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斐竹微感緊張地仰頭迫躡山仔的身形。

  半空之中,山仔一聲尖銳長嘯,身形驀動,雙掌掄飛,頭下腳上朝薛斐竹反撲而回。

  薜斐竹雙目神光大盛,雙掌翻飛,搶先拍出一道又一道劇烈的勁風,隔空劈向山仔。

  這時,山仔身形一頓,忽然繞著薛斐竹四周飛快地打轉,一圈又一圈,一輪又一輪,無數的火赤掌影,彷彿自一具噴筒中激射而出,綿綿密密、毫不著力地飄向圈中的薛斐竹身上。

  薛斐竹頗爲驚疑地忖道:「這不是『修羅幻現』……

  他尋思未定,驟而發覺,原本清晰的掌影,忽然變成一團團模糊的紅色棉絮飄蕩在自己身旁周遭。他猛然眨眼,但是拋不開陷入一團紅影的感覺,於是,他大喝開聲,身形暴退,這一退,他才想到,自己輸了!

  薛斐竹閃身丈外,怔然瞪著山仔。

  山仔此刻臉上一片湛然,神情出奇的平靜飄渺,彷彿他的神魂已然出竅,不知悠遊何處,而他臉上的潮紅,才剛開始緩緩消退。

  薛斐竹懊惱道:「剛才那是什麽招式?」

  山仔回過神來,眨眼笑道:「『正覺神掌』第一招——大幻天地!」

  「沒聽過。」薛斐竹眉頭緊皺,緩緩搖頭。

  山仔深吸口氣,打起精神微笑道:「你聽過才是怪事,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吧?」

  薛斐竹頓足而去,臨行拋下一句話:「向小鬼,這次算你命大!」

  古董等人看著薛斐竹的背影消失在雷公嶺下,「嘩!」地大叫,湧向山仔。

  「老大,有夠辣!」苦瓜豎起大拇指,誇讚道:「讚就是讚!連托天人魔都被你嚇跑了。」

  古董仔細打量他,驚疑問道:「老大,你什麽時候練的這種怪掌?怎麽連我們都沒有見識過。」

  山仔噓口氣,疲累道:「你們沒見識過的還很多呐!這也是我第一次試用這招,我現在用這招,只能唬人不能傷人,純粹是紙老虎啦!嘿嘿……

  向小風機靈道:「你一開始就打算用騙的?」

  「廢話!」山仔得意道:「否則我幹嘛和他談條件,要我跟他硬拼,那是腦袋秀斗(短路)!」

  向小風佩服道:「哇噻,簡直和我一樣聰明!」

  山仔瞪眼道:「什麽?是我比你聰明!不然你怎麽會跑給人家追?」

  小風嘿嘿乾笑道:「隨便啦!不過,要謝謝你救我一命。」

  山仔賊笑嘻嘻道:「要謝,得有實際一點的行動,才算有誠意。」

  小風眼珠子轉了轉,呵呵笑道:「哦,原來是中午到了!」

  「甲笨啦!」古董他們異口同聲的叫著。

  小風有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只好無奈地搖搖頭:「你們說蝦米,我有聽沒有懂。」

  古董嘿嘿笑道:「甲笨就是吃飯,中午到了,要吃午飯嘛!」

  「哦!」小風恍然大悟道:「我又多學一句了,走!我請你們吃飯去。」

  山仔捉弄道:「哇噻,小乞丐請吃飯,這保險嗎?到時候沒錢付帳怎麽辦?」

  小風回敬道:「我只請吃飯,菜要你們自己負責,我當然負擔得起!」

  苦瓜睜大眼睛道:「有這種請法?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小風謔笑道:「誰叫你們交上我這個乞丐朋友,你們只有自認倒楣!」

  茶壺老實道:「我看還是我們付錢好了。」

  古董嘲弄道:「憨茶壺,少幫主是在唬你騙我們的,你緊張什麽?」

  山仔嘻嘻笑道:「不管誰騙誰,我現在能走了,走吧!」

  衆人爲之一怔,問道:「你現在能走?那剛才不能走?」

  「當然!」山仔苦笑道:「對付老魔頭,雖然是用騙的,可還是很費力氣的耶。」

  小風摸著頭,愁眉苦臉道:「我實在搞不清楚你們這票人,做事真真假假,講話顛顛倒倒,到底什麽才算正經?」

  山仔拉著他,往山下跑,笑道:「吃飯才是正經,其他的事就要憑『黑墨加油漆』(默契)來判斷啦!」

  「哎呀,你別亂拉,我自己會走嘛!」小風拼命想甩開山仔的魔爪。

  山仔黠謔笑道:「我的肚子很健康,才不會亂拉!」

  他跑得興起,可不想放手。

  古董等人隨後邊追邊叫道:「老大,你怎麽可以有了新人,就不要舊人?!

  「新人要請客,所以比較值錢!」山仔身形未曾稍歇,只是扭頭叫謔道:「你們這些舊貨只知道吃飽睡、睡飽吃,我太虧本啦!當然要想辦法把你們拋棄。」

  「老大,你怎麽如此重利輕別離,我們要聯名控告你惡意遺棄……

  山仔拖著小風早已一溜煙不見了人影,留下古董他們三人使盡吃奶的力氣,死命的追、追、追!追呀……

 

  ※  ※  ※

 

  雷公嶺下的長沙市,是湖南著名的米市之

  熙來攘往的人群,將這個城市點綴得熱鬧非凡。

  城北,湘江河畔,一棟樓高三層,傍水而建的幽雅水榭,題名「望江樓」,是長沙城內最負盛名的一流酒樓。

  任誰也沒料到,這棟柱紅簷翠,金碧輝煌的高級酒樓,竟是由以窮出名的丐幫所經營的産業之一。

  此時,望江樓三樓上的「迎帝閣」裏,酒席正盛。

  在座的不是他人,正是丐幫小少幫主向小風宴請自認爲赫赫有名的四小龍,一旁,還有三名專職夥計小心翼翼伺候著呐!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原本還殘留的少許生疏早被衆人拋到九霄雲外,此時,小風和山仔他們已成了惺惺相惜的好哥們。

  山仔好奇問道:「小風子,說來湖南這一帶,應該是丐幫勢力範圍所在,你怎麽會在自己家門口,被那頭肥豬追殺?」

  小風抹抹嘴道:「這個事說來話長,故事的開始,是在古早、古早以前……

  苦瓜打岔道:「所謂的古早,究竟有多早?」

  「大概是三、四年前的事。」小風瞟眼道:「我在講古,少插嘴,否則故事不精彩,你要負全部的責任!」

  苦瓜誇張地拍拍胸口,謔道:「怕怕!下次不敢了。」

  小風接著道:「大概三、四年前,我老爸因公出巡,在嶺南時,無意間撞見一件先姦後殺的強盜殺人案。以我老爸脾氣,哪會饒得了做案的兔崽子,所以當場就將主使這件事的闊少給宰了,至於其他家僕只是廢了他們而已。誰知道,那個武功不怎麽出色的紈絝子弟,竟然是『托天人魔』的寶貝獨子。」

  他歇了口氣,乾了杯酒,繼續道:「這下可好,托天人魔從家僕口中知道是我老爸殺了他兒子以後,連夜殺上洞庭湖君山,找我老爸報仇。那時,正好我師祖在山上坐鎮,哪容得薛肥豬囂張,就和他狠幹一場,好不容易才將他打傷,趕出君山。可是,薛肥豬誓言報復,只要讓他看到丐幫弟子,他就見一個殺一個,見二個殺一雙,絕不留情。而且,他揚言要是遇著我和我老哥時,非得將我們淩遲萬剮,讓我老爸也痛苦一輩子!」

  古董點頭道:「對,這事我在丐幫時,也曾聽蕭文中舵主提過。他要我們隨時留心薛斐竹的行蹤,碰上了可得躲得遠遠的,免得丟了小命。」

  苦瓜道:「可是,說老實話,我們雖然對薛肥豬的長相、裝扮聽得多了,剛剛真和他照上面,一時之間也沒聯想到他就是丐幫的剋星——托天人魔!」

  茶壺附和道:「說的也是,我從來沒想過會真的碰上那個大魔頭,所以真的碰上時,反而對面相逢不相識。」

  山仔嘲謔道:「不但不相識,而且很不識相,居然傻乎乎站在原地等人家殺。真他媽的,人要是呆,看臉就栽(知道)!」

  茶壺想起不久前那幕,還真是心存餘悸,他呐呐的解釋道:「老大,不是我嗯栽(不知道),而是我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山仔無可奈何的搖頭歎道:「遲早有一天,你會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死的。」

  他睨著自斟自酌前的小風,追問道:「那你明知要躲他躲得遠遠的,怎麽還會撞見這頭肥豬?」

  「所以我說我今天很衰嘛!」小風抿抿嘴道:「我前天接到湖南分舵的消息,說薛肥豬相上我老哥,追到湖南。可是除了我以外,幫中沒人知道我老哥跑那裏去了,通知不到他這個消息,所以我才親自下山找他。哪知道剛進湖南,就碰上迎面而來的薛肥豬,我雖然溜得快,可還是沒擺脫他。我又不敢去找我老哥,只好在湖南四處亂鑽,看能不能躲得掉,結果,就碰上你們啦!」

  古董奇怪道:「大少幫主的行蹤,丐幫怎麽可能不知道?」

  「對呀!」苦瓜道:「如果還有丐幫找不到的人,那才是新聞!何況,又是自家的少幫主,這種事說給誰聽,誰都不信。」

  小風嗤道:「你懂什麽!就是因爲我老哥熟知丐幫找人的門路,所以才能躲得開丐幫的追查嘛,笨!」

  山仔諧謔道:「你老哥是翹家?還是逃婚?爲什麽要躲開丐幫的耳目?」

  小風忍不住咯咯笑道:「都不是。他是爲了追女朋友,怕有人破壞情調,才不讓別人知道他的去處。」

  山仔等人異口同聲道:「哦……,原來你哥哥是花花公子!」

  小風辯護道:「才不是,我老哥才不花呢!」

  山仔奸黠道:「既然不花,爲什麽追女朋友要那麽神秘?」

  古董立即道:「該不會是誘拐良家婦女吧!」

  「才不……」小風張口欲辯,又被苦瓜截斷。

  「說不定是私奔,這樣比較浪漫!」

  茶壺煞有其事的稱讚道:「你老哥跑去生米煮成熟飯,你卻代替他被人追殺。哇噻,好偉大的手腳之情喲!」

  小風看出他們有意捉弄自己,索性瞪著眼,嘟起小嘴看山仔他們演戲。

  這時,「迎帝閣」的雕門卻突然被人碰地推開,「望江樓」的老闆和掌櫃非常難看的帶著大批夥計湧了進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