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玉蟬在她娘懷中過足撒嬌的癮後,這才抬起頭,看著她娘道:「娘,你怎麽來了?我碰上了鐵劍門的人,連辛老頭都親自出馬。如果不是遇到了小悅哥哥和小癡他們,女兒可就慘了!」

  飛雲仙子揉揉女兒秀髮,輕柔道:「娘都知道。」她又接面色嚴肅道:「你這孩子真不聽話,娘一發現你不告而別的離山,便帶人追了來,還好是你命大,否則……,只怕娘再也見不到你了!」她想到可怕的後果,不由得幽然長歎。

  杜玉蟬撒嬌道:「娘,女兒知錯了,你不要生氣嘛!以後女兒不會再亂跑了,娘!我要你見見小悅哥他們,好不?」她高興地拉著她娘的手走向小癡他們,完全沒有注意到她娘敏感的瞥了她一眼,眉目有些晦澀地微微一攏。

  小癡等人卻將飛雲仙子陰鬱的表情盡納履底。

  二凡不禁低聲咕噥道:「這可好,瞧她滿臉不高興的樣子,果然叫小癡猜中了。」

  「小癡猜中什麽了?」小悅和小秋同聲反問。

  小癡低謔道:「大花心,先別管我猜中什麽,你未來的丈母娘來了,而且看來心情不佳。我勸你快快上前娛樂她,也好留個好印象給人家。」

  「娛樂?」小秋吃吃直笑:「看樣子的確有此需要。」

  小說白他們一眼,迎上前施禮:「晚輩巫小悅拜見仙子。」

  「巫少俠不用客氣。」

  飛雲仙子淡淡語氣令人猜不透,這句話的意思究竟是滿意還是不悅?

  小悅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摸不透對方的意思,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才算得體。

  小癡呵笑著上前打破僵局,學著小悅長揖一禮道:「仙子門主,你好呀,人家說,有緣千里來相見,真是一點也不錯。打從我知道江南武林沒有通知我,就多了個呱呱叫的『仙霞門』,我就一直希望有機會見見門主,向你學習些如何在江湖中短期出名的秘訣,如今果然讓我如願以償的見到你啦!」

  仙霞門衆人聞言同是一怔。

  「有緣千里來相見?」飛雲仙子哭笑不得地反問。

  「對呀!」小癡正色道:「浙江仙霞嶺距離此地,只怕不止千里之遙。換做平常,你當然不會沒事就離開仙霞嶺跑來此地。而今既然碰上了,豈不是非常有緣,才能在千里之外的此地相見。」

  飛雲仙子忍不住失笑道:「巧辯!不過我倒也無法否認你的機鋒利詞。」

  「不否認就好!」小癡呵呵笑道:「不否認,咱們就進樹林涼快涼快,其他的事慢慢再聊。」

  飛雲仙子這才想到小癡等人剛才都已經在大太陽底下站了許久,此時猶自冒著滿身熱汗呢!

  她揮揮手,衆人步入林內陰涼處。只見林中有處地點隱秘,但視野良好的空地,橫七豎八散置著些可供休歇的岩石。

  小癡不說二話,逕自入內找了處石頭坐下。

  他長長吁口氣,舉袖拭汗道:「難怪你們不急於現身,在這裏不但涼快曬不到太陽,又有地方可以坐,要是我也不出去。」

  杜玉蟬便在她母親身邊坐下,奇怪道:「小癡,你怎能肯定我娘她們剛才就是在這裏等我們?」

  小癡瞄了幾塊搬痕猶新的岩石,又瞥眼瞧瞧有人因無聊而隨手亂畫亂挖的地表,一副盡在不言中的賊笑道:「推理,小姑娘。這種不需要花腦筋的事,只要用點簡單的推理就能夠知道事實爲何。」

  杜玉蟬嬌羞的吐了吐舌頭,她早就隨著小癡的目光看出,自己的確問了個很笨的問題。

  仙霞門衆人卻被小癡那句「小姑娘」逗得噗嗤直笑。尤其小癡故作老成的口氣,配上他那張愛笑的娃娃臉,更是令衆人爲之絕倒。就連平日總是冷若冰霜的廖秋雲,也不禁展露難得一見的笑容。

  飛雲仙子摟著愛女,終於放鬆心情,含笑道:「皮小癡,我還沒謝過你救玉蟬丫頭小命的事呐!」

  「不對!不對!」小癡擺擺手,黠謔道:「仙子門主,我在整件事的過程中,只負責大叫救命。實際上,你女兒是咱們小悅幫主所救,和我沒啥關係。」

  「小悅幫主?」飛雲仙子有趣地打量著小悅:「原來巫少俠還是堂堂一幫之主。但不知,巫少俠統率哪一個幫派?本門主似乎尚未聽聞此事。」

  杜玉蟬笑道:「娘,你當然沒聽過,他們風神幫呀,幾天前遇見臭味相投的小秋之後,才自己封的名號,風神幫裏一共只有四名成員,每個人都是幫主,尚未招收到幫兵呢。」

  沈默已久的小悅,此時已恢復原有的自信和自在。

  他一本正經地眨眼笑道:「誰說風神幫沒有招收幫兵呢,眼前就有一個本幫屬意之人,可是人家說:『我要問我娘~』!」

  小悅將玉蟬那口哆聲哆氣的南方腔學得惟妙惟肖,刹時風神幫衆幫主齊齊爆出哄堂大笑。

  杜玉蟬窘紅了小粉臉,忸怩的跺著小紅鞋,賴著飛雲仙子不依道:「娘……,你看他嘛!他欺負人家啦。」

  就算是反應最遲鈍的人,此時也能看得出這小妮子和小悅之間,有著特別的情愫。

  「娘是在看他呀!」飛雲仙子輕笑道:「人家不過學了口,又沒指名道姓,怎能說他欺負你?倒是你自己沈不住氣,反而不打自招了。」

  小秋撞撞小悅,壓低嗓門狎謔道:「喂,大幫主,這叫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我好像看到你的愛情道路,前程光明、大有可爲。」

  小悅看出飛雲仙子對自己的印象不錯,早已樂得眉飛色舞,不住傻笑。

  二凡傾身湊近小癡耳際,低語道:「小白癡,這回你的天才腦筋短路了!你快快承認自己猜錯故事的真相吧,嘿嘿!」

  小癡無言地聳聳肩,不予置評。

  飛雲仙子和顔問道:「巫少俠,不知貴幫衆幫主,接著欲往何處?若是有暇,何妨到仙霞嶺玩玩。」

  准丈母娘親自提出邀請,可叫小悅差點樂昏了頭,他正待一口答應,忽而想起自己等人還有更重要的事必須先辦。

  「呃……」他甚感遺憾道:「門主有令,晚輩原本不該不從。可是……」

  杜玉蟬急的朝他猛打暗示,叫他千萬不要拒絕。

  飛雲仙子顰眉道:「有困難嗎?」

  小悅衡量輕重後,豁然笑道:「是有一點!門主,本門的小秋幫主身染痼疾,吾等南下,是要到苗疆爲他尋求一味治病主藥,晚輩恐怕無法於此之際分身。」

  小秋揮手道:「哎呀!公子哥,你少來了。去苗疆又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有光頭和小癡陪我去就可以了,你儘管隨仙子門主回仙霞做客,沒問題的。」

  小悅搖頭,堅決道:「不行!別說苗疆地域詭譎險惡,就是此行一路之上,咱們還得考慮慕容世家是否會來找麻煩。以及鐵劍門也不見得會就此善罷干休,你們是知道小癡的情形,還有小秋你,萬一和人對手時又斷電,豈不糟糕!我絕不可能丟下你們逕自前往苗疆,自己卻跑到江南去玩樂。不行!」

  小癡沈吟道:「公子哥,你的心情我瞭解。不過我衷心地建議你,還是考慮到江南走一趟比較妥當。畢竟,你所顧慮的慕容世家和鐵劍門,並不見得真會找上咱們。你走了,其實倒有可能轉移對方的注意,這也沒有什麽不好。」

  小悅斷然道:「這才大大的不好,據我對煙柳山莊和鐵劍門這類人的瞭解,他們既然在咱們手上吃過虧,就算我和你們分開來走,他們也不會只找我,不找你們。對他們來說,這是面子問題,是他們與風神幫之間的衝突,而不再只是針對我來。」

  他皺了皺眉:「小癡,這種情形你不會不懂。你何必一直要我到江南去?我不可能丟下你們的!」

  「我知道你不會一個人去仙霞嶺。」小癡古怪笑笑:「我只是爲你好,才會如此提議。」

  這話不僅小悅不解,連二凡和小秋也全都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知他言下何意。

  飛雲仙子和緩道:「既然如此,巫少俠,那麽就等貴幫全體由苗疆返程後,再順道前來本門亦無不可,是不是?」私下,她倒是頗爲欣賞小悅如此重義氣的行為。

  「這孩子雖然出身名門,卻難得沒有一般紈絝子弟的驕縱。」飛雲仙子暗自忖道:「比起『煙柳山莊』的慕容劍輝,可是強得多了!看丫頭似乎對他已經用情不淺,我不如趁他前往苗疆這段期間,對他做一番身家調查,如果合適,就不妨……」

  她打好主意,反而覺得讓自己女兒和小悅分開一段時間,會是件好事。

  小癡聽她既然已經許下後會之約,心想,反正將來的事,將來再說吧,何況到地獄谷之行,的確有小悅同行情況會比較牢靠。……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