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知道這枚血心龍鳳鐲,是他們向家的傳家之寶,她不可思議地輕撫玉鐲。

  山仔接著笑道:「我給你老爸的是寒玉簫爲信物,所以你瞧,這次寒玉簫我沒有帶在身上。」

  小風眸中生輝問道:「可是,我老爸爲什麽一直不告訴我?」

  山仔不好意思的搔耳抓腮,窘道:「我叫他別告訴你,本來我想等再入江湖時,再給你一個驚奇,哪知道現在就穿幫了。」

  小風嗔叫道:「原來,你想找機會戲弄我?」

  「不是啦!」山仔乾笑道:「只是想和你開開玩笑而己……。」

  眼看小風就要發火,山仔急忙以最有效的方法先發制人,他將小風拉入懷中,深深地吻著。

  直到小風僵直的身子軟軟地依向他之後,山仔方始貼著她耳畔,輕語道:「好了,姑娘,請原諒小生有不得已的苦衷。」

  「放屁!」小風好氣又好笑的捶著他,哼笑道:「你最滑頭啦!只會找機會整人。」

  山仔笑而不答,整人本就是他最喜歡的娛樂之

  「古董他們知不知道這件事?」

  「古董大概猜到了,苦瓜和茶壺反應就差多了,不告訴他們,他們不會仔細去想。」

  「老大,你們在哪裡?」苦瓜低聲呼叫道:「是不是不小心被河水衝走了?」

  山仔輕嗤聲:「煞風景!」

  他自樹叢走了出來。

  「又怎麽啦?」山仔問道:「鬼來了嗎?」

  苦瓜奔向他,道:「不是,剛才武大峰他們差點要搜過來,可是突然接到血妖傳訊,他們全體撤走了。古董要我來告訴你,也許是江湖衙門裏有狀況,問你要不要派人去打探消息?」

  山仔想了想,斷然道:「我和小風子去瞧瞧,順便把做煙火需要的材料摸回來,你去告訴古董,要他把火加大,儘量多熬些油,一個時辰後放棄這座秘洞,撤回秘密基地,你們把油筒收拾妥當之後。立刻趕到泥地那邊動手佈置。」

  苦瓜點頭道:「那麽待會兒咱們就在秘密基地碰頭?」

  「對」

  苦瓜應聲而去。

  山仔朝小風笑笑,道:「有情調的事,待會兒再談,咱們得幹活去了。」

  他拉起小風的手,掠向江湖衙門所在的那個沼澤的方向。

 

  ※  ※  ※

 

  沼澤的氤氳已散。

  江湖衙門的殘垣頹壁顯得更加怵目驚心。

  一名金巾蒙面,身著黑色長袍,胸繡金色枷鎖圖案的神秘人物,在另外兩名金鎖武士伴隨之下,冷然掃視著眼前這片淒涼的慘況。

  武大峰、武老四、倪開和苗子率領僅存的四名血妖、六具蟲屍列隊恭迎神秘人物。

  武大峰他們四個此處分院僅有的四個大活人,在這位神秘人物銳利的逼視下,沒有一個敢喘口大氣。

  「又是獨孤山,嗯?」神秘人平靜地開口。

  武大峰提心吊膽道:「是的,屬下仍在搜巡他們的蹤跡。」

  神秘人淡淡道:「你是說,他們還留在鬼域之內?」

  「是的,縣爺!」

  神秘人哼聲道:「他的膽子的確夠大。而且,他不完全毀滅本門,他是不會罷手。只是,不知道他這次又是如何探知本門此地分舵?唉……

  「縣爺!」一名金鎖武士道:「他既然來了,咱們便不能讓他活著出去,否則此地之密一定洩露,後果堪憂。」

  蒙面縣爺平靜道:「那當然,我們與他,只有一方能夠存在。」

  武大峰道:「縣爺,你先裏面請,其他事再慢慢從長計議。」

  蒙面縣爺語聲似乎有些調侃:「還有地方可供本縣休息?」

  武大峰乾咳一聲:「是……是的,後院廂房仍然完整。」

  縣爺頷首道:「也罷,本縣這次原只是想來看看倪老的研究是否成功,不料竟遇見這種場面。」

  武大峰猜不透具爺這平靜的語調後,是否有責備之意。

  他只得心裏忐忑地延情縣爺入內休歇。

  山仔和小風仍隱身在大樟樹上。

  「呵呵沒想到咱們運氣這麽好,居然網中這尾肥魚。」

  小風嘲謔道:「小心魚太肥,不但把網子撞破,而且還將你這個打漁的拖下海去。」

  山仔謔笑道:「有這種事我才求之不得,人生沒有這種挑戰,日子怎麽會過得刺激?」

  小風提醒道:「別忘了,現在咱們可不是來找刺激。」

  山仔點點頭,他們躍下大樹,潛向江湖衙門的後院,那裏只剩唯一的一棟廂房沒被大火彼及,其中有談話聲隱隱傳出。

  山仔他們開始在後院摸索,終於在假山下發現一條地道。

  他們兩人小心潛入地道,便聞到陣陣混雜著防腐劑和屍臭的味道,幾乎令人作嘔。

  山仔他們只好憋住呼吸閃入地窖,那是一間長寬高各十丈有餘的石室,室內中央有一座方池。

  池中,盛滿腥紅的液體,怪味就是由那裏散發出來。

  池子左右兩側另有一道石門,沒有門的兩旁各有一張石床,此時床上空空如也。

  小風低問道:「不知道倪老鬼將藥材等東西擱在哪裡?」

  山仔指著石門道:「一人一邊找找看。」

  就在這時,地道有人聲傳出。

  山仔拉著小風急忙閃入右邊石門內,那裏除了石桌石椅,在牆上置有不少瓶瓶罐罐,他們對笑相望,知道自己闖對地方。

  門外,倪開尖銳的嗓門道:「縣爺,目前有關活人的研究,已經進行到對任何傷害都能立即再生的地步。這還得感謝獨孤山上回將血妖分屍,我才發現它們恢復的能力太差,因此,在『九還液』裏面多加了一些促進組織和血肉生長的藥物。如今,血妖任何斷臂或分屍,只要馬上粘合,輕者可以立刻恢復行動能力,重者也不出半炷香時刻,就能痊癒如常,你看……

  外頭傳出噗地悶聲,大約是倪開正在試驗血妖的效果給縣爺觀看。

  「蟲屍呢?」

  「蟲屍到目前爲止,已經達到堅如鐵石的地步,除非特別的神兵利器,否則無法傷它分毫。而且,若蟲屍斷肢,因有母蟲操縱的關係,仍能接受指揮攻擊敵人,只是斷肢要接合比較麻煩。我正在研究,看看有沒有辦法像血妖一樣,能達到即接即合的地步,不過,因爲蟲屍是死屍所制,它的筋肉已死,沒有生長能力,所以這方面的問題,可能還得花些時間,才能解決。」

  「那麽就暫停蟲屍出擊,直到實驗成功之後,再派它們任務。」

  「這個……稟縣爺,到實驗完全成功,可能還需要相當時日,目前搜捕猛龍會的人力稍嫌薄弱,何不只留一具蟲屍作爲實驗觀察之用,其他的仍然照常服勤?」

  「不必,武大,從明天起,不但蟲屍取消出動,便是一切搜捕工作也立即停止。」

  「縣爺,這是爲什麽?」

  「哼哼……」縣爺的冷笑中帶有些許得意之意:「獨孤山是個不甘寂寞的人,他不會慣於等待。你們若不出去,他自然會找上門來,如此豈不是以逸代勞,避免無謂傷亡和人力浪費。」

  「對,縣爺真是高人妙招呀!」

  「哈哈……

  人聲在江湖衙門縣爺志得意滿的狂笑中,逐漸遠逝,終究消失。

  山仔仔細聆聽,確定石室內沒有其他人後,輕輕將石門推開一點縫隙,朝外打量。

  門外,除了六具殭屍貼壁一字排開外,並無其他變化。

  山仔朝小風點點頭,小風開始在瓶罐間翻箱倒櫃,尋找她所需之物。

  可是牆上那些瓶瓶罐罐內,全是各式藥物,或丹或散,就是沒有製造火藥所需的琉磺和硝石之類物品。

  小風氣餒的皺皺鼻子,隨即,她瞥見石桌有幾個暗抽,便將之打開翻找。

  山仔卻抱起一大捲繃帶,溜出門外,不知做啥去了。

  小風在打算宣告放棄時,猛拉開最後一個抽屜,幾捆炸藥赫然入目。

  她不禁雀躍的輕聲歡呼,順手牽羊將全部炸藥一併順走,隨即潛出門外。

  山仔正辛苦的將六具殭屍分做兩堆,像捆木乃伊似的把他們打包成兩大件。

  小風愕然道:「你在幹什麽?」

  「盜屍!」山仔笑得甚是得意。

  小風莫名其妙問:「你盜這些殭屍要做啥用?」

  山仔哼笑道:「你不覺得那個縣爺很瞭解我?!我當然不會窩在黑林裏傻等,可是也不打算讓他們在這個地方以逸代勞。所以我只好運用頭腦,想辦法把他們騙到林子裏面去,咱們才可以順利展開A計劃續集嘛!」

  他將殭屍綁妥,愉快的拍拍手,起身對小風眨眨眼直笑,順口問道:「你找到東西沒?」

  小風揚揚手上炸藥,得意道:「現成的,方便省時又好用。」

  山仔吹聲口哨,謔道:「幹得好,小妞!」他接過炸藥,揣入懷中。

  「幫個忙呀!」山仔將兩包殭屍拉向地道出口,扛起其中一包,並示意小風背起另一包。

  小風遲疑道:「萬一它們突然活過來怎麽辦?它們會咬人也!」

  「不會啦!」山仔保證道:「它們要人指揮才能動,咱們動作快一點,別讓江湖衙門的人發現,它們就沒機會活過來。」

  「你確定?」小風老大不情願的問。

  山仔哄言道:「我說的事,哪一次出錯過?!我保證沒問題啦!」

  小風只得硬起頭皮,將殭屍扛上肩頭,她認爲這個姿勢在有情況時,最方便將包裹丟棄。

  他們倆扛著兩大捆殭屍,一前一後,自江湖衙門震塌的圍牆悄悄溜走,後院廂房裏,勸酒布菜猶有可聞。

  看來,武大峰正在爲他的縣爺洗塵接風,也真難爲他,竟還能從如此殘垣斷壁裏,整治出一桌吃食……。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