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

  「小白癡,咱們到底走了多少天了?」

  「大概不止七天吧!」

  「請問偉大的白癡幫主,咱們究竟還要這樣,像瞎子一樣的走多久?」

  「我哪知道?這地底隧道又不是我挖的。」

  「小癡幫主,你確定走這條路對嗎?咱們不但蠟燭早已經點完,就是飲水和乾糧也所剩不多,萬一走錯路……」

  「大不了回頭嘛!」

  「可是……,咱們已經沒有補給品啦!」

  「……」

  「小白癡,你怎麽不說話?」

  沈默仍然持續著。

  「喂,有人在家嗎?」

  「有!」回答的只有三個人,獨缺小癡的聲音。

  「小白癡,你別開玩笑好不好?」

  奴加點燃僅有的火摺子,在微弱的火光下,果然不見小癡的蹤影。

  「小癡……?」

  其他四人立時著了慌,開始朝回頭路找過去,同時不斷大聲叫喚著小癡的名字。

但是,在這條地下大隧道裏,除了他們高喊的呼聲外,並無其他回音。

  「哎唷!」

  奴加因爲沒有留心到火摺子已經快燒完,被燙到了手,他在疼痛之下拋開餘存的紙頭,光火一閃即逝,他們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好吧!」小悅在黑暗中,歎口氣道:「我想,如果不是小白癡走丟了,就是我們迷路了,各位有什麽意見?」

  二凡納悶道:「奇怪,大家明明走在一起,怎麽會突然就少了一頭牛?難道,這條隧道裏有地方存了一個洞,小白癡正好掉了進去?」

  小秋沈吟道:「也許是這條隧道的某處又有支道出現,咱們因爲在黑暗中未曾注意,所以才會和小白癡走散了。」

  奴加猶豫道:「會不會又是什麽陣式在作怪!不然小白癡幫主怎會失蹤得這麽突然?前一秒鐘他還在回答我的話,下一秒鐘他就沒聲沒息了。如果是誤入岔道,應該不至於馬上聽不到聲音吧!」

  「很有可能!」小悅同意道:「小白癡說過,玄天兩儀陣的設計,是從火海蜥蜴所住的地獄谷直到雪原上的洞口都包括在陣式之中。也就是說,咱們現在正在陣式之內,而小癡是唯一知道如何在陣式內通行的人,他或許忘了咱們在黑暗中根本看不到他腳步的變化。所以……」

  「他就不小心把咱們弄丟了!」小秋接口歎道:「這種推測的可能性,的確很高。」

  二凡問道:「現在咱們該怎麽辦?依和尚之見,如果身陷奇門陣式之中,還到處亂闖的話,是一件很笨的事。」

  「早知道就不該把藤索解開,就不會發生這種意外了。」

  「說到藤索,趕快再拿出來吧,大家綁在一起,這樣才不會又莫名其妙少了一頭牛!」

  「咱們乾脆就在這裏坐下來,等小白癡來找我們好了。」

  於是,四人取出藤索互相串在一起,並就地落座,在黑暗中數著自己的心跳,靜候小癡回頭找人。

 

  ※  ※  ※

 

  黑暗中。

  小癡也在盤算如何在糧水用盡之前,抵達地獄谷,當然,他之所以選擇右側通道做爲入谷方向,其實是有其根據的,而非如他所胡亂捏造的那些遠因、近果的理由。

  只是,這一段路之遠,的確超乎他的預料。

  這也使得小癡不得不再動動腦筋,企圖尋找個可以縮短行程的門路。

  就在小癡逕自沈思默想之際,他忽然覺得四周好像少了點什麽。他停足想了想,驀地驚覺身後的小秋他們全沒了聲息。

  他仔細凝神傾聽了一陣,終於遺憾的肯定,身後四人全都不見去了。

  「怎麽會這樣?」

  小癡納悶地搔搔頭,嘀咕道:「難道是他們走錯路了?」

  他自腰間百寶帶裏摸出一截青磷棒,在洞壁上擦燃,淡綠色的磷火將隧道內映得一片紫霞閃動。

  「噫?是我走錯路了?」

  小癡發覺這條隧道與他原先所走的並不是同一條,便來回細打量隧道兩端,隨後伸手摸摸隧道的洞壁。

  「啊哈!」小癡滿意道:「這裏的溫度開始有上升的趨勢,可見我是轉對了地方。噢喔……,我好像忘了通知他們改變方位的事。」

  他對自己扮個鬼臉道:「難怪他們會走不知路了,只好勞動我自己再回去找他們唄。」

  小癡無言一笑,舉步朝來路走去。

  他走了大約丈餘的距離,突然轉身折向朝左斜行,驀地……。

  他眼前擋道的石壁,竟不知怎地出現一條不易察覺裂縫,形成一道不易察覺的岔路通道。

  小癡吹著口哨轉進岔道,進入另一條更爲寬敞的地下隧道裏。

  小秋他們老遠便已瞧見宛似鬼火般的青磷閃爍。

  「你回來啦?」四人好整以暇地的問候:「這一路上走得可愉快?」

  小癡呵笑道:「還好啦!就是得回頭尋找一些迷途的羔羊比較麻煩而巳。」

  小秋等人猝起發難,撲向他,叫嚷道:「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放我們的鴿子!」

  「停……!」

  小癡閃身躲開之後,故作嚴肅道:「別亂動!這裏已經非常接近地獄谷,陣式的變化得複雜,你們可別亂來!」

  這話倒是有效地唬住其他四人,他們只好放棄對小癡的追殺。

  小秋悻悻然道:「這筆帳就留著等咱們重見天日時再算!」

  只要逃得過一時,小癡便有本事賴過一世,所以他並不在乎以後要如何算這筆爛帳。

  小癡帶著衆人,踩著謹慎的步伐來到岔道前。

  小秋不解道:「奇怪?這裏明明只有一條隧道,爲什麽直行和斜行或是轉個方向之後,就會出現其他的道路?實在沒道理嘛!」

  小癡呵呵笑道:「怎麽你也想和陣式講道理?你難道忘了,這些都是幻象在作怪的嗎?」

  小秋摸著石壁,抿嘴道:「問題是……,這隧道真實得不像幻覺呀!」

  小癡笑謔道:「提醒你一點,只要身在陣式之中,千萬別太相信自己的眼睛或感覺,那是很笨的一件事。」

  「那我該相信什麽?」小秋存心想打破沙鍋問到底。

  小癡也知道這小妞想夾纏,乾脆道:「這種時候,你只有相信自己所學的一切與陣式有關的專業知識,如果你沒知識,那就乖乖閉上嘴,跟著有知識的人走就沒錯啦!」

  小秋的心思被揭穿,只得悻悻地住口不再做聲。

  小癡拉起她的小手,吩咐道:「仔細看著我的腳步,省得又走上不歸路了!」

  他將另一手中的青磷棒放低,照亮自己的腳下,這才按入陣之路一步步緩緩地向前走去。

  眾人一字排開,魚貫而行,其他四人全低著頭注意小癡的腳步,一時之間未曾察覺四周有何變化。

  直到他們前進了大約頓飯工夫,奴加方始出聲道:「這裏怎麽變得這麽熱?」他已是額際見汗:「我好像在屋裏烤火一般。」

  其他三人豁然抬頭,這才看清楚青磷棒下所映現的紫色石壁。

  「哇!」小秋驚喜道:「這條隧道的顔色好漂亮喔!」

  奴加更是目瞪口呆:「天底下也有紫色的石頭?」

  小癡呵笑道:「這裏又不是紫水晶礦坑,哪有什麽紫色石頭?這隧道裏的紫光是青磷棒的綠色火焰照在赤紅色的地底火岩上所産生的結果。

  他們越往前走隧道的溫度越高。同時,隧道的前端,也逐漸可以看到黯淡的紅光隱約顯現。

  小癡熄去青磷棒,指著忽明忽暗的紅芒道:「隧道盡頭應該就是地獄谷,根據老癡爺爺告訴我,地獄谷的中心是一池噴火的地心熔岩。其溫度之高,可以將任何掉入其中的東西,立即化爲烏有。偏偏那隻火海蜥蜴就生長在這個地火池裏,池中及四周源的地火高溫,不但燒不死牠,反而成爲火海蜥蜴最佳的屏障和保護。要對付牠恐怕還不太容易呢!」

  小悅懷疑道:「既然如此,你是不是已經想到要如何應付地獄谷的高溫了?」

  「沒有!」小癡回答得乾脆。

  「沒有?」小秋也皺起了眉頭:「據我所知,除了『地火劍』或『凝魂寶刀』,再沒有其他兵器能制住火海蜥蜴了,咱們如此兩手空空的進來,我還以爲你已經有辦法通過地火高溫,對付那只蜥蜴了呢!」

  這時,他們已注意到隧道盡頭所散發出來的陣陣悶熱和高溫,令人有置身烤爐的感覺。眾人雖已運功相抗,但仍渾身發熱,汗水宛如瀑布般滑落。

  小癡嘿嘿笑道:「要對付那隻火海蜥蜴本來除了硬拚,我也沒啥好法子。不過,就在咱們入洞之前,經過玄天兩儀陣的提醒,我已經想到一個好方法,既不需要神劍,也用不著寶刀,光憑空手也鐵定能將那隻蜥蜴抓到!」

  「啊哈!」小秋興奮笑道:「我知道了!你是打算把火海蜥蜴騙到地面上,再利用玄天兩儀陣的極寒之氣來對付牠,是不是?這麽一來,咱們倒是可以不必進地獄谷當烤鴨哩。」

  「嘖!」小癡嗤笑道:「才叫你別太白癡,你怎麽又阿達起來了?把火海蜥蜴騙出地面去?你忘了咱們花了多少時間才走到這裏來?誰有那麽大力氣來來回回多跑幾趟?更別說,咱們的糧食和水都快沒了!」

  小秋怔了怔,修正道:「好嘛!如果你不是要把火海蜥蜴騙出來,那你一定是打算利用玄天兩儀陣將地獄谷變成冷凍庫,再把火海蜥蜴冷成冰棒,對不對?」

  「欸!」小癡調笑道:「雖不中亦不遠矣。這樣子才算是我的紅粉知己嘛!」

  「噁心!」

  小秋嬌俏地扮個鬼瞼,那表情可沒半點噁心的樣子。……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