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還沒明白其他幾人的意思。

  古董已從懷中取出一本泛黃的小冊子和一支炭筆。

  他打開小冊子,翻到一頁空白處寫下小風的名字,然後記下:「第一次篡位,辛丑年二月初八,乾坤樓前。」

  小風好奇地探頭問道:「你這本子是什麽東東?」

  「龍史冊!」古董得意道:「這是本會具有歷史性事件的登記簿。」

  小風接過來翻閱,只見其中所載五花八門,只要和衆人有關的事,都記錄在本子中,看完這本小冊子,便可明白過去十年來四小龍的深摯友情和彼此間的那筆爛賬!

  「哇噻,古董,你已經謀反一百七十二次啦?居然沒有一次成功,實在是太菜了!」小風看著本子,嘻嘻地訕謔狎笑。

  古董收起龍史冊,不以爲意道:「我是把機會留給你,以後就看你表現啦。」

  他瞄了苦瓜他們一眼,三個人表情非常曖昧的嘿嘿狎笑,好像正共用著一個神秘的笑話般。

  小風被笑得頗不自在,不由得哼道:「等著瞧!你們辦不到的事,我可不見得和你們一樣差。眼前,說不定老大的位置就要換人了!」

  他們幾人同時瞄向山仔。

  山仔托著腮,茫茫地瞪著眼前的乾坤樓。

  小風滿意道:「如何?龍頭老大,你難道想在這裏站一輩子?我看你乾脆認輸吧!」

  「認輸?」山仔古怪的瞟他一眼,哼道:「小小一座九宮八卦陣,你就想造反成功?你想的也太簡單啦!」

  小風窒了窒,強言道:「看得出什麽陣式不稀奇,要能通過才算本事。」

  「通過有何難?」山仔輕鬆道:「左三三轉右二三,逢死回頭,對不對?!

  苦瓜好奇道:「老大,你在念什麽咒?」

  山仔諧謔笑道:「我在念專治孫悟空的頭痛咒呢!」他直瞟著小風。

  小風早已驚疑的瞪大眼睛,不可思議道:「你真的會?!

  山仔眨眨眼,慢吞吞道:「你以爲老大是幹假的?」

  小風爲之語塞,他本來很有把握讓山仔吃憋,豈料,自己以爲很困難的陣圖,竟然三言兩語就被道破。

  古董奇怪道:「老大,你什麽時候看出來的?爲什麽你剛剛滿臉茫然的樣子?」

  山仔斜睇眼道:「剛才一到地頭我就看出這座陣式不簡單。你在明說乾坤樓時,我已經找出通路了。滿臉茫然,那是因爲我正在想別的事,這樣說明,各位還算滿意嗎?」

  其他四人除了嘿嘿乾笑,只能傻笑嘿嘿!

  古董無奈道:「小風子,現在你知道篡位維艱了吧?」

  小風毫不氣餒道:「沒關係,反正造反尚未成功,大家仍需努力。遲早有一天我們會出頭的!」

  山仔順手給他屁股一巴掌,叫喧道:「教唆謀反,其罪可豬(誅),先打一大板再說!」

  小風抱著屁股哇哇大叫一聲,轉身朝山仔撲去,滿腔怒火的邊吼道:「我要掐給你死!」

  「停──!」山仔老神在在的豎掌一擋,哼笑說道:「冒犯龍威,罪不可賒(赦),小心你沒本錢還債!」

  「放屁!」小風停是停了,卻揚腳一踢,將山仔踢得滾向草坪。

  他威風凜凜的雙手插腰,得意叫囂道:「別忘了,我帶你找到霹靂神火,這一件大功就可以賒好幾回!」

  山仔側躺在草坪上,揉著屁股呻吟道:「我是真的忘了!」

  古董等人立即爲小風一舉得中大聲歡呼,他們已有許久沒看山仔吃鼈,心中之爽,實在筆墨難以形容。

  山仔看著他們興高采烈的雀躍模樣,抱怨道:「他媽的,我就知道這個小風子一定會替猛龍會帶來不好的影響。」

  古董打趣道:「老大,你不是一直希望本會能更有生氣?小風子加入之後,你不就如願以償了。」

  「生氣?!」山仔爬起身,咕噥道:「還不知道生的是哪門子閒氣!走著瞧唄。」

  他們五人隨後按照山仔剛才唸的頭痛咒,向左行兩個三步,再向右前斜行三個兩步,時而回轉,順利的朝乾坤樓前進。

  衆人剛踏上象牙色的卵石地區,一口氣尚未稍喘,忽而一道黑影如箭激射向小風。

  山仔本能的將小風往自己身後一拉,擋身在前,雙掌亂舞,瞬間已接下偷襲者一十二掌。

  「咦?」

  對方微訝地輕咦一聲,身形稍做盤旋,已輕巧的落身在山仔等人面前五步之外。

  來人長得劍眉星目,豐唇皓齒,一副典型的美男子模樣,年齡看來比山仔稍大一、二歲,但是眉宇間卻比山仔多了一抹成熟穩重的氣質。

  「老哥,你這招不稀奇啦!」小風吃吃地笑著。

  山仔驚訝道:「他就是你老哥?丐幫龍大少?嗯……」他負起手,踱步打量道:「長得的確俊比宋玉,貌賽潘安,果然一副人模人樣的德性。」

  向龍輕笑數聲道:「不敢當。不過閣下如果能省去那最後一句評語,就更完美了。」

  小風謔笑道:「狗嘴裏如果吐得出象牙,可就是天下第一奇事了。」

  「山仔重重咳道:「小風子,在外人面前,請你稍微注意一下,維護龍頭的形象。」

  小風皺皺鼻子道:「我老哥不算外人嘛!而且,本顧問入會條件之一,不受龍頭管束。」

  向龍臉上露出微訝的表情,但仍沈穩問道:「小風,你入了什麽會?還有,不替我介紹一下這位兄弟嗎?」

  小風噗嗤一笑,大聲說道:「老哥,你少裝出那副人五人六的正經模樣,我不吃你這一套。」

  向龍驀地哈哈大笑道:「套句這位兄弟的話,你該維護你老哥的形象」

  古董清雅的開口道:「龍大少的形象,早已經吾等詳加描述,大少爺現在才想到要維護,恐怕爲時晚矣!」

  向龍看著山仔身後的古董,不禁高興道:「孫學仁,真的是你?剛才在屋內看到你們,我還不敢肯定就是你們幾個寶貝蛋。」

  小風詫異道:「孫學仁?古董,你不是姓古嗎?」

  向龍大步向前,豪爽道:「誰說古董一定要姓古?我猜這位兄弟,大概就是你以前常掛在嘴邊念念不忘的老大吧?」

  他主動伸出手,握住山仔的手。

  山仔嘻嘻笑道:「正是區區在下敝人山仔我!」

  古董加註道:「也就是當今武林中的『紅人』——運功會發紅的人,外號『血眼使者』的獨孤山。」

  向龍爽朗笑道:「久聞大名,沒想到卻會在此碰見你。以前孫學仁在丐幫時,我最喜歡找他喝酒,所以跟他是標準的酒肉之交;誰知道你剛出名,就把他拐回去了,害我連挖角的機會都沒有。」

  山仔立刻喜歡上向龍如此豪爽豁達的個性。

  他哈哈大笑道:「我給你一個良心的建議,你可以先加入我的猛龍會,然後就能近水樓臺,想辦法把古董這個月亮撈回丐幫。」

  古董窘然道:「老大,近水樓臺先得月,通常都是用在男女間的追求上,沒有人像你那種用法。」

  「哦?!」山仔不以爲忤道:「早說嘛!你不說我怎麽知道。不過,你說通常用在男女間的追求,那我就只取它『不通常』的用法,不就得了。」

  向龍昂首直笑,拍著山仔肩頭道:「山仔,你的確是『學問似海』,辯才無礙呐!」

  小風不以爲然的謔道:「老哥,你才第一次和山仔見面,怎麽知道他學問很深?我看他呀!有時大字不識三個呐!」

  他就是指「雷公祠」那三個字。

  向龍黠笑道:「我沒說他學問很深呀!學問似海,是忽深忽淺的意思,這可是孫學仁親口告訴我的事。」

  山仔瞄著臉色微窘的古董,呵呵笑道:「他一定是酒後吐真言,否則才不會洩我的底。」

  向龍愉快的點頭道:「沒錯,你的確很瞭解他。」

  他隨後又向苦瓜和茶壺打招呼。

  昔日,在洞庭湖君山的丐幫大會上,向龍都見過他們,只是他一向和古董比較有話說,兩人算得上熟悉。而他又輾轉由古董口中認識了山仔,此時見到山仔,已無生疏的感覺,自然話也就多了。

  「你們怎麽會到這裏來?」向龍問道:「是不是特地來參觀乾坤樓?」

  山仔神秘笑道:「我們是特地來看你。」

  「看我?」向龍不解道:「我有什麽地方值得勞動『血眼使者』大駕,千里迢迢跑來看我?」

  山仔曖昧笑道:「我聽說丐幫的龍大少帶著美嬌娘躲起來談戀愛,所以想來向你討教一下,有關風流的秘訣。」

  向龍面紅耳赤道:「胡扯!你少聽小風那小鬼胡說八道。」

  小風反駁道:「我不姓胡,才不會胡扯,也不懂胡說。」

  山仔逗弄的笑道:「龍大少,如果不是事實,你幹嘛臉紅?這豈不是作賊心虛嗎?嘿嘿嘿嘿……。」

  向龍爲之窒言,終於,他莞爾笑道:「我真是領教了四小龍之首的利嘴,的確名不虛傳。」

  古董更正道:「由於令弟的加入,四小龍已經改名爲『猛龍會』了。」

  向龍睜大眼睛看著小風,訝然問道:「這是怎麽回事?」

  小風攤攤手道:「這事說來話長,我自己也還搞不清楚怎麽回事。」

  他忽而皺著眉問道:「舅舅呢?怎麽我們來了這麽久,還沒見到主人露臉,他又躲到哪裡去了?」

  「舅舅?!

  山仔等人目瞪口呆。

  「霹靂神火就是你舅舅?」

  「對呀!」小風理直氣壯道:「不行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