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3957.jpg

 

 

六號住院,為檢查大腸鏡做準備,因為門診檢查太夯,得到下個月才排得進時間;醫生於是建議直接先住院,以住院檢查的方式進行較快。本以為六號進來,晚餐大概還可以在院內地下室的美食街吃頓好料,所以中午起來,中餐就這麼把他略過了。怎料,一入院,就開始進行清腸準備,平常檢查前一天開始處理的流程,因為排檢時間尚未確定,護理站為了因應隨時可以檢查,一點也不心軟的叫人喝藥、拉稀、清腸、喝藥、拉稀、清腸這麼反反覆覆折騰了兩天。

說是折騰,其實也還好,前三天的精神挺不錯,或者說比平常更好。偶而斷食的效果,在關鍵時刻居然還挺有體現的。(大笑)

 

於是,檢查接著開刀,一路就由五號凌晨兩三點開始斷斷斷、水水水、喝藥、拉稀、清腸、喝藥、拉稀、清腸,這麼來到了九號下午。開刀的前一晚,二嫂體貼的賴(LINE)來提醒,要我「持經」,十方佛菩薩會有加持。【其實,從六號進來之後,早晚有空或睡不著時,都馬會將就著在床上打(只是進出的人頻繁,沒法觀音就是了)。有次早上主治大夫來巡房,剛好在坐,好像還把他嚇了一小跳(驚訝啦)。(笑)】

進刀房,放輕鬆,依個人的方式守上丹田(這不算密語吧。XD),其他的不用操心太多,交給刀房的醫師、護理師照顧就好,他們會把病人安置的妥妥當當;因為從進去開始,護理師就會很仔細的checkcheckdouble check後,氧氣面罩就會放上來了,自己都不知道是幾時被麻過去的……。

 

有練過還是有差滴!(姐加減有練喔。)

相較於十三年前那次手術後返魂的昏昏濛濛、迷迷糊糊、幽幽晃晃,這次的恢復幾乎是瞬間就「意識進入」,感覺到自己被叫了回來,當下眼皮沈重、根本睜不開眼,可卻清清楚楚的聽得見、看得到周邊一切活動,影像不是平常的廣角視野,而是像透過相機鏡頭,以一個圓的概念在觀望。隨後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先是直挺挺、平板板的躺著無法動彈,接著護理師過來擺弄自己完全無法控制的軀殼,塞了個按壓止痛藥的按鈕在我手裡,「來止痛按鈕給你,拿好喔。痛了就壓!」當下,俺還真是拼命狂壓!(事後機器上的用藥記錄顯示,果真如此,一點都沒記錯。)

 

感覺到身邊的護理師(好像)是在幫我翻身,這時她們(好像)站在我後方,看不到人影,突然,一瞬間,所有沒有感覺的感覺全部襲捲而來。

感覺自己彷彿掉入冰庫之中,全身緊緊蜷縮著(實體上應該蜷不起來才對),拼命喃喃著:「冷!好冷!好冷!……」。個中穿插了護理師清脆甜美的嗓音:「冷喔?會冷喔?好,正在幫你吹熱風,忍耐一下,馬上就不冷了。」

然後……,「聽到」那個謎之音對著清晰無比的意識不停的叫喚著:「莫野,放輕鬆。莫野,放輕鬆。放輕鬆、放輕鬆……。」。沒錯,真的叫我莫野。我想刀房和恢復室裡的醫護人員,沒有一個可能知道眼前這個patient的花……呃,筆名叫「莫野」吧!

所以我很聽話的拼命努力放輕鬆,讓蜷成一球(這是當下的感覺啦)的身體儘量放鬆、攤平、任憑身邊醫護人員照料那個沈重且累贅的身體。同時嘴裡還不斷的呢喃:「好痛(壓)、冷、Help、冷、Help、痛(壓)、HelpHelpHelpHelpHelp……」(奇怪了,這時還知道用英文求救,阿是怎樣?國際語言比較通嗎?XD

 

大概是麻藥壓太多了,所以很快又不省人事的睡過去了。

根據大嫂的說法,從恢復室裡推出來之前,她和大哥還看到了那個號稱「19*9公分大小」已經質變的超級腫瘤。大嫂說,要把瘤養這麼大,最少也得五年以上的時間。可老實說,除了從去年底(十月左右?記不得了。)起,偶而會覺得左下腹隱隱約約有種不太舒爽的抽痛感,其他,真的想不起來幾時有什麼不舒適的地方。更何況,俺還每天體檢,抽血檢驗除了略有貧血、三酸甘油脂偏高之外,可從沒顯示過任何異狀。(當然,因為從來沒做腫瘤指數檢驗咩。)

回到病房,聽說二哥二嫂也來了,家裡的人都在我身邊(感恩)。聲音是聽到很多人的聲音(包括恢復室護理師和病房護理師交般的聲音都聽得清清楚楚,顯然人的感官最後消失、卻也最先恢復的就是聽覺。),可恍惚間好像只有看到俺家二姑娘背著可愛的小背包出現眼前一次。其他的,很抱歉,那時正在享用麻藥中,昏昏沈沈、恍恍惚惚,都沒印象、不記得了……。

 

 

 

2016 1119 0507  鳳鳴軒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