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3964.jpg

 

修「觀音法門」的人,恢復力超強!

這話可不能亂說,姐是親身見證的,所以才告訴你們。(噗!)

 

這次住院,住的是雙人房。老實說,不習慣。尤其咱吃素的,被和吃葷的關一起,箇中「痛苦」自己想像吧。

早有想過,若和他人同住,放佛讚怕對方忌諱有點小煩惱,不然(真的)師父的佛讚宇宙強,入住前不先播播心裡還真不踏實。還好這次櫻姑娘非常有心,送了一組(讓老莫感動無比的)提升正能量的芳香療法特調精油來,聊勝於無,進房(果然已經有人先入住)立馬點上,薰之十方、眾生共享,讓櫻姑娘的愛心也可以大大大的發揮。

隔壁的太太子宮頸癌,有沒有比我早一天入院不知道,但是早一天做大腸鏡檢查、也早我一天開刀。療程和斷禁食程序兩人完全相當,所以清腸拉稀時,兩人輪流搶著蹲馬桶,讓它一刻也不得閒,連我們倆自己都覺得好笑。

隔壁太太有一男、一女、一媳婦,兒子粗枝大葉、女兒年輕、媳婦孝順,粗枝大葉和年輕是觀察來的,孝順是看到的。譬如,隔壁太太開完刀出來,護理師剛宣布可以開始進食,媳婦變立馬熬了營養豐富的雞湯、魚湯來給婆婆喝……,眾生,啊不是,是看官啊,你們以為斷食兩天以上的腸胃受得了如此又油又補「豐盛」大餐?NONONO,不到下午隔壁太太先是吐,接著胃出血了,直到老莫出了院,她才剛拆管還在床上躺著。

所以年輕人,既然你們這麼愛上網,如果有長輩要做術後調養,請至少上網Google一下,看看該怎麼吃、怎麼補才是正道(甭說王道了,能夠正道不偏,咱就叫你第一名!),否則有好心卻難成好事,愛之反足以害之呀。

 

手術是九號,下午一點半左右進刀房,到晚上八點過後才出來,如主治大夫所言,是大手術,得慢慢來,做仔細了一次搞定不留遺憾。當晚,感謝大嫂辛勞看護了整晚,實在過意不去;這該稱得上是選擇單身的缺點(之一)吧。

術後隔日,二哥帶子松山那兒好吃的包子來看我,見我精氣神十足,只說:「好了,看起來生龍活虎的,沒事了。可以不管她了。」,就把我丟看護,和二嫂心情愉快的離開了。

說起這看護,因為實在不好讓大嫂太辛勞,而老媽雖然自告奮勇要來照顧,可我們都擔心她年紀大了,在醫院睡太辛苦,不敢讓她來。(結果,俺還因為這樣被嫌棄。嗚嗚~,冤枉呀!)所以直接向護理站請了看護,來照料後面行動不便的日子。以個人恢復狀態的自我評估,心裡原本就預計大概就打麻藥這兩天,身上批披掛掛又是管又是瓶比較麻煩,需要人照應,按照眼前恢復速度看來,之後應該就可以自己打理了,因此請看護時也是這麼談的。

如所預料,隔兩天拔了點滴和麻藥架上哩哩拉拉的玩意兒,除了還得吃吃止痛藥和止一點小咳的藥水,「幾乎」完全還我自由!咱又是一尾活龍。

這是星期六(十二日)早上的事,七點半左右主治醫生前來巡房,大概對病人的恢復十分滿意,提及住院期間除了護理人員照三餐來量溫度和血壓,我好像完全沒事了嘛「是的。」(乖乖如實回答)。「今天外面風和日麗,不要老是待在病房這麼小小的空間,很悶嘛,沒事多出去走走曬曬太陽。」醫生還體貼的特別提到,健保允許病人每天請假四小時,離開醫院回家或是出去吃吃飯什麼的,說四小時,如果要晚點回來,只要不在院外過夜,跟護理師講一聲,都可以的。「這兩天沒事,就請假回去沒關係。」

醫生的交代病人要遵從,於是醫生離開後,咱就推著點滴架,在看護的攙扶陪伴之下,到樓下享受院方的小公園裡散散小步、曬曬秋陽;場景完全和電視或電影上拍的,醫院公園寧靜祥和的畫面一模一樣,如果你不嫌棄到處有人大剌剌的坐在禁止抽煙的告示牌前抽煙,或是隨走隨口很「阿六仔」的咳~呸!一口痰直接吐在公園小徑或草坪上揚長而去的話(真的,老大不用笑老二,兩岸水平的差距其實沒有想像中大啦!),看此天氣萬般美好,看周遭人群閒散,說來這小日子是還挺不錯滴。

 

享受完了陽光,心情愉快的返回病房,準備午休。想了想,跟看護說,這兩天大家相處的還可以,要不就請她照料咱出院(預計星期一)好了,看護也沒說不。隨後大家各自躺下休息,我是真累了。聽見她在旁邊喃喃自語:「好罷,人家休息跟著休息吧。」(怪了,不然呢?)沒多時,打著點滴尿急了,習慣性的自己翻身下床,不等看護來攙(師父說了咩,獨立自主才能與上帝同一體,所以早習慣什麼都自己來咩。),「幾乎」像個沒事的人般直奔廁所。這裡,請注意:幾乎,不等同「完全」,OK?!

咱翻是翻,可痛一點也沒少,只是沒習慣表現出來而已。不然你想,那顆超級大瘤是怎麼被咱養大的?此期間可也不是沒痛過。

等洗完手出來,看護說要跟我商量,她想做到「眼前當下」為止,因為看我生龍活虎、手腳矯健,應該不用人照顧了……。呃,好吧。確實人家待在這裡也挺無聊的,我是有筆電可以打發時間啦,可我們這種人又不看電視、不說八卦,想那看護,應該是覺得互動不來勁兒、沒樂子吧,再多陪兩天是浪費她的時間(?),索性結帳收錢了事。就因為看來恢復的十分迅速,居然被看護給Fire了。(哈、哈、哈)

 

勤勞的主治大夫顯然週日也排刀,有別於以往的七點半,九點多才來巡房、看傷口,見我精神那麼好,直接討論明天出院事宜。

病理報告未出爐,病情診斷醫生死不鬆口,所有的答覆差不多都和之前門診時一樣,第二性徵(醫生反覆使用這字眼,表示是一整套的拿掉)確實有感染,但主要要看是否有擴散感染到其他切除的部分(大概指下腹的淋巴總結),後續是追蹤就好,還是得持續化療,就等報告出來再說。

醫生臨走又提了一次我可以「請假」回家的事。其實,我也想啊。一個星期不見,還真有點想念我家小子,可俺娘聽到可以回去,立馬拒絕:「馬上就要出院了,回家幹什麼?乖乖待在醫院睡覺!」皇額娘懿旨下,誰敢不遵。

 

星期一上午,報告還是沒門,但跟醫生說好了,反正情況都很好,待醫院根本沒事,那就先出院,等下週回診看報告了。也許有人會覺得延遲宣判是種折磨,可放寬來想,反反覆覆就是這麼回事,反正該切的切、該割的也割了,剩下的就是天意。橫豎日子怎麼過都沒有偶然,該遭遇的總會遭遇,不該你遇的撞都撞不上;打亂了可以預測的日子,倒也是開啟了另一個引人好奇的未知,別人怎麼想我不清楚,可咱是出了名的好奇寶寶,就眼睛亮亮等著瞧唄。

 

平常人開刀恢復是怎樣咱不知道,可依個人體驗,這次不是從術後幾天才開始,而是自己在被拉回恢復室的那一刻,內在其實就已經很清楚明白的知道:「I am back!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IMAG3970.jpgPS:包子好吃(力推雪菜包),順便幫忙打個廣告。(XD)

 

2016 1120 1121 鳳鳴軒

 

附記:

一週後回診看報告,如所預期,證實為卵巢惡性腫瘤1A期,一期就是尚未擴散,無須化療,但前三個月每個月需回診抽血追蹤,之後每三個月抽血一次,每半年CT一遍,持續五年。醫生開立診斷書,要我去辦理「重大傷病卡」以因應之後繁瑣的追蹤門診。

站在「關防用印」的櫃臺前,突然意識到自己居然是「重大傷病」的一員;今日微雨,天空卻依然亮麗,日子依舊安穩平淡,轉頭看著四周擁擠的看病人潮,感覺……,不太真實。

回家路過一家彩券行,突發奇想,覺得自己好像又過了一嵌,似乎該慶祝一番,於是轉進去買兩張彩券。如果中了大樂透,俺要招待全家來去杜拜度假!

 

 

2016 1122 01 55 鳳鳴軒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