猶豫的把欽輝賣了,配合著雄哥恐嚇欽輝,警告他不還錢的嚴重後果。欽輝迫不得已,簽下鉅額本票「償還債務」……。

雄哥拿著欽輝簽出的本票上黃家討債,沒碰上黃明雄,倒是碰到了阿嬤。雄哥和阿智倆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威脅恐嚇阿嬤,若是還不出錢,要斷欽輝手筋腳筋,將阿嬤嚇出了心臟病。總算阿智還有點良心,打119叫來救護車將阿嬤緊急送醫,這才沒鬧出人命。

阿嬤順利出院回家療養。

黃明雄也從大陸出差回來,當他得知家裡發生的事,不由得氣得破口大罵欽輝,沒個屁本事還想學人當老闆,這下好,招惹了黑道,根本就是「請鬼拆藥單」。

父子倆為了如何解決黑道討債的問題,沒有交集的喧天大吵。

阿嬤心疼金孫,更怕欽輝真的被人砍手砍腳,於是幫他說話,表示要用自己的財產幫他還債。黃明雄一聽還得了,氣急敗壞的提醒老母,她可是立了遺囑,說好將來財產全留給他。

阿嬤也卯上了,決定更改遺囑,再不然就是趁自己還有一口氣時,將所有財產變賣,反正只要能保住金孫無恙,她絕不手軟。

阿嬤的態度令黃明雄又急又怒,為了保住老母的財產(以圖繼承),口出惡言(夾帶三字經)的指責老母。阿嬤一氣之下,心臟病加中風,當場昏倒!

 

單人病房裡,阿嬤呈昏迷狀態。

病床前,黃明雄父子爭執再起。

黃明雄堅持要將阿嬤送進安養院,阿輝不答應,父子倆吵;黃明雄堅持不幫欽輝還債,要欽輝自己面對,父子倆繼續吵……。最後黃明雄撂下狠話,欽輝這麼有本事,就自己照顧阿嬤、自己解決問題,他不管了,他要帶女朋友去歐洲散心,隨即氣沖沖轉身離開。

昏迷不醒的阿嬤眼角流下眼淚……。

黃明雄出國回來,赫然發現房子已經易主!

黃明雄都不知道欽輝怎麼會清楚他的房地契、印鑑放在什麼地方。欽輝托新屋主轉交一個封信,裡面只留下一小張便條,上面寫著:『你要我自己解決,好,我就自己解決。你要錢不要親情,好,我就學你要錢不要親情。後會無期!』

黃明雄氣急敗壞的連忙打電話,清查銀行帳戶,發現也已經被兒子全部清空……。

 

落魄的黃明雄同樣穿著回國時那身衣服,只是人已完全憔悴變形,衣服也變得又舊又髒。他步履維艱,手裡抓著一個破舊的塑膠麻袋,沿路撿拾保特瓶、空鋁罐等回收物品。

天色漸暗,冷風吹過……。

黃明雄拉緊衣領,抱著臂躲進大樓角落避風處,從破麻袋裡拿出兩張報紙蓋在身上,瑟縮的睡下……。

《劇 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