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天才混混 第二冊《狂霸江湖》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混等人正在居庸關口排著隊,等候進城。

  小混抬起頭,瞄了麗亮的陽光一眼,哭笑不得地喃喃道︰「什麼嘛!一場大雨之後,不但霧散雲消,連太陽都出來了,這不是存心和我過不去,故意要我淋雨!」

  小妮子啐笑道︰「誰叫你是掃把星,跟著你的人連帶的也要倒楣。」

  小混尷尬地搔頭,轉變話題道︰「老哥,我聽文爺爺說,居庸關在門樓面壁和拱形的洞內,都刻有前朝時期極為精細美麗的石刻,同時洞壁上還刻有梵語、蒙語、西夏語、維吾爾語,以及漢語等六種語言的經典,你有沒有參觀過?」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八達嶺,位於居庸關關北,此處建有東窄西寬,呈梯形狀的關城。

  城開二門,東門稱為居庸外鎮,西門則叫北門鎖鑰,兩側在此連接長城。

  古書長安客話中有載,北往延慶州、西往宣城、路從此分,故名八達嶺,是關山最高者。

  是以,八達嶺不但是一處交通要衝,同時嶺上四季的景色皆妙,各異其趣。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混包下的這間小客棧平常時就沒有什麼人會投宿,小混他們住進之後,又不需要客棧供應伙食,駝背老掌櫃和二愣子自然就更清閒無事。

  懶懶的秋日午後,小妮子帶著哈赤出去逛街,店裡只剩下小刀一人在假寐,整個客棧顯得格外安靜。

  老掌櫃的不知道到哪裡去了,也許是在自己的小房間裡睡午覺吧,二愣子卻是盡職地縮在櫃台後面,曬著暖暖的秋陽打著呼嚕。

  小刀雖然閉起眼,靜靜依靠著木板牆休息,可是他的腦中卻亂七八糟打轉著混雜的思緒,使得他的心神,喧鬧的難以平靜。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混來程一路上趕得匆匆忙忙,不但未曾仔細欣賞熱河丘陵一帶的景物,還將自己累得半死。於是,回去時他和小辛兩人,三餐正常、休息定時,對自己優待的簡直像王公貴族們出外踏青似的。

  因此,他們二人回到張家口客棧時,已經是三天後的子夜時分。

  客棧的大門早就已經上了栓,小混他們也不叫門,逕自從後街翻牆進入客棧內間的客房。

  小混來到小妮子所住的房間前,輕輕彈門叫喚道︰「老婆!我回來了。」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午,陰暗的客棧外間。

  小刀他們三人不但睡了一夜好覺,而且,已經吃罷從大街酒樓叫回來的佳肴美味,正圍著一張破舊的方桌,安然地喝茶、嗑瓜子,無聊地等著小混。

  小妮子閒的發慌,拿起牙箋翻弄著桌上一盒蜜餞,她半支著腮幫子,不耐煩地問︰「小刀哥哥,小混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回來?人家想到街上遛遛嘛!」

  小刀正在教哈赤如何嗑瓜子,只聽到「喀!」的一聲微響,小刀動作靈巧地嗑開瓜子,示範給哈赤瞧瞧。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月初二,干支丙巳;斗指已為霜降,氣肅,露凝結為霜而下降,故名霜降也。

  衝鼠,歲煞東南;宜祭祀、破土、嫁娶、納采、牧養納畜,忌移徙入宅、開生墳合壽木、出行。

  此刻正值寅末時分,更深露重,新月已墜,殘星漸渺,天地之間充滿無邊無際的黑暗。

  這種時候,失眠的人兒早該沉沉的睡去,而早醒的鳥兒,也還在夢中打呼猶未覺醒,大地一片沉寂,較之夜初更加安靜三分。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妮子痴痴的目光有此飄忽、幽遠。

  在她的眼波中全然沒有絲毫引人遐思的旖旎情愫,看她心不在焉的表情,就可知道這妮子心中所想的,絕對不是什麼兒女情長的事兒!

  小混彈指敲著自己的膝頭,沉思道︰「老郎中,你若能在那時,就想到同時用針於督脈和足太陽膀胱經的話,哈赤的病情應該不至於惡化的如此之快,不過,現在說這些也沒用,倒是告訴我,他病情真正的加速惡化是在何時?」

  阿骨郎有些赧然,乾咳道︰「大約兩個月前。」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深秋,草黃、楓紅的季節。

      早晚的空氣裡,都逐漸加重一股刺人的寒意。

  可是,秋日午後的太陽,雖然有點慵懶,還是能曬得人頭皮發麻,真叫人受不了!

  睡過一場好覺的小混,推開蒙古包的帷幄,鑽了出來。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