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凡對著正在動手中的小悅呵呵笑道:「本來和尚我想上去幫忙,不過聽小秋這麽一說,我覺得不該破壞你表現的機會才是!」他索性大刺刺地抱起雙臂看小悅獨自對付五名功力不弱的對手。

  小癡摸到桌上的火石,點燃油燈,室內刹時一片光明。

  從來人的穿著打扮一看即知,這票惡漢正是稍早在小悅手中吃過虧的鐵劍門同夥,只是這次來人的功力顯然個個非凡。

  小癡和小秋逕自拉出椅子,好整以暇的坐下觀戰。

  小癡評論道:「嗯,這些人比先前那票有用多了!看這情形,花花公子空著手再也支持不了幾回。」

  杜玉蟬已打點妥當的下床,聞言擔心道:「皮公子,既是如此,你們快點動手幫他的忙呀!不然……」她咬著下唇,一副憂心忡忡之態。

  「安啦!」小癡擺手笑道:「大花心還沒有把最厲害的本事拿出來,如果他真的不行,光頭早就上啦,還輪不到我出手。」

  小秋眨眼低語戲謔道:「你出手有用嗎?嘖!」

  小癡瞅眼道:「當然有用,我不出手則罷,若是出手保證百分之百見效。」

  小秋以懷疑的眼光瞅著小癡老神在在的表情。半晌,他恍然有悟:「哦,我差點忘了你的鬼頭鬼腦,難怪你這麽有把握。」

  想通之後,他倒也不再懷疑小癡出手的效果。

  小悅空手對付鐵劍門五柄縱掠如電的犀利長劍,漸感壓力。

  他雙手翻飛如蝶,拍、扣、彈、拿,吃力的逼開對方另一波攻擊,微喘笑道:「各位大哥,你們想送死,總也該報個名號,好叫我知道自己送了什麽人的終嘛!」

  回答小悅的是「嘶!」地裂帛之聲。

  小悅的衣袖遭對方削下一大片,差點連左手一起送給了對方。

  「呀!小心。」杜玉蟬嚇得掩口驚呼。

  小秋嘖嘖笑道:「大花心,你要保重呀!你若受傷,有人會很心痛的喲!」他斜瞄了杜玉蟬一眼。

  杜玉蟬沒有由來的嬌靨泛紅,心頭也撲通撲通加速直跳,驚懼的心情多添了一絲甜密的愛意。

  小悅臉上依舊掛著不正經的調笑:「嘖!你們再不說話,我可要翻臉了。」

  小癡打個哈欠道:「我說公子哥兒,你就快點翻臉吧!光頭已經聽出外面還有熱鬧等著咱們趕場。」

  「好吧!」一抹冷清的光華隨著小悅的語聲,映入人眼。

  鐵劍門衆人沒有一個看清楚小悅是如何拔出背上長劍。

  就在他們微怔的刹那,衝宵的光華驀地幻成一輪輪飄飄墜落的皓然明月。

  「醉月劍法!」

  鐵劍門人驚呼甫響,明月已逝,無數飛星曳空而過,小悅的劍尖已經準確無比地進出眼前五人的喉際。

  沒有慘號。

  沒有濺血。

  五名劍手帶著不敢置信的神情,瞪著小悅瀟灑的收劍回鞘。然後,這五人宛如五截風中槁木,在碰撞聲中紛紛倒斃。

  小秋忍不住鼓掌叫好:「好,乾淨、俐落!不愧是江湖第一把劍的孫子!」

  「巫小悅,本門與你素無恩怨,你竟敢下此毒手!」

  流雲小築外,驀地響起一個暴烈冷厲的嗓音。

  小癡頷首笑道:「出去看看,人家既然摸上門來,這件事已經不可能善了。」

  他們一行五人穿過小廳,打開冰花格子雕門,魚貫步出小築之外。

  時值仲夏,夜裏帶著微溫的空氣中,浮漾著幽淡的花香。一輪弦月高掛天際,群星拱繞著閃爍不休,遠處隱隱傳來巡夜的更鼓聲。

  嗯,起更了。

  如果不是眼前一大群宛似鬼魅般,冷然佇立於花園、迴廊四處的烏衣大漢破壞了畫面,這原本該是多麽恬靜怡人的夏夜呀!

  「完美的仲夏夜啊!」

  小癡步出門外,張臂似要擁抱這溫暖的夏夜般,連做幾次深呼吸。

  他對四周殺氣騰騰的烏衣人視若無睹,逕自上前,埋首於群花之間,東嗅嗅、西摸摸,十足一副悠然陶醉的摸樣。

  鐵劍門爲首之人是名年過五旬,長相消瘦,目光冷冽,髮鬚花白的老者。

  儘管小癡如此旁若無人的態度已經引起鐵劍門衆人的憤慨,這名老者依然面無表情看著小癡的陶醉狀。

  只是,在他平靜的表面下,雙目卻不時射出酷厲駭人的精光,顯示出他濃烈的殺機。

  小癡便在流雲小築左近的花圃間,瀟灑的蹀踱往返,過足了賞花癮,這才抬起頭,懶洋洋笑道:「好了,各位英雄好漢,你們深夜來訪,究竟是要打?還是要殺?風神幫全都接下。」

  他那句「好了!」對鐵劍門而言,並無特別意義。但是,小悅、小秋和二凡三人卻瞭然地對望一眼,忍不住發出有趣的咯咯賊笑。

  杜玉蟬微感緊張的扯扯小悅衣袖,輕聲道:「巫公子,別笑了!對方可是鐵劍門的副門主『斷腸劍』辛不回親自出馬,站在他左手的那個獨眼龍就是鐵劍門外堂堂主胡一中,這次來此的人,幾乎是鐵劍門半數以上的精英……,只怕情況不妙呀!」

  小悅拍拍她的小手,呵呵笑道:「安啦!今晚是風神幫創幫以來所接的第一票生意,小癡說好就好,保證沒問題。」

  杜玉蟬滿心不解的望著小悅,她可不明白,難道因爲風神幫今夜創幫,就能化解眼前危機?但她見小悅如此篤定,原本忐忑的心神,不覺地也安定下來。

  『斷腸劍』辛不回冷冷的掃視眼前這幾個半大不小的娃兒們,不由得嗤聲冷笑道:「就憑你們這幾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也敢在本座面前大言不慚什麽開山立派?!風神幫?哼!真是可笑之至!」

  小癡站在花圃前,滿臉不悅的環臂叫道:「喂,老鬼,你這說得還是人話嗎?虧你年紀一大把了,居然連句話都不會表達,真沒知識!」

  「光頭!」他朝二凡擺頭道:「這種人不給他點教訓,說得過去嗎?」

  二凡側頭瞅笑道:「當然說不過去!」

  「喝!」

  暴吼聲起,辛不回身邊的胡一中在副門主的暗示下,毫無預警的猝然撲向小癡。

  但是,比他更快的卻是二凡宛如托塔天王般的身軀淩空攔截,將他逼落地面。

  二凡雙掌一拍,大力金剛掌呼嘯而出,口中猶自嘲謔道:「喂,獨眼龍,偷襲可是本幫最得意的絕學之一,你居然敢在關公面前耍大刀?真是走不知路呀!」

  他的笑聲和著勁風的呼嘯,毫不留情的捲向胡一中,逼得胡一中左支右挪,好不容易才避開掌勁正鋒。

  辛不回見狀眉頭微蹙,他不料眼前這個小和尚竟有如此老練紮實的功夫,他一擺手,喝聲:「上!」

  「刷刷!」數響,鐵劍門長劍出鞘,已有一小撥人掠身爲胡一中助拳。

  其餘人手也頗有紀律的緩緩朝小癡等人逼近。

  辛不回陰冷道:「巫小悅,本座原以爲只有你比較棘手,看來,倒是本座輕估了你們。」

  小悅爾雅笑笑:「輕敵往往是致命的原因!看來,今晚貴門註定要栽跟頭了。」

  「是嗎?」辛不回狠笑如刀:「你們叫『風神幫』是不?其實風神幫與鐵劍門之間素無恩怨,你何不交出身邊那個姓杜的小賤人,本座做主將適才那五個手下的死—筆勾銷!」

  小悅沈臉重哼:「小癡說的沒錯,你這隻老狗果然不懂得說點人話!」

  語聲未歇,小悅的狂兮寶劍已然出鞘直奔辛不回面門,小悅惱怒辛不回出言污辱心上人,出手又快又急,毫不容情。

  辛不回不愧鐵劍門副門主,老而彌辣,面對宛若奔雷的來劍,腳下微旋,不退反進,胯下長劍隨著側轉之際,業已「噹!」然出鞘,迎上小悅的寶劍。

  四周鐵劍門人更是不敢怠慢,紛紛揮劍而上。

  刹時,小秋和杜玉蟬也加入混戰。

  這時,五名鐵劍門手下越過戰圈,直朝小癡逼去。

  小癡盯著逐漸接近的烏衣大漢,吃吃笑道:「各位老兄,按例,我可要事先警告你們,在風神幫裏面,就屬我最難惹,通常找上我的人,都會非常非常後悔!」

  五名大漢宛若未聞,直撲而上。

  小癡怪叫一聲,順手拋出一個拳大的烏黑圓球,同時返身逃入花圃中。

  烏衣大漢以爲這烏黑圓球是某種火器炸藥,全都駭然的抽身倒掠。

  但是圓球並未如預期的爆炸,反而「剝!」地裂成兩半,一群黑黃斑斕,大小如蠅的古怪毒蜂,自裂開的圓球中嗡然衝出。

  這些毒蜂出籠後,並不展開攻擊,反倒在空中震翅盤旋彷彿在等待什麽。……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