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仔他們的秘密基地,事實上是一間架在樹頂上的樹屋。

  由於此株樹木之巨,實屬超級,所以山仔他們就地取材,所搭建的樹屋也特別寬敞,還分成前後兩進。

  樹屋前間較大,是山仔和古董等人的臥鋪兼議事廳,裡間較小,是小風獨居的「龜房」——此乃龍頭題名,不得更改。

  不論前後兩進,除了地板上所鋪的一堆枯葉和幾張獸皮之外,別無他物,稱之爲克難基地,實則一點也不爲過。

  古董他們正待在前間,無聊的鬥著蟋蟀玩,樹屋裏面,點著火把。

  爲了避免火光外泄,整株樹屋牆上釘滿重重疊疊的獸皮,不但可以擋光,還可以遮風避雨保持溫暖。

  裝滿油脂的樹幹上蓋著樹皮刻成的克難木蓋,以防油香外泄,此時,正安穩地擱在樹屋的角落。

  忽然——

  樹下傳出咕嚕咕嚕的低沈鳥叫,聲音三長兩短。

  古董他們立刻彈身躍起,湊近門口朝下張望。

  「老大嗎?你們回來了?!

  「廢話!不是我們是誰,這麽笨的問題也好意思問,我都替你們感到沒面子。快把油桶拿下來,咱們有熱鬧可看了。」

  古董等人立刻縮回屋內,將一副用藤編成的繩索套在盛油的樹幹上,將油桶慢慢滑落樹下。

  山仔在樹底接住油桶後,古董他們才攀著藤溜向地面。

  「小風呢?」

  「在前面,走,把油搬過去。」山仔道。

  他們七手八腳地抬著油朝前面奔去。

  山仔口中的前面,大約是距離樹屋里餘的空地,那裏正是山仔他們搭建第二個秘密黑洞的地方。

  古董等人看到小風正在拆開的繃帶中,赫然滾出硬梆梆的殭屍,全都嚇了一跳。

  苦瓜結舌道:「老大,你……把這玩意兒搬回來做蝦米(什麽)?」

  山仔謔笑道:「讓你練習如何暫時停止呼吸。」

  苦瓜猛搖雙手道:「不必了,你還是留給小風練練打鬼救夫比較適合。」

  小風解開兩包殭屍後,大步走過來,一腳將苦瓜踹向殭屍旁,沒好氣道:「姑奶奶拿你來練魁星踢斗就夠了。」

  山仔打岔道:「苦瓜,你就順便搬一具殭屍出來放在旁邊。古董,你們把油潑在殭屍上。」

  苦瓜翻翻幾具殭屍的蒙面中,拉出楊凡,謔道:「帥哥,今天我們會在這裏受苦受難,你得負大部分責任,所以,我留點機會讓你享受特別待遇。」

  古董和茶壺般起油桶,問:「六個都要油炸?」

  「當然,沒油怎麽炸得動。」

  古董他們一邊倒油,一邊呵笑道:「這桶油澆下去,保證各位都是金嚇嚇、油光滿面的。」

  「搞定了沒?」

  「報告老大,全都搞定了。」

  「好!」山仔欣然掏出炸藥,咯笑著宣佈:「火葬典禮開始!」

  他點燃炸藥引信,瀟灑的拿在手中,看引信嘶嘶燃燒,直到引信快燒完時,他才將炸藥拋出。

  轟然一聲,五具堆在一起的殭屍被炸得噴開,卻仍然保持完整地著火燒了起來。

  古董嘖嘖稱奇道:「這殭屍究竟泡了什麽藥?居然比石頭還硬?」

  苦瓜指指楊凡的屍首,問道:「這位帥哥呢?難道要放他一馬?」

  山仔擺擺手,笑道:「不急,他還有點重要任務未了。對了,你們在泥地那邊的佈置搞定了沒?」

  「沒問題,全按老大你的吩咐擺設。」古董回道。

  山仔黠謔道:「那邊的事可是開不得玩笑,只要踏出錯誤的第一步,我就得跟你們說莎喲娜娜,再見!」

  「什麽是莎喲娜娜?」苦瓜納悶地問。

  「我不是告訴你,莎喲娜娜就是再見嘛!竹本!」山仔順手賞了苦瓜後腦勺一巴掌。

  古董好奇道:「這是蝦米話?」

  「扶桑話。」山仔得意道:「義父教我的,聽說他們那裏的穿著打扮,都和咱們以前唐朝時代一樣,哪天有機會,咱們真該去開開眼界。」

  古董恍然大悟道:「原來你說的是東灜日本!我聽說江南沿海一帶,有人和他們那邊做生意耶!」

  一陣尖銳的哨音打斷他們的談話。

  原本寂然不動的殭屍,驀地跳起來吱吱亂叫,那五具著火的蟲屍叫得更是淒厲,以楊凡爲首,這些蟲屍似乎想逃走。

  山仔叫道:「擋住他們!」

  小風等人立刻衝上前雙掌齊發,將躍起的蟲屍逼落地面。

  山仔點燃另一捆炸藥丟向楊凡,轟隆一聲,楊凡尖嘯連連,變成一支大火柱般,不住地蹦躍。

  山仔見樹幹桶中還有存油,他一把撈起油桶,將油潑向燃燒中的殭屍。

  火上加油,火勢更猛,不一會兒,先開始燃燒的五具蟲屍,已然奄奄一息的頹然倒地,微微抽搐著,卻無力再掙扎。

  江湖衙門的人聽到爆炸聲和蟲屍尖叫聲,循聲趕來,但已經爲時晚矣!

  苗子見到所有蟲屍僅存一具,而且即將被焚毀,他哇啦大叫著,衝上前撲打楊凡身上的火苗。

  忽然——

  楊凡怪叫連連,猛地抱住苗子,苗子淒厲狂吼,想要掙開楊凡的禁箍,但是蟲屍卻死不放手,他終於和楊凡一起被火活活燒死。

  蒙面縣爺冷冷瞪視道:「獨孤山,本縣太輕估你了,才會導致如此一敗塗地。」

  山仔呵呵笑道:「這種錯誤你不是第一個犯的人,也不是最後一個;所以,你可以不用太難過。」

  蒙面縣爺道:「沒想到你竟能發現本地分院,更沒想到你能找到蟲屍的弱點。」

  山仔小人得志般的嘿嘿直笑:「運氣,這純粹是運氣。如果我說這兩件事,我全是誤打誤撞碰上的,不知道縣爺你相不相信?」

  蒙面縣爺輕輕搖頭道:「任何一個人,如果對你所說的話深信不疑。那他不是白癡,就是中邪,才會如此頭腦不清。」

  山仔笑得更加狎謔:「呵呵,這是本龍頭今年度內所聽到最佳的恭維,金都嚇(真感謝)!」

  他接著點著人頭道:「武氏兄弟、四隻血妖、你、還有……咦?怎麽少了兩頭牛?縣爺老大,你不是帶了兩個貼身侍衛來嗎?怎麽只有一個來報到,還有鬼心華陀倪開老鬼頭呢?」

  縣爺語聲微訝道:「獨孤山,你的確將本門的人員及動向掌握得一清二楚,無怪乎本門每每處於挨打的地位,你果真是一個最好的朋友,最惡的敵人。」

  「哪裡,哪裡。」山仔洋洋自得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嘛!不過,我現在不就不知道倪老鬼和你的保鏢到哪去?!

  縣爺淡淡道:「被你盜走蟲屍,是很大的疏忽,因此,倪老自請懲罰,但本縣派人在勸慰他。」

  山仔在心裏罵道:「放你娘的狗臭屁!他們不來,恐怕另有計謀,不過誰怕誰來著?」

  他嘻嘻一笑:「倪老大不來就很可惜了,他這四隻血妖要叫誰替他指揮?」

  縣爺語調含笑道:「這個不勞你費心,武氏兄弟一直跟隨倪老習有關這方面的技術。你會發覺,由他們來指揮『幽冥捕役』,和倪老親自指揮並無差別。」

  山仔忽然笑問道:「武老大,你們武家四兄弟都沒有結婚生子嗎?」

  武大峰微怔道:「你問這個做什麽?」

  山仔滿臉惆悵地直搖頭:「唉,……我真是爲你們武家惋惜。」

  武老四嗤道:「你爲何要爲武家惋惜?」

  「因爲……」山仔憐憫道:「如果你們都沒有小孩,武家今天在此,就得……絕子絕孫。」

  山仔猝起發難,手揮血影劍暴撲武老四,照面便是接連十六手「兩儀互換法訣」,刹時,劍影迷濛,逼得武老四閃躲無路。

  武大峰狂吼一聲,揮出一篷淡黃色粉末,叫道:「殺!」

  四名血妖宛如四把出鞘利劍,犀利射向山仔。

  小風等人同時發動,攔向四名血妖,阻止它們追殺。

  山仔原式不變,驀地運起神功,人如雷電,劍若奔龍,瞬間帶起呼嘯旋風,捲向武老四。

  只聞武老四一聲慘號,已被山仔大卸八塊。

  武大峰狂呼道:「老四呀!……

  他如瘋虎出押,悍然撲向山仔。

  山仔腳下側滑,身子貼著地面斜竄而出,恰巧躲開武大峰瘋狂的撲擊,同時代替苦瓜和茶壺接下兩名血妖。

  蒙面縣爺怒斥一聲:「上!」他和另外一名金鎖武士,殺向苦瓜他們。

  小風和古董見狀,虛晃一招,擺脫血妖的糾纏,和苦瓜他們聯上手,共同對付縣爺及金鎖武士。

  山仔劍式大開大闔,再度攔下一名血妖和武大峰,他在如此沈重的壓力下,已有些捉襟見肘、施展不開。

  武大峰狂怒道:「獨孤山,我要將你碎屍萬段,方消心頭之恨呀!」

  山仔嘲謔道:「光是又吼又叫殺不死我,也無法分我的屍啦!」他劍如蛟龍,吞吐奔騰於四名敵人之間。

  但是,這些血妖全是只攻不守的拚命招式,絲毫不避來劍,踏中宮、探毒掌,三人成犄角之勢擠向山仔。

  山仔短劍一攪,砍斷兩名血妖的右臂,自己身上卻挨了三掌,打得他滿地翻滾,鮮血一口接一口噴個不停。

  小風驚呼一聲,揮棒扭身,側滑三步,接應山仔,將他一把扶起。

  二名斷臂的血妖自動停止攻擊,撿回自己的斷臂接在傷口之上。

  武大峰卻在此時撲至,他手中多出一柄墨黑的大砍刀,直向山仔左腿劈來。

  小風青竹杖側點,當地蕩開武大峰的大砍刀,但是另一名金鎖武士和血妖,再度和武大峰聯手,自左右兩方撲擊而來。

  山仔左掌猝揚,一篷白粉漫天灑出:「看毒藥!」

  金鎖武士和武大峰微微一頓,閃避白粉,只有血妖依然前衝。

  山仔躍身而起,一招旋天擘地以劍代掌,倒掛揮出,噗地一聲,削落血妖半邊的身子。

  「退!」山仔大叫一聲,奮力攔下蒙面縣爺,和另外一名血妖,讓古董他們先撤走。

  但是接上手臂的其他二個血妖,傷口已經癒合,再度尖嘯著朝古董他們追去。……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