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二凡佩服地大笑道:「哇噻,我有錢還得自己付帳,而你卻乾脆找個有錢的哥們來付帳。高!你騙吃騙喝的道行確實比我高!」

  小癡若有所指道:「不高會讓你站廟門口前化緣,而我自己卻坐著涼快?」他滿腔詭計得逞的賊笑。

  二凡猛然醒悟自己剛才已被小癡擺了一道,不禁懊惱地直拍著自己光頭。

  小悅笑問道:「喂,頑皮小癡,你剛才怎麽認得出我?從十多年前我和光頭跟著爺爺和瘋大師去過別有天之後,咱們已經整整有十多年投見面了呢!」

  「正確時間是十年五個月零八天!」小癡瞟眼道:「你忘了,我的腦袋比較特別,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再說,你又不像光頭,十年之中從麥芽『發』成饅頭,你這位花花公子的樣子和以前差不多我當然能一眼就看出你的原形來!對了……」

  他故作曖昧地謔笑道:「我還記得你去別有天時才五歲多一點吧,那時你就交了一個比你大上好幾歲的女朋友,叫阿花還是阿珠的?現在她怎麽樣了?我剛剛說你犯桃花煞,可不是和你開玩笑的。這種事搞不好,是真的會沒命!該不會就是你那位阿花阿珠小姐,怪你變心,所以要你的命吧?」

  二凡哈哈笑道:「他那位初戀情人,不知道幾年前就嫁人了,現在大概已經是好幾個小孩的娘嘍!我看要他命的,大概是兩年多前我見過的那一位,叫什麽玉的?人家還是太原首富的女兒呐!」

  「你說朱彩玉?」小悅扮個鬼臉道:「那早就刷刷去了,她老頭知道我帶她去逛賭場,當場抓狂,從此不准我進他家一步,呵呵……」想起以前胡鬧的光榮歷史,小悅自己也忍不住好笑。

  他揮揮手道:「是有個『赤查某』(凶女人)因爲我不理她,所以想宰掉我,不過這是小事。我有正經大事,要先問問小癡……

  小癡岔言道:「你想問我,老癡爺爺是不是真的駕鶴西歸?一凡大師是不是真的隨後追去?而你爺爺怎麽又會那麽想不開?他們這三位老大人究竟在搞什麽名堂?對不對?!

  小悅怔了怔,嘖嘖笑道:「哎呀,難怪老癡爺爺要把你關在別有天,不讓你出來,像你這種天才怪童如果流落江湖,保證成爲被追殺名單上的頭號人物。你的反應實在太快了啦!我就是要問你這些事。咱們這三位爺爺,說死就死,也未免太古怪了!」

  「不古怪才怪!」小癡呵呵笑道:「老癡爺爺明知道我是高智商的優良品種,竟然還故意和我玩這種坐化的遊戲,真是老天真!他如果真的坐化,就不會將斷塵石先放下。至少,他會讓我再見他最後一面。所以,他是欲蓋彌彰,擺明瞭自己根本沒死!他想騙誰呀!」

  二凡不解道:「那我師叔祖呢?他圓寂時,你也在場,難道師叔祖的死也是假的?」

  「本來就是假的!」小癡精明道:「你也不想想,瘋大師是幹和尚那行的,人家歷代高僧圓寂都會有些異相出現。像六祖惠能要走時,還有異香滿室,白虹屬地,林木變白,禽獸哀鳴。而瘋大師真瘋還是假瘋,你比我更清楚,他若真的要圓寂,哪會那麽平淡無奇?」

  二凡想想也有道理。

  小悅連忙催問:「那我爺爺呢?我家裏說他是自閉經脈於悟劍塚內,這點千真萬確,塚門還是我爹親自由外封閉的呐!」

  小癡嘻嘻笑道:「你爺爺這事就更簡單,你難道不知道,只要武功練到出神入化,像這三位老大人的程度,經脈要開要閉,還是要斷要續,難得倒他們嗎?你爹將悟劍塚從外面關上又如何?那更方便你爺爺從裏面翹頭,別人想懷疑都沒有理由。」

  小悅遲疑道:「可是,據我所知,悟劍塚只有塚門這一處出路,塚內根本沒有出口。」

  小癡瞅著他問:「我聽說,悟劍塚是你家閉關練功的重要地點,是不是這樣?」

  「對呀!」小悅頷首道:「凡是要修煉巫家最上乘的武學,都要到悟劍塚內閉關,這是爺爺特別規定的事。」

  「那就對啦!」小癡攤手謔笑道:「你爺爺既然要把你們關在悟劍塚內,他還會告訴你,塚內有其他出路?就算塚內真的沒有其他出路,那也對你爺爺沒影響。他頂多就是待在塚內閉黑關,說不定將來出關時,他又多創一套什麽厲害的功夫哩!」

  二凡摸著光頭苦笑道:「小癡,難怪癡道長以前就說你是天才怪童。你看,死人被你這麽一說,全都又活過來了。」

  小癡白眼道:「那是因爲死人沒死,所以才能讓我說活了。如果他們真的死了,我哭都來不及,哪還會這麽嘻嘻哈哈,我又不是沒血沒淚沒感情的冷血動物。」

  小悅尋思問道:「那麼,依你之見,咱們這三位老大人爲什麽要演這一齣好戲給人看呢?」

  小癡敲敲自己的腦袋,呵呵一笑:「這就是我這個天才頭腦,唯一還沒想通的地方。」

  二凡嘿叫道:「癡道長的河洛卜算,天下無雙。你從小被他養大,憑你這麽靈光的頭腦,就算沒學會十二成,最少也學了十成十,你爲何不卜個卦,推算一下,不就知道了嘛。」

  「早就卜過了!」小癡諧謔道:「如果等你想到再來算,公雞都已經下出蛋來了。」

  小悅和二凡同感好奇問道:「那結果如何?」

  小癡撇嘴苦笑道:「亂爻一個!」

  「亂爻?」小悅搔首笑道:「我知道易經八卦中,有所謂的順爻、逆爻和變爻。可是,我從來沒聽說過,還有叫亂爻的!那算哪門子爻象?」

  小癡眨眨眼,咯咯直笑:「就是一團混亂的卦象,所以我才叫它亂爻嘛!我卜這爻,上應天比地衝,下隱逢挾帶併,顯示前途多變,凶喜難料,但保證絕對精彩刺激,遇死還生,欲生還難!你們如果覺得自己過去所過的日子太平淡乏味,請跟我來,和我在一起,保證你們絕對沒有時間感到無聊。」

  「哇!真的?」小悅和二凡異口同聲躍躍欲試道:「等了你一輩子,你怎麽到現在才出山?」

  看樣子,他們還真是嫌自己過去的日子太平凡、太無聊,早就想要大幹一場。

  「對了!」小悅彈指叫道:「我記得以前聽老癡爺爺說過,他說你雖然天縱聰明,可是命逢凶劫,此生註定多血光之災。如果你在十五歲之前習武,鐵定夭折,而我還記得你比我小一歲多,所以你未滿十五歲,那麽你不就是……

  小癡呵呵癟笑道:「噓!這件事咱們自己知道就好,如果讓那些江湖二大爺們知道我一點兒真功夫都沒有,就敢出山來混,人家會說我混得太兇,呵呵……」

  二凡操心道:「闖江湖沒本事怎麽行?你這樣不是太危險了嗎?」

  「安啦!」小癡伸長雙手、左右一分,分別拍著小悅和二凡的胸膛,笑謔道:「有你們兩個無敵超人在,我還怕什麽?只等我拖過今年立秋之後,再來學武不就成啦!」

  「立秋?」小悅扳指算道:「那也只剩七、八個月了。好,看我們的,這段期間我們罩定你了!」

  二凡亦呵呵笑道:「對!想當年,咱們三個還在別有天那棵老杉樹前磕過頭,拜過把子。誰要是敢和你過不去,就是和我們『風神三甲龍』過不去,不用你動手,我就可以料理他。等過了立秋,我再把所有學過的少林武功通通教給你,保證你打遍天下無故手!」

  他頓了頓,接著又戲謔地加一句:「就是打不贏我!」

  小悅同樣大馬金刀地拍著胸脯道:「小癡,你放心,這光頭教人武功,卻不安好心,故意留一手,讓你打不過他。不過,有我巫小悅在,我保證你在學全巫家的『醉月劍法』之後,殺得這個光頭屁滾尿流!」

  小癡忍住心中澎湃激動的情緒,握住兩人的手,故做輕鬆地調笑道:「哈!現在你們知道了吧,當年我提議咱們三人結成嗄嗄叫的風神三甲龍,就是爲了這個企圖呐!」

  「甘有影(真的嗎)?」小悅和二凡兩人眉頭一挑,擠眉弄眼地緊緊反握著小癡的手戲謔道:「就怕你太笨,學不來咱們厲害的絕招!」

  男兒豪邁激昂的熱情,令他們三人心意相連,熱血沸騰,他們三人忍不住同聲仰首哈哈暢笑……。

  半晌之後。

  小癡搓著下巴,黠謔笑道:「哈,現在我開始覺得,咱們的爺爺們死得真有道理,而且,很有意思。」

  「怎麽說?」小悅和二凡兩人異口同聲,好奇地反問。

  小癡吃吃笑道:「他們三位老大人如果不死,咱們三個少年仔豈有出頭的時候?」

  「吔,這麼一說還真沒錯!」小悅咯咯直笑:「他們死得的確有道理,而且有意思!如此一來,我可就放心了,再也不用趕死趕活的急著回太白山莊報到。」

  小癡嘿然笑謔:「你不怕萬一我估計錯誤,老狂爺爺是真的翹辮子,你家人等著你回去給你爺爺擡棺材?你若沒回去,可是大大的不孝哩!」

  小悅黠笑道:「我沒有說不回去呀!我是說,我不用趕著回去。這些日子從江南一路北上,我幾乎沒怎麽休息。現在我可有心情先去洗個三溫暖,再找人來馬一節,然後挑一家豪華客棧,租一間特等上房,好好睡它個昏天黑地,再然後,這才陪你們回雲夢山去。」

  「我贊成!」小癡嘿嘿笑道:「這裏雖然距離雲夢山,還有一大段距離,不過,只要進了山西,就算你的管區,哪裡有好玩的、好看的,就由你帶路,咱們來一趟山西逍遙遊,以慶賀風神三甲龍正式進軍江湖。」

  二凡苦著臉道:「要這個花花公子帶路?那恕和尚難以奉陪。」

  「爲什麽?」小癡和小悅奇怪的反問:「你怎麽可以不和我們一起走?這樣算什麽哥們?還沒上市就想散股,哪有這回事!」

  二凡故做爲難道:「沒辦法,祖師爺有言,什麽地方都好去,唯獨秦樓楚館進不得。跟著這位花花大少爺,你想,『好看的』和尚能看嗎?『好玩的』,和尚敢玩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