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人大都知道李大獅的個性是出了名的陰睛不定,頗不好惹。

  這次江湖中大多數人拿他和山仔的決戰打賭,都是一廂情願論輸贏,他們可不敢認爲這場比武是爲他們的賭注而舉行。

  只有金酉伸這個外行人,不知好歹的去拈虎鬚,硬是碰了一鼻子灰。

  話雖如此,但李大獅如此自我,而且喜怒隨心的態度,顯然已引起在場部分人物的不滿。

  山仔見機道:「老獅子,你別欺負金老闆這個外行人。」頓了頓,他從容笑道:「既然咱們都同意這碼子事由你我自定輸贏即可,那麽我建議,咱們就以武林中解決兩方瓜葛的慣例,來了結彼此間的樑子如何?」

  「李大獅沈穩道:「哪一種慣例,你說。」

  山仔瀟灑的站起來,宣佈道:「死傷不論,直到有一方退讓就算結束。否則……,至死方休!」

  「可以。」李大獅慎重地頷首同意。

  山仔輕輕笑道:「我還有一件事要問你。」

  李大獅微訝道:「什麽事?」

  「你是不是江湖衙門的縣太爺?」

  山仔此話一出,頓時,群情譁然。

  李大獅四個兒子豁然站了起來,一副打算拼命的架式。

  李大獅擺擺手安撫身後四個兒子,他緩緩起身,衆人也逐漸沈寂,等待他的答覆。

  李大獅面色凝重的否認道:「我不是。」

  山仔冷冷道:「但是,江湖衙門裏面,負責守衛之職的狼群是你養的。」

  「沒錯。」李大獅並沒有多加解釋。

  他的四個兒子,不由得動容低呼:「爹!」

  李大獅淡然搖頭道:「事到如今,沒什麽好隱瞞,獨孤山他是聰明人。」

  山仔忽然間道:「你和他究竟有何關係?」

  他這問題雖然問的沒頭沒腦,但他與李大獅都很清楚指的是什麽。

  「你自己慢慢猜吧!」李大獅露出一個幽忽的笑容,令人猜不透他心裏究竟想什麽。

  山仔和他就隔著這近百丈的距離,遙相對峙,兩人彷彿正在用他們的眼、他們的心做另一場對決。

  站在場中的古董幾乎能感受到他們二人銳利的目光宛如真刀實劍的鋒芒,他暗自在心中嘀咕道:「乖乖,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目光如刀』?!真是有夠辣!」

  「你佈陣吧!」

  山仔的聲音使得在場爲之屏息的人,透了口大氣,許多人此時方始發現,自己已被適才迫人的氛圍,嚇出一身冷汗。

  「呼!還沒開始決鬥就已經這麽刺激。」

  「是呀!要是真的動起手來,一定更精彩。」

  「嘿嘿……,我緊張得尿都快撒出來了。」

  「哈哈……

  場邊再度恢復輕鬆笑謔的氣氛。

  古董業已走回他們的休息處。

  李大獅的四個兒子已然離席,各自率領自己親手調教的獅隊、虎隊、豹隊和狼隊,緩緩進入空地,分佔東南西北四角。

  貴賓席內,胡一吹傾身對著一名未屆而立之年,卻留了滿臉虯髯,目光如電的高瘦漢子笑道:「喂!老弟,你看這個小小子是不是挺有個性的?」

  此人正是名列『武林雙怪』之一的「怪俠」柳無心。

  柳無心以他渾厚又帶點磁性的嗓音,淡淡道:「假以時日,他會是個奇才。」

  胡一吹瞄眼道:「嘿嘿!小怪物,你會不會想在他成氣候之前先毀了他?」

  柳無心目光閃動著笑意,淡漠道:「只怕他氣候已成,與之爲敵,不如爲友。」

  胡一吹豁然笑道:「他媽的,算你精明。他可是老哥哥我親自挑選的……人材,別人想動他,恐怕沒有那麽簡單。」

  他故意瞅向法空及法明,好像在警告他們別想和山仔過不去。

  法空輕哼一聲,故意傲然的調轉眼光,看向場中。

  此時,山仔等人走出敞棚,個個面露微笑的朝場旁觀衆揮手,他們一出場即博得衆人的好感,不少人爲他們鼓掌加油。

  山仔大方道:「老獅子,你的陣式要將敵人困在中央時,威力才能發揮到最大,對不對?!所以,我們自動投懷送抱,到裏面去給你方便啦!」

  山仔言者無心,但別人卻聽者有意,於是場邊觀衆不禁發出暖昧的嘿笑。

  小風暗地掐了山仔一把,低啐道:「正經點好不好?」

  山仔冤枉道:「我是很正經嘛!你幹嘛掐我?!

  古董等人忍不住噗嗤一笑,他們將山仔半推半拉,拖向空地中央。

  衆人見他們一副玩小孩子遊戲的模樣,賭他們勝利的人不禁憂心忡忡,賭他們輸的人卻個個逐開顔笑。

  李大獅站在敞棚中,傲然道:「山仔,當你因爲自大而失敗時,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山仔瀟灑道:「驚死的莫敢來,敢來的莫驚死。老獅子,好膽你就給老子放畜牲過來!」

  一聲尖銳的口哨和一陣低鳴的號角同時響起。

  李馴豹和李四郎率領著豹隊和狼群,首先發難,自左右夾擊而來。

  山仔大喝道:「兄弟們,開演啦!上呀!」

  其他四人一聲轟喏散開身形,分立四角,並將山仔圍在中間。

  苦瓜對上狼群,小風面臨豹隊,他們兩人瞪著狂奔而至的獸群,挑釁叫道:「莫驚死醉裏來(不怕死儘管來)。」

  在場有些人還沒聽懂這句話,狼隊和豹隊已突然折向,轉而襲擊兩旁的古董和茶壺,而李馴豹和李四郎卻淩空飛擊苦瓜和小風。

  山仔笑道:「他們換花樣了,小心一點!」

  小風等人四支打狗棒同時驀然展現,逼退第一波攻擊的人與獸。

  李大獅一聲長嘯,虎隊和獅隊挾以震天撼地的吼嘯出擊,直衝向場中五人,李大獅本身亦騰空而起直撲五人頭頂。

  觀戰衆人不由得一陣驚呼。

  山仔哈哈狂笑,自圈內衝霄而起,淩空折轉,迎上李大獅,兩人虛空連換一十八掌,李大獅翻身隱入獸隊中失去蹤影。

  山仔落向西首,迎面而來的是張牙舞爪的大花豹。

  山仔探手朝背上的青布捲一摸,冷光電閃,三頭大花豹立即喪命在山仔劍下,他手中赫然握著「花狐狸」楊凡的青雲劍。

  在場觀衆又是同聲一陣驚咦!

  山仔閃過另外的豹群,一個空翻又回到陣中四人身旁。

  此時,李肖獅的獅隊正好騰空撲噬,而李肖獅突兀地自一頭獅腹下翻出,手中斧刀砍向茶壺腦袋。

  山仔一推茶壺,叫聲:「趴下!」他手中之劍當地一聲硬架李肖獅的斧刀,刀劍相擊,竄出一溜火花。

  山仔連退二步,右手發麻,李肖獅卻反彈摔落在另一個獅子背上,趁機脫逃。

  漸漸……

  「天宿罡象大陣」越轉越快,在場有些功力較差的人,已經頭昏眼花,噗通一聲掉落看台下。

  空地上也因爲虎豹獅狼的陣式急轉,漫起了滾滾黃沙,使得場內一片迷濛,觀戰之人不易看清狀況。

  忽而——

  「臭獅頭,你別跑!」山仔猛地叱喝聲,立使衆人引頸而望。

  只見他和李大獅兩人雙雙自沙塵中騰身入空,山仔左肩衣袖被扯破大半截,臂上血漬淋漓。

  李大獅狂笑如雷道:「還是趁早投降吧,本莊主可以饒你不死。」

  「放你娘的狗屎烏拉屁!」

  山仔縱聲長嘯,身形詭異一折,揮劍直斬李大獅。

  李大獅雙目怒睜,雙掌舞起漫天掌影,反劈山仔。

  一陣「劈啪!」、「乒乓!」的撞擊聲後,空中兩人俱是衣衫盡裂,披頭散髮翻落沙幕之中。

  「老獅子,這頓夠你嗆的吧?哈哈……」

  滾滾黃沙中,猶可聽見山仔張狂的笑謔。

  忽然——

  場內再傳一陣叱喝,又有人在塵霧晦漫之中交上手。

  山仔落地後,手抱長劍,一路向場中滾翻而行,沿途,只要被他瞄見的毛爪子,全部被他這手自創的地堂劍齊脛砍斷。

  一時之間,場中虎嘯、狼嗥、血水噴灑,淒厲動天。

  李大獅急令:「整隊,逆陣!」

  衆獸一陣休歇,立刻重整隊形,集結成一個方陣,將山仔等人困在中間。

  山仔一身血污,披頭散髮的自地面翻身躍起。

  「老大,你是否依然健在?」古董等人脫口相詢。

  山仔瀟灑地一甩長髮,啐笑道:「廢話!別看我一身是血,這全是那些畜牲的。」

  然後,他壓低嗓門道:「演戲嘛!總得逼真點。」

  苦瓜愁眉苦臉低語道:「老大,咱們在這裏力求逼真,人家可是手下不留情的真幹呐!」

  山仔輕笑道:「好啦!把東西準備好,我會找個好機會叫破陣,那時動手保證造成精彩的結局。」

  茶壺擔心道:「老大,你確定那些東西管用?」

  山仔謔道:「我不確定,反正用過就知道。」

  小風安慰道:「別擔心,至少對付狼群的沒問題。」

  這時,李大獅仰天長嘯,獸群驀地發嘯相和,就在這陣驚心動魄的嘯吼中,百獸山莊再度發動攻擊。

  四隊野獸如洪水般,湧向中央的五人,李大獅和他四個兒子搶先在獸群到達之前,已撲到山仔他們面前動手。

  山仔等人一揚手中兵刃,立即迎戰。

  就在此時,虎隊化整爲零,伺機撲向後退中的苦瓜和茶壺。

  小風見機的早,手中青竹棒一點,立即化解茶壺的危機。

  另一邊,山仔正要出手救援苦瓜,卻被李大獅纏住,苦瓜拼命旋身躲開老虎,但是李馴豹的雀蛇軟劍已直指他的要害。

  既然避已不能避,苦瓜索性將心一橫,乾脆不避來劍,手中如意打狗棒傾全身之力猝然飛刺。

  山仔狂吼道:「苦瓜,躲呀!」

  這是以命搏命的絕招,雙方都已無法閃躲,苦瓜心頭一片清明,只等著最後一刻的來臨……。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