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後。

  龍山附近一片人潮。

  每個人都在說:「今年這個端午真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

  「是呀,真是最適合舉行決鬥的日子!」

  龍山,百里坡。

  其實這處由南向北緩緩斜升的矮坡,雖然遼闊,卻不見得真有百里之廣。

  百里坡上長滿著綠油油及膝高的牧草,牧草在和風中輕輕擺動,彷彿一陣陣起伏如波的碧浪。

  這裏原本還算雅靜,只是今天來此之人都不是來尋幽訪勝,喧嘩的人聲早已破壞百里坡上幽靜的氣氛。

  就在百里坡的中央,占地約百丈方圓的牧草已被連根拔除,露出黃褐褐一塊空地,準備做爲戰場之用。

  空地之北,順著緩升的坡度,此時築有數十層階梯式的看臺,足可容納數百人觀戰,這裏便是「觀武台」。

  觀武台正中部位,有處搭起遮陽棚的貴賓席,貴賓席兩旁,還掛著似詩非詩的對聯和橫批。

  上聯寫著:「一丐雙怪四魔十三凶裏面請」,下聯寫:「兩門三莊九派十五寨大家坐」

  光這對聯,就已經將當今武林最負盛名的人物和組合全部包括在內。

  至於貴賓席的橫聯,則是:「好膽仔莫驚死醉裏來」,擺明著向那些未包括在上、下聯,卻自認爲有資格坐進貴賓席之人發出挑釁的邀請。

  空地東側,有一座掛著「百獸山莊」四個大字招牌的敞棚,正是特地爲百獸山莊準備的休息處。

  空地西側,也矗立著一座相同形式的敞棚,不消說,這該是爲山仔他們所準備的休息處。

  只是,這座敞棚外並未懸掛任何文字標識,倒是在敞棚右側插著一塊六尺正方的大看板,看板上張貼著一幅精工彩畫。

  這畫其實是一張旗面的設計圖,圖以黑色爲底,上面有五條環結成圈的五彩雲龍,五個龍頭一致向內笑咪咪地瞪著中央一個金光閃閃的『猛』字。

  見到這張畫的人,都免不了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他們只要看看這畫,就可以知道猛龍會的五員大將究竟長得是何德性。

  因爲,畫上那五顆龍頭,別出心裁畫上山仔他們的面像圖,所繪之唯妙唯肖,簡直讓認識他們的人歎爲觀止。

  尤其,山仔的頭上額外生出兩隻老龍角,使人一瞧即知,誰才是猛龍會裏正宗的「龍頭」。

  這幅畫,可是山仔他們五人最爲得意的精心創作,由山仔、苦瓜和茶壺提議,古董構思設計,小風親繪而成。

  特地趕在今天上市張貼出來,就是要召告天下武林,大家注意,此乃猛龍會未來的獨家標誌,嚴禁仿冒,你們可得瞧清楚來著。

  百里坡之南,就是此次盛會的來路,隔著空地十丈之外也有規模較小的觀武台;另外,有兩串足有三丈長的鞭炮,高高挑起,不知等著歡迎誰的蒞臨。

  南面觀武台前,有一座較短的方台,上面架著一具一人半高的大鼓;似乎,也是爲迎賓之用而設——

  日頭漸漸升向中天,巳時已過,午時將至。

  此時,南北兩面觀武臺上已經擠滿了人群。

  驀地——

  「咚咚咚……」

  撼人心弦的鼓聲突然響起。

  司儀拉起嗓門唱名道:「玄天道長、晦明方丈到──」

  群衆立即響起嗡嗡地議論和輕歎聲。

  玄天道長和晦明方丈在丐幫弟子有禮的延請下,步入貴賓席。

  「咚咚咚……」又是一陣鼓聲。

  「十五寨聯盟到──」

  「咚咚咚……」

  「九大門派掌門及其代表到──」

  「咚咚咚……」

  「長鯨門門主、驛馬山莊莊主到──」

  「咚咚咚……」

  「怪俠柳無心到──」

  「哎哦,柳無心好年輕呀!」

  一陣陣的鼓聲、唱名聲和人們議論紛紛之聲交雜成一片怪異的熱鬧氣氛。

  更多榜上有名的貴賓被引向貴賓席,貴賓席逐漸坐滿來人。

  午時一刻剛過。

  驀地——

  「劈哩啪啦!」

  震天價響的鞭炮聲響徹百里坡,一陣獅吼、虎嘯、驚天動地的傳來。

  百獸山莊的李大獅和他的四個兒子,意氣風發的站在獸背上,威風凜凜地入場走向休息處。

  落座後,李肖獅沈聲道:「爹,沒想到這小子竟將場面弄成這樣,咱們反倒像是來耍馬戲似的。」

  李大獅擺擺手道:「不用惱,兒子。你別忘了自己要對付的是什麽德性的人?雖然他現在自稱獨孤山,外號『血眼使者』,但他的本質仍是昔日我們所見的同一個人。這是他的優點,也是他致命的地方。只要善加利用他玩世不恭的態度,要收拾他,不是不可能。」

  又一陣咚咚咚的鼓聲,打斷了李大獅的話。

  「峨嵋派法空大師到──」

  李大獅含笑和緩步經過面前的法空等人點頭招呼。

  他看看貴賓席,淡笑道:「來的人的確不少。這對本莊而言,也是個良好的宣傳機會;要成就大事,就得先和那些自詡爲名門正派的人搞好關係,懂嗎?!

  李大獅四個兒子齊聲應喏。

  忽然,另一串鞭炮也劈哩啪啦的響起。

  李大獅目光閃閃道:「他們來了!」

  一陣撼天的蹄聲,「得得!」如雷馳近,壓過在場之人的喧騰。

  衆人莫不驚訝的看著遠遠而來的五匹高壯駿馬,一時之間,場面安靜下來。

  山仔等人在入口處拋鞍下馬,朝衆人揮手。

  群衆很自然的再度發出歡呼,爲他們五人喝采。

  胡一吹不知自何處冒出來,走向山仔,嘻嘻笑道:「小小子,今天這個場面你覺得如何?」

  山仔興奮道:「正如所料,有夠爽!」

  胡一吹嘿嘿笑道:「他媽的!人要出名靠宣傳,看來你這招真的用對了。以後江湖上要找個不認識你們的人,恐怕難嘍!」

  山仔呵笑道:「那當然!你不看看是誰的點子,怎麽可能不成功?」

  「咚!」

  鼓響了一聲,鼓手竟打個哆嗦,嚇得將鼓捶掉落地下。

  山仔奇怪的回頭,看見一朵巨大的紅雲,正不急不徐緩緩飄近。

  「喔,原來是薛肥豬!」山仔笑道:「難怪你的徒子徒孫嚇得手腳發軟!」

  胡一吹啐笑道:「沒出息!」他拾起鼓捶,躍上鼓台,敲起大鼓,拉長嗓門道:「托天人魔薛肥豬到!」

  薛斐竹對胡一吹抱抱拳,調侃道:「本王竟能勞動老當家上臺相迎,真是光榮之至!」

  山仔笑道:「老魔頭,今天是我出風頭的時候,你可別和我搶生意。」

  薛斐竹哈哈長笑道:「你放心,本王今日來此,純爲觀戰而來。但是錯過今日,對丐幫我仍是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山仔眨眼道:「我問你,你賭了沒有?」

  薛斐竹淡笑道:「你說呢?」

  山仔故做神秘道:「看在上次你很給我面子的份上,我透露一點消息給你……」

  「哦?」薛斐竹有趣道:「什麽消息?」

  山仔走上前,拍拍他胸口,笑道:「想賺錢,看我才有希望。」

  他帶著其他四人瀟灑的走向休息處,留下兀自哈哈大笑的薛斐竹。

  午時三刻漸近。

  古董在山仔示意下,走向空地中央,以在場之人都聽得見的聲音道:「老獅子,我家老大說,時候差不多了,咱們可以開始了吧?」

  李大獅人未離座,中氣十足道:「決戰是你我雙方之事,既然我們都來了,當然可以開始。」

  古董點點頭道:「很好。老大說,貴莊最有威力的壓箱寶爲『天宿罡象大陣』,爲了節省時間,他就直接點這道大菜,不知莊主意下如何?」

  李馴豹低罵道:「這樣他們就能避免被各個擊破,真他媽的狡猾!」

  李大獅淡然道:「他若不這麽提議,才是笨蛋。」

  他接著揚聲道:「很好,本莊主接受貴方的請求。」

  「不是請求。」山仔在對面懶洋洋地開口道:「而是給你一個機會,免得你帶了這麽多畜牲,卻沒有辦法出頭爲你鞠躬盡瘁。」

  山仔的語調雖然慵懶,卻字字句句清晰地傳入在場衆人耳中,連李大獅都頗爲驚訝,他的功力進步如此之快。

  李大獅心思飛轉,口中淡笑道:「如何分定勝負?至死方休?還是找個公證人?」

  山仔笑道:「你不是說,這是你我雙方的比賽?既然如此,何必把別人也扯進來?」

  這時,貴賓席中有人站起來叫道:「喂喂,要找個公證人才行呀!我可是賭上不少黃金,如果沒有公證人,那輸贏怎麽論才公平?」

  此人說話氣乏語嘶,一聽就知道不是習武之人。

  李大獅瞪著他,冷冷道:「你大概是金酉伸吧?哼!憑你一介市儈,竟想干涉本莊與人的決鬥?」

  他那冷如冰霜的語調,嚇得金酉伸跌坐回椅中。

  山仔呵呵笑道:「金老闆,我知道你和人賭了不少錢,但那是你的事,我們決戰則是我們的事,這兩碼子事,你可別搞混在一起。」

  「可是……」

  李大獅不悅地哼道:「可是什麽?哼!你以爲老夫與人比武,是供你們做樂子之用?憑我百獸山莊李大獅的威名,豈容你們如此放肆?只是你們既已私下互押勝負,老夫也懶得計較。而今,若還有人想左右此番比武,哼哼……,別怪老夫對他不客氣。」

  嗡嗡然的議論聲再次響起……。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