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衙門毀了!

  這個號稱江湖中最神秘、最恐怖的殺手組織,位於桐柏山內,占地近畝的基業,被火藥夷爲平地,片瓦不留。

  據說,是以『血眼使者』爲首的「猛龍會」所幹下的傑作。

  「猛龍會」之名,一夜之間傳遍江湖。

  每個人都在猜測,他們下一個要對付的目標會是什麽人?什麽組合?

  昔日,曾與『血眼使者』有過瓜葛的「百獸山莊」,在莊主李大獅公開傳言江湖下,向猛龍會提出挑戰的要求。

  挑戰日期,五月五日端午節正午。

  地點選在武林中最負盛名的決戰場地,山西境內,嵐山斷腸崖上。

  根據江湖最新消息指出,『血眼使者』的答覆是:「他奶奶的,李大獅那頭老獅子以爲他是什麽東東?!要挑戰,叫他到江南來!」

  經由武林中自願傳話的多事代表溝通後,雙方同意,這場江湖矚目的武林大對決,正式定於五月五日,正午時分,在江南龍山百里坡舉行。

  登時,武林爲之喧騰鼎沸,衆人迫不及待的出價打賭勝負輸贏,更有不少江湖人物陸續往江南方向集結,準備屆時趕上龍山,親睹此戰盛況。

  消息再傳:『血眼使者』爲答謝遠道而來的熱情觀衆,特地向丐幫商借萬兩白銀,於百里坡上搭建觀武台,以提供前往觀戰的兩道朋友休憩之用。

  武林中,立即爲他如此豪情、體貼的大手筆同聲喝采,因此有更多的人逐漸湧進江南,湧向龍山上的百里坡。

  「猛龍會」和『血眼使者』獨孤山亦爲此搏得無數的好評與支援,他們的聲望,已達到無與倫比的最高頂點。

  四月五日,天山派掌門率領十名首座弟子,由天山趕往中原,據悉,目標指向江南。

  四月十日,點蒼派第一高手,『南天一笑』辛無思與『嶺南三友』聯袂自桂江畔一路北上,明言前往龍山參與盛會。

  四月十二日,崆峒派掌門與其門下弟子十二人,會合峨嵋掌門法空大師及其座下四大護法、三十六戒律僧,同下江南。

  四月十五日,東海『長鯨門』門主秦武率其門下首要約二十餘人,乘船由長江口進入內地,直放洞庭湖。

  同時,東北有名的『驛馬山莊』莊主熊飛,也在同日親自率隊押送人參,藥材等物入關,預定交貨後,轉往江南。

  四月二十日,萬山、青城、恒山、黃山、五台、終南、泰山等派,掌門或護法之流,紛紛率人趕往江南。

  四月二十五日,長江十五寨聯盟盟主『金鵬燕』龍飛與其十四位盟弟動身前往龍山。

  同日,『神刀門』掌門以及並非武林中人的『通寶錢莊』大老闆金酉伸亦偕同南下,目標江南。

  四月三十日,武當派掌門玄天道長和少林寺方丈晦明大師,各帶兩名隨從弟子,輕裝南下,雲遊江南。

  五月一日,『百獸山莊』莊主李大獅與其四子,帶領著驚世駭俗的獸群大隊,由秦嶺出發,前往龍山應約。

  就是沒有人知道,此次決戰的另一個主角,『血眼使者』和「猛龍會」其他人員蹤影何在?!

 

  ※  ※  ※

 

  龍山南麓,有一條名爲酉河的清澈溪流。

  當地居民,因酉字加上水旁,便成爲酒,因此,將所居之地命名爲「酒鄉」,並且戲稱世代居住於此的百姓,都是長居酒鄉不願醒的酒鬼。

  酒鄉的酒,自然是此地家家戶戶必備的日用品,也是鄉民們引以爲傲的地方特産。這裏的酒,主要以高粱爲釀酒原料,佐以酉河異常甘甜的水質,所釀造出來的烈酒,遠勝酒中極品貴州茅臺。

  只是因爲酒鄉的老祖宗們曾有遺訓,謂之:「酉河之酒,酒中至極,善飲成仙,惡飲淪鬼,不可不慎。世代弟子,自當謹記,此酒只可自飲,未可銷售。切記之!篤行之!」

  因此,酒鄉的「長醉釀」産量不豐,鮮爲人知。

  巧的是,丐幫之中,偏偏就有一個知道酒鄉「長醉釀」之名的人,而且,這個人還被長醉釀整倒過一次。

  因此,每當他要招待最特別的朋友時,就會帶朋友來此品嚐「長醉釀」醉人的滋味。

  長醉釀,未飲已先醉,飲後但願人長醉。

  山仔聽到向龍精心描述有關長醉釀的諸多傳奇之後,當然忍不住好奇地想要和這長醉釀過過招,試試它的威力如何。

  試過之後……,猛龍會衆官兵,果真是一醉忘憂,二醉消愁,三醉忘了我是誰,全體趴到桌子底下——醉翻啦!

  直到決戰前二天,亦是五月三日的午後,山仔等人好不容易由茫酥酥的境界中醒來。

  他們之所以能清醒,還是因爲被向天笑找到之後,向幫主命令幫中弟子,將他們抬出去丟入酉河中泡醒過來的。

  酒鄉鄉長酉大水家中大廳,此時坐滿了人,可是酉大水並不在其中。

  一名年約四旬,生得濃眉鳳眼,天庭飽滿,氣宇軒朗,滿臉正氣的中年乞丐,正負著手在大廳裏來回踱步,似是在思量些什麽。

  他就是天下第一大幫的幫主,乞丐頭『湖裏青龍』向天笑。

  有頃,向天笑終於停下腳步,長歎口氣,回頭問道:「山仔,這一戰,你究竟有多少把握?」

  山仔仍舊有著宿醉未醒的昏眩感,他伸個懶腰,漫不經心道:「乞丐頭,那要看你們在我們身上賭了多少銀子嘍!」

  胡一吹搶先道:「我以一比十賭你們勝,一共投資一千兩。」

  苦瓜吹聲口哨,咋舌道:「大手筆!」

  「小卡司。」古董懶洋洋的反駁。

  胡一吹扮個鬼臉道:「是不算多,據說『江南第一家』和全國有名的『通寶錢莊』賭額高達五萬兩黃金。」

  山仔稍感滿意道:「這種價碼還算差強人意啦!」

  向龍好奇問道:「江南第一家賭哪一方會勝?」

  胡一吹拈著白花花的鬍子,嘿然笑道:「那當然是山仔嘍!」

  山仔頷首笑道:「有眼光,我保證他不會吃虧。」

  胡一吹逐開顔笑道:「這麽說,你小小子有一點把握會贏,我老頭有錢可賺了。」

  向天笑滿臉無奈,打岔道:「師父……,我要和山仔談正事,您老……」

  「怎麽樣?」胡一吹瞪眼道:「一千兩銀子的輸贏難道就不是正事?喔,你以爲區區一千兩是小錢,還上不得抬盤當正事討論是不是?那也是你的錯,誰叫你給我的退休俸,只有這麽一丁點兒?這還是我省吃儉用好些年,才存下這筆棺材本呐!你如果嫌少,沒面子拿出來說給別人聽,你就給我加薪呀!」

  茶壺愕然道:「乖乖!一千兩銀子的棺材本,真是有夠奢侈。」

  苦瓜挖苦道:「人家老大人還嫌少呐!嘖嘖……,這胃口還真不小。」

  向天笑啼笑皆非叫道:「師父!」

  胡一吹瞄眼癟道:「幹啥?!收魂呀!」

  向天笑軟言輕語道:「師父,我這是要和山仔商量他們比武的正經事,拜託您老就先歇一會,別打岔好不?」

  山仔嘻嘻謔笑道:「老化子,連你的徒弟都說你老不正經,看你多麽爲老不尊呐!」

  胡一吹怪聲怪氣道:「好呀!阿笑小子,你什麽時候學會拐著彎罵人?居然敢暗示我老不正經?」

  向天笑怔然道:「我?我沒有呀!」

  小風懶懶癱坐在椅中,此時,他挪挪身子,瞟眼嗤道:「老爸,你剛才說自己談的是正經事,反面來說,就是指師祖爺爺他老大人談的事不正經,拐個彎,說簡單點,不就成了師祖爺爺老不正經,你師父正和那個滑頭小子合起來整你冤枉呐!」

  胡一吹呵呵笑道:「你這小鬼,索性擺明要偷罵我老大人!」

  山仔瞇眼笑道:「小風子,你真是越來越瞭解我了!可見一起出生入死培養的感情不差哩!」

  小風斜瞪他一眼,啐道:「惡騷!(噁心+騷包)」

  向天笑含笑打岔道:「得了、得了,胡鬧的差不多,該談的正事,還是得商量,大夥兒都別再起哄。」

  胡一吹呷一口茶,低聲咕噥道:「我竟會以爲他死板?明明拐著彎說我姓胡的在笑鬧嘛!臭小子,都怪我自己把他教得太精。」

  其他人全都捂起嘴嘿嘿偷笑幾聲,悄悄打量著胡一吹和向天笑。

  向天笑聳肩笑笑,聰明的不去理會胡一吹的喃喃自語。

  他逕自道:「山仔,你這次將事情搞得這麽轟動,莫非真有把握對付李大獅的百獸山莊?」

  山仔呵呵笑道:「有沒有把握是另一回事,既然咱們猛龍會招牌打響了之後,理所當然應該乘勝出擊,造成更大的聲勢,使得江湖上大大小小、老老少少每個人都知道『猛龍會』這三個字的意義。不過,李大獅這頭老獅子會想到主動公開挑戰,算他還有點頭腦就是。這麽一來,他就算贏不了咱們,也不至於輸得像江湖衙門一樣淒淒慘慘。」

  向天笑皺眉道:「你是說,李大獅想藉著公開挑戰,保存百獸山莊?」

  「那當然!」山仔沈沈笑道:「他不會健忘到忘了我和他之間的樑子。如今,江湖衙門毀了,我又找回『血影劍』,如果我在此時摸上百獸山莊找他麻煩,我肯定要把百獸山莊徹底毀滅才甘心,而他付不起這個代價。」

  向龍沈吟道:「但是,如果你和他在衆目睽睽下較量,他若失手殺了你,沒話說,你若贏了,卻不能趕盡殺絕,這老小子的確夠狡猾!」

  山仔輕笑道:「同樣的,我也可以失手殺了他,而他無法對猛龍會趕盡殺絕。」

  向天笑道:「因此,不論勝負,這都是一場軟性比賽,李大獅的目的,只在於藉這次挑戰了結與你之間的瓜葛,使你沒有藉口再和百獸山莊爲難。」

  苦瓜搔耳抓腮道:「我還是不太懂耶!」

  古董嘲弄道:「你知道不知道豬八戒是怎麽死的?就和你一樣——笨死了!」

  胡一吹洩氣道:「這麽說,我這一千兩銀子,賭得也沒啥樂趣嘍?!

  山仔嘻嘻笑道:「誰說沒有?我既然將這件事搞得這麽熱鬧,當然得提供一些相對程度的娛樂。」

  這回,換胡一吹搔著白髮,納悶道:「你又有什麽撇步?這次換我搞不懂了!」

  山仔神秘笑道:「本龍頭的袖裏乾坤,豈是別人隨便能懂的玩意兒?反正,你和乞丐頭只要好好監督這場大會的籌建和招待部分,其他的,你就等著賺錢!」

  向天笑莞爾道:「既然如此,那本幫主若不押些彩金,豈非成了名符其實的呆頭鵝了?」

  胡一吹沒好氣道:「呵,我以爲你是聖人,你不是不賭錢嗎?!

  向天笑眨眨眼笑道:「師父,別忘了,我是您調教出來的,你怎麽可能教得出聖人?!我當然要大賭一場嘍!」

  「你……」胡一吹忍不住笑駡道:「他媽的,你也真不是東西!哈哈……」

  山仔拍拍手道:「老化子,你們師徒孫三人如果鬥嘴鼓,請到外面去,本會要召開機密會議,恕不留人客。」

  向龍道:「我也要出去?我還想軋一腳呢!」

  山仔謔笑道:「本會現在暫時不缺人手,而且你也已經沒有利用價值,所以你這個臨時雇員,失業了!」

  向龍笑駡道:「他媽的,猛龍會真現實,難道我不能申請正式入會?」

  向天笑乾咳道:「你其他的事太忙了,沒有空加入猛龍會這麽活躍的組織。」

  山仔狡黠笑道:「你看,大少爺,不是我不收,而是你有後顧之憂,我不能接受你的入會申請。」

  胡一吹笑道:「小龍呀!你如果多辦些正事,少和這個滑頭小子打混,你會比較有希望競選下一任的丐幫幫主之職,走吧!」

  向龍無奈地聳肩苦笑,隨著胡—吹和向天笑離開。

  山仔不由得問道:「小風子,你老哥將來不是可以直接繼承幫主?」

  小風皺皺鼻子道:「才不呢!競選丐幫幫主先要經過一陣子考驗和比武,最後再由長老及各地舵主共同投票出來,沒有外面人以爲的那麽容易。」

  古董沈吟道:「據我所知,龍少爺對幫主之職並不感興趣。」

  小風聳聳肩道:「可是他是老爸的長子,有克紹箕裘的責任,而且又是幫內公認最爲適合的未來幫主人選,就算他不喜歡,也不能逃避這項責任。」

  「是這樣子嗎?!」山仔已經有點想要將向龍救出火坑,拐入猛龍會中。

  古董瞄眼道:「老大,清官難斷家務事,有些事是外人不適宜介入。」

  山仔拍拍他,笑道:「別那麽瞭解我嘛!不過,你說得有理,除非當事人開口,否則我不管,這樣總可以了吧?現在,咱們還是先關心自己的小命要緊。」

  於是,他們五人湊成個圈,開始嘰嘰咕咕地慎重討論起來。

  山仔很自然地將手擱在小風肩頭,仔細地講解他的構想。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