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家的神殿內,此時「高齡」滿座。

  在場九名老者中,無一不是白髮旛旛,老態龍鍾,相形之下戰德其的爺爺,反倒成了最年輕的人。

  高居首座那名白眉垂胸的老人,輕咳一聲,問道:「瑰生,你說那小娃子是任浩飛的傳人?」

  戰瑰生正是戰德其的爺爺,他答道:「是的,洪德爺爺。」

  這位洪德老爺子頷首道:「這個任武狂居然也還沒死?嗯!如此碩果僅存的老朋友不知近況如何?瑰生呀!你說他和李文狂教出來的那個小娃子如何?」

  戰瑰生描述道:「個性狂傲遊戲人生,武學了了卻挫強敵,醫術通神無人可及,武林傳言大致如此,依我所見,他是個精明且細心之人,反應敏銳迅速,言詞亦頗為犀利。」

  洪德老爺爺點點頭,隨即沈默不語,令人搞不清楚他是不是體力不支的睡著了。

  在戰洪德右側第一位老人,緩慢開口道:「瑰生呀!你是當代殿主,依你之見,這借弓箭之事,是答應或不答應?」

  戰瑰生沈思道:「我想,這小孩既然與任老有關係,而且借弓箭亦是為了除害,這事何不交由老天決定,若這孩子悟性夠,能夠拉得開神火弓,就借予他,若他拉不開,我們也好有藉口拒絕。」

  戰洪德閉目頷首道:「好主意,想當年武狂也曾被這事考倒,我倒很想看看他教出來的娃兒有多大本事。」

  其他幾位老人,亦是紛紛點頭讚同。

  戰瑰生揚聲向殿外道:「小嶽,去請小混他們過來這裡。」

  戰嶽在殿外應聲後,立即朝「養生堂」奔去。

  當他推開養生堂樓下那扇雕花格子門,卻見狂人幫眾人和小德其趴在地面,全神注不知在幹什麼?

  而戰飛風他們四兄弟,亦在一旁看得渾然忘我,不時哈哈大笑幾聲。

  戰嶽奇怪的走上前去察看,卻見小混等人,人手一線,聚精會神的想要繫住擱在紙盒內的黑色大螞蟻。

  直到目前為止,螞蟻已被弄死一大堆,卻還沒有人能夠用線綁螞蟻腰部。

  戰嶽輕咳一聲,飛風兄弟驚彈而起,紛紛向他請安。

  小混卻依然埋頭苦幹,嘴裡哼道:「別吵,少爺就……快要成功!……哎呀!他奶奶的,腰又斷了!」

  他懊惱的拋開手中的死螞蟻,打算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

  戰嶽不禁覺得好笑,他再度乾咳一聲,有趣道:「小混幫主,需不需要在下回稟太爺,說你正忙著,沒時間前去商量借箭之事?」

  小混抬起頭叫道:「這事要早說嘛!」他拋開手中白線,拍拍手道:「眾將,有正事待辦,該走啦!」

  小妮子有些不甘不願的丟下白線,嘀咕抱怨道:「人家還沒玩夠吶!」

  丁仔勉強起身道:「正試出心得來,打岔的真不是時候。」

  小刀低沈一笑,沒說什麼,只是對呵呵直笑的哈赤眨眨眼。

  戰嶽有些怔然道:「這事也值得你們如此認真?」

  小混拍拍小德其腦袋,輕笑道:「好好用功,晚一點我再回來驗收成果。」

  戰德其頭也不抬的點了點,依舊將注意力貫注在綁螞蟻這回事上。

  戰嶽好笑的搖了搖頭,和小混們一起離開養生堂,往神殿走去。

  戰飛風四兄弟待他們一走,對視一眼,撿起小混他們拋下的白線,趴到地上,加入小德其的行列。

  ※  ※  ※

  小混他們到達了神殿。

  戰嶽通報道:「太爺,小混幫主等人已到。」

  他輕輕推開殿門,肅手請小混他們進去。

  小混踏入殿內乍見滿堂白髮,不由得心生親切,呵呵笑道:「哇!這麼多爺字輩的人吶!我突然想起我那兩位爺爺,不知他們現在在幹什麼?」

  戰洪德聲音低啞地開口召喚道:「小娃兒,你就是任老痴的傳人?過來讓我看看!」

  小混訝然道:「只有武爺爺的老朋友,才會叫他老痴,這位老爺爺你是誰呀?」

  他說著走近戰洪德。

  戰洪德猝然翻掌扣向小混腕脈,小混輕嗤一笑,身形竟平平板板往後倒移三尺,恰好避開戰洪德的扣拿。

  「這是老套啦!」小混嘿嘿笑道:「我武爺爺最喜歡來這一手,你是他的朋友,果然和他同個德性。」

  戰洪德豁然哈哈大笑道:「果然是老賊頭教出來的小滑頭,哈哈……」

  他的笑聲不但洪亮,而且中氣十足,怎麼也不像一個已有百歲以上高齡之人所應有的笑聲。

  小混對於此種老而彌響的笑聲早就習以為常,見怪不怪,因為他在狂人谷時,聽他兩位爺爺笑多了。

  反而,戰瑰生和其他數名老者俱是滿臉驚訝,瞧著這位戰家年齡最長的老太爺笑得如此開心、如此盡性。

  他們已有幾近五十年未曾看見戰洪德如此喜怒形之於色,難怪他們驚奇。

  然而,小混和兩位超齡老人相處日久,知道老人家感嘆故友凋零,人物全非的心態,這也是為什麼戰洪德會笑得如此放縱的原因。

  畢竟在他這一、兩百年來的人生歲月中,已經看過、聽過,甚而親耳經歷過太多生離死別的無常世事,除了得知老友健在,故人有後之外,人世間還有什麼能令這個老人早已沈如深淵的心,泛起細微激動或漣漪。

  小混逕自拉過一把椅子,坐在戰洪德身旁,雙手托腮的瞅著這個老頭直看,毫不理會其他人詫異的眼光。

  直到戰洪德笑罷,小混抬了抬右眉,懶懶道:「我說戰老老老太爺,是不是你那些子子孫孫不懂得承歡膝下的道理,才使得你今天好不容易逮著機會盡情大笑一場?」

  戰洪德聳了聳垂膝的白長眉,答非所問道:「什麼老老老太爺?我有那麼老嗎?你是這麼稱呼狂人谷那兩個老不死的嗎?」

  小混軒眉頂嘴道:「我問過你叫啥名何,你既然不說,我只好自己猜,依我看來,這神殿裡你年絕最大,大概輩份也最高,給你三個老的稱呼,是尊重你哩!難道你不滿意?」

  戰洪德微闔的雙目倏睜,眼中閃出如電精芒,宛如要刺透人心的盯著小混。

  忽然,戰洪德復又心情愉快的暢聲朗笑,他如電的眼神亦隨之歛去。

  老人撫著雪白長鬚,含笑道:「呵呵!你說話的樣子、口氣,的確像煞那兩個狂人,他們一定頗以你為榮,可惜戰家沒有一個人能有你這樣的質。」

  老人頓了頓,接著放心道:「還好戰家沒有你這樣的人!」

  小混眨眨眼睛,瞭解道:「老爺爺,你這矛盾的話,講得可真有理,如果戰家有人像我一樣瘋瘋癲癲,我看他遲早會把老莊思想放火燒掉,再叫所有人學他一樣,別修什麼清靜無為啦!」

  戰洪德輕笑道:「沒錯,養晦蹈光,正是戰家一派相沿的家風,你太銳利、太耀目,生來就注定要做個不平凡的人,是不適合將他拘束在平凡的世界。」

  小混黠慧應道:「但是,不平凡的人如果能夠自由進出於平凡的世界,使平凡無法拘束他的不平凡,那麼,老爺爺,這個人到底是平凡還是不平凡?!」

  小混這話正是道家思想的最高境界,所謂「由無生有,自有入無」完全超脫有形、無形等絕對的思想境界。

  戰家在場的人,無一不是年紀一大把,對於小混所談的境界自然是明白萬分,甚至他們也都朝著這等境界去修持。

  因此,他們無不震撼於一個年及未弱冠的小孩,竟能這麼早悟透有無的玄機。

  半晌之後,戰洪德忽然問道:「小娃兒,聽說你是來此借神火弓和穿陽箭的,是不是?」

  小混點頭道:「沒錯,老爺爺,你是不是想看在和我爺爺們是故交的份上借我?」他還故意對老人拋個媚眼,以表示自己關係不同。

  戰洪德莞薾道:「借不借,那要看你自己有沒有本事借。」

  小混揚眉笑謔道:「有什麼厲害的考題,儘管放馬過來。」

  戰洪德示意瑰生取下所奉之神火弓,交給小混。

  小混直覺地伸出單手去接,卻被神火弓的重量壓得一記踉蹌,險些栽倒於地。

  他瞪大眼睛,驚訝道:「我的乖乖,這不起眼的一支弓,怎麼會這麼重?」

  「不起眼?」戰洪德輕哼道:「你太不給馭龍神殿面子,居然說本殿鎮殿之寶不起眼,你還想不想借這副弓箭?」

  小刀等人早在一旁悶聲偷笑不止。

  小混斜瞪他們一眼,這才嘿笑道:「老爺爺,你就當我剛才的話是放屁,噗一聲就過去,別太介意嘛!」

  戰洪德似笑非笑道:「我本來就將你當屁筒,只會打屁,否則,早叫人把你趕下老爺峰!」

  小刀等人的悶笑聲更清楚了。

  小混揉揉鼻子,苦笑道:「人有錯手、馬有失蹄,你們偷笑什麼?小心待會兒全體罰吃螞蟻!」

  小刀他們終於壓抑不住,個個放聲哈哈大笑。

  丁仔直拍著胸口,擠出話道:「能看你吃癟,就是吃螞蟻我也甘心。」

  小混不是滋味道:「死丁仔,咱們走著瞧!」

  他轉向戰洪德道:「老爺爺別理會那群瘋子,這借弓箭有啥條件你還沒說。」

  戰洪德神秘笑道:「此弓重一百零四斤,弓揚則火至,弦動而箭發,只要你能悟通此中道理,拉得開弓弦,並催發弓內神火,這副弓箭就無條件借你使用。但是,你若無法在十二個時辰內悟透其中奧妙,你便得死心,不准打這副神陽弓箭的主意。」

  小混瞄了瞄神火弓,信心十足道:「好,一言為定!」

  戰洪德頷首道:「現在天色已晚,時間就在你吃飽後的酉時三刻開始算起,到明天的酉時三刻為止,你好自為之。」

  小混注意力已放在神火弓上,他只是漫不經心答道:「沒問題。」

  戰洪德亦不再打擾他,逕自起身準備離去。

  戰家長老見他離座,紛紛起身恭送。

  戰洪德走到大殿門口,忽又回身道:「對了!小娃兒,以前任老痴和窮酸他們二人也曾試過要來開這張弓,可惜都沒有成功,我希望你能比他們有出息些。」

  說完,他拋下當場發怔的狂人幫眾人,老態龍鍾的踱出大殿,戰家眾老也在戰洪德走後,一一離開。

  整個馭龍神殿,此時只剩下小混他們。

  丁仔頗不以為然道:「我才不信這張弓有什麼邪門,居然連武林雙狂都奈何不了它?」

  說著,他叫小混扶穩弓,拉著弓弦大喝出聲,可是,任憑他使盡吃奶的力氣,神火弓的弦果真紋風未動。

  小混等人幾乎是看得目瞪口呆。

  小刀喃喃道:「這太不可思議!」於是,他接過神火弓,掂了掂,擺好架勢,緩緩用勁拉動弓弦。

  半天,小刀憋得臉紅脖子粗,終於「呀!」一聲的放棄。

  「這是怎麼回事?」小混搔著髮髻,怔然道:「難道是弓上別有機關?」

  丁仔立刻湊上前道:「我找找看。」

  他是空空門的未來掌門,別的或許不敢說很行,但是對於暗鎖機關一類的尋找和開啟,卻是出師前必修的課程。

  於是,小混將弓交給丁仔,丁仔將弓平放在大理石桌上,聚精會神的研究起神火弓的每一部份構造。

  小德其在此時和戰嶽及戰飛風兄弟一群人,提著飯盒食籃推門而入。

  戰飛雲率先道:「小混,聽說洪德爺爺應允將弓借你們拉,是不是真的?」

  小混無精打采的比比丁仔,嘟嘴道:「弓就在那兒,可惜拉不開。」

  小德其放下食盒,天真道:「不用拉了,你們試了也是白試,歷代以來,戰家就以這張弓為選試殿主的題目,能夠拉開神火弓的人才有資格當殿主,像我爺爺就悟了將近三十年,才拉開這張弓,你們只有一天的時間,絕對辦不到。」

  小混突然問:「真有人拉開這張弓?」

  戰嶽輕笑道:「莫非小混幫主以為馭龍神殿故意誆你?」

  小混吃吃笑道:「剛才是有點這種想法,不過,既然有人能辦到,本少爺也一定能辦到。」

  小妮子有些氣餒道:「可是,你沒聽小其說,他爺爺悟了三十年才悟出其中奧妙,咱們卻只有一天的時間而已。」

  小混拍著胸脯道:「妳忘了我是什麼樣的人?我是天才!天才因為能為他人所不能為,所以叫天才。」

  丁仔抬起頭苦笑道:「天才幫主,我衷心希望你不是假天才,因為我找不出這弓有何機關秘鎖,所以宣佈放棄!」

  小混嗤道:「沒出息!狂人幫的人豈能輕言放棄?你不行,換我來。」

  他大剌剌的往神火弓前一坐,開始反覆檢查桌上的神火弓。

  丁仔攤攤手,聳聳肩無奈道:「人有時候必須能夠面對現實!」

  丁仔說完,逕自打開食盒,先飽餐一頓再說。

  時間,就在眾人的期盼下悄悄溜走。

  夜已深了……

  小德其和其餘戰家兄弟都先行告退,各自回房安歇。

  小妮子與哈赤已坐在桌旁打起瞌睡了。

  小混依然目不轉睛的瞪著神火弓,好像只要他繼續瞪下去,神火弓的秘密就會自己跑出來似的。

  小刀輕拍他的肩頭,勸道:「小混,休息一下,吃個飯再繼續想吧!」

  小混驀然驚醒,揉揉酸澀的雙眼,問道:「什麼時辰啦?」

  丁仔回答道:「子時剛過。」

  小混喃喃自語道:「怎麼這麼快?」

  忽而,他拍拍哈赤,叫道:「哈赤起來,幫咱們拿著弓。」

  哈赤自夢中驚彈而起,緊張道:「少爺,什麼事?出了什麼事?」

  小妮子亦被吵醒,正睡眼惺忪的打著哈欠。

  小混咯咯笑道:「少爺沒事,我想叫你們拿著弓,好讓我們試試看。」

  丁仔好奇道:「你打算怎麼試?」

  小混叫哈赤將弓直豎地上扶穩,他和小刀、丁仔三人同時用勁拉動弓弦。

  合小混他們人之力,少說也能拉動上千斤的巨石,可是神火弓的弦就是死不肯鬆開來。

  反而是扶著弓的哈赤隨著神火弓,一同被小混他們拉得慢慢滑行。

  半晌,丁仔氣喘噓噓道:「不行!不行!我確定這弓絕對不是可以硬拉得開。」

  小混亦是喘息咻咻地呵笑道:「我也知道不可以硬拉。」

  小刀抹著汗,奇怪道:「既然你知道,為什麼還要我們如此費勁的拉?」

  小混捉狎笑道:「因為我剛才消耗腦力過多,所以現在故意消耗些體力,這樣才能雙方平衡。」

  丁仔哇哇叫道:「你想消耗體力關我們屁事,為什麼要拖我們下水?」

  小混呵呵笑道:「反正讓你們閒著也是閒著,多運功對身體有好處,我是為你們的健康著想。」

  「放屁!」

  小刀和丁仔已如餓虎撲羊般朝小混撲去。

  登時,他們三人便在大廳之內扭滾成一團,混戰的不亦樂乎。

  「停--!」小混大吼道:「你們二打一不公平,我不玩了,不好玩。」

  丁仔揉著腰眼,呵笑道:「不玩就不玩,反正我已經撈夠本了,不吃虧!」

  小混瞪眼道:「既然撈夠本,那你幹嘛?直揉著你的寶貝腰?」

  丁仔突然收手,尷尬笑道:「我是在運動後舒筋活血嘛!」

  小混忍不住啐笑道:「活你的大頭!」

  小刀伸著懶腰道:「好了,你們兩個累不累?要吵架到外面去吵,這裡有人想睡覺。」

  小混道:「誰在吵架?那個無聊的人在吵架?」

  丁仔立即附和道:「是呀!誰在吵架?誰?」

  他裝模作樣的東張西望,找那個吵架的人。

  小妮子噗哧笑道:「瞧你們二人若無其事的德性,不知情的人,還真以為你們很無辜!」

  這小妮子正等著小混反駁,豈料半天沒人理她。

  原來,小混不知又搞出什麼花招,竟叫哈赤擺出拉弓射箭的樣子,自己卻是痴痴地瞪著哈赤,似乎想從哈赤的姿勢裡瞪出神火弓的秘密。

  小刀和丁仔自然也在一旁托腮沈思,只是不知他們心中所想是否真的與弓箭有關罷了。

  哈赤維持如此姿勢,足足有盞茶時間。

  更已過三響。

  他終於苦著臉討饒道:「少爺,哈赤已經兩手發麻,可不可以休息呀?」

  小混心有所思的漫應一聲,嘴裡不知兀自嘀咕著什麼。

  小刀淡笑道:「哈赤,你累了就休息,你家那位寶貝少爺,早把你的樣子深深刻在腦中啦!」

  哈赤見小混仍無反應,試探著放下神火弓,當他證明小混真的心不在焉時,他噓口氣,匆匆往殿外跑去。

  丁仔在他背後叫道:「大獅子,你跑那麼快做啥事去?」

  哈赤頭也不回叫道:「尿尿!」

  敢情他這泡尿不知已經彆多久了。

  丁仔猛地將剛入嘴的一口冷茶,「噗!」一聲,悉數噴出。

  小刀和小妮子兩人早就笑翻了天,正趴在桌面上直喘大氣。

  小混此時方始茫茫然回過神來。

  他一臉迷惘問道:「你們笑什麼?」

  小刀等人只能拚命搖頭擺手,三個人全都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沒有一個人抽得出空告訴小混發生什麼事。

  小混白眼罵道:「神經病!」

  他逕自拾起神火,擺出射箭的姿勢。

  小刀詫然問道:「小混混,你也想如此『入定』是不是?」

  小混認真道:「沒有親自試過,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小刀對其他人聳聳肩,只得任由小混去試。

  哈赤邊繫著褲帶,悶頭撞入殿內。

  他乍見小混竟也擺出和他剛才同樣的姿勢,不由得怔眼問道:「少爺也想要憋尿呀?」

  小刀等人驀地哈哈大笑……

  小混拉長一張臭臉,狠狠的瞪了哈赤一眼。

  哈赤嚇得急忙用手摀住自己那張大嘴巴。

  ※  ※  ※

  公雞報曉,天已朦朧朧的亮了。

  戰家負責農作的人,已經日出而作的上田裡、園裡幹活去。

  神殿裡,小混等人經過一夜的折騰,全都四仰八叉的躺在大理石桌上呼呼大睡。

  只有小妮子一人比較含蓄,裹著戰家送來的毛毯,兀自縮在兩張對立成床的太師椅內,睡得頗為香甜。

  直到日上三竿。

  戰嶽等人送早點進殿,見小混他們如此放肆的睡相,不由得連連搖頭苦笑。

  戰飛雲打趣道:「率性是為真,而此時,小混他們的確夠『真』,連睡相都帶著三分張狂,和他們平時的為人完全相同。」

  戰嶽輕笑著,上前叫喚小混道:「小混幫主,天亮了,你們該起來了。」

  小混翻個身,咕噥道:「別吵!我正在想神火弓的事……」

  他人未醒,依然鼾睡如故。

  戰飛勇惡作劇地大吼道:「失火啦!」

  他原以為五個人裡面,至少會有一個用蹦的跳起來。

  豈知,只有小刀睜開半隻眼睛,呻吟道:「就讓它燒吧!」隨即,他又閉上眼睛沈睡不醒。

  戰飛風嘆服道:「此刻就算天塌下來,恐怕也無法驚動他們。」

  這時,戰洪德在戰瑰生的隨侍下,進入殿內。

  戰嶽等晚輩立刻齊聲道:「洪德爺爺早!」

  戰洪德輕哼道:「天都大亮,還算早嗎?」

  戰嶽等人都知道這是老人家慣常的嘮叨,全都左耳進右耳出的聽過就算了。

  戰洪德以下顎點點小混他們的方向,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們都不舒服?」

  戰嶽強忍笑意道:「不是的,洪德爺爺,小混他們大概是昨夜想著有關神火弓的事太過勞累,以至於我們怎麼叫都叫不醒他們。」

  戰洪德聳聳長眉,淡然道:「是這樣子嗎?」

  他清清喉嚨,慢條斯理條:「弓弦拉開啦!」

  「什麼?」小混首先自睡夢中彈坐而起,睡眼惺忪叫道:「弓被拉開?是誰?什麼法子?」

  其他人陸陸續續驚醒,每個人都還在迷迷糊糊的半昏睡狀態中,口中卻不約而同道:「小混,你把弓拉開啦?」

  戰嶽等後輩晚生,全都瞪大眼睛,佩服的望著這位白髮蒼蒼的洪德爺爺。

  戰洪德輕咳道:「不是你們叫不醒,而是你們用的方法錯誤,記得,任何事都得對症下藥,但是下藥之前得先找出問題所在,否則無濟於事。」

  小混自茫然中清醒,打著哈欠,抓抓頭道:「老爺爺,你可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呀!」

  戰洪德低哼道:「爺爺就爺爺,不要總是特別強調那個老字。」

  小混哈欠道:「人老心不老不為老,心老人不老是為老,老字坐心頭,卻又心中過,老不老,謂之空!」

  戰洪德雙目倏睜,不悅道:「原來你是知『道』,而非悟『道』,只知說空,卻不能悟空,真是蠢才,我太看重你了!」

  老人猛揮衣袖,回頭便走!

  戰洪德突如其來的這頓脾氣,令在場眾人俱是一怔。

  唯獨小混若有所思沈吟半晌,突然--

  「哈哈……」

  小混像是發瘋似的仰天哈哈大笑,接著他跳了起來,就在大理石桌上手舞足蹈,又吼又叫、又跳又笑。

  小妮子驚疑的叫道:「小混,你瘋啦?你在幹什麼?」

  小混驀地閃身,以「大幻挪移」掠向小妮子,猛然將她拉進懷中,賞她一記透天響吻。

  復又衝向小刀和丁仔,拉起他們乒乓一陣亂打。

  所有的人都被小混如此怪異的行為,嚇得發怔,一時之間,竟沒有人吭聲。

  恰巧,小德其探頭入殿,見狀好奇道:「小混,你在玩什麼新鮮遊戲?」

  小混哈哈大笑道:「我在裝瘋賣傻!」

  小德其興緻勃勃道:「我也要玩!」

  他一溜煙躥上大理石桌,學著小混的樣子又蹦又跳,嘴裡還不時發出尖聲怪叫。

  小刀猛地醒悟,撲向小混,將他撲倒於桌面,叫笑道:「他奶奶的!死混混,你又在耍我們!」

  小混拚命掙扎著呵笑道:「我沒有呀!是你們自己要被我耍!」

  丁仔當仁不讓的衝向小混,乒乓回敬他數拳,這才哇啦笑罵道:「辣塊媽媽的不開花,你這混小子最近老是阿達(瘋癲),我非得修理修理你不可!」

  戰家一門老少,除了小德其和小混他們扭成一團之外,每個人都傻傻的看著小混他們。

  良久,戰瑰生輕咳一聲,慎重問道:「望姑娘,這小混他們……是不是時常如此?」

  小妮子不解道:「如此什麼?你是說發癲還是打架?」

  戰瑰生嘿嘿乾笑道:「都有!」

  「哦!」小妮子理所當然道:「是時常這樣子沒錯,而且這只能算最輕微的情況。」

  戰飛風翻眼道:「我的天!我終於明白,為何老古人會將疫和狂兩字連著使用,原來是有原因,眼前正是最好的證明。」

  戰瑰生憂心忡忡道:「哎!昨天洪德爺爺還說戰家沒有人像小混,他如果再多留些日子,馬上就會有個小孩和他一樣。」

  他所指自然是那個正和小混等人鬧得起勁的寶貝孫子而言。

  小妮子咯咯嬌笑道:「老太爺,你放心啦!小混說過,小其是個性已經定型,再怎麼胡鬧也不可能和咱們一樣無所顧忌,現在是因為小其還小,正是好動的時期,所以才能這麼放得開,再過幾年他就……」

  戰瑰生忍不住好奇問:「就如何?」

  小妮子吐吐舌,悄聲道:「就會變得平淡無趣!」

  戰瑰生乾笑一聲,勉強道:「平淡就好,平淡就好。」

  他再看看玩得有些瘋的孫子,不禁連連搖頭嘆氣道:「唉!天性呀人性,還是眼不見為淨。」

  他索性回身退出神殿。

  打鬧中的小混對壓在他身上的戰德其,呶呶嘴道:「你爺爺走了,他在說,你是他心中的煩惱和牽掛,所以你害他不能悟空。」

  小德其臉紅氣喘的笑道:「我爺爺又不猴子,當然不能做孫悟空!」

  小刀拉開小德其,呵呵笑道:「小混混,你對十歲大的小孩談什麼空不空,他怎麼會懂?」

  小德其順勢撲倒小刀,將他壓在身上,高興大叫道:「你輸了!你輸了!」

  小混趁機撲壓在小德其身上,叫道:「你也輸了!」

  丁仔嘿笑著重重往人堆上一摔,壓得其他三人哎哎直叫,他得意道:「這招叫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結果是贏得最後勝利!」

  「才怪!」

  小混他們同時大叫,並翻身反將丁仔壓到最下面,變成丁仔被壓得慘叫連連。

  小德其更是樂得拍手大笑。

  戰飛齊有些羨慕道:「如果我再年輕十歲,我也想嚐嚐這壓人與被壓的滋味如何。」

  戰嶽似笑非笑道:「所以太爺剛才說,還好小混停留的時日不長,連你們都還會受到影響,何況是像小其這般年紀的孩子。」

  戰飛齊微窘道:「嶽哥教訓的是!」

  「打屁!」小妮子不屑的嗤之以鼻。

  戰家眾男子驟聞打屁二字出自一個姑娘家之口,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滿臉詫異的盯著小妮子。

  小妮子久受小混薰陶,根本不在乎別人以異樣的眼光瞅她。

  她振振有詞道:「喜好自由是人的天性,天性的流露就是真心情,小其會和小混打成一片,是稚子之心的真情流露,誰說是因為受到小混的影響?

  再說,戰二哥欣羨小其的稚子之情,就是對真的欣賞,而人類,追求真、善、美也是出於本性,這又有何不對,為什麼要受戰嶽的教訓?」

  這妮子輕哼又道:「況且,我就不相信,戰嶽大哥的心裡會對小其的自由自在絲毫都不動心?」

  「說得好!」

  小混他們不知何時已經停止笑鬧,此時全盤坐在桌面,對小妮子如此義正辭嚴的演講,報以熱烈的掌聲。

  丁仔更是囂張的猛吹口哨。

  戰嶽絲毫不以為忤,頷首輕笑道:「望姑娘果然不愧狂人幫之一員大將,不但言詞犀利,見解更是深遠,事實上,我並不否認頗為欣賞小其如此活潑的樣子,這也就是你所謂人類追求真善美的本性使然。」

  若是戰嶽反駁小妮子的話,小妮子尚有可對,如今戰嶽坦承小妮子所說的一切,反倒使得這妮子有些怔忡,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

  戰嶽依然不慍不火道:「戰家既是崇尚老、莊思想,自然是追求自由與不受拘束的人生,然而,當我們年輕之時,心性未定,易受外物所誘,而有種種慾求,所以必須藉著家規和祖訓,隨時提醒自己不要忘記自己所追求的道路。」

  他瞥向戰飛風兄弟,似是針對他們而言,又接著道:「直到有朝一日,我們對自己的肯定已經足夠,並能明確的知道自己追尋的目標何在,而外界諸多誘惑已不能動搖我們的心性意念之時,那麼家規和祖訓存在與否已無差別。

  因為,它的拘束已不會拘束我們,那時,我們自然也就能欣賞真善美,而不受一切真善美的左右。」

  戰飛風四兄弟默然沈思著戰嶽這番不是教訓的教訓。

  小混若有所覺道:「嶽老兄,你家太爺要你陪著我們不是沒道理的事,該不會你是下一任的殿主候選人吧?」

  戰嶽淡笑道:「戰家每位伯叔兄弟都是殿主候選人,只要能通過拉開神火弓這項考驗,就有機會中選。」

  小混眨眼道:「你通過了嗎?」

  戰嶽輕輕搖頭道:「試過,可惜我悟性太差,尚不能明白個中道理。」

  小混放心道:「那就好,等我拉開神火弓之後,再告訴你個中奧妙好了!」

  戰嶽輕笑道:「據我所知,神火弓的奧妙是只可意會,無法言傳的事,不過,我還是謝謝小混幫主的心意。」

  小混呵笑道:「你這話可打破我想從你家太爺口中套風聲的希望。」

  戰嶽莞薾道:「真抱歉!」

  小混大方道:「無所謂啦!反正我這個人很習慣接受失望,時間不早,我想再試試能不能拉開神火弓。」

  他輕快的跳下桌面,走向昨夜隨手拋在地上的神火弓。

  戰嶽遲疑道:「那我們就不打擾小混幫主用心。」

  小混擺擺手道:「你們不用走沒關係,反正吵不到我的。」

  小混既做如此言,戰嶽等人自然希望能留下來細觀究竟,看看小混是否有辦法拉開神火弓。

  於是眾人在神殿內各自落坐,唯獨小混端著神火弓,站在門前出神的抬頭望天,彷彿他交入定一般。

  小混果然將身邊週遭一切完全遺忘。

  眼見日頭爬過中天,時已過午。

  小混依然擎著神火弓,站在門前,只是此時他不再目注天空,而是緊盯著丈尋之外一棵環抱粗的大樹。

  眾人早已悶坐的不耐煩,小德其更是許久之前便逕自離開,去找他的玩伴。

  戰飛風索性找來棋盤,和小刀有一搭沒一搭的下起棋來打發時間。

  而他的其他三兄弟,似乎都有些坐不住的四處走動。

  小妮子更是煩躁得想找人吵架、發脾氣,無奈丁仔早就看透這妮子的心思,躲得老遠,不願去招惹這妮子。

  眾人之中,只有戰嶽神色依舊,而他卻在小混站向門前時,就開始目不稍瞬的盯著小混。

  好像,小混要從天空、從樹上找出神火弓之秘,而戰嶽卻要自小混身上找得答案。

  終於,小妮子耐不住性子,纖腰一扭,掠向小混身旁一把搶過神火弓,嗔叫道:「不過是把弓,有啥了不起?姑奶奶自小到大不知用過多少弓箭,就沒見過這麼令人生氣的弓!」

  這妮子莫名其妙一頓發火,接著順手隨便一拉,神火弓忽然半張,「嗡!」地一聲巨鳴,那支原本供於案桌上的穿陽箭,就在弦鳴的同時,急射而出,正好落於門外三尺之處。

  眾人一陣驚呼!

  小妮子更是怔在當場不知所措。

  小混奇異的回首,專注道:「妳可解開我心中唯一的迷惑!」

  小妮子聲如蚊吶般,細聲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神殿內的眾人一窩蜂湧向她,催促道:「快!妳再試一次!」

  這次,小妮子無論怎麼使勁,再也無法撼動神火弓的弦分毫。

  眾人驚異喧嘩之下,唯有小混和戰嶽各自陷入沈思。

  戰洪德聞弦聲而至,他停於門口,盯著地面的穿陽箭,雙目放光道:「是你這小子射出的箭嗎?」

  戰飛勇搶著說道:「不是,是這位望姑娘無意中撥動弓弦。」

  戰洪德有些失望,他看著小混似是頗為無奈。

  小混黠謔笑道:「洪德爺爺,你別太難過,小妮子與我早就不分彼此,所以她拉開弓弦,就和我拉開弓弦一樣,你這弓我借定了!」

  戰瑰生隨後而到,反對道:「不!當初只說你得拉開神火弓,而非狂人幫任何一人拉開弓就能算數,所以這弓箭仍然借不得。」

  「借不得嗎?」小混嘻嘻一笑,隨手宛若彈琴般撥弄弓弦,他望著戰洪德問道:「你如何說呢?洪德老老爺……」

  就在小混連說兩個老字時,神火弓弓弦竟小混撥得輕彈,一聲嗡然顫鳴方起,穿陽箭再度騰飛三尺才又落地。

  小混驚喜叫道:「瞧見沒有?箭飛了!這表示我的想法沒錯,哈哈……」

  戰洪德與戰瑰生不由得面面相覷。

  小混高興的用力摟住小妮子,在她頰上連香數吻,臊得這妮子急忙將弓塞給小混,羞赧道:「有本事你再拉拉看,這次弓弦得全張才行。」

  小混接過神火弓,意氣風道:「好,既然是我的親親準老婆說的話,我一定照辦!」

  他接著大聲問道:「有酒沒有?在這種時候不來兩杯酒助興,那多沒趣?」

  戰飛勇立刻奔出殿外,不久便抱著兩罈子酒回來。

  小混所謂的「兩杯」,竟是仰喉灌下一罈烈酒,他舉袖一抹唇邊的酒漬,豪放道:「弓來!」

  哈赤依言雙手奉上神火弓。

  小混皺眉道:「箭呢?有弓沒箭射啥鳥蛋?」

  小刀提醒道:「這是神弓,不需上箭,你是忘了還是醉了?」

  小混微醺的瞅眼道:「醉?還早的很!」

  他有些茫茫然的指著方才他注視那棵大樹,叫道:「樹在那裡,看見沒有?」

  眾人隨著他的手指看向大樹。

  小混打個酒嗝,舔著唇喃喃自語道:「樹呀樹,你究竟長了多少年,才長得這麼粗、這麼大?」

  眾人皆奇怪他為何會說出如此風馬不相及的話題時,小混不知何時已高擎神火弓,緩緩拉開弓弦。

  小妮子差點脫口驚呼,她連忙用手摀住自己的嘴,不敢置信的望著逐漸將弓拉滿的小混。

  小混依然呢喃道:「樹長大要風、要水、要陽光,還要好長好長一段時間……砍倒它,卻很容易!」

  易字甫出口,小混突然鬆手,弓弦急彈而回,原來嗡然的震鳴,竟化做霹靂也似的爆響。

  「轟!」地一聲,穿陽箭便於此時咻然脫射而出,直奔大樹。

  「轟!」地巨響,穿陽箭正中樹身的剎那,大樹宛如被火藥擊中般,四分五裂的炸開,粉碎的樹身噴離三尺有餘,方始墜地。

  戰家全體老少三、四百人聞聲齊齊朝神殿前湧至。

  當他們看到持弓之人竟非戰家所屬,而是一名年僅十七、八歲的小大人時,不由得議論紛紛。

  戰洪德拂鬚頻頻點頭道:「借酒助興,差強人意,至少比你那兩個爺爺要聰明一點!」

  此時,小混的微醺已醒,他呵呵笑道:「老太爺,現你這弓借是不借?」

  戰瑰生頷首笑道:「沒有理由不借,不是嗎?不過,你也看到這神陽弓箭的威力,希望你能善用它,更別令它落入惡人之手。」

  「沒問題!」小混順口道:「至於所謂的神火……」

  戰洪德岔口道:「既然能發動穿陽箭,神火之意,想必你已悟出。」

  小混點頭道:「夜裡就想通,而且試過,所以我們才放心大膽的睡上一覺。」

  戰洪德了然頷首後,看著戰瑰生,等他做最後決定。

  戰瑰生對他恭躬一禮之後,對馭龍神殿的人宣佈道:「這位小兄弟叫曾能混,是狂人幫的幫主,他前來本殿借取鎮殿之寶『神陽弓箭』,如今,在約定時間內悟出弓中奧妙,所以本殿主鄭重宣佈,將神陽弓箭借予他使用。」

  他頓了頓之後,接著又中氣十足道:「以後,凡本殿弟子若在外見到神陽弓箭,如見先祖,需依禮叩拜,唯取消尊其號令此條家規,直到本殿主另外宣佈恢復為止!」

  丁仔低聲道:「沒想到這弓箭的權力如此之大!」

  小刀亦輕聲回道:「依此看來,馭龍神殿還是有弟子在外走動。」

  小混輕嗤道:「廢話!否則你們以為人家的消息為何那麼靈通!」

  小妮子輕咳一聲,打斷小混等人的低聲嘀咕。

  此時,戰瑰生正好高捧神火弓、穿陽箭轉向他們。

  當著馭龍神殿眾屬之前,小混不好太過囂張,他連忙上前,亦是雙手高舉,必恭必敬的接過神火弓和穿陽箭。

  戰洪德手拈長鬚,問道:「小娃兒,這弓箭你可借到啦!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

  小混略略盤算,隨即道:「馬上就走!」

  戰瑰生可是暗地裡鬆口大氣,放下壓在心頭的那塊大石頭,他還真擔心小混他們待得太久,「帶壞」他的寶貝孫子小德其。

  戰洪德卻皺起兩道長眉毛,佯嗔道:「這麼快?我還想和你這娃兒好好聊一聊有關你那兩位爺爺的事。」

  小混呵呵輕笑道:「洪德爺爺,如果你有興趣出遠門玩,我倒是可以告訴你狂人谷的地點,那你就能去嚇嚇我那兩位爺爺,順便給他們一個驚喜。」

  戰洪德頻頻點頭輕笑道:「好主意!好主意!」

  戰家老少一聽這位年齡最老的長老,竟然動起遊興,不禁全都擔心萬分。

  他們惟恐戰洪德年事已高,萬一不堪旅途勞頓,在半路上有個三長兩短,那豈不要被人指責子孫不孝,任老人四處奔波而不管。

  戰瑰生急忙勸道:「洪德爺爺,據聞狂人谷地處大漠深處,非尋常之人所易至,若您老前往……」

  戰洪德軒眉道:「怎麼?不合適嗎?你以為我老頭子骨頭老了,只能窩在老爺峰上做個凡夫俗子,無法再度征服大沙漠嗎?」

  戰瑰生心惶恐道:「瑰生不敢!」

  「不敢就少說兩句!」戰洪德哼聲道:「我老頭子的朋友不多啦!而我自己什麼時候要歸天,也是不一定的事,如今難得能得知故友所在,這一面我是非和他們見見不可!」

  戰瑰生唯唯諾諾的恭應聲:「是!」

  他不禁回眸瞪了小混一眼,心裡暗想:「你這小子來此全無好事,先是向馭龍神殿的盛名挑戰,借走鎮殿之寶,又差點帶壞戰家晚輩,如今連最老的元老都受你慫恿想要離家出遊,你真是動搖本殿的掃把星!」

  小混對戰瑰生的衛生眼毫不在乎,他覺得能讓雙狂和戰洪德聚聚,可是為這些超齡老人著想,只有不懂老人家心理的人,才會想阻止這些老人做他們想做的事。

  戰洪德對小混招招手道:「小娃兒,你過來,告訴我你那兩個老不死爺爺在何處坐監?我決定去探望他們。」

  小混上前附身在戰洪德耳朵,嘰嘰咕咕將出入狂人谷的路徑仔細說給老人知曉。

  小混猶不時問道:「知道嗎?」、「清楚嗎?」、「記得嗎?」

  戰洪德頻頻點頭,嘴裡「嗯!」、「唔!」的低聲附和。

  半晌,小混都交代清楚後,這才含笑道:「你對沙漠很有概念嘛!這樣子你要到狂人谷就更容易。」

  老人得意的哼笑道:「小娃子,你以為我這把年紀是白活的嗎?我老頭年輕時可也是跑遍大江南北,戈壁一帶至少去過四、五回吶!」

  小混嘿笑道:「如此最好,免得你迷路時,你家的子子孫孫要找我要人。」

  他忽又想起道:「對了!你若是有經過陰山一帶,順便替我去連雲牧場看看,告訴望老爺子,他的寶貝孫女依然健在,一切平安!」

  這混小子根本不在乎戰洪德的身分、地位有多尊貴,他只將老人當做是他爺爺的朋友,言語之間,就像平常他和雙狂說話一樣沒大沒小,率性而言。

  戰家人卻聽得每個人臉上動容,在他們心中,戰洪德不僅是長老、大家長,更是戰家精神的延續與代表,豈容得小混說話口氣如此隨便?

  戰瑰生沈聲喝道:「小混,你將洪德爺爺當做是何人,說話如此隨便?」

  小混詫異道:「我當他是爺爺的老朋友呀!有什麼不對?」

  戰洪德擺擺手,笑道:「沒什麼不對,我家這些大、小娃子們就是尚未悟通這點,尊敬一個人,不是在言語、形式上尊敬,而是該出自內心的敬重。

  任何有形的禮儀規範,可以拘束一個人的言行舉止,卻帶著三分勉強,倒不如沒有規矩,而能自然心存敬意,才是真尊敬。」

  老人和小混對望一眼,兩人心靈契合的同聲哈哈大笑……

  他們倆正應證了那句「越老越像小孩」的俗話,畢竟戰洪德已真正了悟「空」的境界,所以才能擁有一份如稚童的赤子之心。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