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仔恁得是有做戲的好本事,儘管明明不知道什麽是『彩虹迴天香』,但他臉上卻絲毫不動神色,故意得理不饒人的反問峨眉派住持:「如何?法明和尚,你打算如何向本會陪罪?」

  法明和峨嵋派衆僧登時面紅耳赤,頗有手足無措之態。

  玄天道長勸道:「山仔,法明大師並無惡意,你何必認真?」

  山仔故意問道:「是這樣子嗎?!法明大和尚,你真的沒有惡意嗎?」

  法明硬著頭皮道:「貧僧確實沒有惡意。」

  山仔瞅眼笑道:「你都這麽說了,我不信也不行,看在道長的面子上,我就當你剛才的話是放屁,噗一聲……唰唰去啦!」

  他如此挖苦法明,其他有身份的人想要笑,也都勉強忍住。

  但是,猛龍會其他人可就張狂的放聲哈哈大笑,直笑得法明的臉,漲得比柿子還紅。

  山仔踢了古董一腳,越描越黑道:「好了,笑一下子意思到了就可以,笑得太多,和尚就要改行當關公,小心佛祖會傷心。」

  有些人忍不住噗嗤輕笑,但他們立刻有禮地以乾咳做爲掩飾。

  茶壺木頭木腦問道:「老大,爲什麽和尚改行當關公,佛祖要傷心?」

  山仔狎謔笑道:「因爲和尚本是我佛弟子,而關公卻屬於道教,如果佛門弟子棄佛從道,等於佛祖的生意被搶,當然會傷心嘍!」

  「怪俠」柳無心忍不住豁然長笑道:「山仔,我實在不得不喜歡你呀!哈哈……」

  柳無心如此放肆狂笑,簡直令峨嵋派顔面盡失。

  法空再也待不下去,只得恨恨一頓禪杖,帶著峨嵋弟子怫然而去,部分與峨嵋派交善之人,也藉機告辭,以免得罪任何一方。

  四周看熱鬧的人,見已無熱鬧可看,也漸次散去,只剩下丐幫弟子開始收拾殘局。

  直到此時,向天笑方始現身,走近山仔。

  他無視於薛斐竹憤怒的眼光,淡笑道:「山仔,這次決戰總算結束了。丐幫幸不辱命,讓這次盛會圓滿落幕,你這一萬兩銀子欠定了。」

  薛斐竹忽然插口道:「山仔,你想不想替我和姓向的將樑子化解開?順便可以有錢償還。」

  「我?!」山仔頗有興趣道:「說來聽聽,你有啥打算?」

  薛斐竹慎重道:「向天笑殺了我兒子,使我絕後,如果你肯答應做我義子,使我薛家不至絕傳,你就能繼承我全部的財業,而且我可以將仇恨一筆勾銷。」

  山仔吹了聲長長的口哨,笑道:「這真是筆大買賣。」

  「如何?你答不答應?」

  不光是薛斐竹和向天笑這些當事人緊張,連其他如晦明大師、玄天道長、柳無心、驛馬山莊、十五寨聯盟、長鯨門、神刀門等等還留在原地之人,也都屏息等待山仔的答覆。

  因爲,這個提議、這項決定,關係的是武林中兩大勢力的對抗或聯合,自然引起其他武林名宿的關心。

  山仔沈吟道:「這種事你該找乞丐頭的兒子比較適合吧?!

  薛斐竹不耐煩道:「姓向的只有一個兒子,他怎麽能捨得?而且,我喜歡的人是你。」

  「咦?」

  古董等人這下可瞪大眼睛,不過,他們看的是面色微窘的小風。

  山仔欲言又止道:「你當人乾爹的條件是不錯啦……,不過還是差了那麽一點點。」

  向天笑面色微黯。

  薛斐竹怒目而視,半晌,他忽然展顔道:「嗯,以獨孤羽義子的身份說這話,並不過份。唉!我只能說……,很遺憾!」

  「不過……」山仔諱莫如深的笑道:「如果你真的想要有一個姓薛的小子繼承你的獨門武功,而且幫你花掉大把大把銀子的話,我倒是有一個辦法。」

  「什麽辦法?」衆人齊聲追問。

  山仔呵呵笑道:「就是等我將來生了一堆兒子或女兒時,讓你挑一個當乾孫子不就得了?」

  衆人目不轉睛的瞪著薛斐竹,等待他的答案。

  薛斐竹沈思半晌,忽而笑道:「我考慮考慮。在我有所決定之前,你可得看好自個兒的小媳婦,然後叫那些大、小化子離本王遠些,知不知道?!哈哈哈哈……」

  他在長笑聲中,飄然離去。

  薛斐竹顯然心情不錯的離開了,卻給其他人留下滿腹疑問。

  苦瓜納悶道:「這算什麽答案?薛肥豬到底在說什麼?吊人胃口嘛!」

  古董卻瞅著小風,嘿嘿直笑道:「哦~,原來如此。老大這次死定了!」

  山仔賞他一巴掌,謔道:「你才死定了,笑那麽多也不怕抽筋!」

  玄天道長含笑道:「山仔,你和猛龍會名聲已盛,接下來將何去何從?」

  山仔神秘笑道:「只剩最後一件事,我要失蹤一陣子。」

  「失蹤?」

  「不止是我,猛龍會的人通通有獎,我們大家要一起失蹤。」山仔點著頭,越講越覺得自己的主意不錯。

  苦瓜不解道:「老大,咱們的招牌好不容易才紅得發紫,爲什麽要在這個時候失蹤?」

  「笨!」古董瞄眼道:「休息是爲走更遠的路。咱們如果不趁著這個時候失蹤,萬一招牌紫得發黑,黑的發爛怎麽辦?」

  苦瓜瞟了李大獅的屍體一眼,若有所覺道:「也對!」

  玄天道長笑道:「你似乎已經有某種計劃,那我就可以放心回山了。」

  山仔忽然問道:「道長,什麽是『彩虹迴天香』?」

  「你不知道?」玄天道長訝然解說道:「那是五十多年前,『毒絕』歐陽狂獨創的一種毒藥;據說分爲陰陽二體,俱是無色無味,陰體可下在水中或飲食內,使人於不知不覺中吃入腹內,但此時並無任何害處。除非,中了陰體藥物之人,又吸入陽體藥物,才會引發劇烈的毒性,使人立即斃命,而死者最明顯的跡象,就是屍身上所呈現的彩色斑點。」

  晦明大師道:「最可怕的是,此物入人腹中雖然無害,但生命卻操在他人手中。昔年,許多人就是爲此而淪爲『毒絕』的利用工具。只是,自從『天毒魔教』被滅、『彩虹回天香』被毀之後,就不曾再聽見此種毒物之名,不料如今卻又重現江湖,看來只怕武林中又將多事了。」

  江南第一家『金玉山莊』的袁本山莊主,含笑道:「大師,如今江湖中又添猛龍會如許具有實力的新生代,何愁那些跳樑小丑作怪?」

  山仔得意道:「說的也是。」

  袁本山問道:「對了,李莊主臨終之際,不知對小兄弟說了些什麽?也許可以做爲我們追查『彩虹迴天香』的下落。」

  山仔聳聳肩道:「李大獅臨死之時,終於承認我很絕,他很笨,如此而已。」

  「哦?」玄天道長長歎道:「這倒是無法成爲線索。」

  袁本山笑道:「此事倒也不急,慢慢追查就是。難得諸位有暇來此江南一遊,小弟就權充一次地主,邀請各位到舍下盤桓一陣,讓小弟好好招待一番如何?」

  衆人一陣客氣推讓,終於還是推諉不下,答應前往「江南第一家」小住一番。

  只有晦明大師、玄天道長和柳無心三人,決定和山仔他們一同前往洞庭湖君山。

  袁本山再三相邀道:「山仔,你和大師、道長等人一得空,就到『金玉山莊』來坐坐,咱們可得好好互相認識一下。」

  山仔嘿笑道:「那當然,我還想去看看莊主千金,袁翡翠姑娘生得什麽模樣?」

  古董謔笑道:「小心有人吃醋。」

  袁本山一陣朗笑後,與其他人先行離去。

  小風發嗲道:「你看了袁翡翠又如何?莫非還想橫刀奪愛搶我老哥女朋友呀?」

  山仔扮個鬼臉道:「我自己的女朋友都應付不了,哪有時間搶別人的……」他忽然哇地一聲,吐出一口瘀血,臉色變得一片慘白。

  小風急道:「你怎麽啦?」

  他拼命替山仔搓揉著胸口,爲山仔順順氣,關愛之情溢於言表,使旁人一看就知道,這絕對是一對情侶。

  苦瓜和茶壺終於恍然大悟。

  山仔強顔歡笑道:「我快撐不住了,能不能讓我休息一下。」

  他說完,人就昏死過去。

  「老大!」

  「山仔!」

  衆人同聲驚呼。

  玄天道長接住山仔向後軟倒的身體,急忙揮指連點,封住山仔身上數處大穴,再以一口真氣爲他推拿活血。

  「別擔心。」玄天道長安慰衆人道:「他這是因爲服用九轉金丹後,沒有運勁催化,吸收藥效,此時藥力發作自動清除體內瘀血所産生的現象,不會有問題。」

  胡一吹眼眶微紅,緊張道:「小牛鼻子,你診斷的對不對?如果山仔有什麽閃失,我老頭子可就和你沒完沒了。」

  玄天道長雖然已是年屆五旬之人,在江湖中身份地位之尊,也少有人及,但是在『逍遙神丐』胡一吹這位武林耆老面前,被叫上這麽一聲小牛鼻子,也只好苦笑以受。

  古董頗有信心,笑道:「祖師爺,你老大人儘管放心,老大他死不了的啦!」

  胡一吹半信,疑道:「你怎麽知道?你又不清楚他的傷勢如何?」

  「因爲……」古董和苦瓜、茶壺三人對覷一眼,他們異口同聲道:「老大他還得娶了小風子,然後生下一大堆兒子和女兒,好替丐幫化消和薛肥豬之間的仇恨嘛!」

  他們三人故意用暖昧的眼光瞅著小風直笑,臊得小風一跺蓮足,轉身飛奔而去。

  胡一吹揪著鬍子,頻頻點頭,含笑道:「嗯,有道理,有道理。看來這小子真的是死不了,咱們還是先下山找個地方歇歇,好等他醒來之後回君山去。」

  古董等人見玄天道長抱著山仔好像還挺順手,索性將山仔留給這些老大人們照顧,他們則朝遠處的小風追去,同時口中不得安寧的放聲叫笑道:「未來的龍頭夫人,老大的準老婆,你好膽別跑呀!你怎麽捨得丟下咱們的老大,你未來的老公不管……」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