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悅看著輕鬆走向自己的小癡和小秋兩人,哀聲歎道:「奇怪,明明發動攻擊的人不是我,爲什麽我的災情最爲慘重?」

  低著頭忙著紮褲帶的小癡,聞言抬頭,指著自己臉上的巴掌遺跡,哼道:「你會比我還慘?我到現在都覺得滿天是金條想抓沒半條。」

  小秋故作輕鬆地撢撢衣衫,謔笑道:「這就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老天絕對是公平的,像我這種好人就不會吃虧。」

  「什麽?」小癡張口欲駁,卻又臨時一頓,擺擺手洩氣道:「算了,我跟你有理也說不清。」

  他已想到剛才的混戰裏,如果賠上一吻還不算吃虧,那……唔,有人臉皮可真不算薄哩。

  「不過……」小癡賊笑兮兮的暗忖道:「如果小秋仔硬是認爲不吃虧,那我也只好勉強委屈自己,讓她占占這個便宜囉!反正,大家都是『第一類接觸』,誰也不欠誰。呵呵……」

  他正兀自幻想著出神,小秋他們三人對望一眼,嘿嘿怪笑數聲,「啪!」地脆響,三人毫不客氣的賞了小癡一記大響頭。

  「哎喲!」小癡抱著腦袋,嗔叫:「幹嘛打我?」

  「你想出蜘蛛絲怎麽做衣服了沒有?」

  「你想到咱們該如何出去了嗎?」

  「你還不想出去呀?」

  小秋等人異口同聲發出問題,想要轉移小癡的注意力,使他暫時忘記自己挨打的事實。

  但是——

  小癡微一眨眼,倏地出手如電,「劈劈啪啪!」先還了三人各一記響頭,這才逃出老遠,大叫一聲:「停--!商量正事要緊。」

  小秋揉著腦袋咕噥道:「這個小白癡什麽都能忘,就是不忘報復!」

  小悅呵呵苦笑道:「我怎麽會忘了?這小子從小就是什麽都吃,唯獨不吃虧!」

  二凡無所謂的聳聳肩,反正他有神功護體,怎麽挨打都不吃虧。

  「看在你們急著想出去的份上……,」小癡警戒著走向三人,狡笑道:「我只好放棄那件超級蜘蛛絲織成的新衣服了!」

  「少來!」小秋嘲謔道:「我看呀,是因爲你想不出法子去織那衣服,才不得不找藉口放棄!」

  小癡嗤地一笑:「哈!你小秋仔會說出這話來,就表示你真是太不瞭解我了,天底下還有本天才想不出的方法嗎?」

  「什麽衣服?」二凡和小悅滿臉好奇的同聲發問。

  小癡解釋道:「我剛才試驗了一下,發現那隻食屍蜘蛛吐出的絲,雖然具有強烈的腐蝕性,但也同樣具有避毒、抗毒的功能。所以我才想,如果將此絲拿來做件衣服,倒也算是一件新鮮事,不過……」

  他扮個鬼臉,笑道:「後來我再一想,反正咱們吃過屍菌靈芝,雖然不見得百毒不侵,但尋常一點的迷藥、毒都奈何不了咱們,我又何必花腦力和時間去搞一件蛛絲避毒衫?如此豈非多此一舉嗎?再說,一旦有人知道咱們身上有這件寶貝,保證馬上偷的偷、搶的搶,那時咱們就別想過安寧的日子了。基於以上這麼許多缺點,本幫主因此宣佈放棄做避毒衣的念頭。偏偏這小秋仔竟然這麽不會說話,敢說我是想不出方法才想放棄?」

  他故意惡狠狠地瞪了小秋一眼。

  「是是是……」小秋戲謔道:「我知道白癡幫主你很聰明,所以我才故意用話刺激你,沒想到你這麽容易就上當,真是太沒樂趣了!呵呵……。」

  她嘴裏說「沒樂趣」,臉上笑得可是得意得很,顯然樂趣多多的樣子。

  小癡苦笑道:「奶奶的,這次是真的不小心上了你這娘們的當!」他尷尬地抓抓自己鼻子,故作沒事的大方樣。

  小秋適可而止的轉移話題:「既然你決定不要這件避毒的新衣服,那咱們還待在這個黑不拉嘰的洞裏做啥?」

  小癡飛快瞄她一眼,別有含意地呵呵直笑:「走就走吧,不過外面可沒比這裏亮多少。」

  他取下那顆玲瓏寶珠,率先步人通道,心裏忍不住暗笑道:「說你不瞭解我才有鬼!算你聰明,懂得改變話題,否則你很快就會明白,『君子動口』的最高含意了。」

  想到剛剛那個意外的「洞口」,小癡還真後悔當時太匆忙,沒有好好體會一下個中滋味。

  小秋這回可學聰明了,她寧可殿後,也不再跟在小癡後面走。想到剛剛的意外,她還免不了有點心跳加速呢!

  小癡來到洞口,摸出火摺子放了把火,將蜘蛛絲燒掉。

  小悅怔道:「就這麽簡單?我還在猜,你打算用什麽方法出去……。」

  小癡瞄眼道:「不然你以爲有多難?不錯,這些蜘蛛絲的確又毒又韌,很難弄得壞、但是它到底還是蜘蛛吐的絲,不怕火行嗎?」

  「算我沒說!」小悅識趣地聳肩笑笑。

  這趟返程四人再度看到四處的腐屍時,卻已沒有先前那麽噁心的感覺。

  小秋不由得咕噥:「難怪俗語說:『一回生,二回熟』,我要是再多看幾次這種場面,只怕任何恐怖片都嚇不倒我了。」

  「噓!」小癡豎指道:「趁著那食屍蜘蛛不在,咱們趕快溜!」

  「往哪裡溜?」二凡壓低了聲音,一臉茫然:「這地方暗無天日,又無路標,咱們怎麽知道該往哪裡走才對?」

  「笨啊!」小癡照例賞他一記響頭:「路標就在地上,只要順著腐屍走,就能找到出去的路。」

  他已經帶頭小心翼翼地自腐屍之間穿梭而過,其他三人立刻緊緊跟著移動,二凡仍是將信將疑的低問:「爲什麽跟屍體走能出去?這其中又有什麽道理?」

  走在他身邊的小秋自動解釋道:「道理很簡單,因爲死在這裏的人當然不是憑空出現在這地方的囉。根據他們的死相和這個沼澤的環境推測,這些人死亡的時間絕對沒超過七天,而他們顯然也不是從咱們掉下來的那個洞進來的。這不就表示這沼澤區裏,另外還有通路嗎?」

  小悅也發表意見道:「正是如此。而你看,這些屍體大多是頭部向朝著咱們所來的方向倒地,他們大概是希望於臨死之前,找到另外的出口好離開此地。咱們既然從那邊過來自然要往他們的來時路出去囉。」

  小癡回頭笑道:「真聰明……」

  他話聲未落,已然瞥見食屍蜘蛛爬出了泥潭,食屍蜘蛛正巧也在同時發現小癡他們。

  只聽到食屍蜘蛛一陣尖銳刺耳的吱叫,一道白光驀地自牠口中衝出,襲向小秋的背後。

  小癡一聲驚叫,探臂猛力拉著首當其衝的小秋縱向黑黝黝的林木之後,小悅和二凡同樣機警的各自閃身掩避。

  那道白光正是食屍蜘蛛吐出的毒絲!

  毒絲在掃中小癡和小秋二人藏身的巨本時,「滋」地一響,便將那株足有二人環抱粗的大樹攔腰蝕倒。

  駭得小癡他們兩人忙不迭閃開倒地的樹身,另覓掩護之所。

  小癡在閃退的同時,抖手就是二顆雙響炮朝飛掠追來的食屍蜘蛛射去。

  轟隆巨響之後,食屍蜘蛛非但毫髮無損,反倒遭爆炸激怒,只見牠吱吱尖叫,屈腿一彈,龐然如山的身軀已淩空朝小癡的頭頂罩落!

  同時,另二道毀滅性的毒絲也再次自牠口中猛地朝小秋捲去。

  「哇噻,一招二式!」

  小癡和小秋異口同聲的嘲謔中,兩人飛身而起,迎戰空中的食屍蜘蛛。

  小秋抖手一抛「流星閃」,嗡鳴聲大作的射向食屍蜘蛛右眼,宛若星雨般的針芒便在食屍蜘蛛眼前尺餘處篷然激射!

  食屍蜘蛛不識流星閃的厲害,當下被激射而出的針芒射中眼珠子,牠發出淒厲的尖叫,舞動毛茸茸的長腳掃向小秋,巨大的身子同時迅速倒掠。

  小癡手腕翻處,「烈陽梭」赫然在握,就在食屍蜘蛛張嘴尖叫時,他對準蜘蛛的巨口,射出一發烈陽彈。

  「哎喲!」

  「轟!」

  小秋被蜘蛛長腿掃中的悶哼與烈陽彈的爆炸聲同時傳入小癡耳中。

  他毫不多想,淩空扭腰朝小秋飛墜的方向撲去,即時在小秋落地之前將她接住。

  總算小癡因爲服用屍菌靈芝之後,功力大增,在接住小秋的衝力撞擊下,仍能勉強挺身改變方向,免去二人摔入腐屍懷抱的惡運。

  饒是如此,小癡在落地之後,腳下依然連退了七八步,還是無法消除餘勁,最後仍是一屁股跌坐於地。

  他顧不得享受「軟玉溫香抱滿懷」的滋味,急忙翻身而起,檢視小秋被蜘蛛掃中的左肩。

  只這片刻,小秋的左肩已是一片烏黑,傷口也流著腥臭的污血,小癡急忙爲她把脈診傷,卻發現她泛黑的肩胛,在傷口流出污血後不久,慢慢恢復了原有的白晰。

  小癡噓氣道:「算你命大!還好你先天體質特異,又服過屍菌靈芝,所以體內能自動解毒。若是要換成我們三人之中,隨便哪一個被食屍蜘蛛劃破丁點兒皮,可都比你麻煩多了!」

  他爲小秋的傷口敷上療效迅速的金創藥,包紮妥當後,交待小秋在一旁觀戰,即匆匆趕去協助正在截殺蜘蛛的二凡和小悅他們。

  食屍蜘蛛瞎了一眼,又被小癡轟爛那張血盆大口,此時已漸呈困獸之態,一心只想逃回泥潭中躲藏。

  小悅和二凡卻是一左一右的攔阻牠的去路,令牠躁怒異常。

  幾經衝突,食屍蜘蛛總是被二凡的掌力和小悅寶劍的銳氣逼退。

  如今牠獨目一瞥,看見小癡也朝自己撲來,不由得驚怒的放聲尖叫。

  原來躲在小秋懷中的老金,此時竟也攀上樹梢看熱鬧,這老潑猴見食屍蜘蛛被小癡他們三人整得左支右拙,不禁樂得又蹦又跳,還在樹上猛翻跟斗。

  食屍蜘蛛發出吱吱慘叫,老金竟也興奮的扯起喉嚨幫牠尖叫,刹時間,原本死寂的沼澤內,因此變得熱鬧非凡。

  小癡忍不住笑駡道:「他媽的!我們在這裏拼命,那隻老潑猴卻在樹上看戲,這樣還有天理嗎?」

  他覷準角度,再次發射烈陽彈,不過目標卻是老金立足的那株大樹,而非眼前的食屍蜘蛛。

  「轟!」地一聲,樹倒猴子散。

  老金嚇得鑽回小秋懷裏避難,只露出半個腦袋和一隻埋怨的紅眼惡瞪小癡。

  食屍蜘蛛也被這聲爆炸嚇得不擇方向而逃,正巧不知死活的朝著小癡撞去。

  小癡好整以暇地舉起手衝烈陽梭,賞了這恐怖怪物一發炸彈,將食屍蜘蛛轟上半天高不待食屍蜘蛛落地,小癡再次在烈陽梭內扣入三枚烈陽彈,朝這怪物飛墜的身影連發了三炮。

  一時之間,轟聲如雷,整個沼澤區也因爲這陣爆炸而震動不已……。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