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過後,小癡自地面爬起,拍去渾身泥土,噓口氣道:「他奶奶的,這烈陽梭真是太霸道了,不過……」

  他呵呵一笑,朝禿了頭的土堆扮了個鬼臉:「這玩意兒的確管用!」

  他聳聳肩,飛快朝人多的地方掠了回去。

  「小白癡,快來呀!」

  遠遠地,小癡便聽見小秋驚魂懾魄的超級女高音,正急切的叫他,不必想也知道,這娘們肯定是受到小爬蟲的騷擾了。

  小癡一掠近村子,看清情況時不由得心神微凜。

  原來,蛇族施出了他們的殺手鐧,喚來了無數的大小毒蛇,將小悅、二凡和哈魯依等人團團圍住,並且不斷逼近攻擊中。

  小秋人雖在高架的吊腳樓裡,但是蛇族人卻將一條條的毒蛇丟向草屋內。小秋趕不勝趕,只好沒命的尖叫。

  小癡看清狀況,發現以哈魯依和奴加所在的那個圈子情況最為危急,因爲哈魯依和他的手下固然善戰,卻對這些長蟲感到束手無策。

  至於小悅和二凡那邊,以他們的功力最少還能和蛇群互相抗衡個把時辰沒有問題才是。

  小癡當機立斷,騰空而起,走著「之」字形路線,足不沾地的逸空直撲哈魯依他們所立之地而去。

  「快看!」

  小悅扯著二凡指向小癡掠空而過的身形,哈哈笑道:「那是我家的『龍翔九天』。他媽的,這小子真的一學就會,施展起來不比我差多少嘛!」

  小癡以巫家絕學逸空而行,看得蛇族和亞薩族雙方全都目瞪口呆。他們幾曾見過一個凡人竟能像鳥一樣在空中飛行?

  蛇族大頭目惶然連退數步,眼睜睜看著小癡輕靈的落在哈魯依身邊。

  小癡落地的同時,右手猛然揮灑,一把淡黃色的粉末自他的手掌飛出,罩向四處的蛇群。

  蛇群在粉末飛散之際,竟似驚慌異常的嘶嘶亂竄,再也不受蛇族人驅使,盲目的奪路而逃。

  一些不及退去的毒蛇,在粉末沾身的同時,全部痛苦地扭騰起來,有些更是凶性大發,互相撕咬纏成一堆。

  蛇族頭目見狀驚急地斥喝著,要手下以驅蛇棒攔阻蛇群的逃竄。但是,受到劇烈藥物刺激的蛇群,只求逃命要緊,哪還願意再聽使喚。牠們眼見生路被阻,再也顧不得前面是主人還是敵人,盲目攻擊一切活動之物。

  頓時,現場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斥駡與驚叫聲不絕於耳。

  不少蛇族人因此被飼養了大半輩子的寵物咬死,蛇族頭目更是氣急敗壞地破口大駡。

  他罵他的,卻沒有一條毒蛇停下來聽他訓話。

  蛇族族人也開始受不了蛇群的攻擊,不得不放手任蛇群遊走,他們還得不時閃避猝然而噬的落單毒牙。

  只這片刻時間,蛇族便從贏家變成了輸家,弄得損兵折將,狼狽不堪。

  小癡化解了哈魯依他們的危機,也如法炮製地對付圍困小悅他們的蛇群,果然又再引起一陣騷動和混亂。

  小秋仔就在這時自草屋中飛掠擊出,同時反手甩出一顆雙響炮,將草屋轟成了一片火海!

  「姑娘,請在這裏降落!」

  小癡討好的以藥物爲小秋清出一片沒有毒蛇的空地,供她落足之用。

  小秋自然也明白剛才哈魯依他們的情勢危急,小癡不得已先爲他們解危。因此,她只是做作地白了小癡一眼,並未因小癡疏忽她的危機而發潑。

  「哈魯依老兄!」小秋語含歉意道:「我剛想起要救你的那三名俘虜時,發現他們已經被蛇咬死了。你家裏到處都是蛇,大恐怖了,所以我放火把它燒了,也省去你要一條條把他們抓走的麻煩。不過……」

  她吐了吐舌,不好意思道:「你得另外再蓋一棟新房子,才有地方住了。」

  哈魯依笑道:「沒關係,等這裏一切大局穩定,我們將老弱婦孺接回來之後,再來考慮我的住處就可以。」

  奴加權充翻譯,將小秋的話轉給亞薩族人聽。

  有些曾和他一起到過大理學習中原文化的年輕族人,便上前以生硬的漢語向小癡他們問候並道謝。

  小癡看著四處,發覺蛇族人早已跟著他們的寵物之後,悄悄地溜得一乾二淨,不見半個人影。

  他呵呵笑道:「目前,你們的村子奪回來了,而禍首也遭到報應被蛇咬死。但是,依我看來,蛇族那邊絕對不會就此罷休的。」

  哈魯依頷首道:「我們兩族之間的仇怨是結定了!除非有一方覆滅,或者是服輸求和,不然這個結已經不可能化解了。」

  「好吧!」小癡爽朗道:「反正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西。既然,我們風神幫已經插手管了這檔子事,就乾脆幫你們幫到底,等這件事了結之後再走。」

  亞薩族人會意後,不禁一陣歡呼,他們也知道這次的叛族事件若不是因爲小癡他們的介入,事情不會如此輕易解決。

  「小癡兄弟,謝謝你們!」哈魯依高興道:「今晚多虧了你們,否則蛇族的驅蛇術,可不是那麽好對付的。」

  奴加好奇道:「對了!小癡,你到底是撒了什麽東西?爲什麽那些毒蛇會那麽害怕,四處逃竄呢?」

  「嘿嘿!」小癡得意道:「那本是本幫主我獨家精心秘製的驅蛇靈藥,取名:蛇魂散。別說那些小蛇怕這玩意見,就連上回那條大蛇王,若是聞到『蛇魂散』,也要嚇得魂飛魂散呢!不過,它唯一的缺點就是分量不多,所以除非必要,我還真捨不得用。」

  哈魯依感興趣道:「小癡兄弟,你真的很博學,懂得的事情真不少,就連防毒蛇的藥都能自己配製。」

  小秋嗤笑道:「哈魯依老兄,你別捧他了。他之所以會研究出『蛇魂散』,是因爲他過去住的地方,本來就是萬蛇出沒的毒蛇谷嘛!」

  小癡精明笑道:「小秋仔,哈魯依老兄剛才的話意,主要並非為了捧我。他的弦外之音是,希望我能把研製『蛇魂散』的方法告訴他。」

  哈魯依並不意外小癡能明白他的未盡之言,如果小癡沒聽出他話中有話,他會才覺得奇怪呢!

  他坦誠笑道:「我正是此意。因爲我們所居住的環境,時常會有毒蛇潛入住處而發生意外,若是我們有防蛇的方法,族人就比較不會受到毒蛇的侵擾.更何況我們現在與蛇族結了怨,就更需要提防他們驅蛇來攻擊我們了。」

  小悅恍然道:「難怪你們要蓋這種屋高腳屋,這的確也是防蛇妙招之一。」

  小癡爽快笑道:「把秘方教給你們是沒問題。但是我怕你們這裏不一定能找齊全部藥材。因爲我這方子裏還加了毒龍谷才有的一種名叫『蛇香』的草藥,驅趕效果才會那麽好……對了!」

  他靈光一閃,嘿嘿怪笑道:「只要把蛇族崇拜的那條大蛇王幹掉,拿牠的內丹和蛇膽來配藥,不但可以驅蛇,也能煉製成專解蛇毒的丹藥,這麽好的東西不用,那就太可惜了。」

  「是哦!」小秋等人不約而同翻個白眼:「問題是,你打算如何對付那條刀槍不入的超級怪蛇?」

  小癡搔首笑道:「方法是人想出來的,不管牠有多厲害,肯定也有弱點!」

  就在這時,村子外的暗夜裏,忽然傳來陣陣隱約的鼓聲。

  哈魯依微然變色:「蛇族人在獻祭了!他們大概是爲了對付我們,特別召請蛇神出動。」

  「那正好!」小癡嘿嘿賊笑:「我還怕沒地方找牠呢!現在他們將大蛇王送了過來,正是咱們的好機會。」

  「走吧!」小癡一揮手就要走了。

  哈魯依急忙問道:「小癡兄弟,我們又該做些什麽?」

  小癡聳聳肩:「隨便你們高興做什麽,只要離那大蛇王遠一點就是了。」

  奴加支支吾吾道:「小癡,我和你們一起去好不好?說不定我能幫什麽忙?」

  「好呀!」小癡眨眼笑道「咱們正好欠缺一名義工。」

  他正要走,忽然想到:「對了,爲了預防萬一那條衰蛇的徒子徒孫又跑進村子裏,我還是留些蛇魂散下來,比較保險些。」

  他倒了一些粉末到油紙上,交給哈魯依,交待道:「你把人員集中起來,把這蛇魂散灑在附近的地面,這樣就可以了。」

  交待完畢,小癡拉起小秋,招呼奴加,急急忙忙向村口掠去。

  小悅和二凡自然緊跟著走了。

 

  ※  ※  ※

 

  黎明。

  帶著霜寒的大地,籠罩在朦朧的晨霧中。

  沈悶的鼓聲破壞了清晨的寧靜,爲山林間帶來一股窒人的壓力。

  亞薩族的村口。

  有人連夜趕工清理出偌大一片空地,空地上兀自豎立著幾叢青竹,空地附近,不見半個人影。

  越來越清晰的鼓聲,顯示蛇族人已經開始逼近魚族的地盤。

  薄霧的早晨,天氣非但未見晴朗,天色反而變得更加陰沈。

  彷彿,連老天都知道這幾乎爲人所遺棄的荒山裏,也有人準備大興干戈!

  不久,鼓聲倏止!

  取而代之的是一陣沙沙聲和林木折裂的喀嚓聲。

  腥風過處,木葉紛紛飄落。

  那條粗若水桶,身披硬鱗的超級巨蛇,吞吐著腥紅的蛇信,狀似悠哉地出現在通往魚族村落的曲徑上,逐步逼近村口前那片空地。

  這條巨蛇夜裏看來已是夠驚世駭俗的了,此時出現在朗朗白晝,其猙獰與兇惡的模樣,更是教人看了直抽冷氣,不由得要打心裏毛骨悚然起來!

  忽地,小癡自一叢青竹之後,躍然現身。

  「喂,大笨蛇!」小癡吃吃笑謔著叫道:「你怎麽現在才來?」

  巨蛇發現敵蹤,立即昂首吐信的示威起來了。

  小癡朝牠扮個鬼臉:「少來啦,你這—套嚇不倒我。有本事就來抓我呀!」

  他嘿嘿一笑,身形猝閃,便失去蹤影。

  巨蛇立時睜亮牠那對綠光閃爍的細長蛇眼,嘶嘶作響地瞪著空地。

  「嘿嘿!」這回換成小秋自竹後現身,嘲謔道:「衰仔蛇,我在這裏!瞧瞧你那付笨頭笨腦的樣子,我看你是霉星高照,馬上就要走衰運啦!」

  巨蛇微一猶豫,再進逼數尺,更加接近空地。

  小秋嗤地嘲笑:「好膽的進來呀!」

  她抖手朝巨蛇射出一粒小石子。

  小石子擊中巨蛇的龐然身軀,化爲粉碎。

  小秋暗自咋舌,卻故意表現輕視出的模樣,衝著巨蛇伸出小拇指,比了個朝下的手勢,同時隱入修竹內不見人影。

  巨蛇在微怒之下,似乎有些迷惑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野 的頭像
莫野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