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個月後。

  黃河風陵渡里許之外的官道上,浩浩蕩蕩馳來一隊人馬。

  來者一共七騎,為首者赫然是十八、九歲明艷動人的美麗姑娘。她身上一襲淡紅輕紗羅裙,襯著胯下那匹紅鬃如焰肌健若鋼的神駿烈馬,不禁令官道上來往行人眼神為之一亮。

  更叫人注目的是,這位年輕貌美的佳麗,雖然所騎是匹優雅出眾而又桀驁不遜的罕見龍駒。但她既不用勒口,也沒有鞍轡,只是在馬背上系著一襲鵝黃褥墊,便這麼穩穩地高倨馬上。

  許多人目注之余,不禁紛紛含笑暗喝一聲︰「好個昂揚的北國佳麗,巾幗之英。」

  更有些識馬的行家,已經訝然脫口低呼︰「哎呀,這不是那匹有『大漠神駒』之稱的赤焰嗎?」

  赤焰似是知道自己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之一,牠神彩飛揚地昂然踏蹄,輕快的步子,顯示出牠與背上的小妮子一樣,俱是同樣興高采烈的心情。

  「瞧瞧她們娘兒倆!」

  落後有一個馬身的小混,嘖嘖有聲地嘆笑道︰「那種昂首闊步、目無餘子的模樣,好像這整條大道上,除了她們自己,就沒有值得一顧的人物,真格是張狂嘖嘖(之至)!」

  在他身旁,小刀聞言輕笑道︰「還不都是你教的。她們這個模樣,正是咱們狂人幫的招牌風格嘛!」

  孫浩文趕前兩步,加入談笑︰「這一路上來,赤焰小子和小妮子可真是出夠了風頭。依我看,就連赤焰小子也好似在關外待得膩味了,巴不得早些再回中原耀武揚威一番。」

  「誰耀武揚威?」丁仔湊近問道︰「在狂人幫面前,誰有那麼大的膽子?」

  小刀朝前努努嘴︰「就在眼前嘍!」

  「我道是誰呢?」丁仔呵呵笑道︰「原來是赤焰這小子,成!牠可比小妮子還有狂人幫的調調。」

  「掉掉?」小紅毛擠上前來,插口道︰「誰掉掉?要撿起來。不撿,會丟沒有。」

  哈赤口沫橫飛道︰「不是丟沒有啦!小紅毛,你要說,不撿會不見才對。」

  他這一開口,有如洪水為患,一陣雷陣雨,噴得其他五人立刻拍馬落荒而逃,一下子便搶出赤焰跟前老遠。

  赤焰既是神駒,從小到大只有牠跑給別人追的份,哪容得小混他們的坐騎領先在自己眼前。

  于是,赤焰嘶嘯一聲,放蹄便追,三兩下便又追回領先地步。

  小混一時興性,索性吆喝著坐騎放開奔速,決定和赤焰一較高低。就算他胯下這匹駿馬跑不贏赤焰,至少也能叫赤焰活動活動筋骨。

  果然,小混這一縱馬狂奔,立刻激起小妮子和赤焰的鬥志。

  小妮子歡聲嬌笑道︰「赤焰小子,跑呀,給那個小混混一點顏色瞧瞧。」

  赤焰聳動長身,似是聽懂了般,唏聿長嘯,驀地蹬地鏢射,剎那間便已衝出老遠,將小混等人甩在後面。

  小混鍥而不捨地緊追其後,忽然,聽見背後蹄聲如雷,滾滾追至。他扭頭一瞧,乖乖,原來是小刀他們也不甘寂寞,催騎加入這場賽馬。

  「輸人不輸陣,輸陣歹看面。」

  小混狂笑一聲,放開韁繩,催促胯下之馬全力飛奔。

  剎時,官道之上竟變成了跑馬場。

  赤焰理所當然獨居領先地位,遙遙在前。

  小混他們六人所騎這六匹大馬,雖說不如赤焰那般神駿,卻也都是連雲牧場里百中選一的良駒。此時,這六騎一旦放蹄狂奔,聲勢自是非常驚人。

  而這六騎駿馬,又因良莠無別,體力與耐力亦在伯仲之間,因此雖是在狂奔之下,行進速度仍然相差無幾。除了小混因為起步稍早,略略領先之外,其他五騎幾乎成為並列之勢。

  這一並列不打緊,偌大的路面,卻叫賽馬的小混他們所佔據。一時之間,官道上黃塵滾滾,蹄聲撼天,路上其他的行人車騎,不由得紛紛躲避閃讓,並對這群膽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旁若無人縱馬狂奔的狂徒,報以咋舌的探視。

  小混他們如此放蹄狂奔,很快便接近黃河渡口。

  愈近渡口,官道上的行人車乘,也愈發頻繁。

  小混他們卻似乎真的跑出興趣來,非但不減緩速度,反而利用各種騎術閃躲阻礙,以期贏得這場比賽。

  忽地——

  領先在前的赤焰驀然長嘯入雲,騰身飛掠而起,凌空跨掠幾近丈餘的距離,這才靈巧地落向地面,衝踏數步之後,便停了下來。

  小混他們隨之捲進,瞄眼一望,原來在這行人熙來攘往的大道之上竟然有人阻道廝殺。

  小混飆馬的興致受到打擾,心裡著實非常給他不爽,索性找碴地嗔罵道︰「他奶奶的,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狂人幫面前攔道行凶,阻礙本大幫主的賽馬,這些人大概以為自己很張狂,所以想向咱們挑戰比狂。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走,過去教訓教訓他們,好讓他們知道,什麼樣的人物,才有資格在官道上賣狂。」

  小混等人策騎逼近鬥場,終於看清動手雙方的面目。

  孫浩文驀地脫口驚呼︰「噫,那不是大師兄、古師妹和心怡師妹嗎?他們為何會在此遭人圍攻?」

  原來,這已落下風的一方,竟是與孫浩文感情最為深厚的三名師兄妹。他們正是華山掌門的愛女古瑤萍和親傳首徒『玉面飛狐』顏景松。另外那名心怡師妹,便是和孫浩文已有婚約的『蘭心飛燕』秋心怡。

  孫浩文見他們三人,在對方十餘人的圍攻下,已逐漸力有不迨。當下,一按轡頭,人已自馬上飛身而起,直撲戰場。

  他人尚在空中,劍已出鞘,口中同時大喊︰「大師兄,我來助你。」

  他嘴裡叫的是大師兄,不過攔下的對手卻是圍攻自己心上人的那幾名彪形大漢。

  秋心怡驚喜逾恆地叫道︰「文哥,你可回來了。咱們華山出事啦!」

  那邊,『玉面飛狐』顏景松力拒數名凶敵,放聲叫道︰「四師弟,你快帶師妹她們離開此地,師兄為你們斷後。」

  一名頂著個禿頂大腦袋,滿臉紅斑的奇丑怪人,桀桀陰笑道︰「不用走啦!只要是華山弟子,就通通留下吧!」

  他倏地再出十掌,逼得顏景松左支右絀更形危急。

  顏景松將身邊的古瑤萍推向孫浩文,狂吼道︰「你們快走呀,四師弟,你得去請小混幫主,來挽救我華山一派呀!」

  古瑤萍雖是釵橫鬢亂,卻淒然叫道︰「大師兄,要走我們一起走。否則,我絕不離開你。」

  那斑臉怪人嘿嘿怪笑道︰「你們還真叫情深意濃吶!老夫說過了,你們得通通留下,一個也跑不了。」

  「嘖嘖……」

  小混一搖三擺地走過來,口中嘖笑嘲謔道︰「喂!醜八怪,你就算醜得沒人要,也犯不著妒人家小倆口感情好嘛!瞧你一副惡行惡狀,恨不得棒打鴛鴦的德性,你想嚇唬誰呀?」

  斑臉怪人旋身轉開三步,兩掌當胸,戒備地瞪著小混,凶狠道︰「小子,你是誰?竟敢插手管班大爺的閑事。」

  小混擺擺手,他身後的小刀長笑一聲,揮刀加入戰圈,一下子便攔走大半的敵人,讓顏景松和古瑤萍壓力大減,終於得以輕松地喘口大氣。

  小混這才閑閑地回答道︰「我是誰?我乃是這位老兄的四師弟的同路人,也就是他念念不忘,叫他師弟去找的人。我這人有個壞毛病,就是喜歡證明自己沒有不敢管的閑事。這樣的回答,不知道你這位斑大爺,聽了可還滿意?」

  斑臉怪人尚未領會小混語中玄機,暴怒叱道︰「小子狂妄。」

  小混吃吃笑道︰「我若不狂,那才叫奇怪。」

  與人動手中的顏景松,驚喜叫道︰「是小混幫主嗎?」

  小混哈哈一笑︰「答對了,有獎。」

  他雙掌一揮,砰地將一名退到他面前的大漢,震出三丈之外。

  斑臉怪人臉色倏變︰「你是曾能混?」

  「不像嗎?」小混身形猝閃,出手便是『血刃掌』劈向斑臉怪人,口中同時調侃道︰「試試我的招牌掌法,就知道我是真的能混,或者只是西貝貨。」

  泣血般的漫天掌影,帶著呼嘯的勁風,撞向斑臉怪人。

  「血刃掌!」

  斑臉怪人駭然地脫口驚呼聲中,傾以全力拚命揮掌抗拒著這令人驚顫的索魂紅影。如今,他果真見識到天才混混的獨家絕活,證實了小混的真正身份。而他,卻又多麼希望自己沒有確認這項證實,這項要人老命的證實啊!

  空氣在他們兩人的掌勁揮攪下,似是沸騰了起來,天與地已宛如被這些無形的罡烈力道撕扯地發出難以忍受的尖泣。

  四周的空隙猶自不斷滾蕩著迷蒙的掌影,一陣宛似九天急急催落的霹靂金雷,恰如正月的花炮般,劈劈啪啪的爆響開來。

  平地因這罡氣互擊猝然刮起了旋風,吹得一旁廝殺中的其他人,全都東倒西歪站立不穩。動手的雙方不得不紛紛住手,各自踉蹌後掠,讓出場地給小混和斑臉怪人。

  小混在滾騰的勁流中狂笑如雷︰「好個『混元掌』,算你有兩下子,夠勁!」

  狂笑聲中,小混身如風中飛絮,隨著澎湃的勁流的間隙之中,逼向倉皇而退的斑臉怪人,抖手又是漫天鋪地血刃掌,猛朝對方狠狠斬去。

  斑臉怪人猶未自第一輪的攻擊中緩過氣來,小混第二波的攻勢又到,他只得匆促地舉掌反擊。

  砰砰數聲悶響,斑臉怪人被如刃的掌力砍實,身子剎時宛如遭到亂刀割剮了一般,迸開無數傷口,一路帶著慘號,灑著鮮血,歪歪斜斜地退出七尺,方始如爛泥般癱倒于地。

  就在斑臉怪人慘號聲甫起的同時,另一邊,孫浩文在丁仔和哈赤的援手下,也劈開了三名對手。

  不知是誰發出一聲撮口的呼嘯,那群原本氣焰囂張,攔路截殺顏景松等人的狂徒,忽而一哄而散,連地上的尸體也顧不得抬走,剎時便跑得一個不剩。

  哈赤還怔怔地高舉著手中的大彎刀,只一眨眼,他卻已經找不到拚命的對手。

  「怎麼全跑啦?」他收回彎刀,呵呵憨笑道︰「瞧他們逃得這麼快,恐怕連赤焰都追不上嘍!」

  一旁,觀戰的亨瑞喜笑顏開地拚命鼓掌︰「好棒,好棒。」

  丁仔嗤笑道︰「辣塊媽媽的,小紅毛,我們這廂在拚老命,你小子卻當成我們在耍猴戲給你看嗎?」

  「猴戲?」亨瑞茫然道︰「猴子演戲?騙人!沒有猴子,沒有演戲,我沒有看見。」他皺起長著雀斑的尖挺鼻子,不服氣地瞪著丁仔,似乎在怪丁仔怎可騙他。

  丁仔見他又是如此夾纏不清,只有無奈地瞪眼道︰「天呀,老子說話你幾時才能完全聽得懂?除了小混那種天才,還真沒人有本事和你清楚地溝通吶!」

  小妮子呵呵嬌笑道︰「丁仔老哥,小紅毛這次算不錯啦!至少,他把『沒有看見』這句話,完全正確地表達出來了。」

  孫浩文扶著歇過氣的心上人,秋心怡朝他們招呼道︰「你們幾個別扯了,過去見見我大師兄吧。」

  他們快步走向小混和顏景松等人那頭。

  小混剛替受了些浮傷的顏景松包扎妥當,並讓他服下些平順血氣,補充體力的藥丸。

  顏景松感激逾恆道︰「小混幫主,能夠在此遇見你們,實在是天大的巧合。要不,我們一定會被捉回華山,那時可就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了。」

  「捉回華山?」

  不單是小混不解,便是和華山淵源非淺的小刀和孫浩文,也聽得滿頭霧水,一臉驚奇。

  「華山到底出了什麼事?」小混納悶地問︰「地上躺著的這些家伙,又是哪一路牛鬼蛇神?他們為何要捉你們?要把你們捉回華山!這又算莫明其妙哪門子的土地廟?」

  顏景松黯然一嘆︰「這檔子事說來話長,我們還是先離開此地,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藏後,我再慢慢告訴你們個中詳情。不然,等剛才逃走的那群凶人招來幫手後,只怕要大大的不妙。」

  小混是何等狂人,聽了如此洩氣的話,不由得狂態畢露道︰「躲?哈,這個字怎麼寫?老兄,你大概忘了自己現在是和什麼人在一起了吧?就算天塌下來了,都有狂人幫先替你頂著,你啥事也不用擔心,至于剛才那票鳥人,他們若真敢再回來,本幫主非得把他們擺成橫豎七十二個不同的死相不可。」

  這時——

  剛才因為怕事,而匆匆避出老遠的一干行人車夫,因為見凶殺的現場似乎已無危險可慮,便又紛紛聚攏過來,朝地上的尸體和小混等人指指點點,吱喳地議論不休。

  小刀終究比較了解小混的心性,他見這混混為了顏景松幾句話,似是又要賴定當地不肯離去,便穩重一笑地插口道︰「大幫主、小混混,依我看,顏師兄的故事可要有得講了,現在也快近午,咱們不如找個地方坐下,邊吃邊談不是挺舒服的嘛!」

  孫浩文和小混相處的時日雖然不多,卻是從小刀口中听到太多和小混有關的事。

  他听出小刀用心的建議,當下配合道︰「也對,咱們就這樣站在死人旁邊說話,自己不覺得別扭,卻便宜路旁看戲的人了。」

  小混睨眼斜睇著他們兄弟倆,嘿嘿怪笑道︰「得了,別以為本幫主不知道你們的用心,你們就怕我賴在這兒不走,這里又是在官道上,出了事準定有人會去報官。等一會若是官差來了,非得把咱們這些殺人凶手拿起來問罪。這一來,麻煩可就是沒完沒了,對不對?」

  小刀眨眨眼,呵呵笑道︰「知道就好,你既然明白我們用心良苦,就合作一點,別再發飆耍帥,死賴在這兒不走啦!」

  「走走走!」小混揮著手狹謔道︰「你們這些傻蕃鴨的表哥(呆頭鵝),真好騙。還以為我真的會賴在這兒不走?我又不是和你們一樣笨。」

  他率先邁步,朝自己的坐騎走去,一邊猶自故做姿態地搖著頭,大聲嘆道︰「唉……才多久沒訓練你的反應,你們居然已經忘了,演戲是本幫主最喜歡的消遣之一嘛!」

  其他人全聽傻了眼,他們還真是一不小心,忘記小混的這項嗜好。

  「臭混混,原來你在耍我們?」

  小刀好氣又好笑地自這混混背後,猛地撲將上去,想給小混一點教訓。

  豈料——

  小混就像後腦袋上長著眼楮一般,輕易地躲開他的偷襲,身子一扭,人已上鞍。

  「走呀!」小混策騎狂呼︰「殺了人可得亡命天涯去也。」

  小妮子也急急掠回赤焰背上,追趕道︰「小混混,你又偷跑了。這場賽馬,你要押多少銀子呀?」

  只這兩句話時間,他們三人已跑出老遠之外。哈赤和亨瑞忙不迭認蹬上馬,急急隨尾追去。

  「少爺,等等我們吶!」哈赤一路大喊,口沫子隨風四濺,好不壯觀。

  亨瑞也急聲呼道︰「小混,跑馬,不公平,等賭錢,不對,重來,不跑呀……」

  丁仔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嘆笑道︰「這回,小紅毛的蕃話,大概只有他自己才聽得懂了。」

  小刀呵呵失笑道︰「依我看,只怕連小紅毛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究竟在說什麼!」

  他朝僅剩的三騎點了點頭,輕笑又道︰「看樣子,咱們六個人可得擠一擠了。不過,反正路程不遠,也沒啥關系。」

  丁仔和他上了同一匹馬,呵呵笑問︰「你怎麼知道路程不遠?也許那個小混混心血來潮,決定再跑三十里,才停馬休息也說不定,你可別忘了,小妮子可是向他下了戰書,要押彩金賽上一程的喲。」

  此時——

  孫浩文理所當然和秋心怡合乘一騎,顏景松也扶著古瑤萍上了同一匹馬,他們六人三騎一起放蹄,不急不徐地追趕著小混等人。

  小刀在馬背上,接著適才的話題,篤定笑道︰「正因為小妮子大膽向小混挑戰,所以小混絕對不會跑得太遠。」

  「為什麼?」丁仔不服氣道︰「既然要賽,總得有段距離才能跑出名堂嘛!」

  小刀呵呵一笑︰「按常規是如此。可是這混混向來只賭贏不賭輸,而他也明白,雖然他因為搶先起步,暫時跑在前頭,可是他的坐騎,絕對不可能跑得過赤焰,距離拖長了對他並無好處。

  所以,我可以保證,只要等這混混和小妮子談妥了價碼,他就會宣布比賽結束,然後他便能強詞奪理地贏得比賽。」

  一旁,秋心怡忍不住輕柔笑道︰「孫二哥,听你這麼說,貴幫的小混幫主,好像有點耍無賴嘛!」

  「不止是『有點』而已!」小刀和丁仔異口同聲地大笑道︰「他根本就是個十足的無賴。」

  ※  ※  ※  ※

  隔著風陵渡約有十來里地,有一處小村子。

  小村子在一共二十戶不到的人家,全都是靠耕田種地維生的殷實農家。這裡,民風相當敦厚,環境也十分單純,正是適合想要避人耳目的人落腳之處。

  此時,小混他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地來到此地,借了間最大的房舍充做休息之用。

  倒不是小混和小妮子在官道上那場馬賽,一路比到村子裡來。相反的,正如小刀所言,小混在數百丈外和小妮子議定彩金多寡之後,他便賴皮地宣布目的地已達,勝負已分。

  等小刀他們三騎趕上小混他們四人時,不服氣的小妮子正揮鞭四下追殺小混,以示抗議。

  亨瑞和哈赤卻在一旁鼓噪助威。

  顏景松、古瑤萍和秋心怡他們雖然素聞狂人幫上下,行徑向來有異常情。但直到今天有幸目睹之後,他們才知道,『狂人幫』那個『狂』字,除了狂妄之意,顯然與瘋狂的意義更為接近。

  秋心怡不禁暗裡有些擔心,萬一向來溫文正經的孫浩文在狂人幫混久了,受到「污染」,也變得瘋瘋癲癲時,她該怎麼辦?

  正當這位華山雙燕之一的『蘭心飛燕』,為這事暗自怔忡時,官道彼端忽地蹄聲如雷,塵沙滾滾。

  大隊縣衙捕役已然獲報,尋線追來。

  小混見狀不妙,顧不得和小妮子繼續玩他們那場「謀殺親夫」的遊戲,立刻招呼眾人逃之夭夭。

  當然,小混並非擔心那群捕役的緝拿,他只是不想在和顏景松等人閑話家常時,受官爺們打擾罷了。

  於是,在華山派幾位在地老表(鄉)們的提議之下,小混他們來到這個小村子「暫作休歇」,以便「暢所欲言」。

  客堂內——

  眾人捧著屋主熱情奉送的茶水,剛剛坐定,才歇過一口氣。

  孫浩文已是迫不急待地問道︰「大師兄,我離山也不過才三個月,怎地咱們派里就出了事?這倒底是怎麼回事?」

  顏景松黯然一嘆︰「四師弟,是三師叔和四師叔他們反了。如今,在太師祖的支持下,三師叔正式接掌華山掌門之職,並下達指令要捉拿我們這些『叛逆』,回去接受處置。」

  「什麼?」孫浩文如中雷殛,怔然驚呼︰「他們敢造反?可是,就憑兩位師叔他們所屬的弟子,也不過只佔全派人數三分之一都不到,就算再加上太師祖,他們也沒有足夠的實力發動叛變呀!為何他們竟然甘冒如此天下之不違,施行篡位奪權之舉?而他們……他們又怎麼可能成功了呢?」

  古瑤萍幽幽嘆道︰「爹爹他老人家亦是做如此之想,所以明知三師叔他們有野心,也一直未曾太過苛責他們。可是,誰料他們竟然心狠手辣,串通來歷不明的武林人物,就在四天前夜里發動攻擊。爹爹、二師叔和文師叔空自握有本派大半兵力,卻未能發生作用。後來,爹爹見情勢危急,才要大師兄帶著我和秋師妹,突圍逃下山找你。」

  「那我爹和掌門師伯、六師叔他們人呢?」孫浩文不由得驚急直吼︰「他們遇害了嗎?好個可惡的白如秀,他若敢傷害掌門師伯和我爹他們,我拚死也要拆了他那身賤骨頭。」

  「別急,別急!」小混揮揮手,安定人心地一笑︰「孫老哥,不管你想拆誰的骨頭,都沒有問題。有咱們幾個幫著你動手,你犯不著去拚死拚活。不過,關於你家華山派的詳細內幕,你倒是得稍為解釋解釋。否則,你們幾個開口閉口全都是這個爹爹,那個師叔;聽得我霧沙沙,到現在還沒搞清楚,你家華山到底哪些人是主流派?哪些人是叛亂集團?」

  小刀輕笑道︰「這種事問我就可以了。有關華山派的海底,以及他們之間的內部鬥爭,這二年來我可是看得多了。所謂旁觀者清,由我來說比較清楚。」

  顏景松和孫浩文他們終究是華山所屬,若要他們傳播這些派內勾心鬥角的家醜,他們還真是有三分尷尬。

  小刀正知如此,故意攬過話頭,可算是為他們的面皮著想。

  顏景松朝小刀含蓄地一笑,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感謝他的出面。

  小混精得帶油,眼皮子一撩,便知道怎麼回事。他對這些「名門正派」如此死要面子的作風,心里暗自好笑。

  表面上,他大剌剌地道︰「好吧,老哥,就由你向寡人奏上一本,記得,故事要說得動听些,如果朕听得不滿意,你準備大刑侍伺。」

  「遵旨!」小刀湊趣地做戲道︰「幫主請將耳朵洗好,末將這就稟明主上。」說著,他朝小混直拱手。

  華山眾人,除了孫浩文之外,其他人全都看傻、听傻了。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他們所認識的「至尊少君」孫玉麟孫二哥,向來以成熟穩重的言行,受到師門尊長的器重。怎地,如今的他竟然也有這種俏皮的表現?

  狂人幫,果真能夠叫人如此莫名其妙的發狂?

  小混甚是滿意地過起戲癮,比劃道︰「稟——呀來!」

  小刀呵呵笑道︰「華山一派,今之掌門為『君子劍』古如帆前輩,與其同輩的,除了我那過世的爹,古掌門還有四位師弟,和一位太師叔。這位太師叔是古掌門的師祖在晚年所收的關門弟子,因此他輩位雖尊,年齡卻不大,好像比古掌門還小一、二歲。是不,堂哥?」

  孫浩文頷首道︰「正是如此。太師祖正好和三師叔同年同月生,所以他們一向談得來,來往的也勤快。以前,太師祖就常仗著他尊貴的上輩身份,為三師叔和二師兄父子開脫些情節不重的小紕漏。掌門師伯礙于太師祖出面,時常不是算了,就是從輕發落。久而久之,他們成了氣候,就更不將掌門師伯放在眼中。」

  「這麼說來……」丁仔插口道︰「他們膽敢叛變,也是被古掌門給寵壞的嘛。」

  顏景松無奈一笑︰「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呀!誰料得到太師祖他們那幫子人,竟會包藏如此禍心。」

  小刀沉穩接道︰「華山這位太師祖,號稱『銀鏈金刀』,姓祁名心玉。說來,華山一派也只有他夠格稱為上輩門人,古掌門確實不得不多為他留些情面,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小混混呵呵一笑︰「可惜,古掌門的好心卻變成了驢肝肺,喂飽了這些狼子野心。老哥,還有呢?華山的中輩弟子里,又有哪些人?」

  小刀沉著笑道︰「華山的中輩弟子,其實就是包括古掌門在內,人稱『華山四劍一鐵掌』的五位師兄弟為中堅。所謂『華山四劍』,剛好按照他們在派中的排行,分別為掌門師兄『君子劍』古如帆、二師弟『雲中劍』孫玉為、三師弟『駁風劍』白如秀、四師弟『落魂劍』林振英。至於華山一鐵掌,就是指六師弟『鐵掌斷虹』秋道生。」

  小妮子眨眨眼,好奇問道︰「小刀哥哥,那你爹呢?他過去排行第幾?」

  小刀尚不及答話,小混已嘖弄地謔笑道︰「這個你都不會算?么二三四六都有了,獨缺老五,老哥的老頭自然是排行第五嘍!老婆,以後拜託你多用些大腦,問些『高檔』的問題好不好?不然,人家會笑咱們狂人幫的程度太菜耶!」

  小妮子杏眼一瞪,潑辣道︰「我問我的問題,干你屁事?要你多嘴,沒程度就沒程度,你還以為自己的『水平』多高?」

  「呵!」小混怪笑道︰「你這妮子可真『恰』(潑辣),我看你是太久沒有家法侍侯,嘴癢嘍!」

  他做勢欲撲,小妮子尖叫,人已衝出大門外。

  顏景松、古瑤萍和秋心怡三人,搞不清楚怎麼麼回事?全都驚訝地望著門外的小妮子。

  小混挪了挪臀部,好整以暇地笑道︰「老婆你別緊張。今天因為有女客在場,為了不讓她們心存羨慕,就算我要和你『夾夾嘴』(親吻),我也會找個沒人的地方才進行。」

  古瑤萍和秋心怡這可明白了,小妮子何以逃得比飛還快的原因,她們倆不由的雙雙輕啐一聲,粉頰上竟沒有由來地臊熱起來。

  小刀見這小混混一扯上家法侍候,便知他又會沒完沒了,若不再將話題拉回正事,只怕待會兒臉紅的可不止是女客而已。

  「你還要不要听故事?」小刀朝小混一橫眼,佯裝凶惡道︰「你難道忘了?本少君講故事時,最恨有人打岔,就沒見過像你這麼『如』(糾纏不清)的人,都已經是二十郎當歲的成年人,怎麼行為還和以前十五、六歲一樣不成熟?」

  「耶——?」小混被數落得一怔一怔,不由地瞪眼怪叫︰「反了!反了!他怎麼變得這樣?」

  丁仔納悶道︰「這樣是怎樣?你話只說一半,誰知道你想講什麼?」

  小混吊人胃口地聳著肩頭,嘿嘿奸笑。

  半晌,他方始擠眉弄眼道︰「老哥怎麼變得……開始恢復正常啦!我還以為,他只當了二年的乖寶寶,卻得一輩子頂著張一板一眼的棺材臉,那我和他混在一起,每天看他這副二百五的臉色,豈不是要痛苦死了?還好……」

  他朝小刀猛眨眼︰「你總算還有藥可救,不枉費本幫主極力挽救你免于沉淪的一番苦心!」

  「正常?」小刀半真半假地嘆笑道︰「是喔!任何人只要和你這個瘋子在一起相處三天,就算他有三十年修身養性的功夫,也得向你的『正常』投降,進而和你一起同流合污。」

  小混對這話非但不以為忤,反而甚是陶醉地得意嘿笑道︰「好說,好說,能夠如你所言,不但是我個人的成功,更是全人類的幸福。」

  一旁,亨瑞不耐煩地踢著他的椅子,哇啦叫道︰「小混混吹牛,時常的。受不了,無聊!要聽故事,你不要講話。老哥快說,我們聽快快完,去打壞人。」

  顏景松他們師兄妹再一次開了「耳界」,三人不由地噗嗤笑作一團。這一笑,總算令他們心中對師門生變所殘存的最後一絲幽怨和淒惶,亦都拋到九宵雲外去了。

  小混故作驚異地咋舌道︰「哇勒!小紅毛,你膽子可真是愈來愈大了,居然敢叫我不要講話?你難道不怕本幫主那種能讓你大跳扭扭舞的法寶?」

  「不怕!」亨瑞扮個鬼臉,得意道︰「法寶,我也有。可以把你癢的,變不癢。你的法寶,支那的,不稀奇;我的法寶,波斯的,很有效。」

  「呀哈!」小混謔叫道︰「難怪你有膽子張狂,原來是備妥了除蚤劑,而且還是外國進口的舶來品吶!」

  丁仔呵呵謔笑道︰「喲!小紅毛,你也知道『外國的月亮比較圓』、『遠來的和尚會唸經』這些道理?不過……你確定進口貨一定比土產管用嗎?」

  「月亮?和尚?」亨瑞滿頭霧水道︰「不懂!」

  孫浩文見他們這一糾纏,又不知要到何時才能扯得清,他有些心急地張口欲言︰「小混……」

  「我知道,我知道。」小混了然于心地揮手打斷他的話︰「你很擔心你們華山那些落難的爹呀、叔呀什麼的,想早點知道他們究竟出了啥門子紕漏,現在人又在何處?是不是這樣?好嘛,我們不要再扯廢話,叫你家大師兄開講吧!」

  「小混混……」小妮子囁嚅道︰「可是,小刀哥哥還沒告訴咱們,這華山的下輩弟子有哪些人呀!他不說,咱們怎麼知道誰是誰來著?」

  「笨吶!」小混不輕不重地拍了拍這妮子腦袋,黠謔道︰「人都擱在你面前了,你還說不知道是誰。我說小妮子呀,你幾時變得這般目中無人?」

  小妮子嬌嗔道︰「我當然知道孫大哥他們幾個是華山下輩弟子的中堅份子。可是除了他們,難道華山下輩之中,就沒有其他人了嗎?還有,他們到底誰是誰的爹、誰是誰的兒呀?這些事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嘛!」

  小混無奈地一嘆︰「說你笨,你還真不是普通的笨吶!誰是誰的爹這種事還需要問嗎?當兒子、女兒的,一定是和老子同姓嘛!所以,眼前除了顏老哥在華山找不到爹以外,有華山雲燕之稱的古小妞,便是古掌門手上那顆心肝明珠,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和她爹教出來的高徒顏老哥是一對兒的。」

  他指著秋心怡,又道︰「至于這位孫老哥的七仔,當然就是古掌門的六師弟,華山唯一靠雙掌出名的那位秋師父的寶貝千金嘍!你還要不要我告訴你,孫老哥是誰的兒子呀?」

  小混促狹地睨著小妮子,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氣得這妮子噘起嘴扭過頭去不理他。

  丁仔呵呵一笑道︰「小妮子,我索性順便為你說個清楚好了,目前華山派在江湖中較負盛名的青年才俊,除了眼前這兩雙佳偶之外,另外就是過去曾和咱們朝過面的『流雲秀士』白文華和一個叫做『鐵劍郎心』官晴的硬把子。」

  小刀補充道︰「白文華就是『駁風劍』白如秀的兒子,他老子既然沐猴而冠,堂而皇之的干起掌門人來,他自然沒有理由不支持。如今,他大概也正在享受身為華山少掌門的威風吧。」

  小混不爽地哼了哼︰「以前,我就對這個姓白的小子很感冒,那家伙怎麼看都不像個好貨。原來,他有個專下壞種的老頭,難怪他這麼不是路數。」

  小刀接著又沉吟道︰「至於那個官晴,我和他見過幾次面,彼此也頗談得來。據我對他的認識,他是個明理義、知進退、有原則的人。而且,他頗為尊重古掌門,怎麼看也不像是會反叛宗門的人才對。他若跟著他師父一起背叛華山正統,那就太叫人意外了。」

  孫浩文黯然道︰「官師兄自幼伶仃,是四師叔一手帶大的,他與四師叔雖然名為師徒,其實情逾父子,他對四師叔更是孝順有加,若是四師叔背叛師門,並逼他相從的話,官師兄就算心裡不願意,只怕也無法違背四師叔的意思。」

  小混眨眨眼,謔笑道︰「這麼說,這個姓官的還不算太壞嘍!只是他也太死心眼了些,連『大義滅親』這四個字都沒學會。」

  顏景松苦笑一聲︰「小混幫主,知易行難呀!」

  「我知道。」小混呵呵笑道︰「人是有感情、有苦衷的動物嘛!」他笑得好天真、好單純。

  顏景松還當小混在說真話,小刀等人卻深知這混混笑得愈「善良」,肚子裡的念頭愈是和表面意思成反比。

  孫浩文也明白小混對此事的不以為然,甚至他自己都有些同意小混的看法。但他終究還是華山出身的弟子,即使有所不滿,總也得在落難的師兄妹面前,多為師門保留點面子,免得被人誤會他是「喜新厭舊」。

 

 (待續)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