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仔得意道:「不但是『蒸』的,而且還有『炸』的!如果不是老化子及時趕到,你們今天晚上就是在這裏吃吃的等也等不到我們嘍!」

  茶壺眼尖,瞄見古董背後背著一柄亮晃晃的長劍,不禁好奇問道:「古董,你背上背根狗骨頭幹什麽?」

  古董瞄眼道:「這是老大的戰利品,他從一個帥哥手上拐來的,捨不得丟,卻要我做他的劍僮,幫他背著到處跑。」

  小風奇怪問:「這好像是柄不錯的利劍,爲什麽沒有劍鞘?」

  古董眼珠子一轉,解下劍遞過去,道:「哈,拐得到劍已經不錯了,你還想要劍鞘?江湖衙門的大捕頭,通常只有笨一次,很少有笨兩回的。」

  小風接過長劍仔細打量後,咯咯失笑:「這是『花狐狸』的青雲劍嘛!他看得比老命還重要的寶貝,你是怎麽弄到手?」

  向龍接過青雲劍,打量道:「嗯,的確是柄削鐵如泥的好劍。」

  「真的?!我瞧瞧!」苦瓜搶過長劍,假模假樣地打量道:「好劍!好賤!」

  他把劍要遞給旁邊的茶壺,茶壺搖搖頭,道:「我看不懂,不用看啦。」

  苦瓜又把劍遞還古董。

  古董卻背著雙手,呵呵直笑道:「老大說,拿了劍的人就得當他的劍僮,現在這根骨頭和劍僮一職,本軍師鄭重移交給你了。」

  「哪有這種事?」苦瓜哇啦大叫。

  山仔斜瞅著他,輕描淡寫道:「誰說沒有?!你既然這麽懂得劍,讓你當劍僮最合適了。」

  苦瓜瞪著手中長劍,愁眉苦臉道「他媽的,早知道我也不拿了。」

  想到以後要在身上綁著這柄直挺挺的長劍,他就笑不出來。

  山仔拍拍手道:「好了,廢話少說,本龍頭要視察你們的作業成果,飛雷神彈何在?」

  「在此!」

  小風他們奔入樹林中,移開僞裝的枝葉和草藤,露出安置好的飛雷神彈。

  月光下,五門有著三尺長直筒炮管的輕型火炮,正兀自閃著黝亮的烏光。

  胡一吹吹了聲長長的口哨,輕呼道:「乖乖!難怪之微那小子總是不讓人見識『飛雷神彈』的真面目,這玩意兒根本就是仿冒軍火嘛!」

  山仔糾正道:「這不算仿冒軍火,一來飛雷神彈的外型和目前朝廷使用的大炮樣子不同;第二,飛雷神彈的炮身是以鎢鋼和焦鋼混和煉製,性能比朝廷的火炮要好,而且因爲飛雷神彈的炮管和支架可以拆離,所以搬運也比較方便。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飛雷神彈的炮彈,是用蠟質牛皮紙,裹以火藥、硫磺和硝石製成的強烈爆炸物,和朝廷所用火炮那種笨重的鐵球彈丸不同。另外,飛雷神彈還有一種助燃彈,專門用在攻擊之後,目標發生大火時火上加油、擴大火勢之用。」

  小風嘻嘻笑著道:「因此,『飛雷神彈』應該改稱爲改良軍火,而不是仿冒。」

  胡一吹盯著飛雷神彈,哼聲道:「我又不是朝廷派來的調查員,你們那麽急著解釋幹啥?」

  他心中暗暗佩服顧之微的確不愧是當世僅有的火器大師。

  山仔謔笑道:「因爲我們第一次看到這玩意兒時,也和你一樣無知,就被人教訓一頓,現在有機會教訓別人,當然要趕快表現一下。」

  胡一吹沒好氣的哼了哼,逕自俯身觀看飛雷神彈的構造。

  半晌,他搖著滿頭花白的頭髮問道:「小龍呀!你們由武勝出關時,馬車上載的就是這玩意兒?」

  「對呀!」

  胡一吹搖著頭,不可思議道:「你們少年仔真是不要命,居然就坐在一堆炸藥上亂蹦亂跑,萬一這些玩意兒,轟一聲走火,你們要到哪裡去找屍體?」

  小風岔言道:「祖師爺爺,你不是常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該死的活不了,該活的死不了嘛!沒什麽好緊張的啦。再說,我們現在不就平平安安的站在這裏聽你訓話?!

  胡一吹笑駡道:「你就會強詞奪理。」

  山仔黠笑道:「得了,老化子,你這個祖師爺爺的威風,留著回君山再發吧!現在時辰差不多,我們要準備進行這次絕地大反攻的最後部分了。」

  古董等人摩拳擦掌道:「早就等得不耐煩了,老大,快點下令吧!」

  山仔回頭著著對面山坡,在月色中沈睡的江湖衙門,淡淡道:「咱們準四更開炮,現在我要先潛入江湖衙門辦點私事。」

  「潛入江湖衙門?!」衆人不約而同地驚呼。

  古董皺眉道:「老大,這樣不太好吧!萬一打草驚蛇怎麽辦?」

  「打草驚蛇就提前發動攻擊。」山仔面色凝重道:「我一定要先取回寒玉簫和血影劍。」

  衆人頓時默然,他們都明白這兩樣東西對山仔的意義,誰都不能阻止他去完成這椿心頭大願。

  古董打破沈寂道:「老大,我陪你去。」

  山仔瞪眼道:「少來,你的內傷好了幾成,我比你清楚,你乖乖地給我留在這裏放炮。」

  苦瓜拍著胸脯道:「劍僮在此,當然是由我陪老大去。」

  「省省吧!」山仔嗤笑道:「憑你跑路的本事,跟你我還有命可逃?!

  小風嘿笑道:「就是嘛!最適當的人選都沒開口,你們搶什麽風頭?」

  山仔吃吃笑道:「等你這句話,等了一輩子啦!」

  他瞄瞄胡一吹,以爲他會阻止小風。

  豈料,胡一吹反而頷首贊同道:「兩個人也好互相照應,不過,如果情況有變,你們要儘快撤離,千萬不可留戀。」

  山仔信口道:「又不是逛窯子,有什麽好留戀。」

  小風好奇問:「你逛過窯子?」

  山仔神色自若道:「當然逛過。」

  古董嘻嘻笑道:「不過,他是去借錢的,結果被人用掃把打了出來。」

  山仔癟笑道:「有些事不適合解釋的太明白,破壞形象耶。」

  小風哈哈笑道:「你還有什麽形象?」

  山仔假裝沒聽到,轉變話題道:「如果一切順利,你們就在四更時開始放炮,萬一有突發狀況,我就發出信號彈,你們看到信號彈,立刻動手,不用顧慮我們,我和小風子會自求多福。」

  苦瓜納悶道:「老大,這裏沒有人打更,我們怎麽知道什麽時候是四更?」

  「笨!」山仔罵道:「不會看月亮呀!月亮走到江湖衙門旁邊那座山頭,變得昏昏暗暗時,就差不多是四更啦!」

  苦瓜吐吐舌道:「早說嘛!你不說我怎麽知道。」

  小風催道:「時間不多,我們快走吧!」

  「小心點!」

  在衆人囑咐聲中,山仔和小風二人宛如一對憑空馭風的鵬鳥,身形快若流星朝對山飛掠而去。

  不一會兒,他們的身影,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向龍輕噓口氣道:「接下來,咱們只能坐著等待了。」

  他和古董他們,各自走到一門飛雷神彈旁坐下。

  只有胡一吹踱向面對江湖衙門的崖邊,嘀咕道:「好個江湖衙門,取的是背山面溪,地處向陽的好地理,難怪能夠這麽發達,你們大概做夢也想不到,這個好地理馬上就要變做好風水的墳場。」

  向龍心不在焉道:「天作孽猶可爲,自作孽不可活;像他們這種只顧金錢,不重道義的組合,早應該遭天遣。」

  古董嚼著根枯草,漫聲道:「他們誰不好去惹,偏偏惹上咱們這個煞星投胎的老大,真是走不知路。」

  苦瓜忽然叫道:「哇,老大的骨頭忘了帶去!」

  古董瞪他一眼,嗤道:「老大身上一百零八根骨頭,根根隨身攜帶,你才少了根筋沒帶來。」

  苦瓜反駁道:「我是指老大這根戰利品、鐵骨頭,你懂個屁!」

  茶壺無奈道:「又在吵了,你們兩個真是一對冤家。」

  「呸!」苦瓜做嘔道:「鬼才跟他是冤家,我和他前輩子是仇人,這輩子來討債的。」

  向龍打岔道:「孫學仁,告訴我們山仔是如何拐到花狐狸的劍?」

  古董輕笑道:「說拐是太文雅了,這把劍等於是用血和肉換來的……。」

  他開始娓娓訴說分手之後的種種遭遇,聽得向龍等人爲之動容不已……

 

  ※  ※  ※

 

  山仔他們伏在陰影裏,看著眼前這座與尋常大戶人家相似的偌大莊院。

  小風耳語道:「奇怪?江湖衙門怎麽沒有人在外面放哨?」

  山仔輕聲道:「因爲他們在牆裏養了很多由關外進口的大型惡狼,這種狼在一里外都能聞出生人的氣味,而加以攻擊,他們當然不願要人手放哨。」

  「一里外?」小風懷疑道:「我們距離江湖衙門不到三丈,老兄,可是我還沒有聽到狼叫。」

  山仔打個哈哈道:「唔……那大概是因爲今晚不是月圓的時候。」

  小風只是以非常不信任的眼光瞪著他。

  山仔嘿笑道:「好啦!好啦!我是騙你的啦!那面牆後真的有狼,只是見到有人侵人或逃脫才會發動攻擊啦!」

  小風仍是不相信地問道:「你怎麽知道它們見到人才會攻擊?難道它們就不會攻擊江湖衙門的人?」

  「當然不會。」山仔呵呵笑道:「上回我和義父逃命時,它們就是聽人指揮才來攻擊咱們,可見那些狼一定是受過訓練……

  他忽然如中雷殛,怔在當場,不住呢喃道:「受過訓練?……受過訓練!我爲什麽沒有想到?!他媽的!」他狠狠地捶了自己的掌心一拳。

  小風訝然道:「你怎麽啦?是不是想到什麽?」

  山仔冷笑道:「他奶奶的,原來江湖衙門的狼,是百獸山莊所養。」

  小風驚訝地低呼:「難道江湖衙門會是李大獅搞出來的組合?」

  山仔諷刺道:「這裏就算不是百獸山莊的正業,也脫不了關係企業的份,哼哼!這倒是挺賺錢的副業。」

  小風問道:「既然牆裏有狼,那咱們要怎麽進去,才不會被發現?」

  山仔得意道:「安啦,我早就有準備。」……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野 的頭像
莫野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