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瓜訕笑道:「搞了半天,你就承認自己是懶鬼吧!連那一、兩筆都懶得寫,你其他事還有什麽出息?」

  古董反口譏道:「再怎麽懶,也比一筆都不寫的人有出息。」

  他是說苦瓜學一個字忘一個字,只會拿毛筆當掃帚來用。

  山仔阻止兩人的爭執,莞爾道:「叫『猛龍會』也不錯,以後我這個龍頭可以兼任會仔頭。」

  說著,他伸出手來,狎謔道:「來,交會錢!」

  其他四人揚手就要給他一巴掌,山仔眼明手快縮回手掌,大叫道:「靠,謀殺龍頭,罪不可『官』!」

  「不『關』才好!小風道:「不關我們就可以放手去殺!」

  山仔糗大地瞄向古董。

  古董乾咳一聲,不厭其煩的解釋道:「罪不可『逭』,音同變換的『換』,是逃的意思!」

  山仔嘿嘿乾笑道:「原來這種謀殺罪居然能『換』,好吧,不關也罷!」

  小風稀奇地瞪著他,道:「你是真的不知道?!

  山仔哼鼻道:「知之爲知之,不知爲不知,是知也!知與不知,豈有兩樣?」

  古董他們早知道山仔會這麽說。這幾年來他學得最精,用得最多的古話,就屬這句。

  唯獨小風被他唬得一怔一怔的,搞不清楚這山仔究意是真知,還是真不知?!

  山仔蒙混過去後,擺足架子,打著官腔道:「本龍頭現在宣佈,四小龍因丐幫小少幫主向小風的加入,正式更名爲『猛龍會』,以期將來在江湖中能大放光彩。鼓掌!」

  古董等人順理成章的熱烈鼓掌,小風像看怪物一樣,來回盯著他們四人猛看,他想弄清楚這四個人究意是瘋了?還是神經接錯線?

  最後,小風的結論是,他也搞不清楚,索性跟著一起鼓掌好了。

  山仔滿意地頷首道:「接下來,就是要討論本會的作戰計劃……。」

  古董暗叫:「我慘了!」

  他一直希望山仔忘了「霹靂神火」的事!

  果然,山仔接著拉長嗓門道:「本幫……不,本會軍師何在?你想出咱們要找的人在何處了沒有?」

  「軍師在此!」古董打起精神回話,訕訕道:「沒有。」

  苦瓜幸災樂禍道:「軍師馬上就要換人了,嘿嘿……

  他還記得在雷公嶺上,山仔下的最後通牒。

  古董頂嘴道:「再怎麽換,也不可能換你!」

  「不是我也沒關係。」苦瓜眉開眼笑道:「反正現在有新血加入,只要能把你趕下臺,我就心滿意足!」

  小風滿頭霧水道:「你們是不是在說我?爲什麽我不知道出了什麽事?」

  古董無精打埰地說道:「你當然不會知道,你以爲我們到雷公嶺去做什麽?遊山玩水呀?!

  小風腦筋一轉,記起適才印象中的雷公嶺已是滿目瘡痍的景象,他豁然叫道:「喂,你們該不會也是要去找『霹靂神火』顧之微的吧?」

  「然也~!」

  古董帶著一絲希望,問道:「你怎麽知道霹靂神火的姓名?你是不是知道他在哪裡?」

  「哈!」小風嘻笑顔開道:「我的確知道他在哪。算你們走運,正好碰上我!」

  山仔等人迫不及待問道:「他人在哪裡?」

  「雷公嶺!」

  山仔像洩了氣的皮球,嗤鼻道:「廢話!我們也聽說他在雷公嶺,可是翻遍雷公嶺,也沒見著半個人影,倒是遇上你和薛斐竹。」

  小風呵呵笑道:「你們找不到,是因爲你們找錯雷公嶺。」

  古董驚奇道:「莫非還有別的雷公嶺?!

  「然也~!」小風學著方才眾人的口氣回答,隨即壓低了嗓門,故作神秘道:「這個秘密只有少數人知道,我正是那些少數人其中之一。你們打算如何巴結我?」

  山仔嘿嘿笑道:「本龍頭記你大功一件。」

  「大功一件有何好處?」小風頗感興趣。

  苦瓜等人全都撫著嘴巴,嘻嘻偷笑。

  山仔白了他們一眼,攏絡道:「好處很多,只是一時也講不清,你先告訴我他在哪裡,好處以後咱們慢慢再算!」

  小風以不信任的眼光斜瞅著他,咂嘴道:「唰唰去,又開一張空頭支票。不過,看在今天你救過我的份上,就講給你知道!」

  山仔摟著他肩頭,喜出望外道:「對嘛,這才是我的好上兄弟!」

  小風一巴掌打掉肩膀上的毛手,嗔笑道:「少來這一套,少爺看得多了,走吧!」

  「走哪裡去?」山仔一躍而起,明知故問。

  「廢話!」小風白眼說道:「當然是到雷公嶺找霹靂神火,不然,你以爲你要回姥姥家去?」

  「呸呸呸!」山仔撇撇嘴道:「童言無忌,大風吹吹去!」

  他們隨著小風下樓,卻不走正門,反而轉向望江樓後面,在江邊碼頭已備有一艘小船等著衆人。

  望江樓的老闆范舵主親自候在船邊,送山仔他們上船。

  臨行,小風交代道:「范舵主,你儘快通知本幫弟子,有關薛肥豬的行蹤,要大家閃遠一點,別碰上他。」

  「這個屬下知道!」范舵主恭敬地回答。

  小風逕自往船艙裏鑽,隨口丟下一句:「不過,你可別告訴我老爸,說我碰到那頭肥豬的事。」

  范舵主爲難地猶豫道:「這……

  小風復又從船艙內,探出頭來,笑咪咪道:「當然,我是和你開玩笑!」

  范舵主鬆了一口氣,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他心想:「這小少幫主,的確是太頑皮了!」

  山仔等人跳上船,對他擺擺手,順便送他一記飛吻,笑謔道:「范老闆,拜拜,謝謝你的招待,沒空我們會再回來!」

  小船在小風吩咐下,順江而去。

  范舵主在岸邊啼笑皆非的朝山仔他們拱拱手,他看著漸漸遠去的小船,不禁歎道:「看來,頑皮的還不止少幫主一人。沒想到赫赫有名的『血眼使者』竟恁般地孩子氣,他究竟把闖蕩江湖當成什麽?」

  如果,山仔聽到了這個問題,也許會毫不考慮的回答他:「遊戲嘛!你以爲是啥?」

 

  ※  ※  

 

  山仔他們的船順著湘水進入洞庭湖,隨後又順著縱橫密佈的長江支流東轉西轉,漸漸遠離洞庭盆地。

  古董等人早已跑到船尾和梢公閒扯打屁,磨著梢公充當導遊,爲他們介紹洞庭風光。

  山仔獨自站在船首眺望四方,不知他心裏在想著什麽。

  只見他的表情,時而皺眉,時而瞋目,有時又變得遙遠飄忽,彷彿是神魂出竅了一般。

  直到山仔回過神來道:「小風,這裏是哪裡?你怎麽不出來看風景?」

  小風在船艙裏的木床上,打個哈欠,逕自翻身,睡意朦朧道:「洞庭盆地這一帶,我從小看到大。看了十幾年,還有什麽好看?萬一出去,碰上我老爸叫我回家,那豈不是沒搞頭了!」

  山仔喃喃道:「說的也是,如果還沒找到『霹靂神火』顧之微,你就被人逮回去,那才真是沒戲唱。」

  時間在船隻頗有節奏的欸乃聲中,悄悄流失……

  山仔等人一個午睡醒來,竟已是夜幕低垂的時候。

  小艙中早已掛起一盞氣死風燈,燈光隨著搖晃的小船款款擺動,使得艙內的光線忽明忽暗。

  矮桌上,已經備好酒食,卻不見小風的人影。

  古董機警地閃出艙外,而後,大模大樣地走回船艙裏。

  「小風子在外面看地頭,他說快到了。喔,對了,連梢公都已經換過人,看來,咱們已經走了很遠的路。」

  山仔伸著懶腰道:「哦……哈!好久沒睏得這麽過癮了,能不擔心有人追殺,睡起覺來果然特別香。」

  船艙外——

  「猛龍會的四條懶蟲,你們的動作快點。否則,猛龍會改成懶豬會比較合適嘍!」

  艙內四人早已風捲殘雲般幹光桌上的料理。

  山仔剔著牙,帶著其他三人大搖大擺的走出船艙。此時,衆人所乘之船,正好在一處植滿垂柳的淺灘靠岸。

  山仔抬頭看到一輪清朗圓月高掛東山,耳邊江濤喧騰,還有夜蟲唧吱爭鳴。

  他忽然心血來潮,信口吟道:「牛渚西江月,青天無片雲,登舟望明月,空憶謝將軍。余亦能高詠,斯人不可聞。明朝掛帆去,楓葉落紛紛!」

  登時,古董和小風皆以驚異的眼光看著山仔。

  尤其是古董,更是目瞪口呆。他與山仔相交時日之久,已逾十年有餘,山仔大部分的知識學問,都是他苦口婆心,半勸半哄教出來的。

  怎麽如今,山仔一開口,就是李白的名詩,而這些詩,卻是他所未曾提及。

  他們哪裡知道,獨孤羽生平最爲推崇的人物,就是一代詩仙李白!

  不只是因爲李白的詩做得好,更因爲李白是那麽的豪放不拘,仗劍江湖、狂飲放歌,真正塑立一個允文允武的俠客典範。

  山仔在獨孤羽的薰陶下,雖然未曾學得什麽驚人的文學造詣,但是對這位詩仙的作品和生平事跡,卻是了然的很。

  如今,適情適景,山仔脫口吟詩,語出驚人,但他何嘗不也是想念起英年早逝的義父獨孤羽。

  山仔就在不知不覺中,負起雙手,遙望明月,擺出的正是「獨孤式」的風采。

  雖然,他此時仍是一身丐幫的破衣,但其他人彷彿都已看到,他一身玉樹臨風的儒衫打扮。

  苦瓜揉著眼睛,咕噥道:「我是不是看錯了?老大怎麽會是個窮酸?」

  雖然他也曾見過山仔一身青布長袍的模樣,但是根深蒂固的觀念,總得使他認爲山仔還是在太原城那個尚未成長的老大。

  還是小風先打破這份沈靜,他以欣賞的眼光看著山仔,輕笑道:「咱們該走了,不然天亮時到不了地頭呢。」

  在他的神情中,似乎多了些什麽,山仔怔怔地瞅著他直看,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山仔不禁在心裏暗罵自己神經過敏,於是,他瀟灑地一揮手,豪邁道:「走呀,準備進行A計劃!」

  當然,除了山仔本人之外,沒有人知道,這次的「A計劃」,究竟是啥計劃……

 

 

《第二冊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