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日後。

  湖北近郊,通往桐柏山區的官道上,兩輛密封的高大雙轅馬車,揚著一路黃塵飛快地急馳而去。

  駕車之人,赫然竟是丐幫的二位少幫主。

  許多人紛紛猜測,這車中究竟裝了什麽寶貝,丐幫竟要勞動他們的少幫主親自押送?

  丐幫幫主向天笑在君山接獲消息,得知他失蹤多時的二個孩子終於平安現身,但是對於他們的行爲和馬車中的貨物,卻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向天笑只得令喻幫中弟子轉告這兩個玩瘋了頭的少幫主,立刻回君山報到。但是,就像出現時同樣突兀的,在丐幫弟子還來不及通知二位少幫主,有關幫主召他們回山的令喻之際,向龍和小風兄弟倆再度連人帶車消失於武勝關一帶。

  於是,江湖中傳言四起,都說丐幫正準備某件神秘的大計劃!

  向天笑在君山接到許多武林同道的詢問,卻只有百口莫辯,急令門下弟子火速找出二位少幫主的行蹤。

  正當江湖中謠傳著有關丐幫的風風雨雨時,山仔和古董兩人,恢復平時打扮,一個青布長袍,長髮披散,一個白色儒衫,風流倜儻的出現在距離武當山不遠的襄陽城外。

  「老大,由襄陽到棗陽,大約要二天一夜的時間,你看來得及嗎?」

  「當然來得及。」山仔十足肯定道:「你別忘了,我是這次計劃的主謀,我若不到,行動就不會展開。」

  古董呵笑道:「這次丐幫被你擺這一道,真是鬧的雞飛狗跳。」

  山仔促狹笑道:「不能怪我,當初提出這條計策時,他家兩位少幫主比我還熱衷。這是兒子想造老子反,如果我不答應讓他們兩個軋上一腳,可就太對不起朋友了。」

  古董深思熟慮道:「希望這件事在將來,不至於對丐幫造成什麽影響。」

  「不會的。」山仔有把握道:「等這整個計劃結束後,別人自然明白是咱們幹的,和丐幫無關。唯一的影響,就是二個少爺又得被關禁閉,呵呵……。」

  古董笑道:「可是你當初已經答應小風子他們,要在向幫主面前保他們無罪,老大,你總不會是故意陷害他們吧?」

  「嘖!」山仔咋舌道:「你老大我是那種陷害朋友的人嗎?如果沒有三分三,豈敢上君山?我老早就計算好如何去應付乞丐頭啦!」

  古董眨眨眼道:「老大,你大概是想拿胡一吹當靠山吧?」

  山仔睇眼笑道:「不愧是我的軍師,就像我肚子裏的蛔蟲一樣。你想,有胡一吹這麽好用的一張王牌,如果不用,豈不是傻笨蛋?」

  他們兩人相覷一眼,忍不住得意地放聲嘿嘿直笑。

  「小鬼,死到臨頭,你還有心情笑?」突然,一個充滿惡意的粗嘎嗓音暴烈響起。

  山仔他們二人抬眼一看,只見路前不及丈尋處,三名滿臉橫肉,目露青光,腰粗膀闊,身材魁梧的仁兄,袒胸露肚的一字排開,阻斷二人去路。

  山仔厭惡道:「他媽的,哪來的鬼頭蛤蟆臉,竟敢在你爺爺面前喳呼?」

  左邊那人冷冷開口道:「連『陰山三煞』都不認識,小鬼你也太不上道!」

  古董低聲道:「他們是江湖十三凶之三,中間那個叫賀山陰,右邊的是屈不回,左邊說話的是殷西獨,他曾是『血蜘蛛』的入幕之賓,這三個都練有一身詭異的毒功。」

  山仔若有所悟道:「你們三個『卡效』(傢伙),是不是爲了江湖衙門的賞金而來的?」

  賀山陰失聲怪氣道:「你的確不太笨,難怪江湖衙門三番兩次在你手中吃鼈。」

  山仔呵呵笑道:「過獎!過獎!如果你們是位賞金而來,那很快就會知道,在我手中吃鼈的可不止是江湖衙門。」

  屈不回陰惻惻道:「小鬼,你在暗示我們也會栽在你手中?」

  山仔嘻嘻笑道:「不是暗示,而是擺明著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不識相一點的讓路,我只好叫你們吃屁。」

  賀山陰尖銳道:「小鬼,你太狂了!」

  山仔搔搔下巴,不耐煩道:「廢話,不看看我是誰教出來的……!」

  屈不回忽然悶不吭聲發動偷襲。

  山仔側身閃避,嘲謔道:「他奶奶的,我還以爲話沒說完就動手,是我的專利,原來還有比我更不要臉的傢伙。」

  屈不回一擊未中,立刻旋身改而攻擊古董。

  古董右臂微抖,一截尺餘長,拇指粗的精鋼短棒已然在手,即時化解屈不回的攻勢。

  山仔哈哈一笑,撲身道:「我說三個鬼東西,你們怎麽專學我的撇步?」他一人攔下賀山陰和殷西獨。

  屈不回陰陰冷笑道:「小崽子,你的腦袋不值錢,還是滾一邊去吧!」

  說著,一道帶著腥膻惡臭的烏雲,隨著屈不回揚掌,宛似一條活生生的烏龍,捲向古董。

  古董果真聽話,就地一滾,避開烏龍,屈不回得意一笑,正待回身便走。

  古董卻忽而貼地滑進,猛然暴竄而起,直迫屈不回身後,他這招用的正是「潛龍出海」之式。

  賀山陰托大的加快身形,不予理會背後的古董,以他的估計,古董速度再快也趕不上他撲殺出仔的速度。

  豈料,古董手中短棒忽然一抖,咻地暴長三尺,正好一棒將屈不回刺個對穿。

  「哇!」屈不回瞪著不可置信的魚眼,自半空砰地摔落。

  古董一時傻在當場,瞪著手中猶自血漬淋漓的精鋼打狗棒。

  此事事出突然,只在刹那間,名列十三凶之一的屈不回,竟已喪命在功力差他許多的古董手中。

  賀山陰憤怒地連聲尖嘯,身形暴閃,撲向猶自發怔的古董那方。

  山仔掠吼道:「古董,快閃!」

  他倏然運功,右手反劈殷西獨,身似曳空殞星,撞向賀山陰。

  「老賀,小心!」

  殷西獨被逼退一步,匆忙間,他瞥見山仔通紅的面孔上,就在額際浮現一隻血紅刺目的詭奇眼睛,他不禁暗自寒顫,脫口警告賀山陰。

  但是,山仔旨在救人,身形藉著和殷西獨對掌的推力,倏閃即至,與殷西獨的話聲同時到達。

  賀山陰本能地閃避山仔的衝撞,但他一側首,映入眼簾的正是山仔火紅如燃的面孔和他那隻駭人心弦的血眼。

  「呀!」賀山陰一聲怪叫,急忙撤回抓向古董頭頂的左手,併掌全力朝山仔推出。

  「碰!」

  「呃!」

  山仔一掌印在賀山陰胸口,自己也被對方的掌力兜撞的飛起。

  殷西獨哇然怒吼著,朝拋墜中的山仔衝去。

  古董在山仔出聲警告時已然驚醒,眼見就要被賀山陰立斃掌下,山仔又爲他解了一危。

  此時,他看見殷西獨追殺重傷的山仔,一邊拼命往前撲去,準備接住山仔,另方面,他將手中三尺餘長的精鋼打狗棒,朝半空中的殷西獨奮力射去。

  殷西獨爲了避開打狗棒,身形不由得微頓,只這分秒之差,古董已經連滾帶翻的接住山仔。

  山仔紅透的臉龐雖然多出一抹黯晦的黑影,但是神智仍然清醒,連連翻滾中,他已瞥見殷西獨再次狠撲而至。

  於是,山仔推開古董,合身反撲,正好和迎面衝來的殷西獨撞個正著,兩人宛如緊擁的戀人,面貼面糾纏而立。

  翻身而起的古董見狀,駭然大叫:「老大!」

  山仔和殷西獨隨著這聲驚吼,「碰!」然倒地。

  古董帶著哭聲衝前,大吼道:「老大,你不能死呀!」

  他費盡力氣才將緊緊纏抱的兩人分開,發現殷西獨竟被山仔隨身所攜帶的竹簫刺透心臟,斷氣多時。

  山仔卻是口目緊閉,渾身被血浸透,火紅的面孔,正逐漸褪去潮紅,只剩滿臉青白帶黑的死亡色彩。

  古董探不到山仔的呼吸,哽咽叫道:「老大呀,你千萬死不得呀!」他急忙俯身,趴在山仔的胸前,聆聽山仔的心跳。

  忽地——

  山仔噗嗤一笑,推開古董,咳著喘笑道:「不行了,受得傷太重,沒力氣憋氣了。」

  古董嗔叫道:「原來你是裝死,害我浪費了純潔的感情來哀悼你!」

  他想裝出生氣的模樣,但是卻因爲山仔無恙,高興的扮不出凶相。

  山仔嗆咳道:「禍害遺千年,我怎麽可能短命?咳咳……,不過傷的不輕倒是真的,再不找個地方療傷,搞不好真會變得無法繼續爲害人間。」

  古董連忙收回自己的打狗棒,那是顧之微送給他、苦瓜和茶壺三人,一人一支的臨別紀念品。

  這種純鋼製成的打狗棒分成三截,以彈簧相連,可以自由伸縮,平時不用就收成一截扣在前臂內側的活動套環裏。

  應敵時,只需屈臂微抖,打狗捧會自動滑入掌心,再用力抖彈,另二截隱藏的棒身會暴彈而出,傷敵於意外。

  這原是顧之微爲方便丐幫弟子攜帶,特別設計的獨門兵刃,取名「如意打狗棒」。但是,丐幫弟子巴不得能對他人炫耀他們打狗專用的獨家標誌,根本沒人喜歡這種可以隱藏的打狗棒,因此,如意打狗棒始終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直到顧之微知道古董他們曾加入丐幫,學過些基本的打狗棒法,就是缺少一根容易攜帶、使用得稱手的兵器,這才將如意打狗棒大方的送給三人,以求「物盡其用」。

  古董拭去棒身上的血漬,不覺有些做嘔,他皺皺眉將打狗棒重新扣回臂內的套環上,彎下身將山仔背了起來。

  「老大,接下來何去何從?」

  山仔頭昏眼花道:「就近找個山洞什麽的,我快壓不住毒性了。」

  古董立刻展開身形朝路旁的山林裏飛馳而去。

  不到半刻鍾,古董已在一條山澗上游,找著一處隱密的獸洞。

  他放下山仔,山仔已經微微昏迷,古董急忙回到山洞外,脫下外衫打濕,帶回洞內替山仔擦拭。

  「老大,醒醒!」古董輕拍山仔臉頰,叫喚道:「你現在不能睡。」

  山仔瞇著眼,咕噥道:「你少藉機偷打我。」

  古董呵笑道:「還能發牢騷,表示你還沒醉。」

  「醉你的頭!」山仔自懷內摸出藥丸塞入口中,呻吟道:「扶我坐好!」

  古董將他扶起倚著洞壁坐直身子,山仔雙眼一閉,彷彿睡著了般。

  不久,山仔全身開始出現豆大的汗珠,這些滾滾滑落的汗珠,漸漸變成黑色黏液,還發出陣陣甜膩的味道。……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