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悅無心理會小癡他們的打情罵俏,逕自沈吟道:「火海蜥蜴既是生長於地火之內,自然是比較習慣在高溫高熱的環境下活動。如果能將牠逼入寒冷之處,要對付牠理論上是會比較容易。」

  「廢話!」小癡得意道:「本天才幫主所想的辦法,還會有錯嗎?」

  「本來就有!」

  「還不止錯一次。」

  其他人可是毫不含蓄地實話實說,拼命朝小癡大潑冷水。

  小癡揉著鼻子,癟笑連連:「他媽的,真是太不給幫主留面子了!」

  「流汗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給你留面子?」

  越接近隧道盡頭的地獄谷,周遭環境的溫度就越見增高。

  小癡他們個個口乾舌燥,汗透衣衫,每個人都忙著舉袖拭汗。

  就連老金也耐不住燥熱,爬出奴加的腰囊,坐上小癡頭頂納涼,同時頻頻吱叫抱怨如此的高溫。

  小秋噓喘道:「綏境沙漠裏的白天,和這會兒一比,簡可以稱爲涼快了。這地獄谷真是好熱哦!」

  「熱才好!」小癡心不在焉道:「靠這裏的地熱替你拔除體內陰毒,這樣才省事。」

  五人終於抵達了隧道盡頭。

  小癡拉著小秋小心翼翼地掩向出口處一塊突岩之後,探頭探腦地朝地獄谷內打量。

  小悅他們各自尋找掩蔽,充滿好奇地參觀起聞名已久的「地獄谷」。

  這地獄谷前窄後寬,是處狀似畚箕的熔岩廣場;就在小癡他們藏身的隧道對面,是一座高逾百仞,岩若刀劈的陡直峭壁。

  峭壁底下不遠處,便是一座呈不規則形的岩漿火池。池中雖然紅光刺目,但是除了偶爾咕嚕響動地冒個氣泡,顯得相當平靜,不像有生命存在的跡象。

  奴加新奇道:「那個地火池,爲什麽不噴火?看來一點也不刺激嘛!」

  小癡正專心打量谷內的地形和注意四周動靜,因此隨口應道:「會咬人的狗不叫嘛!」

  二凡滿頭露水道:「這地火池和咬人的狗又有什麽關係?」

  小悅解釋道:「小白癡的意思是,如果這個池子會噴火,就像見人就叫的狗一樣,只是虛張聲勢,那反倒就沒什麽可怕了。」

  小癡點頭接口道:「沒錯!就因爲這個地火池看起來挺悶騷的,表面好像很平靜,其實是將地心的高熱完全封藏在內,不發則已,一發便不可收拾。這不就和會咬人的狗不叫的道理一樣嗎?」

  「這麽說……」小秋探首搜望道:「如果那隻火海蜥蜴衝開岩漿跑出來時,這個地火池就會噴火爆發囉?」

  「噴火爆發倒也不見得。」小癡推斷道:「不過四周的溫度驟增肯定會的。」

  「溫度還會高?」

  其他四人不由呻吟了一聲。

  「知道就好!」

  小癡思量道:「所以還是趁現在咱們還能忍受這個溫度時,趕快動手佈置。否則,萬一地火池裏的小燒包突然心血來潮,決定出來透透氣,那咱們除了當烤鴨只有變燒雞的份了!」

  「要怎麽佈置?」其他四人不約而同問。

  小癡取過背包,自裏面拿出一束尺餘長的竹籤,揚手道:「當然是利用這玩意兒了!」

  小癡指劃著周遭地形,邊解說道:「玄天兩儀陣是以地獄谷爲困阻目標向外布陣。因此,谷內不受陣式變化的影響,這樣子咱們要在內動手腳也比較方便些。我打算將這座燒滾滾的煉獄變成北極冰宮,因此要利用到地火池後面那片峭壁,還有隧道一出去的左右兩側地帶。爲了避免驚動池裏的小燒包,咱們儘量避開地火池附近,但是陣式威力所及,又必須包括池心才可以,這一點比較麻煩……」

  他邊說邊在地上畫出圖解,說明打算插下竹籤的地點以及數目。

  其他人雖然不瞭解小癡在布什麼陣式?有什麽作用?但要他們在固定地方插幾根竹籤,倒也不是難事。

  小癡解釋完畢之後,將竹籤分給其他人,隨即輕手輕腳地潛入地獄谷,溜向各自負責布陣的方向。

  動手之後——

  「哇!」小秋低呼道:「這些石頭會燙人耶!」

  她當然是不小心被燙著了,才會知道。

  「噓……」小癡豎指於口,賊笑道:「知道就好,說出來就燙不到別人了嘛!」說完,他掠向峭壁那端,開始佈置整個陣式的重心。

  爲了陣式所需,小癡必須攀岩而上,他早已知道谷內岩石會燙人,只是忍著不說,好讓大夥兒都有機會摸摸這燙手熔岩。

  「臭小癡,好毒哦!」

  隨後嚐到燙手滋味的人,只有呵呵苦笑的份。

  奴加到達指定的目標,學著其他人拿著竹籤用力往岩石上插去,卻只聞喀嚓微響,他手中的竹籤應聲而斷。

  「這石頭好硬喔!」奴加抓抓頭納悶道:「爲什麽你們好像在插豆腐一樣容易?」

  在他附近的小悅笑道:「功力不同嘛!你等一下,我這裡弄好,再過去教你兩招。」

  頓飯工夫之後,地火池內忽然發出陣陣悶雷般的隆隆聲。

  池中的氣泡也越冒越急……!

  「弄完沒有?」小癡急忙揮手道:「小燒包要出來了,快退回隧道裏,剩下的交給我解決!」

  小悅等人留下竹籤,掠身撤退。

  小癡補足其他人未完成的陣式之後,手握剩餘竹籤並不返回隧道,反而閃向地火池左側一塊巨岩之後藏起身子。

  不消片刻,隆隆聲更響了!

  地火池中的岩漿竟宛如沸騰了般翻滾開來,隨著滾騰的岩漿,地獄谷內的溫度開始節節高升。

  谷中的岩石彷彿吸收了如此高溫,全似燒紅的鐵塊般熾亮起來!

  躲在岩石後的小癡全力發功相抗,卻仍覺得置身火海般的焦燙難耐。

  他渾身宛似即將著火般的冒起淡淡白煙,髮尾也因高熱而焦黃酥捲。

  正當小癡覺得自己就要熬不下去時,一道刺目紅光突然自滾騰噴濺的岩漿中激射而出,落向小癡對面的熔岩之上!

  仔細一看,那道紅光竟是隻尺餘長,似蛇非蛇、全身火熾、生有四腳,形若壁虎的大型蜥蜴!

  火海蜥蜴躍落巨岩後抬高腦袋定身不動,只從喉嚨裏發出嗚嚕、嗚嚕的古怪鳴聲。

  小癡見機不可失,揚手打出竹籤封斷火海蜥蜴的退路,並發動他所設計的寒冰之陣。

  火海蜥蜴乍見有人影閃動,竟由巨岩上閃電般射向小癡,一股烈焰同時自蜥蜴口中吐出,猛朝小癡襲至。

  小癡劈掌擋開烈焰,退身一晃,躲入陣式之中。

  火海蜥蜴一擊未中,立刻抽身返衝地火池,企圖逃回岩漿底下。但是,牠這一衝動,正好陷入小癡所佈置的陣式之內,再也找不到出路。

  火海蜥蜴一陣衝突,陣式發動,地獄谷內頓時寒風四起,呼嘯的風聲淒厲而且冷冽,逐漸平衡了谷內酷熱的高溫,空氣裏滾動著難得的涼爽。

  小癡噓口大氣,喃喃自語道:「還好這招管用!接下來,就慢慢等著瞧了。」他終於放心地退回隧道。

  隧道裏面的溫度雖然因爲地獄谷中的變化而略爲降低,但終究不如地獄谷那般明顯。

  因此,小悅他們尚未覺察到地獄谷內已有不同。

  小秋見小癡回來,這才放下久懸的一顆心,歡欣道:「剛剛還以爲你就要失火了呢!還好沒燒起來,否則這裏也找不到水,還不知道該怎麽救火哩。」

  小癡聞聞自己身上烤焦的味道,笑道:「其是差一點點就變成燒雞了!」

  奴加瞪著在谷內亂闖的火海蜥蜴,呵呵笑道:「這隻小燒包好像迷路了,牠跑來跑去就是在同個地方打轉。實在有意思極了!」

  「牠那不叫迷路,」小悅失笑道:「牠根本是走不知路!」

  二凡打趣道:「我看牠是走上了不歸路,才無法回到地火池去。」

  這時,火海蜥蜴似乎也感覺到情況不對,機伶地停下身,擡頭翹尾地靜止不動,只發出陣陣不安的嗚嚕聲。

  小癡抱臂輕笑道:「既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你動與不動都是一樣的。」

  小秋聽著呼呼的風吼,再一次讚歎道:「陣圖之學實在是太奇妙了!剛剛裏面還沈沈悶悶的,又酷熱難當,可現在卻狂風四起,一切的變化全因爲那些竹籤的作用,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小癡笑道:「再多見識幾次,你就會見怪不怪了。等你和我一樣瞭解其中關鍵所在,你就知道這沒啥好稀奇的。」

  小悅問道:「這陣式什麽時候會停止?」

  小癡吃吃笑道:「除非你要它停,否則就一直大風吹,吹不停。」

  小秋好奇道:「那我們要等到什麽時候,才讓這場大風停下來?」

  「當然是等到地獄谷結冰囉!」小癡篤定地笑著。

  「結冰?」小悅吹聲口哨道:「那咱們可有得等了!」

  小癡點頭道:「平時這個寒冰陣要是發動十二個時辰,就能凍結一座十丈方圓大小的湖泊。可是這個地火池終究不是普通水源,要凍結它恐怕不容易。所以我打算,只要等到它表面冷卻,火海蜥蜴逃不回去時,咱們就可以停下陣式,進去和那隻小燒包硬幹一場。」

  小秋問道:「那……你認為咱們得等多久,才等得到進場時間?」

  小癡約略盤算:「依我估計,最少也要三天左右的時間,才能達到我所預期的效果。」

  「三天?」二凡拍著光頭問:「這三天裏,咱們就啥事也不幹地傻等?」

  「然也!正是如此。」……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