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癡轉頭輪流望向四張充滿懷疑的臉孔,苦惱道:「想要辨認通往地獄谷的正確入口,必須根據野人山在陽光下投影,才能找得到通路。而根據玄天兩儀陣的變化,自從龍鳳陰煞發動之後,就必須在三十六個時辰之內進入陣式核心。否則因爲方位的偏離,咱們就得再等三年才能等到下一個指引入洞的正確方位!」

  他歇口氣又道:「昨天咱們已經花掉近十個時辰的時間才到達洞底,要是這場雨下得太久,超過了入陣的時間,那咱們這趟不僅是白來,恐怕連出去都有問題了。你們說,這場雨下的是時候嗎?老天爺真是太可惡了!」

  他懊惱地瞪視著天空,絲毫未曾察覺飄落洞底的雨絲,已將自己淋得濕透。

  小秋將他拉入一塊突岩之下避雨,安慰道:「小癡,如果真是天公不作美,讓咱們無法順利進入地獄谷,那也就算了。咱們可以在來得及撤走之前先行離開,三年之後再來找火海蜥蜴嘛!反正,我中毒又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早就習慣了。再說,我已經吃過屍菌靈芝,短時間內也不必擔心會再毒發或散功,就算再多等三年也無所謂!」

  小癡不知想著什麽,聞言只是神情複雜地看了小秋一眼,便又悶聲不響地瞪著雨水,彷彿在和老天爺生悶氣似地發起呆來。

  小秋不知道小癡在想什麽,她怔怔地望著臉色陰沈的小癡,心情也跟著沈悶了起來,她兀自倚壁而坐,也悶悶地發起呆來。

  這一天,整天陰雨連綿,當然不會有什麽影子投入洞底。

  小癡他們無所是事的在沈默中度過了一天。

  隨著寶貴時間的流逝,衆人的心情越發變得和天氣一樣惡劣,洞底的氣氛因爲沒有人開口說笑而顯得凝重無比。

  當天夜裏,他們就在又冷又濕,心情又差的情況下,默默地吃完乾糧,不太安穩地模糊入睡。

  隔天——

  「出太陽啦!快起來、快起來!」

  小癡興奮地叫嚷,驚醒了其他四人。

  小秋他們急忙翻身而起,發現天氣起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洞底的石壁、地下的石子全變得亮麗無比。

  大大小小的影子從洞口處投射進來,四處顯得明亮異常。

  而且,野人山頂峰的影子,也清清楚楚地投射在洞底的地面上,隨著大自然的運行,正緩慢地移動著。

  小癡他們全都興奮又緊張盯著野入山頂峰的影子,眼睛眨也不眨。

  終於——

  在太陽的昇移中,野人山頂峰的影子逐漸縮短、偏移,直到完全落在右側那個洞上。

  「喲呼--!」小癡高聲歡呼:「就是這裏了!」

  他對空飛送了一記響吻,哈哈大笑道:「老天還是有眼的!」

  緊接著,這小子興高采烈地拉著小秋跳起舞來。

  奴加和二凡也不甘寂寞地跳起亞薩族戰舞,以示慶賀。

  「出發囉!」小癡興奮地舞臂朗聲道:「目標地獄谷,攻呀--!」

  他有如出戰的急先鋒,搶先掠上右側洞穴的邊緣,就待縱身下躍時,卻因爲瞥清洞下光景,驚叫一聲,緊急刹住身形。

  但尾隨其後的二凡不料有此異變,砰的一撞,將小癡撞落洞內。

  那個洞穴,竟是一個直徑超越丈尋,有如大井般,深不可測的筆直通道。

  小癡若是如此摔落下去,只怕非得粉身碎骨不可!

  就在二凡驚呼撲抓落空之際,一團銀光猝閃,急落的小癡猛地身形一頓,宛如上鈎的大魚般,被人擺蕩著勾上洞口。

  二凡噓口大氣,直拍胸口叫道:「嚇死和尚我了!和尚以爲這次要失手謀害你這個超世紀的怪胎哩。」

  原來,危急之中,是小秋打出流星閃讓小癡抓牢,再將他釣上來的。

  小癡瞪他一眼,賞了二凡一記響頭,佯嗔道:「死光頭,想當幫主就直說,幹嘛如此暗算我!」

  二凡抓著光頭,呵呵傻笑道:「意外!這次純屬意外!和尚怎會知道你衝了一半,卻突然緊急刹車嘛。」

  「這就叫樂極生悲。」小秋哼聲謔笑道:「誰叫你們一找到入口,就蒙著頭往前衝。連附近地形都不探查一下,不出事才怪!」

  「對對對!」小癡癟笑道:「算我一時興奮過度,這樣子你們滿意了吧!」

  「滿意極了!」

  小癡貼近洞緣,開始仔細打量這個通往地獄谷的無底深淵。

  小秋他們也依序站立於洞口,俯身朝下探視。

  奴加看著這個黑沈沈、見不著底的洞,不禁動容輕歎:「我的媽呀!這個地方比無底深淵還像無底深淵.光是站在這裏往下看,就足夠讓膽小的人兩腿發抖、寒毛直豎了,更別提要怎麽下去了!這種地方,也算是路嗎?」

  二凡呵笑道:「這地方總是一條通道嘛!你把它橫著看不就和隧道差不多了,它當然也可以算是路的一種囉。」

  小秋微急道:「咱們要如何下去?距離三十六個時辰的限制,可是起來越近了!」

  小癡安慰輕笑道:「你別擔心!既然咱們已經找到了正確的通道入口,時間對我而言,就不再是問題。」

  小秋懷疑道:「你有什麽方法讓我們五個順利下洞去?」

  小癡得意笑道:「簡單得很!就是利用這條現有的藤索下洞,再把藤索對折的這個地方,朝這上面突出的岩角一掛,變成兩根五丈長的藤索。

  「咱們一個個順著這兩根藤索往下溜,在五丈深的洞壁附近,找個較大的岩石停一停,然後輕鬆地一扯,把藤索拉下來。之後,再找個岩角,把藤索折中套上去,然後溜下去如此反復而行。就算這個井洞深達十八層地獄底下,咱們照樣能夠下去。」

  「哇,真是個好辦法。」奴加佩服道:「小癡幫主,你真是太聰明了!」他大咧著嘴笑得好開心。

  小癡拍拍他的肩頭,志得意滿道:「現在才知道我聰明不算太晚.好好跟著我混,將來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嘿嘿……」

  他率先走向剛剛示範說明時套上岩角的藤索,用力拉了拉,確定岩角吃力牢靠後,這才帶頭攀著藤索開始往井洞緩緩滑落。

  奴加自是義無反顧地跟著小癡下去。

  小秋他們雖然口裏不說,但也不得不佩服小癡這個下洞的高招,當下也一一跟著往下而行。

  大約經過有一刻鍾之久,他們降落在小癡選中的一塊巨岩上。奴加拉著藤索不斷用力往下拉,眨眼功夫,十丈長的藤索便已全部落下。

  於是,他們又找到一塊伸出在洞壁的堅固石角,將藤索套上,按照原先的方法朝伸手不見五指的洞底下降。

  他們如此反覆朝下不斷降降停停,每以爲下一趟該到洞底了吧,卻總是發現洞底依然遙遙無期。

  中途,小癡點燃獸脂蠟燭,照亮黑暗下方,但是燭火盡處,只見井洞似乎愈來愈小,而且仍是一片漆黑,絲毫未有見底的樣子。他便朝下面扔了塊石子,經過半晌,方始聽見石頭落地的遙遠回音。

  小癡噓口氣道:「咱們還有一段漫長的旅程要走,各位好自爲之吧!」

  小癡不禁好奇地猜測,當年他師公的師公究竟是在何種情況下來到此地?又是如何發現,在這個鬼地方之下,竟然活著隻曠古異獸?

  他們一行五人如此不斷反覆,直到做第二十四次的降落時,小癡終於興奮地宣佈:「到底了!」

  二凡興致勃勃問道:「這裏是第幾層阿鼻地獄?」

  其他幾人也迫不及待地加快速度往下滑落,紛紛抵達洞底。

  「誰知道?」小癡呵呵笑道:「閻老闆大概不知道咱們要來觀光,所以沒派大鬼小鬼出來當嚮導,咱們自然無處可問囉。」

  這時,小癡手中的蠟燭也已經燒到盡頭,火光微微一亮之後,便完全熄滅,四周頓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小秋揉揉眼睛以適應突來的黑暗。

  她張望道:「這裏有出路嗎?接下來,咱們該何去何從?」

  小癡得意道:「當然有路,就在你的左手邊便有一個斜斜的坑道,是這個洞底唯一的出口。不過,這是明天的事,今夜咱們要慶祝即將進入地獄谷,所以要在這裏休息一晚。」

  此時,衆人的雙眼大都已經適應洞底的黑暗,這才注意到,其實在筆直洞口的上方,還有一點點微弱的光線照射下來。

  以他們幾人目前的功力,除了奴加,其他四人只要有丁兒點微光,已足以看出洞底的大概情形。

  小秋仰面朝上望去,覺得自己好像正透過一支圓管子在觀天,圓管的邊緣還有幾個小點忽明忽暗在閃爍。凝神一瞧,那眨著眼睛的小點,竟是夜幕中的星星。

  她不禁失笑道:「原來,『以管窺天』就是這麽回事。」

  其他幾人聞言也抬頭上望。

  小癡吃吃直笑:「現在我知道做一隻『井底之蛙』是種什麽樣的感覺了。」

  他們找了塊平坦的地方坐下來休息,吃了一頓簡單的乾糧晚餐,便一個個仰面朝天躺下,欣賞起遙遠那頭的夜空。

  小悅閉著眼計算道:「咱們一共在中途停過二十四回,而每一段的距離是五丈左右,如此一來……」

  他訝然睜開眼睛道:「這裏已經是一百一、二十丈深的地下!咱們頂上的雪原,只怕還沒有百丈高。依此推論,咱們豈非開始往地心鑽了?」

  小癡打個哈欠道:「這有什麽稀奇!」

  他翻個身,枕臂側躺道:「據我估計,咱們可能還要繼續往地底深入一段相當遠的距離,才能抵達地頭。因爲根據古書上記載,火海蜥蜴是生長於地心熔岩的地火之內。咱們不往下走行嗎?而且,咱們這一路下去,只怕會越來越熱了。」

  「地心!」二凡拍著光頭,恍然叫道:「嘿,和尚明白了!咱們進來的那個缽洞和這條井道,其實就是火山口的遺跡嘛!」

  「少胡扯了!」小悅嗤謔道:「這裏是川康高原區,這裏只有冰河遺跡,哪來見鬼的火山遺跡?請你有點地理常識好不好?」

  「說的也是。」二凡搔搔光頭,笑道:「不是火山口,那會是什麽呢?」

  他看著四周,其他人早已各自入睡,沒有人費心去猜想這通道究竟是啥遺跡。二凡聳聳肩,也翻身逕自尋他的好夢去也……。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