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凡身旁的美娘子咯咯浪笑道:「楊哥哥,見識算什麽,我只是覺得可惜,這麽張伶俐的小嘴兒,等一下就沒機會說話。」

  山仔逗弄的笑道:「查某,你又是哪一號人物?你的舌頭又不在我嘴裏,你怎麽知道我沒機會說話?」

  「瞧你把這話說到我心坎裏去了。」這娘們放浪笑道:「我叫『辣手娘子』潘如玉,我最喜歡吃你們男人的舌頭,尤其是像你這麽會說話的小男人;那舌頭挺脆、挺有勁,加些辣椒和蒜末,炒起來吃味道更香。」

  山仔咋舌笑道:「奶奶的,你這個娘們實在有夠辣,吃的竟是這一味舌頭,怕怕!」

  那個提金瓜錘的巨無霸,聲如洪鐘道:「霸王錘,張雷!」

  山仔見他報了名號就不再吭聲,不禁有趣地頷首道:「簡單扼要,希望你的錘也和你的話一樣簡單才好,這樣我才容易應付!」

  事實上,『霸王錘』張雷的武功,卻是在七大捕頭中排名第四,較之潘如玉、鍾振泉和嚴無爲都還要高出一等。

  山仔接著又耳語道:「古董,待會兒先拿霹靂彈招呼他們,狠狠的砸,能幹掉多少算多少,砸完就逃……

  古董低笑接道:「能逃多遠算多遠。」

  山仔無奈的低語:「答對了!」

  他接著高聲叫道:「司徒延生,你們實在有夠竹本,也不想想,我爲什麽會自投羅網,跑到棗陽這裏來?還有,我的其他手下現在在哪裡,你們知不知道……?」

  山仔話說一半,雙手猝甩,四顆烏溜溜的彈丸奔射而出,目標正是司徒延生、奚雄輝、楊凡和鍾振泉。

  古董亦不怠慢,雙手連揮,又是七、八顆霹靂彈電射而出,他和山仔彈丸出手,兩人亦隨即迅速倒掠,朝後逃命。

  司徒延生、奚雄輝和楊凡他們三人機警地避開彈丸,騰身追向山仔他們,唯獨鍾振泉自大地舉起手中蠍子鈎磕向霹靂彈。

  「轟隆!」

  「轟隆!」

  數聲爆炸接連響起,煙硝彌漫中,鍾振泉當場被炸得血肉模糊,其他落向江湖衙門那群人的霹靂彈,更是將近百人炸得拋肢斷臂,肚破腸流,登時折損幾乎近一半的人馬。

  現場陷入一陣尖叫慘嗥的血腥當中,就連『霸王錘』張雷,也因一時疏忽,閃避不及而傷了右臂。

  他憤怒的咆哮著,傷也不紮,立即大步追去。

  嚴無爲和潘如玉尖聲叱喝著,重新整頓這支早被炸得魂飛魄散的屬下,帶領著倖存的人馬馳援司徒延生。

  山仔和古董不過奔出里許外,司徒延生已然騰空躍過他們,將兩人攔下。

  山仔不待多言,鬼頭刀猝揚直劈,又是那詭異的「兩儀刀劍互換法訣」,將司徒延生逼退半尺。

  但是兩人尚不及走脫,楊凡和奚華輝業已趕到加入戰圈,反將山仔和古董兩人逼得險象環生。

  山仔和古董憑著多年來培養出來的默契,未經任何演練,即密切地聯手抗敵,虛實進退無不配合的恰到好處,總算慢慢穩下陣腳。

  司徒延生不愧有『雙心』之稱,此時左手一支判官筆,右手一柄軟劍,使出截然不同的兩種武功,彷彿分身爲二,分別對付山仔和古董,帶給山仔他們無比沈重的壓力。

  張雷適時趕到,狂吼道:「兔崽子,爺爺劈了你們!」他一掄雙錘,卻發現右臂傷重無法施力,索性拋了右手錘,加入圍毆。

  不久,潘如玉和嚴無爲也趕到,兩人率領僅剩的四、五十名手下,虎視眈眈的在旁掠陣。

  山仔見大勢不妙,知道此番在劫難逃,除了以命博命,已無勝算,於是他深吸口氣,驀地銳嘯一聲,抱刀直取張雷,決定先幹掉他。

  司徒延生右劍急忙出手,同時沈喝道:「張雷,快退!」

  「哪裡退!」山仔哈哈一笑,不避司徒延生的軟劍,攻勢依然不變,追著急退中的張雷,豁然出刀。

  就在司徒延生的軟劍切入山仔右小腿的同時,山仔的刀也砍掉張雷半邊腦袋,山仔顧不得濺得滿頭滿臉的腦漿和鮮血,順勢貼地滾進,反手一記『水火同濟』,硬架花狐狸楊凡的長劍。

  「噹!」然一聲。

  山仔手中長刀被楊凡的寶劍削成二截,楊凡冷笑著一緊劍勢,又在山仔右肩上開了一道半尺長的血口。

  古董拼命逼退奚雄輝想要援救山丘,卻被司徒延生的判官筆挑中左胯,整個人淩空摔出。

  山仔將手中斷刀狠命射向司徒延生,暫阻司徒延生追殺古董,而他隨手撿起方才張雷拋落的金瓜錘,狂掄暴砸,跌跌撞撞趕到古董身旁。

  古董左胯上多了一個銅錢大的傷口,此時鮮血泊泊直流。

  「幹,我跟你拼了!」他手中打狗棒呼嘯而出,一時逼得司徒延生等人近身不得。

  山仔哈哈讚賞道:「好古董,有夠猛!就是這樣。」他舞起金瓜錘,配合古董攻勢再度聯手抵抗司徒延生他們。

  司徒延生冷冷道:「分開他們兩個!」

  驀地——

  一陣劈啪暴響,一條帶著無數尖銳倒鈎的長鞭,抽向山仔。

  山仔側身微閃,偏偏不離開和古董聯手的距離,偷襲之人正是掠陣的『三鞭追魂』嚴無爲。

  嚴無爲自從上次長鞭被山仔所奪後,極不甘心,是以重新打造這條帶著尖銳倒鈎的新鞭,以防同樣的事再次發生。

  當然,這條新鞭的殺傷力更盛以往,只要稍稍被它刮中,不但衣衫盡碎,而且保證傷處一定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山仔喘笑著調侃道:「嚴老兄,你已經抽了幾十鞭,還要不了我的命……,你這三鞭追魂……,該改成三十鞭追不了魂啦!」

  嚴無爲怒斥連連,長鞭舞得更急、更猛,恨不得將山仔打成肉餅。

  但是他的攻擊,同樣阻擋使掌和用劍的奚雄輝及楊凡二人進攻。

  楊凡跳腳道:「老嚴,你別攪和,看準了再揮鞭呀!」

  嚴無爲如夢初醒,急忙放緩攻勢,只站在一旁打遊擊,抽冷子給山仔來個一下子。

  果然,他們在此遠抽近攻,山仔又得顧及古董之下,大收功效,山仔和古董分別又添新創。

  山仔所持金瓜錘足有二十斤重,使將起來並不稱手,但是用來阻擋楊凡那口削鐵如泥的寶劍,卻相當好用。

  然而,山仔卻已經開始打楊凡手中寶劍的主意!

  畢竟,用劍施使兩儀刀劍互換法訣再適當不過,何況那又是一口寶劍,使用起來效果肯定非常良好呐!

  主意既定,山仔沈聲道:「古董,掙著點!」

  他將手中錘撞向司徒延生,蓄起神功,左掌猝然翻抓。

  登時,一片片飄忽的血紅掌影,漫天蓋地罩向楊凡,那正是『大幻天地』所造成的假像。

  楊凡正如所料閃身而退,正巧嚴無爲的長鞭已及時抽至,山仔卻一咬牙以左臂纏住長鞭,藉著嚴無爲收鞭之力,加速撲向楊凡。

  楊凡只覺眼前一花,手中長劍,竟被山仔藉著嚴無爲的長鞭捲住,登時形成嚴無爲在後,楊凡居中,而山仔手纏長鞭在前的拉鋸情勢。

  雖然長鞭上的倒鈎深深嵌入山仔的臂肌裏,卻也同樣緊緊絞住楊凡的寶劍。

  山仔齜牙笑道:「帥哥,我很喜歡你的劍,借我用用如何?」他已在暗暗運功。

  「放屁!」楊凡回頭吼道:「老嚴,把鞭子放鬆點!」

  就在長鞭稍鬆的刹那,山仔臉上流過一抹赤霞,額上血眼紅豔欲滴,他毫不客氣的一掌拍向楊凡。

  楊凡驟覺熱流暗湧,匆忙回掌相迎,碰地兩人掌勁一觸,楊凡被震得手臂酸麻,腑內血氣微蕩。

  只這一疏神,楊凡手中長劍已被山仔劈手奪去,嚇得他顧不得奪劍,便急忙閃身倒掠。

  山仔功力未退,揚劍猛削,嚴無爲手中長鞭應聲斷成二截,應變不及,人便順著慣性一屁股摔坐於地。

  另一邊——

  古董拼命咬牙硬撐,以遊鬥方式應付司徒延生和奚雄輝。

  司徒延生發現山仔志在奪劍,連忙抽身反撲山仔。

  他正好在山仔削斷長鞭之時趕到,不由分說,軟劍一帶纏向山仔頸脖,同時左手筆猛然下砸。

  恰巧山仔因爲長鞭斷掉而連退二大步,堪堪躲過兜頭一劍,但是左肩胛不偏不倚被判官筆戳個正著。

  山仔長劍反手掃出,司徒延生被迫放棄判官筆,翻身後躍。

  此時,辣手娘子潘如玉嬌叱一聲,抖手十二支精鋼打造,尖銳鋒利的孔雀翎射向山仔。

  山仔猛振纏在左臂上的斷鞭,同時長劍幻化起濛濛劍影捲向孔雀翎,斷鞭頓如一條血淋淋的活蛇,扭著尾巴纏向潘如玉,而劍影卻將十二支孔雀翎絞成一堆碎鐵。

  潘如玉閃身避開斷鞭,手持一把九折鋼骨扇,加入戰鬥。

  山仔卻在絞碎潘如玉的孔雀翎之後,抱劍合身飛撞奚雄輝。

  奚雄輝正當一掌震傷古董,驟覺背後劍氣森冷,他立刻機警的撲身向地,身形順勢前滾。

  但他卻忘了前面還有古董,古董雖然傷得夠嗆,卻仍奮力揮動打狗棒,一招『亂棒打狗』將奚雄輝逼得側身閃躲,十足像隻在泥地裏打滾的小豬。

  山仔砍不著奚雄輝,卻揚腳踢起一顆人頭大的石頭,砰然正中奚雄輝腰眼。

  奚雄輝雖未受到重創,卻也渾身爲之酸麻,身形為之一滯,暫時動彈不得。

  司徒延生不過一去一回,不但讓山仔脫出自己的攻擊前去救援古董,且又踢石傷人,不覺地顏面大失。

  他狂吼道:「上,給我亂刀將他們分了!」

  黑衣捕役蜂湧而上,山仔以劍拄地,扭身吼道:「看霹靂彈!」

  登時,所有黑衣大漢嚇得全體匍伏,躲避爆炸。

  但山仔只是趁機扛起古董,拔腿狂奔而逃。

  司徒延生等人一愣之餘,恨恨跺足,立即騰身追去。

  不到百丈距離,山仔再度被追上,這回,他悶聲不吭反手就是兩枚霹靂彈猛勁拋出。

  「轟隆!」巨響。

  嚴無爲和潘如玉雖然僥倖躲過霹靂彈的正面衝擊,卻也被爆炸餘威炸得滿面生灰。

  司徒延生長嘯如泣,淩空撲下,眼看著山仔即將躲不過這雷霆一擊。

  驀地——

  一條白色人影,及時撲到,在空中與司徒延生對過一十二掌,將司徒延生逼得倒翻而回。

  「誰?!竟然架江湖衙門的樑?」

  白影飄然落地,正好落在山仔他們身邊,此人也不回話,只是俯身將山仔和古董分別挾於肋下,飛縱而去。

  司徒延生吼道:「放下他們!」他立刻急起直追。

  但是,追不到三尺,被挾於肋下的山仔,卻不得安寧的兜頭賞了他二顆銀光閃閃的彈丸。

  司徒延生見狀,急忙撤身躲避,但是這兩顆彈丸卻在空中自動爆裂,散發出一股帶有刺鼻辣味的濃煙,罩住司徒延生,嗆得司徒延生淚如雨下。

  「好好享受『嗆不死你催淚丸』……

  遠遠傳來山仔模糊的嘲弄聲。

  待到潘如玉等人趕至,白影和山仔他們早就鴻飛杳杳不見蹤影。

  司徒延生離開煙幕,拼命以手巾拭眼,卻仍不停的嗆咳連聲。

  奚雄輝在屬下的扶持下,姍姍來到,遺憾道:「又讓他逃了!」

  司徒延生恨聲道:「是胡一吹那個老怪物幹的好事,縣爺絕饒不了丐幫!」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