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境。

  霍山山麓。

  一處依山而築的偌大莊院,正沈睡於寂靜的月夜之中。

  莊院外,一座井然有序蒼翠高聳的參天松林,猶如沈默的守衛般,盡職地環護著這處莊院。

  朦朧的月光灑落林間,溶於密林,在深幽的小徑上投下隨風款擺的陰影,令這片松林充滿一股不可言喻的神秘氣息。

  驀地——

  一陣高亢昂揚的清脆馬嘯,劃破夜空,驚起飛鳥。

  嘯聲起處,赤焰那如烈火般的身影,宛若幽靈似地出現於迷蒙的月色裏,飛天無痕,落地無聲地飄然衝入松林而去。

  剎那間,莊院的燈火自後院延向前庭,接連亮起。

  閃爍的火光,立時將一座偌大的莊院照耀成一盞透明的屋形燈籠,全莊上下無一處黑暗。

  不多時,已有無數人影湧向前宅啟門而出。

  同時,赤焰在衝入氣氛詭譎的黑松林之後,突然發出驚懼異常的嘶鳴,並且在松林之中不辨方向地胡亂衝闖開來。

  「兒子噯……」小混的聲音自黑暗中響起︰「怎麼才這麼一座不起眼的『八卦飛星陣』就把你整得屁滾尿流,外加哭爹喊娘的啦?真是太沒面子嘖嘖!」

  「臭小混,你說這什麼話。」小妮子不服地反駁,緊接著傳出︰「赤焰小子可不像你,懂什麼狗屁倒灶的九宮八卦、奇門遁甲。你還不快去救牠。別忘了,赤焰算是我的私有財產耶,牠如果受到任何傷害,我看你拿什麼賠我?」

  「唉……」小混哀聲嘆氣地踱出藏身的陰影處,走入松林,口中猶自念念有詞道︰「獅子又搬到河東去住了,這年頭呀,就是不能對娘們太好,你一對她好,她逮著機會,馬上要拿蹺。可憐陷入情網的男人,真是命苦喲。」

  狂人幫其餘眾將在小混入林之時,也已全部現身,一字排開,小心謹慎地逐步逼近了林邊。

  小混的嘀咕聲音不小,小妮子自然是聽得一清二楚,她站在黑松林外,已看不見這混混的身影。

  但是,這妮子依然跺著小蠻鞋,發著嗲,大聲嗔叫道︰「住河東就住河東,你能奈我何?誰叫你明知樹林裏面有古怪,還讓赤焰小子去冒險。」

  進入黑松林中的小混,固然熟悉這種八卦飛星陣的變化,輕易找著陣式通路,直搗陣眼而去。

  但是,由於赤焰闖入而發動的陣式,不斷自入雲的樹梢頂上撒落石灰,潑下硫酸,射出飛蝗,一再阻礙小混的前進。

  小混雖然聽見林外的那妮子的獅吼,可是忙著應付陣式攻擊的他,根本無暇分心回話。

  小混眼看這座陣式的飛星攻勢,似乎沒完沒了,舞動雙掌以掌風相抗的他,不禁被這些礙手礙腳的零碎攻擊搞得心火直冒。

  「他娘的蛋。」這混混出口成髒地臭罵道︰「想用這種鳥陣來消耗敵人的力氣?少爺我七歲時就懶得玩這玩意兒,現在更沒興趣和這種小兒科陣式瞎攪和。」

  嘴裏沒好氣地咒罵著,這混混忽地暴喝出口,人如陀螺般直旋飛起。

  隨著小混旋升的身形,四周的空氣攪起威力霸道的漩渦氣流,不時發出駭人的咻咻勁嘯。

  捲龍神功,再度出現。

  這座「八卦飛星陣」所投擲出的諸多暗器、石灰或硫酸濃液,均遭這股如飆突起的龍捲風旋掃得東噴西濺,四下漫射。

  漩渦中心,飛漩的小混驀然長嘯入空,聲若金雷撼天。

  在他嘯聲出口的同時,那道人為的迷濛旋風,恰似老龍舒尾,呼地逕自朝林中東北隅的巨木捲去。

  旋風所經之處,狂飆如濤,帶起一片飛沙走石,林中頓時枝殘葉敗,濺射如矢。

  無數棵有兩人環抱粗的松木,不是被連根拔起,便是遭攔腰截斷。

  先前猶稱井然雅致的偌大一片黑松林,此時放眼望去,就像剛剛經過無情風暴雨的洗襲,只落得滿目瘡痍,一片狼藉。

  發威之後,小混暈頭轉腦地收功落地。一如過往,他仍是腳下踉蹌,兀自打了幾個轉兒,方始昏陶陶地抵樹而立。

  小混甩甩頭,甩落殘餘的暈旋,這才定眼望向自己所造成的慘狀,像是極為滿意自己的傑作一般,這混混咂著嘴,嘖嘖讚賞道︰「爽,實在有夠爽!」

  他接著瞟眼,瞄望林外。

  赤焰不知已於何時擺脫陣式纏糾,此刻正安然佇足在林邊,隔著一座寬約十丈方圓的廣場,和一群神色緊張的青衣人物遙相對望。

  小混一揮衣袖,輕鬆寫意地步出松林。

  他看也不看狀甚戒備的神秘組織一眼,逕自走近赤焰,檢視自家愛駒的災情。

  赤焰一見小混現身,立即歡嘶一聲奔上前去,將自己那顆火紅的大腦袋猛朝小混懷裏鑽揉,極盡撒嬌之態。

  小混故意目中無人地和赤焰小子盡情耳鬢廝磨一番,這才仔細檢視赤焰周身上下。只見這小子除了後臀被石灰撒得白濛濛一片外,就是腹側有點遭暗器擦過的浮傷,並無其他大礙。

  小混這才放心地呵笑道︰「他奶奶的,你這小子果然命大,沒啥閃失。要不,你那潑辣的乾媽可就要跟我沒完沒了。」

  他伸手將赤焰臀際的石灰拍掉,再為牠的小傷上點不痛不癢的藥膏,全然一副不知大敵當前,而且正虎視眈眈的怡然之貌。

  小妮子他們在小混毀去陣式之後,瀟灑從容地穿越松林,魚貫行出。

  這妮子看到赤焰無恙,快樂得歡呼一聲,奔上前逕自和赤焰親熱去了。她這樣子,簡直比小混的目中無人還要目空一切。

  神秘組織中,身為頭領級的黑袍人物共有四人。

  此時,這四人全都被狂人幫如此目無餘子的態度氣得咬牙切齒,渾身直顫。

  他們四人互望一眼,終於一名年屆四旬,中等身材,氣勢勇猛,手提紅纓長槍的黑袍壯漢,上前一步,提槍指喝道︰「好個狂人幫,你們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獄無門自闖來,居然也敢闖入本堂的秘密分舵。今天我們『飛星四槍』就叫你們來得去不得。」

  「本堂?」小混甚感興趣地眯眼笑問︰「不知你們究竟叫啥名堂?」

  這壯漢似已察覺自己說溜了口,對小混的問話只是置之不理,揮槍喝道︰「上!」

  數十名青衣人正待動手,但是——

  「慢著。」

  另一名黑袍人物沈聲阻止手下妄動。

  此人年紀也是四旬上下,身材面貌和前一人都有幾分神似,手中也拎著與前一人樣式完全楔同的紅纓長槍。

  他望著小混,沈沈道︰「你們是如何找到這個地方?」

  小混點頭讚賞道︰「看來,你是比較有大腦的那一個,不過……」

  他實褒之後,立刻跟著明貶道︰「如果你有我認為的一半聰明,就該知道你問的這個問題,根本是廢話。我怎麼可能告訴你,本幫是如何摸進你家大門的呢?」

  黑袍人物目光冷然變硬,他未再開口,只是猝然閃身掠向小混,舉槍便刺。

  「上!」

  另有一名黑袍人物下令,他與其他二人早已掠過廣場,直撲小刀他們而去。

  這些黑袍人物身形方動,其餘青衣大漢亦各自亮出兵刃,衝入戰場。

  小混才見黑袍壯漢身形閃動,對方槍尖卻已詭異地刺到自己胸口。

  「功夫不錯嘛!」

  小混難得真心地誇讚一句,同時,他腳下不動釘立於地,雙肩略做閃晃,對方的攻擊即告落空。

  黑袍人一刺不中,反應迅速,手腕微挺,槍尖已飛濺著無數星芒,罩向小混全身重穴。

  「好。」小混咯咯一笑︰「你這槍法可比『銀槍公子』石天鵬中看多了。」

  笑聲中,小混輕描淡寫地挫掌一拍,剎時,腥紅的血刃掌已尖嘯迎上黑袍人物的攻擊。

   劈啪密響的攻擊中,小混驀然騰身入空,狂謔笑道︰「既然來了,大幫豬就送點見面禮給各位,接著吧。」

  小混入空的身形驀地閃晃,不見他如何做勢,無數金針像煞急驟的暴雨,漫天濺射,擺罩著這片廣場。

  「無影神針?!」

  追擊小混的黑袍漢子見狀驚懼低呼,騰空的身子急忙撲地朝松林裏竄伏,即時避開這陣號稱例不虛發的如芒金雨。

  其他人並不如他這般幸運,身上或多或少都被金針射中,一個個像被蜜蜂螫到般地跳腳哀叫。

  就連狂人幫眾將官也都在這混混無影神針的攻擊下,連翻帶滾地各自尋找掩蔽,免得遭受無枉之災。

  「輕功不錯嘛!」小混人在空中,衝著林中的黑袍漢子吃吃叫笑道︰「黑袍老大,你可是唯一躲開本幫豬神針之人,不簡單吶!」

  黑袍壯漢猛抬頭,正待開口,卻被眼中所見的景象驚得倒抽口氣,半天不能出聲。

  原來,此時小混依然停身於半空之中,不墜反升盤腿而坐。看他憑虛飄浮的模樣,好像比坐在紮實的土地還要輕鬆自然。

  如此的身法,如此的功力,豈能不令自覺身手超眾的黑袍人物大驚失色。

  「神踞蓮座?」黑袍壯漢惶然驚疑地喃喃低語︰「天呀,這不正是教內傳聞中的『神踞蓮座』輕功秘法嗎?他怎麼會知道,又是如何練成的?……真是太可怕了!」

  正巧,小紅毛為了躲避小混的無影神針,也連滾帶爬地躲入林中,就藏在隔著黑袍漢子不遠的松樹後面。

  這時,小紅毛見金雨已歇,探出頭來叫道︰「臭混混,要打針,通知沒有。嚇有到,怕怕!打一針,痛人死,要你賠。」

  黑袍壯漢先前忙著躲避無影神針,接著又被小混詭異的輕功身法嚇呆了,因此一直未曾注意到自己身邊居然還有人躲藏。

  此時,他聽見小紅毛出聲,不禁目露隱光,忽然朝小紅毛撲去,手中長槍更是如毒蛇出洞,閃電般噬向小紅毛。

  小混人在空中看得真切,驚急大吼︰「小紅毛,快躲。」

  他雙手急揮,一道金光倏閃而逝。

  他的人緊隨著金光之後,亦同時消失於空中。

  黑袍壯漢齜牙咧嘴,眼看著就要將小紅毛戳個對穿,忽然,他如中邪了般地尖叫一聲抖手甩落長槍,駭然望著自己手背上莫名奇妙地多出了兩枚金針,將他厚實的手掌釘個對穿。

  小紅毛趁機逃跑,臨走不忘回頭朝這個差一點要了自己小命的傢伙比了個意味十足的手勢。

  他這廂忙著回頭用手語罵人,沒注意到眼前有人擋路,猛回身,蒙著頭撞入來人懷中。

  「唉唷!」

  小紅毛仰面倒摔,砰然坐地,屁股險些跌做四半。

  這小鬼佬揉著臀部,哀哀慘叫︰「靴的,怎麼撞到山,屁股撞兩半。」

  「還好是我。」小刀輕笑著將他一把拉起︰「如果是敵人,你的腦袋早已經被人砍下來當球踢了。」

  小紅毛搔著頭,呵呵傻笑︰「說得有對,說得有對。」

  那邊——

  黑袍大漢惱恨地拔掉手上金針,正待追殺小紅毛。

  小混有如幽靈突現般擋在他面前,呵呵笑道︰「黑袍老大兄,我的神針例不虛發,不是唬人的吧。」

  黑袍大漢急忙頓足倒掠三尺,以腳尖勾起落地的長槍,拉開架式,冷然望著小混,嚴陣以待。

  忽然,一聲叱喝再起!

  小混和黑袍人物同時側首望向聲響起處。

  原來,首先發話的黑袍壯漢拔去所中金針之後,瞥見小刀和小紅毛二人站在林邊,旁若無人地閒談嬉笑,是謂可忍,孰不可忍。

  因此,他一領長槍,由背後偷襲小刀他們。

  隨著這聲斷叱,廣場上戰端再啟。

  小混回頭笑望著黑袍壯漢,狀做無奈道︰「看來,咱們兩人似乎也不該閒著,你說是不是?」

  顯然,黑袍壯漢對小混的作風已有瞭解。

  當小混語聲未歇之際,這名黑袍頭領已然動手搶攻,不論小混所擅的奇襲專美於前。

  小混順勢閃掠,以避攻擊。

  同時,口中咯咯失笑道︰「奶奶的,我還以為偷襲是本大幫豬的專利呢!看樣子,你們是吃虧吃得多了,跟著學乖了吶。」

  嬉笑怒罵之間,這混混倏進倏退,身形靈活,腳步詭譎,一雙纖長白晰的手掌,忽掌忽拳又忽指,大開大闔,環繞翻飛,只光憑空手應付黑袍頭領的長槍,便已遊刃有餘。

  小混這邊戰得輕鬆,小刀他們以寡敵眾,卻熬得辛苦。

  尤其是丁仔和孫浩文他們二人,為了就近照應小妮子及哈赤,一口氣大舉攔下將近二十名的青衣殺手。

  就算丁仔他們應付的是普通對手,以一抵十也是頂吃力的事,更何況這些青衣大漢個個都具有一流功力。因此,不消片刻,丁仔和孫浩文已經戰得大汗淋灕,氣喘不休,顯得有些捉襟見肘。

  小混瞥見他們二人情況不妙,索性丟下不是對手的黑袍頭領,猛然一振雙臂,淩空一記空心翻倒掠過去支援丁仔他們。

  這混混如此來去自如,已是非常不給黑袍頭領面子,他走人之際,口中猶自不忘挑釁地叫喧︰「來呀,有本事就過來這邊打。」

  黑袍頭領一張方臉先白後紅,氣得髮梢上指、渾身直顫,衝動之下,不顧一切地狂吼著朝小混殺去。

  小混切入戰場,雙臂一伸一探,砰砰兩聲,兩名青衣大漢慘叫一聲,口噴鮮血,仰面摔出。

  「看到沒有,辣塊媽媽豬。」這混混一舉奏功,不忘張狂地嘲謔道︰「這才叫功夫,哪有人像你們拚了半天,累得大顆汗、小顆汗滴得滿地,還沒分出結果的,真是遜斃啦!」

  丁仔和孫浩文因為小混的援手,壓力稍減,心情跟著輕鬆起來。

  丁仔袖中雀舌軟劍神出鬼沒,更見精神。

  他嘻嘻一笑,回口道︰「我們如果不把表現的機會留給你,待會兒你豈有不用幫規伺候咱們的?我這是四四五(識時務),才算真英雄耶!」

  孫浩文揮劍逼退對手,覷空叫道︰「大幫豬,小心,你拋棄的人找你算帳來了。」

  孫浩文警語方才出口,黑袍頭領已然以槍作鞭,呼地橫擊小混後背。

  小混頭不回,身不扭,提氣輕身,憑著對勁風波動的感覺,竟沾著長槍槍身,借著黑袍頭領猛擊之力,旋半圈,巧得不容間發地避開七名青衣人來自七處的攻勢。

  丁仔和孫浩文都以為小混是被長槍掃中,不由得齊齊嚇了一跳。但是不等他們驚呼出口,小混貼著長槍的身子,忽而就著槍身仰翻一個跟頭,他的右手便在翻身的同時,倏地血紅,直豎如刀,迅若流虹地劈向黑袍頭領心髒部位。

  黑袍頭領不料小混竟敢如此行險,驚叫一聲,急忙棄槍蹬足朝後倒掠。

  但是——

  「老母雞(來不及)啦!」

  小混人隨掌進,紅光隱映間右手原勢不變,倏推即回。

  急退之際,這名黑袍頭領睜目欲裂地雙掌護胸,推出傾以全力的狂猛一擊。

  砰然巨響!

  小混人如風中殘葉,隨著洶湧的掌勁,猛地朝後飛摔出去。

  黑袍頭領卻是一聲淒厲至極的悠長慘嚎,胸前血噴如泉,腳下踉蹌直退。

  其他三名黑袍壯漢聞聲驚懼地衝向後退中的黑袍頭領,見他雖然以手撫心,卻仍止不住噴湧而出的鮮血,一看便知小混已一掌切斷他的心脈,性命難保。

  「大哥!」

  其他三人扶著這名黑袍頭領,口中淒慘悲呼。

  黑袍頭領眼神渙散,猛翻白眼地遺言道︰「替我……報仇……」

  他一口氣續不上來,倚在自家兄弟懷中身子挺了一挺,便死不瞑目地斷了氣。

  其他三名黑袍人物小心放下兄長的屍體後,回身嗔目切齒的瞪著剛自地上翻身躍起的小混。

  他們三人手提長槍,目放凶光,似要擇人而噬地一步步逼近小混。

  「曾能混……」其中一名黑袍人物語聲迸自唇隙,怨毒道︰「你要償命!」

  他們三人不愧連心手足,這命字猶在人們耳邊飄蕩之際,他們已如極頂之雷轟然暴落地砸向小混。

  三把長槍有如出洞靈蛇,縱橫穿梭,環繞迴旋,風馳電掣之際,流光燦閃,交織出一面死亡之網,籠罩著小混,似要將之絞裂輾碎而後甘心。

  光網之中,小混語聲黠謔道︰「喂喂喂,你們別這麼凶,好不好?有話好說,有事好商量嘛。」

  在一旁和青衣大漢動手中的丁仔,聞言噴笑道︰「大幫豬,你宰了人家兄弟,還有什麼好說的。還有什麼可商量的餘地?你別傻啦!」

  小混在三名功力超凡的黑袍頭領聯手剿擊之下,應戰得有些吃力。

  但這混混不改嬉皮笑臉的本色,依舊調笑逗弄道︰「各位頭領老兄,咱們真的不能打商量了嗎?」

  「只要你死!」一名黑袍漢子咬牙切齒道︰「什麼都不必商量。」

  小混飛騰撲挪之際,故作幽怨地嘆口氣︰「既然如此,你們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黑袍頭領之一恨聲道︰「曾能混,你有什麼天大的本事,儘管使出來吧,看看我們飛星四槍魯家兄弟是否含糊於你。」

  魯家兄弟雖只剩下三槍,但聯手威力仍然不可輕視。

  原本與四、五名青衣人在松林邊緣戰得輕鬆的小刀,見這混混似乎有些耍弄不開,為防萬一,小刀以絕對的優勢操縱戰況,將對手逐步逼近小混與三名黑袍頭領過招的戰圈左近,以備必要時隨時可以救援小混。

  「很好。」小混氣息微促,笑臉依舊︰「既然你們不捨得讓自己的大哥獨赴黃泉,本幫豬也只好略效綿力,送你們一同上路。」

  說著,他忽然銳嘯一聲,人如輕煙,筆直拔高,溜向十丈高空,輕易擺脫魯氏三兄弟的糾纏。

  魯氏三兄弟見狀,冷叱一聲,其中二名亦緊跟隨小混之後,扶搖入空。另一個卻是老練地固守地面,以做應變。

  空中,眼見魯家兄弟就要追上小混,忽地——

  「啊──!」

  小混石破天驚的狂吼出聲,身形淩空一個滾翻,變做頭下腳上的姿勢,反衝而回。

  他手上不知何時已然緊握著那柄長僅七寸的無鞘黑靈短劍,此時,黑靈劍在小混運功催逼之下,森冷的劍氣,凝若有形,平空暴漲三尺,威力輝宏地掃向迎面上衝的魯氏兄弟。

  魯氏兄弟不愧功力非凡的上乘高手,身子雖然憑虛無可著力之處,但兩人竟然猶能淩空橫移三大步,分閃左右,以避小混的攻擊。

  他們兄弟倆這一分掠,正好落入小混算計之中。

  小混狂笑著翻身搶入魯氏兄弟所讓出的空間,地面上另一名黑袍頭領方始察覺不對,急忙大喝︰「小心。」

  他立即騰身入空,反握長槍,奮力朝半空之中小混猶自滾騰翻動的身影鏢射過去。

  但是——

  晚了……。

  小混手中黑靈短劍業已隨著他翻騰挪移的勢子,猝然揮掃。登時,黑靈短劍發出咻咻風嘯,烏光燦閃之際,森森劍氣猛然暴漲。

  已然凝作有形的迷濛劍氣,忽地變做飛箭般激射,卻又時而如弦輝耀,更有幻作團團圓月或是點點星芒。

  如此如箭似虹、似星若鑽的濛濛劍氣,飛射穿掠,旋繞濺灑,帶起了狂飆如刃,交織成一片觸膚即裂的勁流氣網,涵蓋小混周身上下左右丈七有餘的範圍。

  「絕殺!」自地面躍起的黑袍頭領,心驚目眩地駭然狂呼。

  他眼睜睜看著自己奮力激射的長槍在劍氣的攪扯之下,斷碎成糜。他更無助地看著自己兄弟在這酷厲至極,慘烈至極的必殺絕學的攻擊之下,被活活地淩遲碎剮,連最後的慘呼都來不及出口,即已屍首無全。

  「啊……我和你拚了!」

  魯家四兄弟中僅存的這名黑袍頭領,扯肝裂膽地泣血狂吼,人如瘋虎般閃身衝向正自空中力竭下墜的小混而去。

  半空之中,小混亦是披頭散發血染衣衫,滿身狼藉地墜落下來,此時他舊力方竭,新勁未續,正是無法自保之際。

  黑袍頭領一閃即至,雙掌運足全身功力,狠命猛朝小混劈去。

  「小心。」

  地面上,小刀和小妮子等人嘶聲狂呼地警告著。

  小混當然也已察覺這股威力霸道的掌勁襲來,緊急中,他長吸口氣,竟然身輕若絮地隨著對方威猛的掌風上下飄飛。

  黑袍頭領一見自己的掌勁無法傷及小混,狂怒之餘,雙手探往袍內,隨即猛然猝翻掄飛,剎那間,數百支前銳後豐,長僅三寸,狀似棺釘的藍汪汪暗器,已如驟雨般射向小混。

  小混被他糾纏得有些惱火,再見那些顯然淬有劇毒的暗器,如此密急地當頭暴落,更是有氣。

  「屍魂釘?」小混嗤聲哼道︰「他媽的,竟然將少爺我當做僵屍來對付?有沒有搞錯啊!」

  他狂喝一聲,手中短劍繞體旋飛,登時,他已隱入一團芒刺參差、流虹濺射的烏亮光球之中。

  數百支的屍魂釘齊齊射中光球,卻如石沈大海般消逝無蹤,只剩一蓬藍亮銀粉,如臘月瑞雪似地自空中飄飄灑落。

  黑袍頭領似已瘋狂了般,揮揚著雙掌,不顧一切地衝向那團光球。

  隨著一聲慘厲哀嚎,最後一名黑袍頭領像是喝醉了酒般,腳底踉蹌地歪斜直退,終於癱軟踣倒。

  在場拚戰的其他人俱被這聲慘叫吸引了注意,不約而同地慢下身手,覷眼朝叫聲處瞟望。

  只見這名黑袍頭領身上縱橫交錯著無數劍痕,鮮血咕嚕直冒,渾身上下俱被染紅,連臥身的地面亦已成了一窪血池,人早已氣絕多時。

  另一邊——

  光球斂處,小混臉色青中帶烏地噴出一口血來,看樣子是身中劇毒。

  「小混!」

  狂人幫眾將官齊齊心驚,三不管地丟下對手,逕自匆匆掠向小混而去。

  群梟已無首的青衣殺手們,驟失敵蹤之後,不由得各自停手,相互觀望。

  這一望,卻叫他們倒抽了口涼氣。

  原來,自己這邊二十餘人的場面,戰至此時,除了四位頭領均已喪命,活著的人居然也不超過十人。

  而狂人幫,除了小混一人中毒之外,其他人全都沒啥損傷。

  照這情況看來,就算小混毒發身亡,只怕自己等人也難逃跟著陪葬的命運。如此情景,豈能不令他們怵目驚心。

  這幸存的七、八名青衣殺手不自覺地漸漸靠攏在一處,他們互換眼神,憂心地私語道︰「怎麼辦?還要戰嗎?」

  「拿什麼戰?」有人低聲嘀咕︰「憑頭領們的功力,都還奈何不了人家。三十名弟兄也被宰得只剩咱們,咱們還有什麼本錢和人家拚命?」

  「不如趁他們正忙著擔心曾能混毒傷之際,咱們退回莊內,由秘道離開吧。」

  「既然曾能混已經中了頭領的劇毒,咱們這一走,只怕上面要追究的。」

  「話是人說的,如果咱們不提曾能混中毒,上面又怎麼知道?」

  「嗯……走是要走,不過,到時候向上面報告今日之戰時,咱們幾個人可要眾口一詞、口徑統一,才不會出紕漏。」

  「當然。臨陣退逃可是要命的事,咱們當然得事先串供,想好推脫藉口才行。不過,這事等離開此地後,再做商議還不遲。」

  「對,扯活要緊。」

  「他們可有注意到咱們?」

  「沒有,他們全背向這裏,在探問曾能混的傷勢。」

  「好,快走!……」

  這些青衣殺手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地掩向莊院門口,微一晃身,即已消失於院內。

  「好了。」小刀輕笑道︰「鴿子已經飛了,你這只大幫豬可以不用再裝了。」

  小混嘆口氣道︰「唉,我從來沒有放人放得這麼辛苦過,沒事還得叫自己中毒,以增長戲劇效果,這年頭演員可真他媽的不好幹吶。」

  「小混,你別再掰了啦!」小妮子憂憂忡忡地道︰「你中的毒,到底有沒有關系?我看你臉色好嚇人耶!」

  丁仔誇張地上下打量小混,笑道︰「安啦,咱們大幫豬如果沒把握,豈會如此輕易以身試毒,他又不是二百五。」

  「小混……」孫浩文亦是關切的問︰「真的沒問題?」

  「當然是……」這混混吊人胃口地一頓,才又嘆道︰「有問題!你們知道我中了什麼毒嗎?」

  眾人怔後,急問︰「什麼毒?很厲害嗎?那你就快點動手解毒呀!」

  小混苦笑一聲︰「我中的是『睡斷魂』,你們說厲不厲害?」

  「什麼?」眾人失聲驚叫︰「是睡斷魂?」

  小刀脫口道︰「那不是……天神教的獨門奇毒?」

  「那正是。」小混肯定地插言道︰「由此可以證明,我的推測沒有錯。」

  這混混故意一嘆,接著不禁眉飛色舞地張狂大笑︰「我他媽的,真的是越來越佩服自己了。」

  「完蛋了。」小紅毛淚光隱現︰「小混完蛋了,他自己有說好的,睡斷魂好厲害的,中了沒有人救可以,死定了,像以前,人都會死光光,好可怕。」

  想起昔日的家變,小紅毛忍不住眼淚奪眶滑落。他這一哭,正好和小混的狂笑成了一個明顯的對比,看得狂人幫其他人全都傻眼,實在搞不清,以目前的狀況大夥兒究竟該喜?還是該悲?

  丁仔望瞭望狂笑依然的小混,再扭頭看了看正舉袖拭淚的小紅毛,終於無奈地搖頭嘆道︰「本人鄭重提議,咱們還是改名為瘋人幫吧!」

  小妮子終究是對小混比較有信心,她見這混混還能笑得如此得意,想必解毒雖難,但肯定是沒問題。

  於是,她扮個鬼臉,俏皮道︰「又哭又笑,猴子撒尿。依我看,幫名改猴子幫也挺合適的。」

  小混收了笑聲,瞪著小紅毛,莫名奇妙道︰「你哭什麼?」

  感情是他剛才笑得太陶醉了,並沒有聽見小紅毛說的話。

  小刀拍拍亨瑞的頭,安慰笑道︰「小紅毛,你不用替這隻大豬仔太難過。你應該還記得,中了睡斷魂之毒的人,死得不明不白毫無所覺,外表就像睡著一般,並無其他異狀。可是眼前,小混的臉色青中反黑,很明顯就是身中劇毒的模樣,而且還有力氣說話,怎麼看也不像是身中睡斷魂的反應。所以你不用為他擔心,平白浪費了男性純情的眼淚,我想他說自己中了睡斷魂,大概又是在唬人的事。」

  「誰說本幫豬是在唬人?」小混白眼道︰「老哥,你以為我為何不立刻動手替自己解毒,還賴在這裏和你們胡扯?」

  小刀怔然驚道︰「難道……你解不開自己所中之毒?」

  「差不多是這意思啦。」

  小混撇撇嘴,含糊其辭地回答。

  「什麼?」

  眾人齊聲驚呼,其中以小妮子的尖叫聲最響。

  孫浩文面色凝重道︰「根據傳聞,雖說睡斷魂中者無救,可是正如麟弟方才所言,你身上所中之毒的反應,並不像睡斷魂呀,小混,你可別再開玩笑嚇唬咱們了。」

  「我真的不是嚇唬你們的啦!」小混無奈地解釋道︰「我真是中了絕毒之毒『睡斷魂』。剛才,我和那個穿黑袍的傢伙動手到最後,發覺他眼神不對,於是想起自從咱們和這幫生死之交定下不解之約以來,他們領頭的人都擅長使毒。所以我在他下毒之前,先給自己下了毒,一來可以偽裝自己身中劇毒,好不動聲色地放走那那些青衣人,讓他們帶領咱們找到對方下一個窩,二來……」

  小混歇口氣,才又接道︰「也可以利用以毒攻毒的方式,方便自己解毒。只是,我沒料到對方手中居然有睡斷魂,等我發現情形不對時,已經來不及了。所以乾脆豁出去了,我倒要試試這個睡斷魂,是否真如傳聞所言,中者無救。現在,我身上毒性的反應,就是睡斷魂衝合了鶴頂紅之後的結果。」

  「那麼……」小妮子等人眾口一詞地追問︰「你到底能不能解得開睡斷魂的毒?」

  「本來是不能啦!」小混假裝無奈道︰「不過,既然本幫豬要證明自己是唯一能夠身中睡斷魂而不死之人,那我也只好勉為其難地想個辦法,為自己解一解身上的毒。否則,本幫豬神醫的招牌,哪還能掛得住呢?你們說是不是?」

  「這麼說來……」小刀格外地和顏悅色道︰「你身上的毒,還是有解嘍!」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啦!」小混再次含糊以對。

  小刀倏地變臉,賞了這混混一記大響頭,叫喧道︰「他奶奶的,你這混混又在玩弄我們的感情了。」

  其他人也都掄起拳頭,準備狠扁這混混一頓。

  「停……」

  小混石破天驚地大吼一聲,不過已沒有往常那種震撼人心的功力。

  丁仔他們雖然沒有被嚇倒,卻還是怔怔地停住了動作。

  原因是因為他們發現小混似乎功力大失,顯然他目前的情形並不如眾人以為的樂觀了。

  此外,剛才打了他一下的小刀,此刻正駭然地瞪著自己打人的右掌,他的右掌竟已開始發黑,顯然也中了劇毒。

  「中毒了吧!」小混這回真的是無奈地嘆了口氣︰「現在你知道,大幫豬是不能隨便亂扁的了吧。」

  小刀急忙動手封住自己右臂的穴道,防止毒性蔓延,無暇回答小混的調侃。

  小混瞄望著惶然色變的其他人,挑了挑右眉,嘲謔道︰「怎麼樣?還有沒有人想和本幫豬同毒共苦的呢?現在的我,絕對不會反對有膽子的人上來冒犯本大幫豬。」

  孫浩文焦灼道︰「別再胡扯了,小混,麟弟好像有點壓不住毒性了,你倒是快想辦法啊。」

  「壓得住才怪。」小混扮個怪臉道︰「我都快應付不來的毒,哪有那麼容易制得住。」

  他隨即轉頭,向小妮子咐吩道︰「用金針封死老哥右手陽維脈的所有穴道,再讓他服下我交給你保管的五氣朝元丹一顆,最後用空心針刺入右手腕脈放血拔毒。」

  他說一句,小妮子照做一句,一個動口,一個動手,立即為小刀施術拔毒。

  直到開始放血之際,小刀面色才逐漸緩和,呼吸亦恢復正常,眾人也才終於放下心中那十五個吊桶。

  就在這時,忽然——

  莊院內部,傳來一陣劇烈的爆炸。

  強烈的爆炸震得地面為之瑟瑟直顫。

  轟隆之聲更是驚得山中鳥獸四下奔逃。

  「他媽的。」小混攢起眉頭罵道︰「我還想利用這座莊院作為療毒的地方,這些沒良心的傢伙,居然就這麼把它給毀了。」

  哈赤難得慧心道︰「少爺,既然他們將這裏炸掉,自然更想不到咱們還會留在這裏,所以這宅子還是能利用的,不是嗎?」

  「對是對……」小混考慮道︰「就怕對方將莊院毀得太徹底,沒給少爺我留下任何值得利用的工具。」

  他轉目望瞭望正逕自盤腿打坐運功療毒中的小刀,顯然已無大礙,這才決定道︰「等再過半柱香的時間,丁仔……你和哈赤到莊院裏面去瞧瞧,看還能不能住人,還有,最重要的,檢查一下廚房,看還能不能起火燒水。如果都沒問題,咱們就在這裏住下,等過二天再上路,去追蹤下一個目標。」

  小妮子不解道︰「小混,你不設法為自己療毒,幹嘛先急著找廚房起火燒水?難道你想先洗澡?」

  小混色眯眯道︰「如果有妳替我擦背,我是不反對先洗一場鴛鴦浴。」

  「你想的美。」

  這妮子腳下用勁,踢起一顆小石直奔小混額際。

  「唉唷。」

  眾人以為準被小混輕易躲過的石子,卻正中目標敲在小混頭上,立刻腫起一個大肉包,痛得小混哀哀直叫。

  小妮子無辜道︰「喂,你幹嘛不躲?」

  小混連手都不動,淒慘呻吟道︰「我要是能動,早就進宅子裏休息去了,還賴在這地上幹什麼?」

  「你不能動?」丁仔頭大道︰「而你渾身上下都是毒,踫都不能踫,就算裏面有地方休息,你又如何進去。」

  「這正是我從中毒後就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小混聳聳肩︰「反正,辦法是人想出來的,如何進入宅子並不是重點。」

  孫浩文好笑道︰「那麼……請問大幫豬,你的重點又在哪里?廚房?洗澡?」

  「是廚房,不過不是洗澡。」小刀已收功而起,代為回答道︰「小混大概是打算利用廚房燒蒸氣,以便逼毒療毒。」

  丁仔恍然道︰「像以前治療我中毒的方法一樣。」

  「差不多啦!」小混有氣無力道︰「還是老哥比較瞭解我。不過,這次毒性深重,不能用蒸的方式治療,而是要用煮的。」

  「煮的?」其他人見有方法可以解毒,不再擔心小混之餘,不禁對如何解毒好奇起來,七嘴八舌紛紛問道︰「怎麼煮?你要怎麼煮?」

  小混呵呵苦笑道︰「就是像端午節的粽子一樣,先用草藥將全身都裹起來,只留下腦袋在外面透氣通風,然後把我放入溫水裏面煮,一再煮到水開為止。滾開的水,一方面可以打開我身上因中毒而封死的毛氣孔;二方面能將藥性逼入我體內,這樣我身上的毒就能慢慢消散,等到我臉色完全變回正常的紅潤時,我就有救了。」

  眾人全聽傻了,訥訥問道︰「你確定……自己不會被煮熟?」

  「老實說……」小混呵呵失笑道︰「我一點也不確定。不過,既然老古人有留下這種療毒的方法,好歹我得試試是否有效。怎麼樣,有沒有人要和我賭一把,看我被煮過之後,是生是死?」

  小刀等人聞言面面相覷,紛紛搖頭道︰「這個人瘋了,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瘋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