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封,原本就是著名的風沙之城。

  入秋之後由北方吹來的烈烈狂風,同時帶來黃河岸邊的黃土,經年累月的堆積下,不但北城牆下的沙堆已和城牒齊高,猶有過之的黃沙,隨著今晚的狂風捲進城中,由北向南,直撲著小混他們身上而來。

  那種因沙子挾著狂風威力,擊中人身所引起的些微刺痛感,便得小妮子想起關外老家的冬天,也是如此的風沙漫天。

  一陣突如其來的思鄉愁緒,令小妮子不自覺得眼眶兒泛淚,鼻頭微酸。

  她情不自禁的朝小混懷中更加貼近,微微仰頭,輕聲低喃道︰「這時候牧場的積雪不知道溶化了沒有?」

  小混聞言收緊環在小妮子腰際的雙臂,低下頭將嘴貼在她耳邊,呢喃道︰「應該化了,也許草原上早就長出嫩綠的牧草嘍!」

  不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思鄉,赤焰已經接近城門下。

  守城的衛兵自瞌睡中被蹄聲驚醒,火大的喝道︰「他媽的!是誰三更半夜的想闖關,找死是不是?」

  沒等這群睡眼惺忪的衛兵自半迷糊狀態中清醒,赤焰已在小混的示意下,揚蹄登上城邊的石階,直闖城頭。

  衛兵驚叫道︰「來人呀!有人闖關啦!」

  一陣乒哩乓啷的兵器撞擊聲和叱喝喧叫,城頭的樓堡裡湧出一大群拉衣服、提褲頭,衣衫不整,兵器不全的大頭兵,不辨東西南北地追逐闖關者。

  赤焰長嘶一聲,四蹄一蹬城跺,如箭般射過三層甕城,劃著優美弧度,撲落數十丈寬的護城河中,將追拿的衛兵驚得瞪大眼睛,怔在城牆頭,目送牠背負三人依然輕鬆瀟灑地游過河面,消失在黑夜中。

   馬背上,小刀輕笑道︰「難怪你要騎赤焰,原來你早就打算好讓牠載我們過河。」

  小混嘿笑道︰「否則,三更半夜你到哪裡找渡船,更何況,我聽說在護城河外也沒有渡船吶!」

  小刀提高嗓子道︰「只是累得赤焰小子單騎三載,外加權充渡船。」

  赤焰彷彿明白小刀這話是在說給牠聽,只見牠豎耳長嘶,撒落著一身水珠,好似累出的汗水一般。

  小妮子捨不得道︰「小混,咱們要一路騎著赤焰寶貝,直到藥王廟嗎?」

  小混會意道︰「不用啦!等再遠一點,找個地方咱們就可以下馬,留著赤焰小子吃草休息,我們自己騎著兩條腿到藥王廟去赴約。」

  赤焰宛若同意般,歡嘶一聲,朝前方一處隱約可見的小樹林奔去。

  小混見狀,不由得笑罵道︰「小子,你真現實,聽到可以吃草休息,就想甩下我們啦!」

  不管赤焰是否了解小混所言,不到半炷香時刻,它奔進林中後,自己找了個有草有水的好地方,自動停下身來休息。

  他們三人滑下馬背後,小混故意搖頭嘆道︰「奶奶的,我怎麼會要你這匹賊頭賊腦的寶馬?」

  赤焰睜著無辜的大眼睛,側頭凝望小混,似是在傾聽小混說話。

  小混好氣又好笑地賞牠一記響頭,愛憐道︰「少跟我來這一套,哼!裝傻!」

  小刀看看天色,時候已差不多,他催促道︰「小混,走吧!別誤了正事。」

  小混一點頭,他們三人只得騎著自己的雙腿,身形如飛地朝南急掠逝去。

 

  夜,更深、更沉了……

  風吹過荒野,搖撼著新牙乍露的細瘦雜樹,發出一陣陣低啞與尖銳交錯的嘶號,嶙嶙孤子的樹幹兒,在這宛若冤魂啾泣哀哭的冷風之中,打著擺子般的顫抖、瑟縮。

  黑夜,彷彿在瞬間陰森起來,周遭的陰影,就好像幢幢飄蕩的孤魂野鬼剛從地府裡被釋放出來,正掙扎著要鑽裂地表,獲得自由。

  小刀手指不遠一處佈滿白色山石的石窪,沉聲道︰「藥王廟就在那白岩窪裡。」

  小混和小妮子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那片狹窄而蜿蜒的白色石窪中,一座孤零零的殘破廟宇,自低落的地方露出它頹毀的簷角和剝落的瓦面,以及隱約的傾牆。

  小混瞪著那座十分殘舊,而且不甚寬大的破廟,懷疑道︰「老哥,你確定那座烏不拉嘰的小破廟,真是咱們要找的藥王廟?」

  小刀肯定道︰「絕對沒錯,開封城附近方圓五十里內,只有這唯一的一百零一間藥王廟。」

  小妮子嘀咕道︰「那個武林販子什麼地方不好躲,偏要藏在這種可怕的破廟裡,誰知道那座廟裡供的是神還是鬼!」

  小混撇撇嘴角道︰「不管那裡面供的是啥,碰上我通通得回避、肅靜,你怕什麼,走!咱們過去看個清楚再說。」

  他們三人大步朝前面的白岩窪走去,這才注意到廟外,竟然還環著幾叢細碎的觀音竹,為那座殘敗的破廟憑添一分雅韻。

  竹後,就是那座佔有地頂多三丈多一點方圓的藥王廟。

  如果這座廟曾經有門的話,或許看來會比較風光一點。

  如今,空洞洞的門口上只有以枯竹草草紮成的柵門,斜傾的半掩在那兒,就是竹柵上的竹子,也已經有一根沒一根吊垂著。

  聊勝於無的枯竹柵門,被風吹得「吱呀!」、「吱呀!」的呻吟,看它在風裡要死不活的輕輕搖擺,小混不禁好奇地猜想它是否會突然在風中散開。

  小混他們在廟門前約莫七、八步遠的地方停下。

  從他們所站這裡望進去,可以看見昏暗的廟城正面那座神壇,以及屋樑下一盞晦澀的長生燈,散放著奄奄一息的暈黃。

  神壇上塵垢深積,蛛網密結,連廟側兩旁的低垂布幔,也是那般陳舊骯髒,不管它曾是何種鮮艷的顏色,現在只有烏七嘛黑一團,像掛在那裡已經有好幾百年了。

  這座藥王廟給人的感覺,裡裡外外不但一片頹敗,毫無廟宇該有的肅穆氣氛,甚至有些荒涼死寂,冷森森的,令人打從骨子裡發毛,險惻惻的,好像有種鬼眼隱眨的寒冽和森慄。

  小妮子驚悸地緊緊抓著小混胳膊,抖縮在他背後,語聲微顫道︰「小混,這裡面不像有人嘛!」

  小刀神色雖然鎮定,卻不自覺地伸手按在隱於長衫下的刀柄之上。

  小混眉頭微攏,「呸!」地低啐一聲,突然破口罵道︰「他奶奶的熊,我說死販子,咱們今天是來和你做生意,可不是來看你演野台戲。你他媽的裝什麼神弄什麼鬼,小心惹火了少爺,我就把你這個老鼠窩給拆啦!再看看你到哪裡另外找地方裝孬!」

  「大幫主,有話好說嘛!」一個尖細的嗓音起自廟裡四處,幽幽蕩蕩道︰「不過和各位開個小玩笑,你千萬別發火,否則我老販子這個窩若讓你拆了,在開封,我還真是無處可住吶!」

  突然——

  藥王廟裡在大放光芒,數支兒臂粗的蠟燭,竟同時被引燃。

  那具尖細的聲音,坦然道︰「裡面請!」

  小混毫不猶豫地走入廟中,廟裡的髒亂依然,但是在一陣隱隱的機關起動聲中,神壇前面地板突然裂開,露出一條地道。

  小混他們對看一眼,大膽地踏著地道內的階梯魚貫而下。

  地面的裂縫在小混他們進入之後,又自動緩緩合上,不知情的人絕對看不出地板上有任何異狀。

  小混環顧自己等人所在的秘室,只見這地道下的秘室竟和一般花廳的佈置無異,雕梁畫棟,琉蘇垂幔,桌椅花卉無不俱全。

  只除了它是在地下,所以三面牆上沒有窗戶,似是另有通道。

  那錢重的聲音出自屏風之後,熱誠道︰「各位請坐,別客氣!坐下咱們好談生意,只是很抱歉根據我做買賣的規矩,我無法和各位見面,請多多見諒,多多見諒!」

  一陣「喀喀!」輕響,原本空無一物的桌面,突然朝左右分開,由中間升起另一塊面板,上面放著三杯香茗,四色茶點。

  「請喝茶!」

  小混三人在桌邊坐下,小混感興趣地端詳桌上的機關構造。

  那錢重輕笑道︰「大幫主,小小戲法,不入法眼,你就饒了這機關吧!」

  小混撇撇嘴道︰「我只是看看,又不會吃掉它,你擔個什麼心!」

  那錢重呵笑道︰「大幫主,依你的程度,以及武狂的指導,只要你有心研究過的機關構造,嘿嘿!只怕沒有能瞞過你的嘍!」

  小混端起茶呷上一口,嘿嘿笑道︰「我說老販子,你好像對我的事,很了解嘛!」

  那錢重意味深長道︰「狂人幫是目前武林中最流行的新興話題,而自從你們第一次到老杜那裡迄今,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大幫主,你說我敢不知道你們嗎?」

  小混飄飄然笑罵道︰「奶奶的,老販子你真會送人高帽子,不過我喜歡戴!」

  那錢重哈哈笑道︰「大幫主,你可也真是坦白,大部份的人明明喜歡這種高帽子,可是嘴裡卻虛偽地不敢直說。」

  小混朝屏風的方向瞪眼道︰「廢話,本大幫主豈是那些大部份中的人,像我這種人,一百年可能還看不到一個。」

  小刀和小妮子二人抿起嘴嘿嘿偷笑,心想︰「他又開始了!」

  那錢重的語聲微頓半秒,接著乾笑道︰「嘿嘿!大幫主,你還真……」

  「不要臉!」小混接道。

  屏風後,那錢重憋聲道︰「不要臉是你自己說的,與我無關,不過,你若想揪出老販子我,也沒那麼容易做到。」

  小混眉梢一揚,半恐嚇道︰「你想試試?」

  他放下把玩許久茶杯,突然回頭衝著身後那面雕著猛虎下山浮雕的牆壁,咧嘴笑道︰「你當真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人就在這面牆後,屏風之後的聲音只是一種障眼法!」

  小刀和小妮子全都訝然地隨著小混的視線瞄向猛虎浮雕,而那錢重卻是半晌都不吭一聲。

  小混拈起一塊桂花糕塞入嘴裡,得意道︰「如何?老販子,我說對了沒有?」

  那錢重充滿不信的語聲再度傳出︰「不可能,你不可能知道這屋中的奧秘,你一定是誆我的。」

  小混吞下糕餅,喝口茶,咂嘴道︰「就算誆你,你也已經洩底,還躲什麼?」

  室內又是片刻的沉默,小混依然瀟灑自在地進攻桌上那四色茶點,吃得不亦樂乎。

  良久——

  那錢重沉沉一嘆,那面猛虎浮雕牆壁,就在嘆息中悄然旋開,裡面走出一個身高不足五尺的雞胸漢子。

  小妮子驚叫道︰「你是杜老板?」

  那錢重搖頭否認道︰「不,我是那錢重,武林販子;老杜是我雙胞胎兄弟。」

  小混也被突然現身的那錢重嚇了一跳,他滿臉狐疑道︰「你真的不是老杜?」

  那錢重似乎很高興讓小混他們如此驚疑,他呵呵直笑的走向桌邊,在小混對面坐下,然後仍以尖細的嗓子道︰「你說呢,大幫主?」

  小混瞇起眼,盯著嬉皮笑臉的那錢重仔細打量,半晌小混嘿笑道︰「你不是!」

  小妮子不解道︰「小混,你怎麼知道他不是老杜?」

  小刀代他回答道︰「因為老杜的兩眼都是雙眼皮,他卻是左眼單眼皮。」

  那錢重微訝地佩服道︰「不愧是至尊少君,居然連如此細微的差別都注意到。」

  小刀自嘲道︰「如果你有機會和另一個人面對在雪地裡躺上個把時辰,那麼你一定有非常足夠的時間去仔細研究對方的五官和表情。」

  說完,他惡狠狠地瞪了小混一眼。

  那錢重一臉茫然地來回看著小混他們。

  小混嘿嘿笑道︰「這是我們之間的一個小笑話。」

  他對那錢重眨眨眼,笑問道︰「你和老杜既然是雙胞兄弟,為什麼一個姓杜,一個姓那?」

  那錢重輕笑道︰「因為我們一個從父姓,一個從母性,而且一個繼承父業,一個繼承母業。」

  小妮子猜道︰「那你是從父姓,繼承父業的哥哥,對不對?」

  那錢重不答反問︰「小姑娘,你是根據什麼做如此的猜測?」

  小妮子嬌聲道︰「常理呀!通常都是做父親的闖蕩江湖比較多,而且哥哥繼承父姓是一般的規則嘛!」

  小混反駁道︰「誰規定一定要照常理來行事,我看呀!老販子是繼承母業,因為只有娘們才喜歡東家長,西家短,到處串門子,打聽閒話。」

  小妮子氣呼呼道︰「死小鬼,你在說誰?你少在那裡指著和尚罵禿驢!」

  小混翻個白眼道︰「你又不是和尚,也不是禿驢,誰罵誰啦!」

  「你……」小妮子氣極了,呼地站起身來。

  小刀一把拉住小妮子,輕笑道︰「沒搞錯?你們倆為了別人的事,這麼有得吵!」

  那錢重呵呵笑道︰「是呀!我這個當事人可不可以發表意見?」

  小妮子噘著小嘴,不服氣的道︰「是那混混先出口破壞女人形象的嘛!」

  小混無辜道︰「我是按常理而言,是你自己先提出常理這兩個字,我又沒說你,你緊張什麼?」

  小妮子氣悶的「哼!」了一聲,扭過身去,索性對小混來個不理不睬,每次她理虧時,這似乎是最完美的下台方法。

  小混得意一笑,追問道︰「喂!當事人,你說誰的理論比較正確?」

  那錢重聳肩道︰「誰的理論正確,我不予置評,不過,我的確是從母姓,繼承母業,而我是哥哥……」

  他有趣地對著小妮子眨眨眼,做個無奈的表情。

  小混啐笑道︰「奶奶的!老販子,你真不愧是生意人,連說話都滑頭得很,標準的賊頭賊腦!」

  那錢重不以為意地笑道︰「母訓嘛!永遠不能得罪客人!」

  繼而,那錢重神色轉凝,認真道︰「小混混,你們是少數見到我真面目的人之一,關於我和老杜的關係,你們千萬不能洩露,否則,我怕會危害到老杜的安全。」

  小混嘀咕道︰「大幫主變成小混混,熟人就注定要吃虧。」

  他對賊笑嘻嘻的那錢重保證道︰「我知道這件事的關係重大,自然不會將它洩露出去的。」

  那錢重以眼詢問其他二人,小刀點頭道︰「這件事若有差池,絕對不會是出自狂人幫的口中。」

  那錢重高興道︰「謝謝,我就知道你們可以信任,錯不了的!」

  「不過……」小混嘿嘿賊笑道︰「咱們的生意是不是該打個八折呀!」

  那錢重苦著臉道︰「哎呀!大幫主,你也知道,咱這是小本經營,維生不易,時常要東躲西藏,賺的全是辛苦錢,你就高抬貴手,別要求打折,那會壞了規矩的!」

  小混體諒道︰「說的也是,要打折實在說不過去,不然這樣吧!老販子,你不是有賣也有買嘛!」

  那錢重一本正經道︰「是呀!有賣有買才能做生意。」

  小混亦是滿臉正經,考慮良久後,決定道︰「那我就賣你一個消息,錢也不用拿,就從我們買的方面扣如何?」

  那錢重欣喜道︰「可以,可以!貨款相抵是常有的事,這是方便做生意。」

  小混故意驚喜道︰「真的,這麼好說話?」

  那錢重咧嘴大笑道︰「熟人嘛!沒有什麼不能商量的事!」

  小混開心道︰「好,爽快!我就把你和老杜是雙胞胎兄弟的秘密便宜賣給你,也不用你倒貼,只要你賣我刀尊的行蹤這檔子事,就可以啦!」

  那錢重滿面的假笑登時僵在臉上,連笑得咧開的嘴巴都忘了閉攏。

  半晌——

  他好不容易吐出口大氣,怪叫道︰「喂!小混混,你太過分了吧!做生意要有誠意,幹嘛和我開這種玩笑!」

  小混不悅道︰「誰跟你開玩笑,我可是十足真心誠意地要和你做這件買賣。」

  那錢重不相信地直搖頭道︰「你一定是唬我的。」

  小混嗤道︰「唬你?你是我兒子,我是你爹呀!沒事哄著你玩做啥!」

  那錢重甩甩頭,瞪眼道︰「你真敢來這一套?」

  「有何不敢?」小混嘲謔道︰「可見你對狂人幫的了解還不夠透徹,天底下還沒有狂人幫不敢的事!」

  那錢重強硬道︰「我可以不賣你消息。」

  小混擺手不屑道︰「少來!你不賣我消息,我就把所有有關你的事,全部在江湖上公開。」

  頓了頓,小混接著道︰「誠如你剛才所言,從我們第一次老杜那裡迄今,已經有很長久的一段日子,雖然,我不見得了解你如何了解我們那麼多,不過送一神算的事,你這個老鼠洞的事,也就夠咱們宣傳。」

  那錢重錯愕地瞪視著小混,忽然,他哭喪著臉叫道︰「天呀!我這是招誰惹誰,老天爺怎麼會將你這煞星送上門來?」

  他衝到小混面前,指著小混鼻子道︰「你說,你說,我到底跟你有什麼冤,有什麼仇,你要如此對付我!」

  小混輕輕撥開那錢重的手指,攤手笑道︰「咱們是沒冤也沒仇,只是少爺我最近手頭不夠寬裕,沒有本錢和你談生意,只好做做這種無本的買賣。」

  那錢重抹去滿頭大汗,噓氣癱坐在牆邊一張紫檀太師椅中,他喃喃道︰「老杜早就警告我,你這小子不好惹,要我小心,我還笑他小題大做……」

  他抬起沉重的眼皮子,要死不活道︰「好了,你們要問些什麼,算我認人不清,栽在你這小兔崽子手上,免費送你就是。」

  小混對小刀他們得意地眨眨眼睛,咯咯笑道︰「老販子,買賣不成仁義在,你幹嘛開口閉口不是小子就是小兔崽子的,真沒禮貌。」

  「仁義?」那錢重彈坐而起,大叫道︰「得了,你若知道什麼是仁義,你就不會如此要挾我!」

  小混走到他身旁落座,拍拍他肩膀道︰「老販子,別生氣,我要挾你是看得起你,現在廢話少說,我先問你,有關刀尊鄧清逸失蹤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現在人在哪裡?」

  小刀聽見小混首先就問到他最關心的事,連忙豎起耳朵,緊盯著那錢重不放,焦急地等待那錢重開口。

  那錢重挪挪屁股,坐正身子,鄭重道︰「這件事你問對人了,唉!可惜白花花的一萬兩銀子……」

  小混抿嘴叫道︰「少在本幫主面前裝腔作勢,快說!」

  那錢重白他一眼,這才緩緩開口道︰「刀尊鄧清逸失蹤的事,該是從二十年前左右開始埋下的遠因。」

  小刀怔道︰「二十年前?師父他在二十年前怎麼啦?」

  那錢重問道︰「你知不知道江湖上有個冷艷宮?」

  小刀點頭道︰「當然知道,據師父告訴我,冷艷宮是四十年前,血手觀音秋梅音所創,因為秋梅音年輕時被一名華山弟子始亂終棄,她含恨血洗華山,引起白道人士的非難,在那之後冷艷宮被視為黑道組織。」

  那錢重頷首道︰「沒錯,只是尋常人並不知道,秋梅音不但感情被騙,那名華山弟子因為害怕東窗事發,更暗下毒手,將秋梅音推落斷崖,但是秋梅音在落崖後,雖然流產、破相,卻僥倖撿回一條命,因而引起她殘酷的報復手段,而後來,冷艷宮所收門下,都是些感情受創的女子。」

  小混評論道︰「這麼說,冷艷宮不是什麼凶神惡煞的幫派嘍!白道中人幹嘛不接受冷艷宮?」

  那錢重輕哼道︰「說穿了,還不是那些白道人物自命清高,自以為正派;再者,冷艷宮專門對付一些負心的無情男子,若是那些所謂的正義人物自然沒話說,可是會玩弄感情的男人,白道之中也多得很吶!如此一來,這些所謂的正義人士,就有藉口聲討冷艷宮。」

  小妮子叫道︰「這樣太不公平了嘛!」

  那錢重淡然道︰「武林本來就不是講公平的地方!」

  小刀若有所覺問︰「家師失蹤之事,可是與冷艷宮有關?」

  「不錯!」那錢重沉緩道︰「二十年前,正是冷艷宮聲名最盛,和白道門派衝突最多的時候,那時,你師父和秋梅音的首徒墜入情網,因此,你師父才會被逐出武當門牆。」

  小刀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難怪師父從來不提他離開武當的原因,難怪他終生未娶……」

  他又怔道︰「可是,既然師父有女朋友,他為何沒有娶她,又為什麼會離開她?」

  那錢重淡笑道︰「這就是我所謂的遠因,你師父因為不明原因而離開秋梅音的愛徒施亞慧,因此施亞慧誓死報復。」

  小混斜瞟著小妮子道︰「嘖嘖!女人真是可怕,愛不到就要報復……」

  他見小妮子臉色不太好看,立即轉口道︰「還是我的親親好老婆好,絕對不會懷疑我對她的感情,也不會因愛生恨!」

  小妮子強忍住笑意,板起臉道︰「那可不一定,若是你讓我知道你在外面打野食,或者變心時,我絕不會等二十年後再找你算帳!」

  「對!」小混不解道︰「既然這事發生在二十年前,為什麼刀尊到去年才失蹤?」

  那錢重道︰「因為施亞慧在前年方才接掌冷艷宮,她花費一年的時間練成冷艷宮鎮宮絕學千手招魂後,自信能夠擊敗鄧清逸,才向他提出挑戰。」

  小混咕噥道︰「這娘們挺識時務的嘛!」

  小刀激動道︰「難道家師是敗在施亞慧手中被擒?」

  那錢重深沉道︰「如果我的消息無誤,令師根本沒和施亞慧動手,他是自願被綁往冷艷宮的。」

  「什麼?」小刀震驚道︰「家師為什麼自願被綁往冷艷宮?以他的武功修為不見得會輸什麼千手招魂才對呀!」

  那錢重聳肩道︰「這就牽涉到我所提過,令師離開施惡慧的不明原因,這個原因,我想只有你師父自己明白,就連施亞慧恐怕也不知道。」

  小刀失神地呢喃道︰「師父為什麼,你到底為什麼?我們師徒從未有過秘密呀!你就寧願離開小刀,也不願和冷艷宮宮主動手嗎?」

  小妮子溫言安慰道︰「小刀哥哥,令師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會如此做,他可能也沒想到會離開這麼久的時間,你先別難過嘛!」

  小刀強顏笑道︰「我沒事,我只是驚訝。」

  但是,小刀瞞得過小妮子,卻瞞不過小混,因為小混自己也是孤兒,明瞭小刀和他師父之間,那種深逾骨血的相依之情。

  當初,他自己在決定要出谷時,也曾有過一陣強烈的失落感。

  然而,比起小刀,小混畢竟是出於自己的選擇出谷,而且身負任務,同時,小混知道狂人谷就在那裡,扶養自己的兩位爺爺也沒有莫名其妙的失蹤,小刀的心情自然比他更加沉重十倍。

  小混了解地對小刀笑笑,問出最重要的問題︰「冷艷宮在哪裡?」

  「不知道!」那錢重回答得毫不猶豫。

  小混瞪眼叫道︰「不知道?江湖中也有你老販子不知道於何處的門派?」

  那錢重白眼道︰「如果狂人幫和整個武林俠義道對立時,你會把自家總壇的位置,擺明著讓別人知道嗎?」

  他瞄見小混得意的神色,揮揮手道︰「算了,我知道我比喻錯誤,狂人幫一定巴不得別人知道自己的老巢在何處,不這樣,狂人幫就不叫狂人幫!」

  小混呵呵笑道︰「老販子,你果然越來越了解咱們狂人幫啦!如何,你有沒有興趣入幫?」

  那錢重拒絕道︰「省省吧!我老販子還想多活幾年,要我命的人已經夠多了,我沒有勇氣再和貴幫攪和在一起,你饒了我吧!」

  小妮子不滿道︰「什麼狗屁俠義道,全都是只會欺負女孩子的布鞋(狗屎)!」

  小混鼓掌道︰「罵得好,小妮子,你越來越像我老婆,連說髒話都可以面不改色。」

  小妮子輕啐道︰「無聊!你這是褒,還是貶?」

  小混真心誠意道︰「當然是出自我內心最深的讚美嘍!」

  小妮子啐笑一聲,像喝足老酒的蛤蟆,自顧自的一旁陶醉去。

  那錢重好奇問︰「小姑娘的布鞋,可是別有玄機?」

  小混彈指道︰「答對了!你想不想知道是何玄機,我可以便宜一點賣給你。」

  那錢重雙手猛搖道︰「不用不用,我一點也不想知道。」

  小混謔笑道︰「不用也不需要這麼激動嘛!你不買我也不會強賣,怕什麼?」

  那錢重誇張地撫胸道︰「怕!我是打從心底怕你!不過,咱們可先說清楚,三個問題問完,咱們就扯平,你不準再用老杜或其他事來要挾我!」

  小混毫不遲疑道︰「那當然,做生意講究信用,你儘管放心好了,我不會用同樣的事來威脅你。」

  其實,他心底已經想出十七、八個方法,準備在需要時,用來要挾那錢重自動免費提供貨物。

  那錢重安心道︰「有你這句話,我就可放心;下個問題是什麼?」

  小混賊笑道︰「我想找到邪仙樊不凡。」

  那錢重緊張道︰「邪仙樊不凡,老天,你為什麼不問些簡單通俗的人、事,那個老怪物留下的花邊新聞根本就少的可憐。」

  小混抿嘴道︰「你以為我是誰,像我如此不同凡響的人,會問通俗的人,真沒水準!」

  那錢重搖手道︰「不是我懷疑你閣下的水準,而是我對這位樊不凡簡直煩死了!他是和武林雙狂同個時代的人物,成名也有一、兩百年,而我,老實說,一共只查出三件和他有關的事。」

  小混微感失望道︰「只有三件,這麼少?算了,聊勝於無,是哪三件事?」

  那錢重嚥口乾沫道︰「第一件,他是個男的,而且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怪胎、奇才,這點絕無問題。」

  「廢話!」小混嗤聲地道︰「這算什麼點,虧你是堂堂有名的武林販子,居然也說得出口。」

  那錢重乾笑道︰「聊勝於無嘛!這是你自己剛才說的話;第二件,他可能還活著,這點大概有百分之五十的可靠性。」

  小混口沫橫飛地叫道︰「奶奶的!這更他媽的是廢話中的廢話,一個人不是死就是活,不管死活,都有一半的可能,這還要你告訴我!喂!我說姓那的,老販子,你想在我面前打混?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混混中的天才,打混的專家,你給我搞清楚!」

  那錢重幾乎是抱著頭縮在太師椅中,他吶吶道︰「我還以為貴幫有名的雷陣雨老兄沒來!」他拍去衣袖上白色的口水泡泡。

  小混抹抹嘴,得意道︰「這陣雨是特地學來淹死像你這種人的。」

  那錢重嘆氣道︰「他媽的,我武林販子做了一輩子生意,今天第一次倒足大楣,受盡委屈,曾能混呀曾能混,你真是我命中的白虎星!」

  小混洋洋自得道︰「知道就好,你這個老奸商招搖撞騙一輩子,到今天才碰到我,是你的福氣,你若是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嘿嘿!老販子,往後你的生意就難做嘍!」

  那錢重咋舌道︰「我就知道你不是個東西,這第三件就是專門為對付你這種不是東西的東西打探的。」

  小混哼哼怪笑道︰「你最好禱告一下,萬一你說出來的事,不是我高興聽的,嘿嘿……你這東西長、東西短的帳,咱們一次結清。」

  那錢重神秘笑道︰「喔!耍狠啦!沒關係,第三件有關邪仙的秘聞,就是他曾說要將自己一生所學所知,存放在他親手建造的神仙窩裡。」

  說完,那錢重斜瞟著小混的表情。

  小混卻仍然古井不波,神色不動,他僅是一挑右眉,問道︰「還有沒有?」

  那錢重見小混沒有預期中的興奮,心中不禁有些忐忑,接著道︰「神仙窩的位置,據推測是在東海某座小島之上,而且樊不凡對烏龜有偏好,這是唯一可尋的線索。」

  小混眼睛微闔地睨瞟著武林販子,那錢重正覺得怔忡當中。

  突然——

  小混「哇!」的大叫跳起,雙掌拍在那錢重的肩頭,興奮道︰「他奶奶的,不愧是老販子、老奸商,果然有一套,雖然東海裡的小島不算少,不過,我總算有個方向可找!」

  那錢重被小混這聲大叫,嚇掉半條命,直到小混誇完他,他才清醒過來,直拍著自己胸口道︰「怕怕,小混混,你是不是有羊癲瘋的傾向?怎麼說發作就發作?」

  小混擱在心中幾近一年的結,終於解開了,他懶得和那錢重計較,只是一味地呵呵直笑道︰「好極了,這下辦完正事,我就可以隨心所欲地四處遊山玩水啦!」

  那錢重見他樂得有點走火入魔,不禁伸手探探他的額頭,奇怪道︰「沒有發燒,他是怎麼回事?」

  小刀無聊道︰「他呀!在訓練自己的演技,這次他大概幻想自己是龍發堂的堂主。」

  小混嗤笑道︰「哎呀!老哥,你幹嘛告訴他,讓我多戲弄他一會兒有什麼關係。」

  那錢重不悅道︰「他媽的,早知道就不該和你們面對面,除了吃虧,我是什麼好處也沒有。」

  小妮子好心安慰道︰「老販子,你別太傷心,反正老古人說,吃虧就是佔有便宜,你也沒有什麼損失嘛!」

  那錢重哭笑不得道︰「小姑娘,你真好心,可是你不知道,光是剛才有關邪仙的第三件秘辛,至少可以讓我淨賺個五萬、十萬兩白花花的銀子,可是現在,到手的銀子卻得免費贈送,你還說我的損失不大,唉……」

  小混拍拍他腦袋,像在教訓兒子般,戲謔道︰「不錯啦!老販子,碰到我,只是請你贈送點消息,若換成別人,說不定還要你吐出點銀子孝敬一番吶!」

  那錢重沒好氣道︰「得了,換成別人,你以為我會輕易現身?都是老杜惹的禍,說你們這票人絕對安全可靠,簡直是……放屁!」

  小混有所指道︰「你這麼說就不對嘍!所謂禍福本無門,唯人自招取。」

  那錢重無心多言,懶散道︰「再問吧!問完第三個問題,我就可以送走你這個瘟神!」

  小混聳肩道︰「我好像沒什麼問的事,老哥,你呢?」

  小刀沉思道︰「老販子,關於猛龍會搶劫洋商,及突遭滅門的事,你可有何消息?」

  一直裝瘋賣傻的那錢重,突然肅穆道︰「如果我說這事與武林無關,少君,你會相信嗎?」

  小妮子迷惑道︰「可是猛龍會明明是江湖幫會嘛!怎麼會與武林無關?」

  那錢重神色沉重,起身走向桌邊,逕自倒了杯已經微涼的茶水,全然默默不言。

  小混目光微閃,與小刀交換若有所思的一瞥,起身道︰「好啦!前三三與後三三都解決了,咱們可以回家睡覺。」

  那錢重回身道︰「小混混,你方才到底是如何猜出我的人是在浮雕的牆後?」

  小混笑吟吟道︰「你真想知道?」

  那錢重怪叫道︰「廢話,我藏了十多年都沒有人猜得出來,怎麼你才進入秘室不到三分鐘,就揪出我的秘密,我當然想知道問題出在哪兒。」

  小混黠謔直笑道︰「下次你要記得,在屏風之後說話,是不可能有斗室中的嗡嗡回聲,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我勸你最好將三面牆都刻上相同的浮雕,免得人家隨便一誆,就嚇出你的真心話!」

  那錢重不相信道︰「就這麼簡單?」

  小混反問道︰「不然,你以為有多困難?」

  他點點那錢重的胸口,嘿嘿笑道︰「老販子,最高明的計謀,乃是攻心為上,記住這點,你以後會比較沉得住氣!」

  在那錢重怔愕中,小混以下顎點點屏風,探問道︰「根據一般的秘室佈置,那座屏風之後,應該是另一處出口,我猜的有對沒有對?」

  那錢重深吸口氣,輕聲道︰「曾能混,你是繼邪仙樊不凡之後,江湖中僅見的怪物,我實在懷疑,你可有吃癟的時候?」

  小混對如此崇高的恭維,飄飄然地全部接受。

  小刀潑他冷水道︰「怎麼會沒有,當他這個武林低手,碰上真正的江湖高手時,他除了吃癟,根本打不過人家,專門跑給敵人追!」

  小妮子湊趣煽火道︰「對呀!還好他平常鱉吃多了,所以皮也厚得像鱉殼一樣,想打死他還真得費上一番手腳,否則,難喔!」

  「砰!」、「砰!」雙響!

  小刀和小妮子眼前一花,兩人已遭小混大腳暗算,同時被踹中臀部,正反手抱著屁股哇哇大叫。

  小混大剌剌道︰「這是不敬幫主的小小懲罰!」

  小刀他們虎吼一聲,齊齊朝小混撲到。

  小混怪叫一聲,抱頭便溜,只見他人影微閃便已消失在屏風之後。

  小刀和小妮子兩人自是不輕易罷休,急忙騰身追向屏風後的暗道。

  忽然,小混又自暗道中閃出,對愕然的那錢重,匆促宣稱︰「我本來已經準備付錢向你買消息,誰叫你向狂人幫挑戰,要我證明敢不敢的事,實在是太容易啦!」

  那錢重僅是微怔,小刀業已返身追回,正叫道︰「小妮子快來,這混混在這裡!」

  登時,小混他們三人竟在那錢重的秘室裡玩起官兵捉強盜的遊戲。

  小混被小刀他們兩個雙面夾殺得頗為狼狽,他好不容易,覷準個空檔,再度鑽入屏風後面的秘密通道。

  那錢重尚未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秘室中,再次只剩下他自己一人。

  他苦笑一聲,自言自語地道︰「他媽的!只為了我無心的挑戰,就如此擺我一道,戲弄我嘛!難怪他敢自封天才混混的名號,真他媽的,不是混假的。」

  那錢重好笑又無奈地搖搖頭,走向設有機關的桌邊,他伸手輕推那張桌子,忽然一陣「嘎嘎!」震響,秘室的地板驀地下沉。

  不一刻,原本佈置豪華的地下秘室,已變成空無一物的普通地窖。

  而就在那錢重推動機關,變動地下秘室的同時,通道另一端的暗門,亦經由機關牽引,自動悄然滑開,讓小混他們順利離去。

 

(待續)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