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救走山仔他們的正是「逍遙神丐」胡一吹。

  山仔好奇問道:「老乞丐,你怎麽會來得這麽巧?」

  此時,山仔他們已經在距離桐柏山區不遠的七尖溝,租到一間民房住下,修養了兩天。

  也是直到此時,山仔才終於恢復元氣,詢問這個早就該問的問題。

  「不巧!」胡一吹吹鬍子瞪眼睛道:「自從我那兩個寶貝徒孫,突然出現又神秘失蹤後,我就知道要找到他們,只有先找到你。他媽的,我還以爲自己很聰明,趕在你們前面進了棗陽城等你們,想要給你們來個驚喜。誰知道左等古等,卻聽到那些小乞丐來報,說你們剛進城,馬上被江湖衙門追出城,我老頭只好急急出城找你們,偏偏你們這兩個小滑頭不知把對手引到哪裡去了,如果不是後來那陣驚天動地的爆炸,我還來不及救你們兩個的小狗命呐!」

  聽完這篇精彩的敍述,山仔已經被噴了滿臉花露水。

  他痛苦道:「拜託你,說話就說話,口水別亂噴好不好?」

  胡一吹哼道:「噴你一臉口水還算對得起你。說,我那兩個寶貝徒孫是怎麽被你引誘得同流合污?竟然幫著你和丐幫過不去?」

  「我沒有呀!」山仔滿臉無辜。

  胡一吹強硬道:「沒有什麽?沒有引誘他們?還是沒有和丐幫過不去?他媽的!小賊頭,事實俱在你還想來個一推二五六?!你好大的膽子!」

  山仔吃吃笑道:「膽子不大,不早就被你嚇迷糊了。老大人,火氣別那麽大嘛!小心心臟病、高血壓發作。」

  「不大行嗎?」胡一吹嚷嚷道:「你知不知道現在整個江湖都在謠傳丐幫圖謀不軌的事?」

  「我當然知道。」山仔不以爲然道:「你真笨呀!老化子,如果有人圖謀不軌,會讓全江湖的人知道?大家都知道的事,還算哪門子陰謀?別人可以笨得不去想到這一點,怎麽連你也老糊塗了?」

  胡一吹不怒反笑的樂道:「我就知道你露這一手是別有用意,現在老老實實告訴我,你葫蘆裏賣的是什麽藥?」

  「火藥!」山仔神秘地呵呵直笑,不再多說一個字。

  胡一吹摸不著邊,望向古董。

  古董苦笑道:「祖師爺,老大不肯說的事,我可不敢隨便洩露。」

  「祖師爺?」山仔揶揄道:「叫他老化子或老乞丐就夠本啦!不然,老大人也可以呀。」

  古董吐吐舌道:「不行,祖師爺親自指點過我打狗棒法,我不好意思佔他便宜。」

  「得了!」胡一吹叫道:「你這個小古董,你別再假惺惺裝客氣,你們少年仔的毛病我老頭會不知道?!你和山仔倆全是同樣一個德性——油嘴滑舌,賊頭賊腦!」

  「冤枉呀,大人!」山仔和古董異口同聲地申冤,默契之好,兩人不免有趣地笑了起來。

  胡一吹冷哼道:「你們別想用傻笑蒙混過關。反正,我若找不到我那兩個寶貝徒孫,我是不會回去的。」

  山仔呵笑道:「既然如此,歡迎加人A計劃。」

  胡一吹忍不住好奇問:「喂!獨孤小子,瞧你那神秘的德性,這次的遊戲,肯定很精彩吧?!

  「那當然!」山仔神氣道:「不是我誇口,只要是我決心攪和的事,哪一件不是呱呱叫、別別跳!」

  胡一吹對山仔的信心,顯然沒有那麽強,他有些憂心忡忡道:「小小子,你說這葫蘆裏裝的是火藥,那麽你們一定是見過顧小子嘍!他造的那些玩意兒雖然管用,但是……安不安全呐?」

  山仔聳聳肩道:「那你得問問神火先生才知道,反正,我是勢在必行,安不安全已經不在考慮範圍中。」

  胡一吹嘮嘮叨叨道:「唉,哪有人做事像你這樣子?你到底對自己想幹的事有幾分把握?我現在很後悔當初叫你多照顧我那寶貝徒孫的事。如果有啥閃失,叫我怎麽向阿笑交代?!

  山仔朝古董扮個鬼臉,索性拉起棉被蓋在頭上,不聽胡一吹嘀咕。

  連古董也趕緊翻個身,面朝牆壁,假裝自己已經睡著。

  胡一吹火大道:「臭娃兒,你們越來越不懂得敬老尊賢這四個字啦!」

  山仔拉下棉被,露出一隻眼睛,悶聲道:「老化子,沒事你就多歇著點,養足精神,咱們今晚就得上路。」

  「上路?」胡一吹反而緊張道:「你的身體吃得消嗎?還有小古董娃娃也傷得夠嗆呐!你可別太逞強。」

  山仔故意氣他道:「逞強總比窩在床上聽你唸經好多了。」

  「好好好。」胡一吹投降道:「我說不過你,我不說話總成了吧?」

  山仔得理不饒人道:「來不及啦!覆水難收你懂不懂?你說出來的話,我已經聽進心坎裏去了,咱們今晚非上路不可。」

  「噯?!」胡一吹瞪眼叫道:「你這小子脾氣倒是挺拗的嘛!」

  他一副臉紅脖子粗的德性。

  古董笑道:「祖師爺,你又被戲弄啦!老大早就和龍大少他們約好,最遲明兒個晚上,三更以前要到達江湖衙門的地頭。」

  「什麽?!」胡一吹目瞪口呆道:「你竟然是想……,想對付江湖衙門?小子,你不要命可以,但不能拉著別人陪你一起去送死呐!」

  「大驚小怪,你愛去不去喔!」山仔翻個身,蒙頭就睡。

  胡一吹搖著他,叫道:「我不是擔心我這把老骨頭……

  山仔理都不理他。

  胡一吹歎口氣道:「他媽的,有種!現在的少年仔,膽子一個比一個大,看來我真的是老嘍!連點雄心都被時間消磨殆盡。」

 

  ※  ※  ※

 

  夜深了!

  濛濛新月,早已爬上對面的山頭。

  在山影、樹陰的掩映下,一座以五棟獨立樓宇爲主體的偌大莊院隱約可見。

  「都已經起更了,老大他們怎麽還沒有來?會不會有什麽問題?」

  陰鬱的樹林中,響起苦瓜的嘀咕聲,驚起三、兩隻夜鳥。

  茶壺輕噓道:「有耐心一點,你每次等老大時,就愛說這種話。如果古董在這裏,你們一定又有得吵。」

  苦瓜輕哼道:「就是他不在我才說嘛!」

  離著兩人不遠,向龍半倚在一塊山岩上打盹。

  此時,他坐了起來,伸著懶腰道:「你們兩個在吱吱喳喳些什麽?吵得我都睡不著。」

  茶壺木訥道:「對不起,龍大少,我們是在說老大的事,他們怎麽還不來?!

  「該來的總歸要來。」向龍抬頭看著天色道:「約定的時間還沒過,你們急什麽?」

  茶壺道:「就是嘛!我也是這麽說。」

  向龍四下張望道:「小風呢?」

  「放哨去了。」苦瓜道:「他說閒著也是閒著,所以四處去逛逛著看。」

  忽地——

  一陣低低的夜梟聲,間歇響起。

  向龍輕笑道:「是小風,他通知我們有人來了。」

  「會不會是老大他們?」

  「來人有三個,不太對。」

  向龍傾聽一會兒,皺眉道:「先躲起來,說不定是江湖衙門的巡邏隊伍。」

  苦瓜和茶壺立即潛向一叢灌木之後,而向龍卻輕輕掠上樹稍藏好身形。

  半刻之後,二少一老,已踏著夜色一腳高一腳低地細碎而來……

  來人正是山仔他們。

  忽然,胡一吹猝然撲向灌木叢後,喝道:「給我出來!」

  苦瓜他們還真聽話,兩人抱著腦袋衝出身來。

  「老大,你們怎麽現在才來?而且還帶了個打手來?」苦瓜揉著腦門抱怨著。

  顯然,胡一吹剛一人賞他們一記爆粟子。

  胡一吹慢條斯理的從樹後走出來,嘿笑道:「誰叫你們這兩個免崽子見不得人的躲躲藏藏,我當然是把你們當賊打。還有……

  他抬頭哼道:「樹上那一個,你還不沒下來,莫非還要我上去請你下來?」

  向龍飄身落地,無限驚訝道:「師祖,你怎麽也來了?」

  「不來行嗎?」胡一吹沒好氣道:「我來看看你們這兩個小傢伙,究竟在搞什麽東東!小風呢?」

  丈外,傳來小風的嘻笑聲:「師祖爺爺,這回你可沒發現我吧?」他神色得意的走近衆人。

  胡一吹哼笑道:「要不是他們三個發出的聲音太大,我早把你揪出來了。」

  小風扮個鬼臉道:「藉口!」

  胡一吹哈哈一笑,拉近他仔細打量,隨口問道:「寶貝,最近好不好?聽說你碰上『托天人魔』那棍球,他有沒有傷著你?我最擔心的,還是聽說你和山仔這滑頭混在一起,他有沒有欺負你?」

  山仔哇哇怪叫道:「喂!老化子,你說話可得有點良心,是你自己要我有機會多關照小風子,現在卻說這種話。」

  胡一吹嘻嘻笑道:「每次都是我給你氣,這次總算氣給你死了吧!哈哈……

  「噓──」向龍他們異口同聲道:「小聲一點!」

  胡一吹訝然問道:「怎麽著,不能笑是不是?」

  向龍解釋道:「這裏離江湖衙門雖然隔了一座山,但是他們三不五時還是會派人到這裏巡視,所以,最好別太大聲,以免驚動他們。」

  胡一吹點點頭道:「原來是這樣。」

  山仔興沖沖問道:「東西都弄好啦?」

  小風回道:「好了,連距離和方向也都調整好了,你倒是樂得輕鬆。」

  「輕鬆?!」山仔哼道:「如果一口氣幹掉江湖衙門三個半的大捕頭和四、五十個小兵仔也算輕鬆的話,下回咱們的任務可以調換過來試試。」

  向龍沈穩道:「他們果然上鈎了,難怪我們一路潛來這裏都沒有碰上什麽麻煩。」

  古董笑道:「不但上鈎,而且釣到超級大魚,七個大捕頭和他們的總捕頭全部報到!外加一百來個小兵兵,殺得雞飛狗跳,唏哩嘩啦,害我們一口吃不下,差一點就撐死。」

  「真的?!」小風等人爲之咋舌。……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