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屁!」一名年約五旬的乾瘦老者,冷酷駁斥楊凡道:「你懂什麽?金鎖武士的身份地位,豈是你這等人所配相提並論?姓楊的,你還是乖乖跟我們回去,說不定縣爺會對你網開一面。」

  「呸!」楊凡怒吼道:「武大峰,你不必再甜言蜜語,你以爲我不知道你們的目的?你們不過只想將我騙回去,好把我變成沒有知覺、沒有思想的殺人妖怪——『幽冥捕役』而已,我不會上當的!」

  武飛豪勸誘道:「不會的,楊凡,畢竟你也爲衙門立下過不少功勞,縣爺不會如此對待你。」

  「哈哈……」楊凡狼嗥般狂笑道:「不會?奚雄輝就是一個例子,還有嚴無爲人呢?潘如玉如果不是和縣爺有一腿,她又豈能倖免?你們那一套,我會不明白?今天我就是死,也不會和你們回去。」

  「二哥。」另一名黑衣人不耐煩道:「何必跟他嚕嗦,動手逮人就是。」

  楊凡聲似嗆血般狂吼道:「老天呀!邪魔當道,你爲什麽不睜眼看看?」

  他叫聲未歇,已然驀地舉掌拍向自己的天靈蓋。

  「慢著!」

  武大峰等人搶前一步,卻已來不及阻止。

  楊凡七孔流血,怒目大睜,斷斷續續道:「你們……等著……,報應……就會……降臨……降臨你們的……頭頂……,血眼使者……,代天……復仇的……血眼……,會找……找上你們……,一定……會的,天呀──!」

  他最後狂呼一聲,雙臂高舉向天,碰地仰面摔倒,死不瞑目的怒瞪著看不見的藍天。

  提議動手的黑衣人走向前,踢了踢楊凡的屍體,確定他已死後,吐口沫啐道:「他媽的,臨死還想嚇唬誰?血眼使者會來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放屁!就算他來了,老子也要給他好看!」

  「好了,老三。」武大峰指示道:「把屍體背回去,看看倪大夫能不能用。」

  武老三叫道:「還要背回去?!他媽的,死了都還要折騰老子!」他彎下身將楊凡的屍體扛上肩膀,四個人朝沼澤方向飛馳而去。

  山仔他們直到四人背影消失,才喘口大氣,爬起身子。

  古董問道:「老大,要不要跟去看看?」

  小風反對道:「這些人的功力不弱,恐怕不是咱們應付得了,不如先進鬼湖宮,以後有機會碰上再說。」

  其他人等待的望向山仔。

  山仔聳肩笑道:「剛才有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公然向『血眼使者』的威名挑釁,咱們能不管嗎?」

  「當然不能!」

  小風嘴巴閉得跟蚌殼一樣,惡狠狠的瞪著答話的古董他們。

  山仔覷眼笑笑,又問:「剛才有個臨死之人,在咱們面前說出他最後的願望,希望血眼使者能爲他復仇,我們可以讓死人失望嗎?」

  「當然不能!」

  古董他們回答的更快、更樂,因爲,小風越生氣,他們就越得意。

  山仔嘿笑著再問:「你們剛才都聽見一個偉大的秘密,咱們能拒絕這麽神秘的誘惑,而不去查個水落石出嗎?」

  「當然不能!」古董他們簡直用唱的回答。

  小風兩眼宛似要噴火般的瞪著他們四人。

  忽然——

  她笑得比剛喝了口蜂蜜還甜,嬌聲道:「我就怕你們不肯去,現在快追吧!免得太晚把人追丟了。」

  她還真的說完就走。

  山仔等人面面相覷,叫道:「哇噻!到底誰在耍誰?」

  山仔長噓短歎道:「兄弟們,以後千萬記住一件事,查某(女人)的心眼比針尖還細,你別妄想從她們臉上看出任何真實的答案。」

  古董補充道:「老大,所以古人老早就教訓我們說,當娘們嘴巴說『不』的時候,其實她心底說『是』。」

  茶壺搖頭歎道:「女人心,海底針,我永遠搞不清楚這種動物。」

  「快走!」山仔笑謔道:「我突然發覺,對於我的心上人可得重新估計,如果不追緊一點,也許有一天她會決定拋棄我。」

  他們四人嘖嘖數聲,急忙追向小風。

  可是,追出十數丈外之後,已不見小風身影。

  山仔緊張叫道:「小風子,你在哪裡?」

  「噓──!」

  在他們前方不遠,一棵高不見頂的樹上,小風露出半個腦袋。

  「別叫那麽大聲,上來再說。」

  這些參天巨樹雖高,但樹身上不是攀藤纏蔓,便是枝枒分歧,因此,山仔等人很容易就躍上了小風藏身的樹梢。

  山仔低吼道:「我警告你,下次別再玩這種嚇死人的失蹤遊戲。」

  「閉嘴!」小風擺擺手打斷他的話,目不斜視的盯著前方,道:「快看,他們就要消失了。」

  山仔很沒面子的搓搓鼻子,暗罵道:「他奶奶的,從以前到現在,還沒有人敢如此叫我閉嘴。小風子噯,這筆帳咱們以後有得算嘍!」

  他心底想著,兩眼卻仔細盯著遠方逐漸模糊的影子,直到完全看不見武氏兄弟爲止。

  「如何?」小風抱臂盤膝,安安穩穩的倚著樹身而坐,問道:「現在,猛龍會召開臨時大會,請各位踴躍發表有關此次案件之高見。」

  她那一板一眼的模樣,就像過去衆人所熟識的丐幫小少幫主模樣,絲毫沒有半點嬌憨耍賴的小女兒之態。

  其他人也跟著認真起來。

  山仔搓著下巴,哼道:「人家說狡兔有三窟,這句話對江湖衙門再適用不過。還好,看樣子,他們是誤打誤撞挑中這片魔林做爲老窩,並非與入宮之徑有關。」

  古董沈吟道:「根據我們剛才所見種種來分析,這魔林中的江湖衙門堂口所在,才是他們的主要據點。」

  他忽然叫道:「對了,老大,你是不是認爲咱們昨天在沼澤區所撞見的屍首,是……」

  「三鞭追魂,嚴無爲。」其他人異口同聲叫著。

  山仔頷首道:「我敢用腦袋打賭,一定是他!」

  苦瓜皺眉道:「老大,這麽說這次咱們可真的是撞正大板,碰上辣手貨嘍!」

  山仔眨眨眼道:「金鎖武士?幽冥捕役?光聽名字就好像很不好惹,你說辣不辣手?!

  小風沈思道:「偏偏這些名字都從未在江湖中聽說過,就算想探尋他們的來龍去脈,也苦無門路。」

  「還有……」古董也頭痛道:「剛才那四名武功不弱的黑衣人,什麽武三峰、武飛豪明明是高手,可是我敢肯定,他們絕對不曾出現在江湖上。」

  他尋求同意的看向小風。

  小風頷首道:「以他們四人的身手,若是出現江湖,不是超級高手,也是一流人物,丐幫不可能不知道他們。」

  茶壺乾咳道:「不是我洩氣,不過依我看,就算我和苦瓜聯手,也不一定能應付得了他們其中一個。而我們還不知道,在此地方的江湖衙門究竟有多少這類身手的人物存在?」

  山仔心不在焉道:「愛拚才會贏!對了,你們身上還有多少霹靂彈?」

  衆人一陣搜身,所存的火藥彈丸,不足二十顆。

  山仔撇嘴道:「這麽少?!炸個人家的衣角都不夠,想要補貨又來不及。」

  苦瓜道:「老大,你不是說愛拼才會贏嗎?咱們就跟他們拼啦!」

  「拼你的大頭!」山仔賞他一記響頭,叫道:「要拼也得有本錢,光憑咱們這幾個人,跟人家拼個鳥。」

  小風不由得嗤聲道:「粗魯!」

  山仔嘿笑道:「對不起,我忘了有查某在座。不過,你如果嫌粗魯,麻煩你將耳朵關上別聽,老子就喜歡說這種粗魯的話。」

  「尤其是他心情不好時。」古董代爲說明道。

  山仔早已陷入沈思,根本沒注意其他人偷笑的神色。……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