棗陽縣城和一般的大城鎮無異,四面有著又高又寬的城牆。

  山仔他們從麗陽門入城,因爲身無藏物,很快就通過衛兵的檢查。

  進城後已是晌午時分,古董提議先吃飯再住店,兩人於是朝街心一家豪華的酒樓行去。

  兩人臨近酒樓門口,驀然發現岳中齊與數名手下正面街而坐。

  山仔拉著古董回頭就跑!

  但是岳中齊已經看見他們,他吆喝一聲帶著手下立即追出酒樓。

  兩批人一前一後追逐著,立時引起街上行人的注意。

  山仔他們悶著頭又從剛才進城的麗陽門衝出城去。

  守城官兵正感到奇怪,岳中齊一群人也如風捲至。

  「搞什麽?攔住他們!」衛兵隊長不悅的大喝一聲。

  四名手持長槍的衛士立刻一字排開,擋在城門口。

  岳中齊雙手齊揚,四名守衛像繡球一般,被他拋得滿天飛,他腳下未停,已和所屬追出城外。

  衛兵隊長猛地驚醒,怒然大叫道:「好大的膽子,敢傷官府的人?!追,給我追!」

  於是浩浩蕩蕩一大隊官兵,個個手持長搶,吆喝著銜尾追去。

  跑在最前面的山仔回頭一瞥,忍不住呵呵失笑:「歡迎大家一起來午跑。」

  說著,他和古董兩人跑得更加起勁。

  他們還不時朝路旁怔然以視的行人揮手招呼,儼然一副作秀的模樣。

  古董後悔道:「早知道要跑馬拉松,我就建議先休息再吃飯了。」

  他們兩人由大路鑽向田埂,帶著身後一群人,左彎右轉,好像在玩老鷹捉小雞時,母雞帶小雞逃命一樣。

  只是追在他們身後的,可是隻隻都想要他們老命的鐵公雞。

  個把時辰之後,山仔他們已經沿著棗陽縣近郊繞了一大圈,原本尾隨於後的守城官兵,早不知被甩到哪裡去。

  古董滿頭大汗喘道:「老大……,咱們總不能就這樣一直跑下去吧?」

  山仔揮汗如雨道:「好,大丈夫說停就停。」

  說完,他立刻原地立正。

  古董衝出老遠才收住腳步,埋怨道:「哪有人這種停法,也不通知一聲。」

  古董舉袖拭汗,盯著漸漸接近的江湖衙門所屬。

  山仔調勻呼吸道:「看見沒?!那隻老猴子跑得最賣力,所以也跑得最快。」

  古董會心笑道:「所以只要儘快解決他,後面的人就來不及援手。」

  山仔目不轉睛盯著逐漸接近的岳中齊,頭也不回道:「答對了!」

  話落,山仔已如撲兔蒼鷹,倏然振臂撲出,一舉掠過一丈七、八的距離,迎著岳中齊雙掌狂揮,一股炙熱的掌力鋪天蓋地的捲向岳中齊!

  岳中齊一口氣還來不及換過,迎面熱風已至,只得急急旋身側滑,倒掠三尺。

  但是,山仔不予他任何休息的機會,再度悍然撲殺,而古董也在兩個起落後,來到岳中齊左側,手中精光閃閃的如意打狗棒,如風似雨般橫掃而出,與山仔共同夾殺對手。

  岳中齊忍不住吊起嗓門猴叫道:「他媽的,後面的,全是死人呐!」

  這群黑衣的江湖衙門捕役之中,除了一名二捕頭外,其他全是庸手。

  經過山仔這一番有意的追逐,大約都落在十餘丈後,此時就算有心支援,也是莫可奈何。

  山仔呵呵笑道:「老猴子,別指望他們了,該怪你自己動作太快。」

  他左三掌、右三掌,困住岳中齊後,一個長嘯入雲,人如衝天巨炮衝霄而起,復又猝然翻射,全力一擊,直指岳中齊。

  岳中齊震駭之,欲往後閃。

  但是古董豁然長笑道:「老猴子,此路不通啦!」

  他的打狗棒頓時掄起無數棒影,封住岳中齊的退路,這招正是丐幫打狗棒法的「趕狗回籠」。

  岳中齊權衡之下,一咬黃牙,決定硬拼丐幫絕學,也不願面對山仔淩厲的殺招,於是,他聚起全身功力,猛然揮掌硬闖古董的棒影之中。

  古董嗔目叫道:「來吧!」

  他狂吼一聲,一緊手中打狗棒,傾全力以對。

  碰碰數響,古董被震得氣血翻騰,踉蹌而退。

  岳中齊右肩被鞭中一棒,衣衫盡裂,留下一道烏青泛血的浮傷。他正待回身追殺古董,山仔已經接替古董的位子,正朝他齜牙一笑,抖手一記「法輪常轉」,打得岳中齊活像一個大破輪,連旋帶轉,踉踉蹌蹌滾出七尺之外,正好被及時趕上的手下一把扶穩。

  山仔探問道:「有沒有怎麽樣?」

  古董拍拍胸口,微喘道:「還好。他媽的,多幹一場架,膽子就多大一分,我看再來幾回,我就能看破生死得道啦!」

  山仔消遣道:「想得道有什麽難,你只要像上次殺了屈不回一樣,站在一邊等人來報仇,保證你馬上就能道歸西山。」

  古董乾笑道:「我保證以後不會像呆鳥一樣傻怔怔地站著等死,第一次殺人,總會有點特別表現嘛!」

  那邊——

  岳中齊氣急敗壞的喳呼道:「上呀!你們這群飯桶,難道還要我一個個請不成?」

  山仔瞅著如臨大敵,緩緩圈上來的黑衣大漢,嘲謔道:「老猴子,他們在等你喘過氣來,身先士卒的表現一番呐!」

  岳中齊受不得激,甩開身邊扶著他的兩名手下,人如飛猿躍空,直取山仔,其他黑衣捕役,似乎受到激勵般,大吼著:「殺呀!」紛紛揚刀衝上前來。

  雙方再次展開一場混戰。

  古董手中打狗棒,點、戳、掃、刺,時而使用打狗棒法,時而露出兩手山仔教的詭異奇學,發揮的淋漓盡致,對付這群三腳貓,著實綽綽有餘。

  岳中齊在二捕頭和數名捕役的幫忙下,困住山仔,雙方纏戰膠著。

  忽而,一名捕役趁勢潛進,一刀劈向山仔後腦。

  山仔宛如背上長了眼睛般,頭也不回,反手便奪過對方的鬼頭刀,同時順便一腳將這名貪功的捕役,踢得倒飛而出,一命嗚呼。

  山仔將鬼頭刀在手中打了個轉,氣勢凜然道:「奶奶的,小龍不發威,你們把我當病蟲,今天就叫你們見識見識,什麽是鬼湖絕學。」

  他一領刀訣,登時整個人變得殺氣騰騰。

  岳中齊驟覺眼前寒芒一閃即滅,已有一名手下慘號而亡,而他們甚至沒有看清山仔是如何出刀。

  山仔初次用刀即有所獲,不由得信心大增,於是,一套八八六十四路的「兩儀刀劍互換法訣」已如長江大河般,浩蕩揮灑而出。

  岳中齊只覺得山仔手中的刀法似刀非刀,有時又似劍非劍,根本難以捉摸。

  在壓力驟增之下,岳中齊不得不亮出多年未用的兵器——『黑魔手』;那是一支烏鋼打造的鋒利鐵掌。

  昔日,「病書生」獨孤羽稱霸江湖,從未使用過兵刃,那是因爲他出道時,即已功參造化,只憑一雙肉掌應敵便已遊刃有餘。

  過去,山仔不曾使用兵刃,卻是因爲他懶得揹劍或佩刀。

  如今,一柄普通的鬼頭刀,在山仔手中彷彿有了靈性,神出鬼沒,攻敵之虛,無往不利。

  每每,這些黑衣捕役只見刀光一晃,就要有人濺血喪命,駭得他們手腳發軟,越殺越沒力氣,卻又不能撒手退卻,就此逃之夭夭。

  岳中齊這方的敗退,連帶影響到圍攻古董這些人的士氣,不多時,古董竟也奏功,連斃二名黑衣大漢。

  岳中齊見大勢已去,卻又死不認輸,不願就此歇手,於是更加狂怒的舞動著黑魔手,想將山仔斃於鐵掌之下。

  山仔這套刀法使出心得之後,以刀代劍,或直走刀勢,越使越趁手,配合著「潛龍出海」的輕功身法,人如鬧海蛟龍,騰飛撲躍,逐漸掌握主動先機。

  「老猴子,以前少爺讓你,現在你可知道厲害了吧?」

  「放屁!」

  岳中齊鐵掌猝然反掃,正巧磕開山仔的鬼頭刀,「噹!」一聲,山仔手中的長刀竟斷成二截,砸落地面。

  岳中齊狂笑一聲,撲向山仔,抖手一百一十爪,爪爪致命地朝山仔身上招呼,山仔腳下連退七尺,踏到另一柄長刀,遂乃就地一旋,以腳尖鈎起這柄長刀,順手一招「陰陽互換」,刀如射向虛無的一抹光影,瞬間消失。

  「哇──!」一聲淒厲的慘號。

  岳中齊抓著黑魔手的右臂,在這聲慘叫中,齊肘被削斷,飛出丈外。

  岳中齊痛得摔落地面,整個人在地上亂翻亂滾,不一會兒,渾身已沾滿鮮血和污泥。

  其他人就在巨變發生的同時,全都不由自主的駭然停手,個個驚懼悚然地盯著在地面上不住翻滾哀號的岳中齊。

  古董實在不忍目睹如此慘狀,微微的扭過頭去。

  山仔一甩刀尖凝血,對著眼前兀自發愣的江湖衙門所屬,冷冷道:「滾!在老子還沒殺得興起時,趕快逃命去!」

  「嘿嘿……」一陣陰颼颼地怪笑道:「江湖衙門對於辦事不力的人,只有一個字……

  「殺!」

  數聲慘嗥和殺字同時響起。

  適才和岳中齊一併圍攻山仔他們的江湖捕役,被身後同樣穿著、同樣打扮的同僚,一刀幹掉。

  山仔冷冷看著來人,嘲謔道:「鍾邪鈎,你可找著機會排除異己了。」

  來人正是『邪鈎』鍾振泉。

  除了他,江湖衙門幾乎傾巢而出,包括掛總捕頭之名的『雙心秀士』司徒延生、大捕頭『擒魂手』奚雄輝、『三鞭追魂』嚴無爲,和一個手提金瓜錘的巨無霸,一名斜揹長劍的錦衣俊男,一位嬌滴滴、淫媚媚的如花娘子,以及他們身後爲數約百的黑衣大漢。

  山仔心裏暗暗叫苦道:「乖乖,怎麽該來的都來了,不該來的也全來了,這回可真是大大的不好玩!」

  古董低聲苦笑道:「老大,看來你的第二計劃果然有效,只是……效果好像太強了一些。」

  山仔自嘲地乾笑道:「凡事總有意外嘛,我怎麽知道他們會這麽賞光?」

  司徒延生陰笑道:「小鬼,或者我該叫你獨孤山?!我們又見面了,這一次,你的靠山,那個病癆鬼怎麽沒和你在一起?他是不是已經到枉死城報到?哈哈哈……

  山仔譏誚道:「等你到了閻羅殿,問問閻王老子,自然會知道我義父在不在那兒。老小子,你又何必太心急?」

  司徒延生臉色難看的僵笑道:「你狂吧,再也沒多少時候讓你囂張!」

  此時,岳中齊已因失血過多而昏迷,但是,江湖衙門在場近百人,卻好像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

  山仔吊兒郎噹道:「喂!總捕頭老兄,今天你們來了這麽多人來捧我的場,你難道不爲我介紹那幾個生面孔?你真是不會做人耶。」

  那個揹劍的錦衣俊男,看了司徒延生一眼,爾雅地欠欠身道:「在下楊凡,外號『花狐狸』。獨孤兄弟,真遺憾咱們第一次見面,就是要你的命!」

  山仔睨眼道:「誰要誰的命還很難說。花狐狸?的確很像,尤其那雙目露邪光的眼睛,一看就知道你不是個好貨。」

  楊凡目中閃過一抹殺機,神色依舊平淡地笑道:「嘖嘖,獨孤兄弟的利嘴,我算是見識到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