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雷陣」內雖是昏天地暗,狂風驟起、爆雷紛紛,然而小癡拉著哈魯依,不過站在不及七步遠的陣外,卻能清楚的看見陣內小秋他們三人被迫得抱頭鼠竄的模樣。

  哈魯依何曾見過這種平地起風雷的妖法,他已駭得目瞪口呆,無法相信自己眼前所見的一切。

  小癡抱臂呵呵笑道:「老兄,看到沒有?這就是河圖洛書這門學問中,很小一部份的應用,你有沒有興趣學?我可教你兩招簡單的陣法玩玩。」

  哈魯依早已怔得說不出話來,更別提回答小癡的話了。

  小癡看看陣內三人已然累得差不多了,這才撤除了陣式。

  小秋他們驟覺眼前一亮,四周已是風停雷止,平靜得像是從沒發生過任何事一般。若非地上仍然殘留著雷擊之後的灼痕,很難想象他們真的被小癡如此狠心的擺上一道。

  三人全都鬆口氣,渾身疲軟的癱坐於地,就連開口臭罵小癡的力氣也使不出來。

  小癡笑嘻嘻的走近三人,俯身慰問道:「各位難友,恭喜你們通過考驗,劫後餘生!」

  突然——

  小秋他們三人猝起發難,猛朝小癡撲壓過去。

  小癡輕而易舉的扭身避開,嘿嘿賊笑道:「早知道你們和我一樣假仙啦!」

  他回身衝向哈魯依,將之托起,腳下一點,人已飛掠而出。

  「快跟緊了!」

  小秋他們沒有逮著小癡,不由得恨恨地跺腳,發足猛追。

  「皮小癡,你這個陷害忠良的賊人,有膽就別跑!」

  不過片刻,小癡他們越過林海,接近通住亞薩族的唯一灣口碼頭。

  小癡飛身掠出林區,瞧見碼頭的同時,他也看見了奴加和司迪麥等人正陷入苦戰中。

  爲數將近二十名的蛇族人,正圍著奴加他們展開兇狠的惡鬥。

  奴加這邊已經有人負傷,而蛇族的人馬卻一波緊過一波,加緊壓力攻擊他們。

  哈魯依見到自己的族人受傷,激動的發出亞薩族特有的作戰呼嘯。

  奴加等人一聽到他的吼聲,立刻振奮加入嘶吼,士氣隨即大振。

  哈魯依當下高喊數聲,率先撲向敵人,他的手下也齊集揮刀與蛇族人展開兇狠的廝殺,戰況愈見猛烈。

  小癡怪叫一聲:「吔,怎麽要動手也不通知我一聲?」

  於是他也胡亂狂吼一陣,張牙舞爪的撲向人群,加入戰局。

  二凡抓著光頭,滿臉不解:「打架也值得這麽興奮嗎?」

  「那要看打什麽樣的架囉!」

  小秋嘿嘿一笑也縱身加入戰局,左右開弓,一下子就敲昏兩名對手。

  小悅搓手笑道:「穩贏不輸的群架打起來更見成就感!」

  他也加入混戰,和小癡搶起打架對手。

  「好吧!」二凡一聳肩:「反正有人欠揍,不打白不打!」他理所當然插上一腳,活動一番筋骨。

  就算小癡他們都赤手空拳,二十來名對手也不夠他們三拳兩腳好揍。不過片刻,這票負責截殺奴加等人的蛇族人,已被全部擺平。

  小癡放開最後一名昏倒的對手,道:「怎麽才剛做完熱身運動,就散戲了呢?唉,真是不過癮!」

  「嘿嘿……」

  其他三人奸笑數聲,猝起發難,叫道:「不過癮,我們來奉陪!」

  他們三人自不同的方向撲向小癡。

  小癡鬼叫一聲:「又想陷害我?」

  匆忙中,他扭身避開小悅,飛腳逼退二凡,揚掌接下小秋,以一敵三放開手打起來了。

  小秋他們當然也不會和小癡客氣,「四海一家」三缺一照樣湊和著玩玩。一個個全使出真本事,想好好教訓一下這個狂妄的大白癡。

  他們四人自從吃過屍茵靈芝後,人人功力大增,每個人體內最少都有百來年的拼命老本,彼此功力也相差不多。

  因此,他們這一戰頗有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的效果産生。

  奴加等人在旁看得張口結舌、目瞪口呆,唯獨哈魯依尚稱老神在在。

  因爲,打從先前他看過小癡請出雷神,毫不留情的朝小秋他們五雷轟頂之後,他就領會到,即使是『玩玩』,『瘋神幫』裡的每個人也都會玩得很認真。

  小癡以一敵三,終於漸落下風,總算他仗著「遊龍戲鳳」這套滑溜的逃命功夫,尚能保得一時安逸。

  他和小秋他們動手之間,腦中依然念轉如飛。

  「他媽的,剛才那一場風吹雷打,好像玩得過火了點,現在他們可都是存心報復,居然沒有一個肯放水。」小癡暗笑的忖道:「再這麽下去,我只有死給他們看,他們才會罷手。可是,這次事關本幫主一世英名,往後若還想朝下混,想吃他們過過的話,就得快快想個辦法才行!」

  他主意既定,當下不再遊鬥,相準對象,功運十成,雙掌全力朝二凡劈去。

  二凡哈哈一笑,不避不閃,在體內運足達摩神功,硬接小癡全力的一擊。

  「轟」然巨響!

  小癡果如所料,被二凡的護體神功反震飛出。

  小秋和小悅正待趁機追擊,忽然--

  兩枚眼熟的彈丸,迎面朝追擊中的小秋和小悅急飛而至!

  「雙響炮?」

  小秋他們大叫一聲,刹身急停,雙腳猛蹬,全力朝後倒掠回去。

  二凡見情況不妙,爭忙抖手擲出另二枚雙響炮攔截空中飛彈,爲小秋他們解危。

  彈丸互擊,引發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

  連續不斷的轟隆聲,宛似沙場上戰炮齊鳴,炸得不遠處的湖水,無風浪三尺。

  哈魯依等人更是被這陣暴風吹得東倒西歪,嚇得他們臉色發白,手腳發軟,直叫天神救命!

  爆炸的威力持續片刻方始停止。

  煙消灰散之後,小秋他們咳著爬了起來,個個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皮小癡……」

  小秋發潑的扯起喉嚨大叫。

  小癡自湖畔踉蹌而出,沒好氣道:「幹啥?收魂呀?放心好了,我還沒死呢!」

  「我才不管你死了沒……」

  小秋的嗔叫在看清小癡的模樣後,化成一陣爆笑!

  原來,小癡被爆炸震波餘威掃中,身上原就破爛的衣服,此時就像半禿的拖把掛在身上。而他在落地時,因爲無法控制自己的方向,一頭掉入湖邊的爛泥地裏。他好不容易才從泥沼中掙扎出來,此刻渾身上下無一處乾淨,活像隻剛從泥沼中打完滾出來的小泥豬。

  其他人一見,也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小癡瞪了衆人一眼,索性將無法蔽體的破爛上衣脫掉,撲通一聲跳入湖中清洗。

  小悅站在岸邊消遣道:「白癡幫主,讓人群起圍攻的滋味如何?很美妙吧?」

  「當然美妙!」小癡嘩啦躍出水面,嘖聲謔笑道:「本幫主以一敵三,竟然只損失一件衣服,還能全身而退。你們辦得到嗎?這種無人能及的偉大成就感,的確太美妙,太令人陶醉了!呵呵……」

  他得意的瞟著啞口無言的小悅他們三人,笑得奸相十足。

  「他媽的!」小悅終於笑駡道:「算你這個小白癡有本事!」

  小癡呵呵笑道:「知道就好!識相的以後就少造我的反,省得我老人家浪費這麽多力氣和你們拼命,真是太劃不來了!」

  他抓著光溜溜的胸膛,猛搖其頭。

  哈魯依他們直到這時才敢靠過來探視情況。

  奴加猶豫道:「呃……,你們和解了嗎?」

  小秋笑謔道:「還沒!」

  「還沒?」哈魯依不免有些忐忑。

  小癡走上前,拍拍他胸口:「安啦,因爲沒有宣戰,所以就沒辦法和解嘛!」

  哈魯依有些明白的點點頭,問道:「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麽?」

  小癡嘿嘿一笑:「當然是玩捉迷藏囉!」

  「捉迷藏?」

  不只是哈魯依不瞭解,就連小秋他們也搞不清楚,這天才白癡的腦袋裡到底想些什麽?

  小癡抱臂歎道:「奇怪!爲什麽只有我一個人有頭腦?你們以爲村子裏面全是死人呀?他們難道聽不見剛才那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

  「哦!」小秋恍然大悟:「你是怕有人來察看,可是敵友難分,所以咱們先躲起來,以觀後效,是也不是?」

  小癡捏捏她的下巴,色迷迷笑道:「你真不愧是我的紅粉知己!」

  小秋拍掉他的爪子,不爲所動的嘲弄道:「喲,居然把我從蛔蟲的地位升格爲知己啦?你可真是善變!像你這麽容易變心的男人,說的話能聽嗎?」

  「誰說我變心?」小癡狡猾笑道:「我可沒升你的格,我還是認爲你是蛔蟲呀!只不過我個人甘願降級和你一起當蛔蟲而已。」

  「皮小癡,你……」小秋氣得漲紅了臉,說不出話來。

  小悅呵呵笑著替她接口:「他呀!可真是會說話。」

  「巧言令色鮮矣仁!」二凡不住搖頭歎笑:「難怪他連雙響飽都敢拿出來玩,真是太殘忍了!」

  小癡這時轉移話題道:「哈魯依,快把地上的人擡到前面林子裏藏好,該來的人大概快來了。」

  哈魯依揮手以苗語指示手下,忽然問道:「屍體也要搬嗎?」

  「丟到湖裏喂魚好了!」小癡擺手道:「只要不讓來人知道他們的下落就可以。光頭,過來幫忙,動作快一點!」

  經他這一催促,大夥兒開始搬人棄屍的忙碌起來了,誰都沒有空去計較剛才發生的事。

  他們剛在樹林內藏好行蹤,通往村子的那頭,已有人影出現。

  小癡凝目細看,隨即笑道:「來的人大部分是蛇族,可能是要來接應截殺奴加這票人的。」

  奴加恨聲道:「剛才那些蛇族的人說,他們已經佔領了我們的村子。凡是反對蛇族和達卡斯的人,不是被殺就是被關。他們是奉達卡斯的指示,要來殺我和司迪麥他們的。」

  哈魯依面罩寒霜道:「達卡斯竟敢出賣族人,這次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饒恕他。」

  奴加心頭突地一跳,直到此時,他才明白地感受到哈魯依身上所發出的那股領袖威嚴,那是種與生懼來的風度,任何人也無法取代的氣質。……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