氤氳朦朧的瘴氣,再次籠罩了黑魔林之中這片偌大的沼澤地區。

  霧朦朧、人朦朧的世界,一抹隱約的陰影,赫然矗立在此處人影絕跡的鬼域之中,使得這片沈悶的沼澤,更加陰森,更加詭譎。

  忽地——

  五道狸貓也似的黑影,低伏著無聲無息地竄向這棟充滿死亡氣息的鬼屋。

  五道黑影很有默契的自動分成四個方向,分別閃向這座突兀聳立於沼澤內的怪異宅院那四面一人半高,十數丈長的土磚牆。

  然而,他們彷彿就此消失在濛濛迷霧中一般,久久不聞任何動靜,周遭仍是籠罩著一片死寂……。

  驀地——

  一聲霹靂也似的爆炸,猝然驚響!

  整個沼澤也在這聲爆炸中爲之震蕩,泥漿翻騰,朽木轟墜,驚獸奔竄,火舌亦隨之爆閃。

  四周,立即響起烈焰囂騰的劈叭聲,火舌有如出自噴火巨龍口中般,呼呼連響,衝吐入空,同時也捲襲這棟鬼氣陰森的宅院內部。

  鬼屋之中,立刻人影幢幢、叱喝喧騰不休。

  大群身做江湖衙門裝束打扮的黑衣大漢,宛如驚弓之鳥,倉皇的自屋內奔向宅前庭院。

  這場突如其來的大火,燒得他們連搶救的時間都沒有,更甭提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怎麽回事?」

  「誰用炸藥放的火?」

  五條黑影自暗處閃竄而出,狂然襲擊江湖衙門之黑衣大漢。

  「哈哈……,『血眼使者』率領猛龍會衆將官來問候各位衙門大老爺啦!」

  「哎呀!血眼使者殺來了!」

  「媽啊,完了!……」

  碰碰連響,黑衣大漢不及奔逃,已有十數人在黑影猝襲下,頹然倒地,一命嗚呼。

  武氏兄弟正率人自內院趕出,可是刹那之間,黑影便又沒入漸濃的瘴霧之中,悄然消失。

  武氏四兄弟和一名吊眼、塌鼻、大暴牙,面色蒼白的瘦癟老者,及一名身著苗服打扮的中年苗子,領著十餘名黑巾蒙面的江湖捕役衝入庭院時,只見到死傷滿地和驚懼怔愕的手下,而不見來襲之人。

  武老三怒斥道:「究竟出了什麽事?」

  有人稟告道:「啓稟三爺,血眼……血眼使者來襲。」

  「放屁!」武老三根本不信。

  武大峰冷然問道:「血眼使者?那麽人在哪裡?」

  「稟大爺,他們忽然現身,放倒一些弟兄之後……,又突然消失了!」

  「笨!全是一群飯桶!」武老三怒喝道:「居然連個人都攔不住。」

  武飛豪阻言道:「若是真的血眼使者來此,憑他們怎麽能擋得住?」

  武老四沈沈問道:「阿大,你真的認爲血眼使者會知道此處之秘?」

  武大峰搜目四望,沈重道:「很難說,過去縣爺爲了此地的研究尚未成功,一直極力避免洩露此地的存在,可是自從桐柏分院被毀之後,爲了要再延攬人手,也許會透露一些與此地有關的消息,因此而引來血眼使者並非不可能之事。」

  武飛豪問道:「你們可有看清來人面貌?」

  「回二爺……他們來的太快,我們……根本措手不及。」

  武老三氣呼呼道:「江湖衙門養你們這些人,究竟是幹什麽?」

  「別說了……」

  忽然——

  又是轟隆一響,江湖衙門的左院在爆炸中,整個爲之崩毀,噴濺的飛石、火星,猶打傷不少人,火勢也越發燒得熾烈。

  山仔站在烈火之中,身形隱約可見,他幽幽忽忽開口道:「江湖衙門的大限已至……要命的人,隨人顧性命的逃吧!否則……,嘿嘿嘿……殺無赦!」

  他宛如來自九幽煉獄的鬼魂,陰森恐怖的尖笑著,身影也在說完話後,倏然消失。

  江湖衙門一干樓嘍囉早已嚇傻了眼,驚呆了魂,個個駭然至極的看著山仔消失的火焰。

  武老四怒哼半聲,欺向火焰,卻被高熱逼回,他這才證實,眼前之火絕非幻覺。

  「轟隆!」再響。

  大宅的右院復又頹倒,不少江湖衙門的捕役,已藉著這人影奔突的機會,拔腿開溜。

  原來,山仔拆開部分霹靂彈做爲火引,再佐以枯枝幹藤,在江湖衙門內造成轟燃的火勢。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這群吃慣太平糧的江湖捕役爲之駭然,不知究竟出了何事;再加上一陣及時衝殺,以及山仔詭異的現身火海,使得這些原本就含糊『血眼使者』和「猛龍會」威名的江湖捕役們士氣潰散。

  緊跟著苦瓜和茶壺以霹靂彈炸毀兩側宅院,不僅造成更震撼的聲勢,也是給這些嘍囉兵一條逃生退路。

  如今,在山仔他們這招先聲奪人的突襲下,江湖衙門軍心渙散,仗還沒正式開打,山仔他們已如預期的先贏了一半。

  人聲喧騰,人影衝突之中,武飛豪力挽軍心的大喝:「是誰?誰竟敢在此地裝神弄鬼?」

  山仔戲謔的聲音,再度從火中傳出:「他奶奶的!不給你們一點事實證明,你們還真的不相信本使者親臨現場。好吧,我來也!……」

  武氏兄弟和身旁的老者及苗人,各自拉開架式,凝神以待。

  豈料,半天不見動靜。

  武氏兄弟礙於火勢,無法搜捕山仔他們。

  而山仔他們,卻藉著「雪魂靈珠」特殊的避火功能,潛伏在火場內好整以暇的瞅著對方看好戲。

  武大峰半晌不見山仔等人現身,不覺地疑喝道:「有種的出來……!」

  老半天仍是無人相應。

  武老三收功而起,啐罵道:「呸!什麽狗屁血眼使者,根本……」

  他的話聲未落,一條人影已自火中電射而出。

  武氏兄弟尚來不及應變,山仔已然急旋而起,空中登時現出一尊血紅如火的千臂修羅。

  「修羅幻現!」武大峰驚吼道:「老三快閃!」

  但是,幻影瞬閃即至,宛如平地而起的一道龍捲風,將武老三和數名黑衣人兜撞飛起,這些人就像一個個沒有反抗能力的破布娃娃,被掠身而過的紅色幻影拋甩而出,飛落火中,淒聲慘號。

  「老三呀!」武飛豪猛然撞向山仔,卻被「修羅幻現」的餘威震得連退三大步,哇地吐出一口鮮血。

  山仔人未稍歇,直向高牆掠去,幾他所經之處,總有黑衣捕役要倒楣。

  因此,這些人非但不願阻止山仔,反而有意無意的朝旁邊閃開,好讓這個煞星快快通過。

  武大峰和他另兩個弟弟瘋狂的由後追擊,但他們的掌勢,總是稍差一線落在山仔身後,直到山仔掠出高牆,消失在沼澤濃霧中。

  「追!」

  武大峰向苗子及其身後七名黑巾蒙面的捕役一招手,和兩個兄弟帶人追出牆外,也消失在沼澤的濃霧中。

  江湖捕役蹺頭的人更多了,吊眼老者驟覺下,朝身後僅剩四名蒙面人揚了一撮白粉,喝道:「殺!」

  這四名蒙面人以快得匪夷所思的速度,四處閃掠,頓時哀號四起,奔逃的江湖捕役多人被蒙面人立斃掌下,而死者的屍體刹時化爲血水。

  小風和苦瓜、茶壺自火中竄出,殺向這四名武功奇高的蒙面人,而山仔竟也於此時,由牆頭撲向戰場,狂笑道:「老頭,你好狠呀!」

  吊眼老者尖聲道:「血妖快來!」

  一名蒙面人放棄追殺江湖捕役後,改撲山仔。

  山仔哈哈笑道:「你是誰?爲什麽沒臉見人?」

  他閃身抓向對方蒙面巾。

  這名蒙面人似乎不在乎面巾被扯下,仍是原勢伸手扣向山仔,山仔使個詐,僞裝左閃,卻在蒙面人跟著移動時,頓身探手扯下對方的蒙面巾。

  但是,山仔自己的右手,也被對方指尖掃中,他只覺得一陣火辣,立即退身怒道:「奶奶的,有毒!」

  他馬上運功逼住毒性,再瞧向被他抓下面巾之人。

  那人竟是奚雄輝!

  山仔匆匆服下一粒解毒丸,笑謔道:「大捕頭,好久不見!」

  奚雄輝似無所覺,仍然招式兇猛地攻向山仔。

  山仔猛然一瞥,卻見他眼中閃著詭異紅光,眼神木然的拼命進攻,絲毫不採取守勢。

  山仔笑駡道:「他媽的,數日不見,你老兄就嫌命大?」他可不客氣地一掌印向奚雄輝胸口。

  山仔砰地擊中奚雄輝,但感到自己好似打中一塊海綿,絲毫著不了力道,而且,奚雄輝中掌,卻如沒事人一樣,微晃半步,再度欺進。

  山仔連忙挫身伏閃,倒掠三尺,驚訝道:「喂!大捕頭,你什麽時候練了毒掌,又練了怪功?」

  奚雄揮好像不認識他一般,眼睛眨也不眨,身形未停的撲至。

  「老大,快來呀!這邊挺不住啦!」

  山仔甩開奚雄輝,淩空數個滾翻,碰地擊中追殺苦瓜和茶壺的蒙面人。

  而和剛才一樣,山仔只覺得無處著力,微驚之下,迅速撤掌爲指,直點對方靈台穴。

  誰知,山仔一指點中對方,非但末能傷著對方,自己的手指卻宛似被燙著般的紅腫起來。

  「哇!」山仔驚叫道:「他媽的,這算什麽?」……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