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黝黝的林子裏,隱約傳來跳動的火光。

  武飛豪得意的笑笑,回頭對身後的一個苗子和七名蒙面捕役招招手。

  苗子無聲無息的潛進,和武飛豪同由樹間空隙,打量火光跳躍的地方。

  圍著篝火而坐的五個人影,在大樹底下就像走入巨人世界的娃娃兵。

  枝葉形成的黑拱頂高高在上,連人把樹皮投入火堆時所發出的光源,也只照到十來棵樹遠便消失。

  在這些黑黝黝沒有盡頭的樹林中,武飛豪帶人大膽的前行,絲毫不怕自己的身形洩露。

  林中空氣的味道有點像發酵不好的酒釀,夜梟分不清天亮天黑的嘎然直叫,彷彿要將闖入林區這些人類的魂兒叫斷了才甘心似地。

  武飛豪很得意由自己率先發現猛龍會的蹤影,他彷彿已經看得見縣爺是如何愉快的讚許他,終於消滅那些令江湖衙門頭痛的人物。

  「也許……」武飛豪暗自忖道:「縣爺還會答應讓我負責主持重建的分院。雖然這樣對大哥有點不好意思,但是他還可以繼續掌管鬼沼分院呀!」

  他和苗子潛近到距離火堆不足三丈處。

  此時,已經可以清楚看到山仔正面對著他們這個方向,比手劃腳不知對其他四人講些什麽。

  武飛豪心中暗想:「他媽的,這小子居然還沒死?倪開的毒都奈何不了他,我看那什麽噬心之毒,也不過爾爾罷了,效果多好,都是那姓倪的自己吹噓!」

  他低聲對苗子耳語一番,苗子會意的點點頭。

  於是——

  武飛豪等人有如幽靈鬼魅般,猝然撲向火堆。

  山仔哇啦大叫道:「鬼來了!」

  他朝陰影中一滾,立即失去蹤影。

  武飛豪嘲笑道:「血眼使者,你就自己逃命,不顧手下了嗎?」

  背對他的其他四人仍無反應。

  武飛豪心中驚覺有異,他揚掌擊向其中之一人,碰地悶響,一堆枯枝敗葉隨之四散,原來,那是假人。

  武飛豪叫道:「有詐!」

  「答對了!」

  古董等人自樹頂飛撲面下,目標全部指向急退中的武飛豪。

  苗子嘰哩哇啦大叫,他身後七名蒙面人姿態僵硬,但行動卻迅捷如風的包抄古董等人。

  四支打狗棒如靈蛇出洞般,撞上迎面而來的蒙面人,咚咚悶響,打狗棒像是撞中鐵板一樣反震彈身。

  但是,蒙面人也各自震退一大步。

  小風他們便竄身自這些微的空隙中穿過,仍然直取武飛豪。

  苗子不知何時取出一支形狀怪異的竹哨子,吹出尖銳的笛聲,這些蒙面人似是受笛音的指揮,立刻回身救援武飛豪。

  山仔自黑處射向苗子,笑謔地叫道:「老兄,你自身難保嘍!」

  他一上手就是火辣辣的馭火神功,呼嘯著捲向苗子。

  苗子左手突揚,「奪!」的一聲輕響,一陣細如牛毛的針雨,衝著山仔射至。

  山仔就地一撲,順勢甩掌,掃開漫天毒針,大喝道:「難怪你敢如此囂張,有暗器呀!」

  苗子哨音再響,三名蒙面人回撲山仔。

  一道紅影出自山仔手中,宛如一道經天虹橋,落向撲來的蒙面人。

  「喀喳!」脆響,當頭一名蒙面人腦袋飛入半空,但無頭身子依然有知覺地衝向山仔,狠狠賞他一掌,將山仔打得倒噴入空。

  而半空中那顆頭顱的蒙面巾已失,「花狐狸」楊凡附牙咧嘴的腦袋映入山仔眼中。

  山仔雖已聽古董提過楊凡變成殭屍,但面對此景,他心裏仍然忍不住有些發毛。

  「喂!帥哥,我可是來替你報仇,你得知恩感報,別再找我麻煩。」

  回答山仔的,是楊凡那顆腦袋嗔目齜牙淩空飛噬而來。

  山仔怪叫一聲,右手臂向楊凡腦袋,右手血影劍逼開又蹦又跳,行動迅速的三具殭屍,而其中,有一具就是楊凡沒頭沒腦的無頭殭屍。

  小風等人則在四名殭屍追殺下,打定主意先殺武飛豪。

  武飛豪原本就武功不弱,此時再加上四名不怕死、不怕殺的怪物幫忙,已將小風他們逼得手忙腳亂。

  山仔大喝一聲,騰空而起,一記「修羅幻現」驀地撞向圍攻他的三具殭屍。

  碰然巨響,三具殭屍斷手缺腿的朝後摔去。

  其中有一截斷臂,正巧落在火上,那斷臂竟似有知覺般,痛苦的亂蹦亂跳,想要將火撲滅。

  最後,斷臂無力的一挺,在火中被焚爲灰燼。

  「退!」山仔大吼一聲,撲向小風,接下她的對手,小風轉向協助其他三人逼退殭屍,一同隱入黑暗中。

  武飛豪叫道:「快追,別讓他們跑了!」

  苗子吹起哨子,那些被山仔砍斷的殘肢,竟比殭屍本身還快地飛射林中,追向小風他們。

  山仔怔然叫道:「他媽的,這算哪門子殭屍?砍得越細,對手越多?!

  他邊打邊退,卻不再冒險將殭屍大卸八塊。

  武飛豪梟笑道:「諒你也沒見過本門特別研創的『蟲屍』,你砍吧!你的劍砍不死這些蟲屍的,哈哈……

  山仔嘲謔道:「唉!你怎麽不早說呢?」

  他收起血影劍,猝然揚手拋出霹靂彈。

  轟然一聲,中彈的殭屍著起火來,被燒得吱吱亂叫。

  苗子驚慌的衝前想要將火撲熄,但是爲時已晚,這具殭屍掙了掙便寂然不動地付之一炬。

  武飛豪跳腳大罵:「他媽的!獨孤山,你竟敢放火燒掉我的蟲屍,你……

  他抬頭才發現,山仔早已不知去向。

  「追呀!快追呀!怔在那裏幹什麽?」

  這時,楊凡的腦袋和其他追擊小風等人的斷肢,似是無功而返,各自認清對象,接回它們該在的地方。

  只是,這些斷臂殘肢有接沒有合,充其量只能搖搖晃晃的跟著自身所屬的殭屍行動。

  楊凡的屍體索性空出一隻手抱著腦袋飛身而去,免得搖搖晃晃的腦袋在半路上掉了。

  武飛豪和苗子緊隨這些殭屍之後,繼續搜尋山仔他們。

  武飛豪不禁抱怨道:「這蟲屍雖然不怕砍,但是斷了之後如何復合,倒是挺麻煩的一件事。」

  苗子聳聳肩,以生硬的漢語道:「沒辦法,蟲屍本來就還沒有完美,要再用血妖方法處理後,才會比較好。」

  武飛豪嗤道:「有時我真懷疑,倪開那套怪理論真的有效嗎?」

  苗子還是聳聳肩:「不知道,要試試看。」

  前面的殭屍忽然加快速度。

  苗子高興道:「找到了!」

  他和武飛豪精神一振,加緊趕去。

  正當武飛豪掠過一株巨樹後,他背後驀地亮光微閃,一支如意打狗棒已將他穿胸而過,釘在地上,

  「呃……

  武飛豪茫然瞪著胸前的鋼棒,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麽死的。

  苗子聞得異響,匆匆回頭,正好看見古董自武飛豪背心抽回打狗棒。

  他怪叫一聲,急忙吹響哨子,但是古董對他揮揮手,謔笑道:「待會兒見!」隨即失去蹤影。

  六具殭屍如飛而回,環繞在苗子四周,等待他下一步指示。

  林中的黑暗,爲山仔他們提供了最佳的掩護,苗子滿心驚懼的傾聽四周,想找出山仔他們的動靜。

  但是,除了間歇的鳥叫,四周沒有絲毫聲響。

  苗子開始懷疑,這座黝黑的林區,真的是他住了兩年多的地方?爲什麽此時他竟然覺得,對這座黑林一點也不瞭解,一點也不熟悉。

  反而,山仔他們卻能在這片黑暗世界中,神出鬼沒來去自如。

  苗子忐忑地指示這些蟲屍留在自己身旁,慢慢的朝江湖衙門所在的沼澤退走。

  忽地——

  一陣衣襟冽冽聲傳出,苗子驚慌的用苗語指揮蟲屍攻擊。

  「碰碰!」數響。

  蟲屍立即和來人戰成一團。

  「老苗,住手!」武大峰吼道:「是自己人!」

  苗子喘口大氣,急忙喝止蟲屍。

  他走上前一看,原來與蟲屍過招的正是血妖。

  武大峰和武老四自陰影中走出。

  武老四訝然問:「二哥呢?」

  苗子囁嚅道:「死了……

  「死了?!」武氏兄弟驚吼道:「在哪裡?怎麽死的?爲什麽你丟下他?」

  苗子慌亂的指著來路,小聲道:「找你們收屍。」

  武大峰驚怒的跺腳:「你該死!快帶我們去!」

  他們三人帶著血妖和蟲屍,趕往出事現場。

 

  ※  ※  ※

 

  左側林梢,苦瓜問道:「老大,接下來咱們該怎麽辦?」

  山仔嘴裡咬著根嫩枝,姿態瀟灑道:「當然是離這群怪物越遠越好。」

  古董道:「雖然找出克制蟲屍的方法,但是最後一顆霹靂彈已用掉了,咱們到哪裡找大火來燒這些怪物?」

  山仔呵呵笑道:「當然是到此地唯一有人住的地方去借東風。」

  小風笑道:「你想到『鬼心華陀』的藥室找什麽材料?」

  山仔眨眼道:「我記得你會配一種易燃的煙火,那玩意兒需要的原料很簡單。」

  小風噘著嘴道:「是很簡單,但問題是爲燃燒效果不好,我保證燒不死那些蟲屍。」

  「效果不好可以改良呀!」山仔沈思道:「只要能引火,咱們再來個火上加油不就得了。」

  古董問道:「問題是哪來的油?江湖衙門裏的所有油料,早就讓咱們一把火燒得乾乾淨淨了。」

  「山人自有妙計。」山仔嘿笑道:「現在咱們得先找幾個隱秘的地方,搭幾座密不透光的黑洞再說,事不宜遲,衆將官隨吾去也!」……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