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紅塵往事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隨著逐漸加速的奔馳,一對只在風中出現的透明羽翼緩緩舒張;心,跟著速度輕盈起來。

    層層交疊的抑鬱,猶如清晨迎風綻開的蓓蕾,在款擺柔情的撫慰下片片舒展;最後一縷憂鬱的陰影,無處藏身,如煙逸入空中消失風裡。

    在風中展翅。呵~真是幸福啊!如果能夠明白如何的愛人與被愛著,淒美的情感儘管迷濛如霧,陣陣甜美依舊隨風傳來。風中,雨季是浪漫如詩的晶簾,霪霪繽紛如蝶翻飛著繾綣。

    穿透冰寒的冷冽,輕盈起來。乘著風的翅膀,讓心~自由飛翔……。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闇夜三點半。地界的冥府銀行不知道是否正交易熱絡?人類的城市,睡得最是深沈時刻。獨自漫步在寂靜無人的街頭,早春的夜風,很酷。

走過定時發出「歡迎光臨」的魔鬼吶喊的KTV,發現魔鬼營竟已變成了燈光有點曖昧的「電子遊樂場」。想想……,晨昏顛倒、作息混亂的人真的想不起來幾時開始沒再聽見那個響徹方圓十里的年輕魔鬼合音。忽地,一陣鶯鶯嬌笑自遊樂場身後那家「HOTALU」的門口傳出,陰影裡,一對穿著入時、風情萬種的粉粧女郎,興致高昂的吱喳接耳笑聲破空。旁邊,守著旅館生意的黃色計程車是訓練有素的司機,早早開妥了車門等候亂綻的花枝登著喀喀的高跟鞋上座;計程車終於揚長而去,夜又沈默了起來。

恍如孤魂野鬼飄過街頭,聽說,沒什麼大腦的貓科動物除了裝腔作勢的咆哮,最喜歡出獵時的無聲無息。風在耳邊呼呼地嘀咕,訴說的是哪道門哪扇窗哪張床上的八點檔?丁字路口,高聳的藝術華廈睥睨左右。一輛房車彆扭的挪動著,這車倒得相當鬱足;車裡居家男人臉上陰沈的表情是憂傷還是憤怒?脫出窄擠的車位,房車猛然大迴旋,輪胎刮著地面發出撕裂寧靜的尖銳摩擦聲瘋狂離去,閃光號誌只顧紅著黃著眨眼,若無其事。甦醒的是好奇的心,未經咖啡沐浴的頭殼依舊擁抱著混沌便秘中,拒絕為眼睛所見的場景編織一段精彩的邪惡故事。

腿,自主的走著。思緒放飛。台灣真的那麼不好嗎?誰說的。至少,不用帶槍,還可以一個人半夜三更在街頭安然遊蕩。寂靜裡,跨越一條幾乎不曾看到火車經過的鐵軌,平交道驀地叮噹叮噹敲響警鐘。怎麼回事?嚇了一跳的腦袋被搞笑病毒侵入,列出荒謬的遐思,這裡有地雷嗎?還是中共打過來了?黑暗中,一列懶洋洋的平板貨車轟隆倥隆彷彿自虛無中緩緩駛來。有火車耶!這裡、這種時候,居然有火車!拿出兒時的興奮心情,停步,目送這列懶蟲帶著低調的噪音邁入黑暗彼處,短暫地熱鬧了夢正香甜的暗夜。天很快就會亮了,不久之後這條路上便又車來人往喧囂非常。來來去去的人和車都要為照顧肚子汲汲營營,大概不會有閒情用雀躍的心情等候火車通過……,照顧肚子?對了,這可是出門當夜遊神的原因,怎地竟被拋到腦後!啊~回頭是岸,溫暖的7-11,我來了……。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

前陣子他參加了一個關於攝影剪輯等後製作作業的研習營,這已經是他開刀後三、四個月的事了。『怎麼樣,身體都恢復了嗎?』『百分之九十七、八差不多都恢復了。』朋友看到他開心的問候著,『那你又可以重出江湖了喔。』『是啊,不但重出江湖而且大概還可以再混個四十年沒問題了。進場保養到底是有效的啦!』哈哈大笑聲中,他給人的感覺,不管精神或體力和過往並無太大不同,就連最初那不能歸去的失落心情,似乎也已經恁般遙遠而模糊。然而只有他自己明瞭,另一種失落已在生理上形成,譬如不管是不是流感期,他的扁桃腺總是三天兩頭就發炎,還有就是體能始終也無法完全恢復的和以前一樣有勁。身體是他的,他是那麼確實的感受到少了一個半器官的影響,但最明顯也令他有點懊惱的卻是他腦袋裡時不時出現的空白狀況。

比起紅塵中打滾的多數人,他或許不能算是個才思敏捷的人,但是他幾乎不曾經歷腦袋裡面完全空白的時刻。他常笑自己就是用腦太多、沒事胡思亂想,所以才會晚上睡覺不好好睡,盡做些有劇情的夢。所以當他上課時,發現自己面對講師提出問題,腦袋裡面居然只有空白,一片當機似地空白,不論他如何努力攢緊眉頭想要啟動腦神經的運作,那顆腦袋就好像與主人無關,怎麼也連結不起來,他多少有點茫然與錯愕。儘管中醫曾經告訴他,人一生最多只能做兩次全身麻醉,否則後遺症會很大,因為全身麻醉對大腦有非常不利的影響,很容易導致老年癡呆。初時,他還不太怎麼感覺真有什麼影響,只覺得自己的記性真的比以前更差,而他總也一笑置之的安慰自己,他本來就是個忘性比記性強的人,手術後記憶力減退是很正常的事。直到他發現自己的腦袋竟無法正常運作,這才明白自己所失落的,其實不單單是那一個半的器官而已。而對於那已失落的部份,恐怕是再也無緣尋回了,就好比生命之中那些美麗的背影,不管他是否還留有深刻的眷戀,已經離開的多數再也無緣見面……。

日子依舊要過。不幸一點,他說不定還有四十年得將就著混,曾經為他創造利多的腦袋已經開始秀斗秀斗,長路依舊漫漫啊!這是他對未來最糟的情況的估計。然後他發現這個「最糟」其實也還好。因為多年來的中心思想令他深信,人類應該發展的是智慧而不是大腦。用腦太多,其實反而障礙靈魂的自覺與靈性的提升。許是老天知道他根本就是個放不下用腦的人,所以乾脆安排讓他體會有腦袋用也不得的境況,好提醒他多多往內尋求智慧,而非老是依賴著大腦編織美麗的幻想。於是,他笑了~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蔦蘿00.jpg    

許久未曾在天剛朦朧朧亮的大清早出門散步了。看太陽由柔和的金黃逐漸燃燒成眩目的白熱,能量增長的豐滿令人感動。

走過人車未醒的街道,漫步向山腰下的鄉間田園;落山而來的風有點大,呼呼撩撥著已然披肩的長髮,掠過頰邊的騷動浪漫了晨間。心情跟著開朗起來,腳步變得輕盈,一種莫名的喜悅充盈心中。

經過新光三越,發現附近的景觀已經有所改變。彷彿藩籬的鐵圍牆已被促新的大樓取代,一間以前不存在的小學聳立在過往的空地上,「安親班接送區」宣告著孩子下課後的去處。啊!驀然醒悟,自己多久不曾行經這條慣走的路線?多久不曾這麼怡然悠閒的蹀踱風中了?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

結果,西藥並沒有改善他的情況,越近黃昏,他的胃越發不安,非但醫生開出的藥完全無效,便是他自己過往慣用的備用藥也失去了應有的基本療效。人家說抱著垃圾桶大吐苦水有助於療養心靈創傷,那晚,他抱著馬桶大吐酸水竟然也有助於緩和胃傷。吐著吐著,近兩天過來和他一起住的娘親都被驚動了,直問怎麼回事?他氣噓哎哎、有條不紊的解釋:『藥吃得好的是病,藥吃不好的就是業障。這場病,本來應該是胰臟癌的,現在已經轉消成只割掉一半胰臟就解決了,當然該痛的部份還是得痛啦,消業障咩。比起胰臟癌發作的痛苦,這點痛算是小卡司,沒事沒事。』他的娘(注意,這可不是罵人!)向來信佛信道,對這番說詞自然是毫不懷疑。隔天他就拖著阿娘回台北家,決定另尋高明來對付如此寢食難安的症狀。

說起這「高明」,來歷可有趣的緊。嚴格說來,所謂的「高明」其實是個密醫,是個沒去考中醫師執照的無牌中醫。由於他自己沒事總喜歡翻翻中國五術看些有的沒的,對於中國傳統的醫學他倒是向來頗有信心的,早在他要去開刀之前,他都已經先翻好「湯頭歌訣」準備出院後按方捉藥,好好調養調養這個進場大修過的皮囊,只是,中藥進補也有進補的禁忌,譬如手術後其實身體損乏過鉅,並不合適直接大補。該要怎麼循序漸進的調養才是得宜,可不是像他這種檻外窺境的門外漢能夠翻書就翻得出來的,非得靠有兩把刷子的醫師動手才行。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裡一場大雨,洗去連日的酷熱,降溫了悶熱出來的煩躁。清晨微涼,呼呼的風令人有想飛的渴望。

牽出盡忠職守的小綿羊,飆入清晨的冷冽裡,飆向無人的西賓公路。遠方的天空堆滿灰濛濛的雲層,黑白灰階層次分明、只是缺少了點活潑的色彩,誰家放飛的鴿子和平的翔掠天際?

從來沒有想到過,奔馳在風裡竟會讓自己生出果凍的連想。涼冽的風有凍人的剔透,大雨洗淨的空間呈現一種晶瑩。穿透風,感受一股似有若無的阻力,小綿羊像銳利的刀鋒切入顫巍巍的輕抖中,平滑而暢快的感覺是無可比擬地愉悅。

感覺像一隻鷹,劃開咆哮的風吼飆然扶搖。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熱鬧過後,孤獨的返程;一如早先,孤獨的到來。

  在「不敬禮解散」的笑聲中,結束了這一次的歡聚;夜色正濃。跨上伴我走天涯的小綿羊,又到該回家的時候。小綿羊其實已經開始有點老了,一年不到的車齡卻已經被殘忍的主人摧殘的「操」過一萬多公里;這一趟行程,原本並未預計要它如此鞠躬盡瘁,卻是在最後的關頭決定再度和它一起長征。車老,人也年輕不再,然而總想看看曾經飛揚的豪情,在歲月的消磨下究竟還能剩下幾許癡狂?就這麼讓自己重新回味一下追逐風中的樂趣,所以選擇在微涼的黎明迎著晨曦上路。

  以前從台北到豐原習慣走省道,那樣的車程大概得兜上五個小時左右,還得進出幾個鬧熱的市區中心和大城小鎮的車潮、人潮摩肩接踵一番。這一趟特地挑了濱海公路從桃園開跑,沒想到由於路況良好、路廣車稀,一路上油門幾乎都是「一拜」到底,過去五個多小時的車程這回居然只讓小綿羊花了三個鐘頭左右的時間便抵達目的地。哇哩咧~實在太炫了!濱海公路這條超級霹靂短路的開築,簡直就是造福了我這種不安於室的老飆車瘋子勒。

  正因為三個小時的車程實在算不得長,所以趁著夜色回殺返程顯然是理所當然的明智選擇。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


聽說,人類出生時最先發展的感官是聽覺,死時最後消失的也是聽覺。對於出生,他已無太多記憶,至於死亡,既然時辰未到,他也無從考證。但是,被陌生人自深幽的麻木中喚醒,卻是一種奇特的經驗。他依著呼叫自己名字的聲音努力睜開眼皮,感覺像是正從一條黑暗深邃的隧道彼端瞇眼望向人影晃動的圓形光圈。單眼,他覺得自己像在看一支長長的單眼窺管,只是所見全然模糊……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


動刀的日子很快的決定。經過戰國似的探訪群醫,結果只證明了一般人對於醫師的診斷是多麼的不信任,但科技呈現的事實,終究相符。在諸多醫師輪流看過各項報告和電腦斷層,完成「會診」後一致認為,這個腫瘤可能是良性的比例很高,但是非得動刀切開看看才知道,沒有人敢擔保它不會變成惡性或根本就可能含有惡性成份,切除才是最保險的做法。既然非切不可,所有醫師再度一致認定,當然是越快越好!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


電腦斷層的片子出來了,確定是個「水腫瘤」,大小3.4cm*3cm,聽醫師說,不算小。水腫瘤是不是囊腫?醫師沒說,他也不知道。但是醫師一邊看著片子一邊對他解說的台詞倒是很「官方」。『一般說來呢,水腫瘤是良性的居多,不過有時腫瘤裡面藏有惡性細胞也是有可能的。』『喔!』由於水腫瘤長得位置就在胃的旁邊,難怪他會覺得是胃痛。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從來不知道事情是怎麼開始的,總是在事過境遷回眸時,將每一個美麗的背影收入心底深處那個裝載過往的小盒,謹慎闔上,可是他從不上鎖,從不。因為那是他旅行時,唯一能夠翻出來啃嚼的食糧..........

 

(一)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得醜陋惹厭其實不是你的錯,我討厭的是你不請自來的張狂。嗡嗡如雷的振翅,在悠揚的音樂裡形成一種點人怒氣的噪音,干擾我耳朵的享受。這夜寧靜美麗,不要來打擾我。

你到底是打哪兒鑽營進來?我的天地雖然是一片自由的樂土,卻也高掛著拒絕你到訪的設施。誰給了你出入許可?誰准你侵入領土?就算飛翔是你的天性,也不該纏繞在主人的眼前囂張翻舞。滾是一個字,叉腰兩隻手,你比SN裡面煩人的騷擾族還要難以溝通!

理你,只是更證明我這個無聊的瘋子今晚閒得太過。電腦掛了,我還有一堆事要做;煮一杯香醇的咖啡,我得去安撫正鬧情緒的586,警告你~離我遠一點,我的耐性已經不多……。

音樂已停,傳來蛙鳴蟲叫的夜顯得格外寧靜。咦……?你終於決定悄悄的走?幾時開始變得沈默?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微翹,嗯~我就是喜歡識相的傢伙。含著猶未褪色的笑意,捧起精心調配的香濃冰咖啡……,你!!!你竟敢先我一步享受??泡到美味的曼特寧裡面沐浴仰泳???我……@_@%*$#$%&*!!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