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癡真想來場曝光秀,其他所有的人,包括了小秋在內,全都瞪大了眼看著。

  但是,預料中的情況卻沒有出現在衆人眼前。

  即便是解了褲腰帶,褲子還是好端端的繫在他的腰上。

  小癡拍拍褲頭,嘿然笑道:「自從上次發生意外之後,本天才早就找時間做過預防措施了。」

  原來,他的褲頭上還系著一條透明卻堅韌的細線,就算再用力扯他的褲子,也不必擔心會曝光。

  小癡將火把交給奴加拿著,自己則動手在腰帶上摸索出一把七寸長、兩指寬,色澤嫣紅透明的古樸小剪。

  小秋好奇地檢視著他的褲帶,這才知道,原來小癡的褲帶內竟有暗袋,竟裝滿了各種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其中,有許多東西連見多識廣的二凡和小悅也叫不出名字來。

  小悅歎服道:「我以前聽我爺爺說,癡道長的癡,除了因他癡於易學醫卜之外,還有一項特殊的癖好,就是熱衷收集古物。我以爲爺爺指的是一般的古董之屬,原來道長所癡,竟是一些傳說中的上古奇物,真令我驚訝!」

  「一般古董?」小癡嗤笑道:「你當老癡爺爺是收破爛的?如果不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上古奇珍,他還懶得費神去找呢!」

  小癡揚了揚手中的小紅剪刀,說明道:「像這把『鳳喙剪』就是傳說中,以鳳凰那張鳥嘴所製成的,專剪各種珍禽異獸的筋骨皮毛,所以不管大蛇王的皮有多粗多硬,這把鳥剪是照剪不誤!」

  小秋好奇道:「可是癡道長是如何找到這些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古物?」

  「最主要是靠一些古籍上的記載囉!」小癡重新繫妥腰帶,一邊回答道:「還有就是投資一輩子的青春,用盡各種可能與不可能的方法上山下海,追尋各種與之相關的逸事奇聞、鄉野傳說,甚至俚語童謠裡面的線索,慢慢去探詢摸索。運氣好的話,也許真能碰上。當然,老癡爺爺對易理的精通,也幫他在尋找這些古物奇珍時,省下不少麻煩。」

  他拍拍褲腰帶又道:「其實,真正比較寶貝的東西,爺爺全放在別有天裏,這些只是我覺得蠻好玩的小東西,才隨身攜帶。要不是爺爺事先把斷塵石放下,封鎖了別有天,我要出谷時,才不會只帶這些小東西呢!」

  二凡呵呵一笑:「癡道長也許就是怕你帶走他的寶貝,所以才乾脆把別有天關起來,將你趕出毒龍谷。」

  「搞不好是這樣。」小癡扮個鬼臉嘻嘻笑道:「否則哪有人詐死,詐得那麽假?」

  他拿著「鳳喙剪」走近巨蛇七寸之處,俯下身開始動剪爲死蛇剝皮。果然,風喙剪所到之處,輕易地劃開大蛇王一身堅硬的鱗甲。

  在其他人的幫忙下,小癡仍然忙活了大約半個時辰之久,才將整件蛇皮完全剝下。

  二凡抹把汗呵呵笑道:「像這種刀槍不入的蛇皮,拿來製成皮衣、皮褲,倒是挺好的護身寶衣。」

  小癡也是滿頭大汗,他一邊擦汗,一邊吃吃笑道:「我在想……,這麽大一張蛇皮,省著點用倒是足夠咱們全幫做一套別出心裁的制服!」

 

  ※  ※  ※

 

  自蛇洞滿載戰利品勝利而歸的小癡等人,經過亞薩族人熱情、感激的歡宴之後,又在哈魯依和全族村民依依不捨的送別下,言有未盡的步向村外。

  哈魯依殷切道:「昨天晚上,蛇族的代表們已經帶著尤裏卡和納拉他們的首級來向我們求和了!他們因爲這次的族爭,不但年輕族人死傷過半,便是他們視爲精神象徵的蛇神也被你們殺掉,使得蛇族不得不成爲我們的附庸,以謀得生路。小癡,這些全都是你們風神幫的功勞!」

  哈魯依說著,同時親切地環視眼前這幾名身穿蟒甲背心的風神幫成員。當他看至最後一人,臉上不禁泛起一抹會心的微笑。

  小癡也看著站在最右側那名幫兵,呵呵笑道:「哈魯依老兄,咱們會在不歸洞見面,這都是天意。如今,你有個弟弟加入咱們風神幫,別說是收復失土,就是將來你想併吞蛇族和鳥族,在這裏建一座共和王朝,風神幫也照樣支援你!」

  奴加不禁笑道:「還好哈魯依不是好戰份子,否則被你這麽一誘惑,野人谷裏豈不是要戰端四起了!」

  哈魯依點點頭:「我們只希望能在這片與世隔離的天地裏,安安穩穩地綿延下去,讓自己過得安樂,也讓鄰族過得安樂,所以本族是不會輕啓戰端的。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感謝小癡兄弟你的支援之意。」

  小秋嬌笑道:「哈魯依老兄,小白癡就是知道你不是好戰份子,所以才故意說支援你打仗。他這根本就是亂開空頭支票!」

  小癡笑道:「這是咱們幫中的秘密,你知道就好。怎麽可以公開呢?」

  衆人一陣哈哈大笑。

  小悅也過來和哈魯依握別道:「哈魯依老兄,將來若有什麽事需要咱們幫忙的,你可以派人到山西的『太白山莊』傳話給我們,或者到少林寺也可以。我們接到消息自會儘快趕來幫忙。」

  哈魯依他們越送越遠,一直送到野人山的山腳,才在小癡的堅持下止步。

  哈魯依一面殷切地交待奴加要小心照顧自己,一邊對小癡道:「我以前聽說中原武林有時很兇險,希望小癡幫主能多多照應奴加,他對中原不瞭解……。」

  「安啦(放心啦)!」小癡笑道:「別說奴加服下大蟒蛇的內丹後,功力已具基礎,他身上又穿著刀槍不久的寶衣,身邊還有我們四個人罩著,我保證普通外人沒那麽容易欺負得了他!」

  哈魯依領悟道:「我想你的保證,不包括風神幫諸位『內人』吧?」

  相處數日,他也已經學會小癡他們幽默的口吻。

  「知道就好!」

  答話的是風神幫的四位老鳥。

  奴加這個剛出爐的新幫兵,只好苦笑地扮個鬼臉,準備認命地接受挑戰。

  最後--

  小癡他們一行五人終於邊行邊回頭揮別地開始上山,哈魯依和他的族人也全都高呼著目送他們的背影離去。

  從小癡他們上山的地方望去,因爲角度的關係,並不能看見野人山的真實面貌,只瞥見野人山的山頂,有兩座圓圓的小山峰,上面覆滿了白雪。

  此時,奴加走在前面帶路,他們五人排成縱隊,自一處山坡魚貫而行,經過一段堅硬的山路之後,路面逐漸變得崎嶇難行。

  奴加到底是在這片土地上長大的,他的功力雖是衆人中最弱的,然而走這種山路的他,仍是輕快疾行,恰似如履平地一般。

  大約經過個把時辰的路程,小癡他們終於抵達山麓。

  眾人找了一處避風的地頭,停下來暫做休息。

  二凡不禁摸著光頭,納悶問道:「小白癡,咱們不是要找『地獄谷」嗎?所謂『谷』應該是山與山交接的低地,咱們爲什麽不往下走,反而往山頂上爬呢?」

  小癡瞟眼問道:「你知道地獄谷在哪裡嗎?」

  二凡怔道:「地獄谷是你說的,你都不知道在哪裡了,我怎麽會知道?」

  「這就對了嘛!」小癡嗔謔道:「既然咱們都不知道地獄谷在哪裡,而我必須看到了才知道它的位置,那咱們若不爬高一點,怎麽看得到?」

  二凡呵呵直笑:「原來如此!」

  小癡白他一眼,接著揮手催喝道:「走了!走了!休息夠了就該上路,否則天黑了咱們還找不到地方可以過夜呢。」

  接下來的行程,山坡愈來愈陡峭,有些地方的斜度幾乎令小癡他們以爲自己正爬上直角。到了這一帶,山坡上全是鬆動的石塊,一不小心就有失足跌落山谷的可能,任誰也難以挽救。

  因此,小癡他們全都聚精會神地注意著自己落腳之地。

  偶爾,有人的腳跟碰落石塊,那種骨碌碌朝山谷滾落卻半晌不得回音的異響,簡直使得他們汗毛直豎。

  經過一番艱難的攀登,小癡他們終於抵達山頂邊一片雪原。這片雪原因爲長年的冰銷風蝕,形成一級級自然的淺階。

  他們順著這些天然的石階朝山頂奮進,自是省力不少。

  「咦?」

  小癡似有所覺地停下身來,頂著冷冽的狂風四下打量。

  這時,奴加指著雪原右側,驚叫起來:「你們快看,那是什麽?」

  只見原本平廣的雪原上,忽然掀起一股颶風,帶起高原上的覆雪捲向天空,形成一股狂旋的巨大雪柱,直朝他們立足之處緩緩轉來。

  「快走!若是靠近這道龍捲風,就會被吸入漩渦內攪得粉身碎骨!」

  小癡狂呼著抓起奴加的手臂,使出全力朝前方不遠處的一道斜坡衝去,他爲了容易爬坡和躲避龍捲風驚人的吸力,便以迴旋的方式自山坡的斜面盤繞而上。

  小秋他們緊隨其後,學著他的方法攀上斜坡,就在他們剛剛繞過山坡,抵達斜峰時,那股巨大的雪柱已然掃過他們方才立足之地,撞上眾人掩身的斜坡正面。

  「砰!」然一聲天搖地動的巨響!

  無數大小石塊和冰屑,在野人山的抖顫中,隨著消散的颶風宛如噴泉似地筆直衝入高空,復又嘩啦墜落。

  小癡他們抱著頭,儘量將身子貼近坡壁,等到一切落石、飛雪沈定之後,他們還是差一點就被活埋在這堆積雪和亂石之下。

  眾人一個個牙齒打顫地自雪堆中鑽出身來,忙不迭運功抵抗這陣鑽心透骨的森寒。

  小秋抖著聲音,打著冷顫道:「這是什麽雪?爲什麽如此凍人?」

  「是呀!」奴加猛搓雙臂,發抖道:「就算野人山最冷的冬天,都還比不上這陣怪風帶來的雪冷!」

  小癡口冒白煙,呵呵笑道:「恭喜各位,我想咱們已經抵達地頭了!」

  小悅渾身顫抖著問:「你確定?難道你已經看出什麽端倪了嗎?」

  二凡是除了小癡之外,唯一沒有抖得像在打擺子的人,他呼著白霧,環目四顧道:「這裏是一片雪原,看不出哪裡有什麽谷地嘛!」

  小癡哈著熱氣搓搓手:「咱們剛剛進入了『玄天兩儀陣』內,引起陣式發動龍鳳陰煞,所以四周才會變得這麽冷。」

  呼口白霧,小癡環顧著眼前的雪原,篤定道:「這個陣式是我師公的師公所設下的,他是爲了困住地底的火海蜥蜴才刻意佈下這個陣法,咱們只要順著陣式的通路而行,自然能見到地獄谷。」……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