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凡遲疑道:「可是……小白癡,難道咱們要摸黑替公子哥療傷?或者,得等到天亮,看得見東西時才動手?」

  小癡吃吃一笑:「咱們既不必摸黑,也不用等到天亮。」他戲謔的呵笑道:「只要你把這些乾柴拖過去堵在洞口,我保證你馬上有烈火可用。」

  小秋尋思道:「乾柴堵在洞口?那樣火光還是會外洩,除非你另外再加點手腳。」

  「哈!」小癡戲謔捏捏小秋的鼻子,逗笑道:「你真是我肚子裏的蛔蟲,居然能夠如此瞭解我!」

  小秋扮鬼臉道:「不是我瞭解你,而是你的本事太有限。你這傢伙除了當蒙古醫生,就是玩玩『術仔』,還會有什麽?」

  他嗤笑著動手幫忙,和二凡一起將大把大把的乾柴拖到洞口前和窄道內。

  小癡搔著腦袋笑道:「我有那麽簡單嗎?其實,我是專門賣刷子的人,法寶不光是這兩把,只是沒什麽機會施展罷了……

  小秋和二凡故作忙碌狀,懶得理他。

  小癡索性朝端坐小悅肚皮上的老金表白道:「老金,你最清楚了,你知道我十八股武藝樣樣精通,只是還沒開始練而已,對不對?還有,我保命的本事是一流的,否則我怎麽能夠將你自『飛翼金蛟』的利口下救出,是不是?」

  他問一聲,老金就吱叫一陣,那模樣還真像在和小癡一問一答。

  小秋走過來笑道:「金寶,你少替小癡幫腔了,他有幾兩重,難道我們會不知道?」

  小癡故作驚訝狀:「喲!你沒抱過我,怎麽知道我有幾兩重?」

  「我爲什麽要抱你?」小秋瞪他一眼:「我可不想得愛死病!」

  小癡突然猛地抱住小秋腰身,將他舉高道:「誰說抱一抱就會得病?我看你是心裏有鬼,才會專想些亂七八糟的。」

  小秋驚叫道:「放手啦!」他啪地一掌,狠狠甩了小癡腦袋一記響頭。

  「哇!」

  「哎唷!」

  小秋不料小癡會突然鬆開雙手抱著腦袋叫痛,自己也被摔得四腳朝天,直揉著屁股哼唉道:「臭小癡,你要死了!把我屁股摔成四半了……

  小癡晃了晃腦袋,無辜地道:「是你自己叫我放手的嘛!」

  小秋又好氣又好笑地瞪視著他,半晌,兩人不約而同爆出一陣大笑。

  終於把所有的乾柴拖往洞口的二凡,這時抹著汗走來,莫名其妙道:「你們倆有病?怎笑得這麽大聲,萬一再把血手會的殺手引來怎麽辦?」

  「不會啦!」小癡擺擺手,朝柴堆走去:「他們已決定回去睡覺,最快也要三四個時辰之後才會來。」

  他拾起一把乾柴,折成長短不等的木棒往地上插去。

  啪的一聲,地面完好如初,他手中的木棒卻斷成兩截。

  小癡笑道:「這地怎麽和小秋的頭一樣硬?」

  小秋反駁道:「你少拐著彎罵人!你自己的腦袋才是一顆頑石,所以剛才打你一巴掌,手到現在還是腫的啊!」

  他伸出手掌來,果然掌心還有些紅紅的。

  「哇噻!你好狠!」二凡道:「居然那麽用力揍小癡,你該不是嫉妒小癡太聰明,故意想把他打成白癡吧?」

  小癡賊笑道:「終於有人實話實說了,可見公道自在人心。」

  他和二凡笑著對視一眼,他倆的交情可不比小秋差,二凡若沒幫著小癡說話,那才是奇怪呢!

  小秋哼笑道:「算了!看在你們兩個十幾年來狼狽爲奸的份上,我就不和你們計較。喂!小白癡,你連洞也打不成,還想搞神馬奇門遁甲?」

  小癡笑道:「這種打洞的本事,還是讓給光頭好了。」

  二凡搔搔光頭,無奈道:「都是我師公的錯,他幹嘛將我補成像大象一樣?呵呵……

  不消片刻,二凡已依照小癡的指示,在柴堆之後佈出一個梭狀般的小型陣式。

  小秋再次燃起火堆,滿面狐疑道:「這樣外面就看不到火光?」

  「不信的話,你自己出去看看就知道了。」小癡嘲弄著。

  二凡不解道:「洞口通道已經被堵住了,怎麽出去呢?」

  小秋歎道:「光頭,你未免太聽話了吧!如果小白癡叫你去死,你是不是還要問他,希望看到你如何死法?」

  二凡尷尬笑道:「那倒不至於啦!我只是習慣將他隨便說說的話當真,像死這種事太嚴重了,我當然會慎重考慮的。」

  小秋瞪他一眼道:「不知你是真老實還是故意裝傻?爲什麽有的時候,你的反應又很機伶?我真搞不懂你!」

  二凡欲言又止,小秋擺手道:「算了!你還是快過去幫那個小白癡給公子哥療傷吧!」

  二凡在走向小悅之前,呵呵笑著拋下一句話:「好吧,反正你提出的問題,得由你自己去想出答案。」

  小秋看著二凡的背影,不禁暗想道:「這個光頭有時傻得可以,偏偏偶爾也會說些莫測高深的機伶話,他如果真是老實人,我就是達摩祖師轉世!」

  「小秋,快把你的寶貝珠子貢獻出來。」小癡已在山洞那頭催促道:「沒有足夠的光線,萬一我把『九天續命膏』喂到公子哥的鼻子裏,怎麽辦?」

  「九天續命膏?」

  小秋不以爲然的撇撇嘴,取出寶珠走到小癡他們身側,舉高爲他們照明。

  此時,小癡已爲小悅脫去上衣,在他身上紮滿顫巍巍的金針,並喂他吃下九天續命膏。

  二凡按照小癡的指示,伸掌抵在小悅心窩重穴上,開始緩緩輸入內力,謹慎地爲他逼毒療傷……

 

  ※  ※  ※

 

  綏境。

  越過黃河與陰山,這片遼闊的土地已屬於瀚海部份。放眼所見,只有浩瀚的金黃色沙漠。

  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一如數百年前的老祖宗,依然過著逐水草而居的遊牧生活。

  綠洲,是沙漠旅人的生命之源,一些面積稍大,水草豐富的大型綠洲,便成了這些在沙漠中討生活的人們定期聚會、聯絡感情,以及交換旅途消息的中心。

  凡是來往於塞北這片遼闊沙漠中的遊牧民族和駱駝商隊,幾乎沒有人不曉得這一座名爲「金城湖」的大型綠洲,以及這座綠洲在近百年來膾炙人口的「黃金城」傳說。

  『金城湖』以前稱爲「鏡湖」,是因綠洲上那片光滑如鏡,水色湛藍如玉的湖水而得名。

  在這清新透澈的湖水之旁,有一座青翠靈秀,狀似蓮花展現的「蓮臺山」,這山山勢雖不高,卻時刻爲雲霧籠罩;遠遠望去,果真像煞如來傳教說法的蓮台聖域,顯得恁般出塵而又迷離,同時更蘊藏著一股不可測知的神秘氣息。

  九十多年前的一個端午,午時時分,蓮臺山間長年籠罩的雲霧,竟然一改昔日的寧靜,隨著移動的日光滾滾翻騰,詭異的聚向低谷,露出青翠的蓮峰。

  正午一至,驀地——

  蓮臺山頂忽然金光大盛,在滾騰的濃霧之上,浮現出一座純金打造的神秘城堡。

  當時,鏡湖正在舉行一場小規模的市集,一隊駱駝商隊和四個遊牧家庭同時親眼看見了黃金城出現的奇景,他們頓時被它的絢麗與輝宏所震懾。

  令人心蕩神馳的燦爛金霞燃亮了整座蓮台,平靜的湖面映著黃金城迷濛的影像,閃閃金光猶如無數金魚在水中跳躍。

  黃金城!

  神秘的黃金城便如此奇異又美妙地呈現在世人眼前。

  神秘的黃金城帶著海市蜃樓般的綺麗與渺茫,出現在這座鏡湖綠洲的山峰間,爲這片燥熱且充滿死亡陰影的廣闊沙漠,帶來了神話般的傳說。

  二凡和小悅著迷地聆聽著小秋敍述神秘黃金城的故事,光看他們瞠目結舌的模樣,就知他倆均被小秋口中的黃金城所深深吸引。

  「自從那時起,黃金城固定會在每年端午節的午時,出現於蓮臺山,鏡湖也因此被改稱爲金城湖。」

  「然後呢?」小癡眨眼思索道:「沙漠中突然出現這麽一座黃金城,天下絕不可能太平無事吧?」

  「那是一定的!」小悅接口道:「一座黃金砌造的城堡可是一大筆財富,而貪婪又是人的本性,黃金城一出現,豈有不舉世瘋狂的道理。」

  二凡笑道:「是呀!連和尚聽了都有點怦然心動,何況是親眼目睹的人?」

  小癡笑道:「所以呀,故事還沒完呢!接下來又發生了什麽驚天動地的事?小秋仔還不快快道來。」

  小秋戲謔一笑:「故事豈只還沒完,簡直是才剛開始而已!」他清清喉嚨,裝腔作勢接道:「這座黃金城突然出現於蓮臺山的消息,立即由塞外傳到關內,轟動了大江南北,於是吸引了大批的人出關,前往金城湖尋寶。最後,這傳說終於驚動了朝廷,於是皇帝老爺下令禁止人民出關,違者斬首,可他自己卻派了欽命大臣率領大批人馬進入沙漠,一探黃金城傳言的真實與否。」……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