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眼老者在遠處道:「血眼使者,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獄無門你自闖來!拿你這麽有名的人物,當我血妖的出師祭品,也算是一種榮耀,哈哈……。」

  小風等人朝山仔身邊靠近,他們已漸漸感到不支。

  「山仔,這些人好奇怪,我刺中他的胸口,可是他們就是不死。」小風語聲驚懼。

  山仔細看與她動手之人,果然胸前有數個窟窿,但是卻無鮮血,而是流出一種黏稠的紅色液體而已。

  山仔自嘲道:「他媽的,咱們中大獎了!」他不敢再徒手對敵,叫道:「劍僮,咱家的劍呢?」

  苦瓜氣喘噓噓道:「老大,那根狗骨頭早在百里坡時就失蹤啦!」

  山仔無奈道:「那本龍頭只好祭起寶劍!」

  他揚掌劈退奚雄輝,踢腿踹開攻殺茶壺之人,只見他猝地翻腕,血影劍赫然在手,一劍削向追殺苦瓜那人背後,爲苦瓜解危。

  但是,攻擊苦瓜之人雖然被山仔一劍劃開三尺長的血口,卻依然沒事似的揚手轟向苦瓜。

  苦瓜怪叫一聲,就地翻滾,連滾了十幾圈,撞上一根著火的木柱,勉強逃了一命,偏又惹火上身,嚇得他又是就地連滾以撲滅身上的火苗。

  山仔見眼前中劍的那人背上只流出黏稠液體,就知道要糟。

  他顧不得欺身而來的奚雄輝,血劍再揮,硬挨了奚雄輝一記毒掌,卻將追殺苦瓜之人劈成兩半。

  吊眼老者立刻叫道:「一號,替三號復合!」

  奚雄輝猝然停手,將地上分成兩半的屍體並攏。

  山仔他們已經看清,那被剖成兩半的屍體內,除了血糊糊一堆半透明膠狀物之外,根本不見任何人類應有的五臟六腑。

  小風慘白著臉,叫道:「妖怪!」

  山仔忍著毒火噬心,啞笑道:「那老頭不是叫他們『血妖』嗎?當然是妖怪。」

  這時,古董忽而自外掠向院中,大叫道:「老大,快逃呀!」

  他的臉色也是一片青白,語聲微顫,似是受了很大驚嚇。

  依照山仔他們的計劃,古董替山仔將武氏兄弟引走之後,要在暗中潛回接應其他四人。

  此時,他如此慌張的衝回來,臉色大變,可見也是撞正大板——見鬼啦!

  「哈哈哈哈……!」吊眼老者得意的昂首大笑。

  山仔憋著一口氣,血影劍猝然旋甩出,直取吊眼老者項上人頭。

  老者驚叫道:「一號快來!」

  奚雄輝驀地暴射,劈掌擊向血影劍,血影劍斜偏掃過老者左腮,劃出一道血口,落向正好衝身而回的古董手中。

  「退!」

  山仔大喝,古董和小風揚手甩出「嗆不死你催淚彈」,趁著濃煙四起,猛龍會成軍以來,首度狼狽淒慘的落荒而逃。

  武氏兄弟正好帶著人追了回來,迎上嗆鼻的煙幕,全都咳了起來。

  這一嗆,迫使他們不得不放棄追殺出仔等人的企圖。

  煙幕消散後,武大峰恨聲道:「可惡,竟讓他們逃了!」

  吊眼老者陰笑道:「大峰老兄,你放心,血眼使者已經中了噬心毒掌,除非他有極寒靈物,否則他是死定了。」

  「真的?」

  「老夫何用騙你。」

  武大峰哈哈笑道:「好好,老三的仇有望可報,哈哈哈哈……!」

  此時,三名血妖因爲未接受追殺的命令,因此全部木然的立於一旁。

  吊眼老者走向被山仔剖成兩半的三號血妖,瞄了一眼,喃喃道:「嗯……,復合時間太慢,生肌素可得調整一番。」

  他揮手叫過奚雄輝,扶起三號血妖,怪的是,三號血妖的身子已經自動黏合在一起,不再分開。

  武飛豪道:「幸好倪老你的重要設備都在地底,未受此次爆炸和大火的波及,想來要恢復『幽冥捕役』之事,不會花費太多時間才對。」

  「嗯,最遲明天早上,你們就能帶他們出去追捕猛龍會的餘孽。」

  武大峰環顧一匝,吸口氣道:「莊院半毀,手下逃光,咱們老三不幸戰死……,這個血眼使者的確可怕!還是儘早將他除去,方能消除縣爺心中之患。」

  武飛豪低問道:「阿大,這裏的事,要不要飛報給縣爺知道?」

  武大峰略略考慮後,搖頭道:「暫阻不要,等咱們將猛龍會完全消滅之後,再一併報告縣爺比較有利。」

  武老四猶豫道:「但是,那個姓倪的老傢伙說不定不答應。」

  武大峰冷笑道:「那個老魔頭只要有研究可做,豈會管得那麽多。」

  他們三人相覷一笑,會意的頷首後,他們抬著被燒得面目全非的武老三,沈重的走向後院。

  就在距離江湖衙門外,不足丈尋處,有一株枝葉濃密蔽天的老樟樹,足有四人環抱粗壯。

  山仔他們就一直藏在這棵巨樹的頂上,將方才江湖衙門內發生的一切動靜,看得清楚,聽得仔細。

  山仔此刻呼吸粗淺,面色也泛著病態的嫣紅。

  但他仍笑吟吟的安慰其他人,道:「你們全都聽見了,除非有極寒靈物,否則我小命休矣。這下你們沒啥好擔心的啦!」

  古董放心道:「還好,老大你不但有『雪魂靈珠』這個至寒異寶,甚至還有取雪魂靈珠時,意外得到的嫁妝;隨便哪一樣,那個什麽狗屁噬心之毒,都對你莫可奈何。」

  小風心下稍定,卻仍低聲道:「我還是覺得早點回秘密基地,把山仔的毒傷治好,比較保險一些。」

  她眉頭皺得比誰都緊。

  山仔拍拍她,輕笑道:「放心,我死不了,我還想娶你呐!」

  小風面色微赧的低啐一聲:「少把肉麻當有趣!」

  古董呵呵笑道:「拜託你們兩位,別在我們這些孤家寡人面前打情罵俏!」

  苦瓜接道:「對對對!這簡直是搔人心癢,引人犯罪嘛!」

  「放屁!」山仔懶懶地嗤笑一聲。

  古董見他臉色不佳,正經道:「咱們還是先回去吧!等老大治好傷,我還要告訴你們有關殭屍的事。」

  他自嘲地笑笑,接著又道:「不過,剛才看見那一幕血妖黏合的過程後,我已經不覺得撞見殭屍有啥了不起。」

  山仔皺眉問道:「對了,那個操控血妖的糟老頭是誰?」

  「你居然不認識他?」其他人都頗爲驚訝。

  山仔瞪眼道:「我該認識他嗎?」

  小風不可思議道:「你連四魔之一的『鬼心華陀』倪開都不知道?!你居然還在江湖上闖得嚇嚇叫,我真是服了你。」

  古董說明道:「倪開排名爲四魔之末,以醫術和用毒著稱,只要是他有興趣的怪症或實驗,下管多麽殘忍,他都能狠得下心,去做一些不必要的手術。所以江湖人稱『鬼心華陀』,但是他的武功,頂多和我差不多而已。」

  「難怪他得仗著血妖保護。」

  小風板起臉,嗔道:「你走不走?你再不快點療傷,我看連如來佛、觀世音都保不住你的命啦!」

  山仔嘻嘻謔笑道:「小姐小姐別生氣,明天帶你去看戲。」

  「看什麽戲?看咱們老大到處打閒屁!哈哈……

  古董他們甚有默契地同聲嘲笑山仔,逗得小風也忍不住露出笑意。

  山仔軟言相哄道:「小風子,我知道你心急啦!因爲傷在我身,痛在你心嘛!唉,老古人說:『打是情、罵是愛』,還真是所言不虛。」

  他煞有其事的搖頭晃腦,一副陶醉得不得了的德性。

  小風微窘道:「聽你放屁!你死了也沒有人會理你。」

  「才怪!」山仔十足肯定道:「至少古董他們不會不管我的死活。」

  「那是當然。」古董等人異口同聲的證明。

  古董對苦瓜和茶壺拋個曖昧的眼神,接著又道:「如果真有那麽一天,我們一定會很小心、很仔細的把老大你,放進最厚的銅棺裏,埋到最深的地底下去。」

  苦瓜嘿嘿笑道:「是呀!如果不這麽做,萬一我們正在搓圓仔,決定誰來繼承龍頭大位時,你又想不開的活過來,那多不划算?」

  茶壺以同情的眼光,瞅著山仔嘿嘿直笑。

  根據過去的經驗告訴他,這種時候只有不說話才是最好的辦法。

  山仔癟笑道:「他奶奶的!人在衰的時候,說話都會惹人厭。看你們這種不安好心的表現,本龍頭決定還是要自求多福比較保險,免得真的不小心死掉後,就被你們篡位成功。」

  他連死後,都捨不得放棄當龍頭,看來古董他們若想翻身,還真是不容易。

  山仔看看江湖衙門內,大概不會有其他變化,這才打聲招呼道:「走吧!」

  他帶領著眾人溜下大樟樹。

  臨行前,他留連的瞥了餘煙嫋嫋的宅院一眼,呵呵笑道:「真可惜,嗆不死你彈的效果太好了,害我們失去享受一次被人追殺的經驗。」

  原來,山仔早已算計好,自己等人匆忙撤走,敵人勢必加以追擊。

  只是,他們卻故意躲在最近的樹上,等著追兵揚長而去後,再來真正撤退,以享受逍遙逃命的愉快經驗。

  不過,這一次他的至高妙計,卻被嗆不死你彈的良好效果破壞,沒能顯現出他的聰明才智,難怪他要大叫可惜。

  山仔等人辨明方向後,迅速的前西北遁去。

  沼澤裏朦朧依舊,只是此時實在令人難以分別,這片朦朧,究竟是瘴霧氤氳?還是大火所造成的濃煙尚未消失?……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