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樓內部,也是呈八角形的設計,共分上下二層。

  一樓進門的大廳地面,是一個碩大的太極圖形,底下設有復雜的機關,可使太極上升、下降或急旋,亦可使陰陽兩儀突然分開將人吞噬。

  二樓頂部的天花板,是一巨形八卦,用以控制乾坤樓屋角的變化,可以藉此變換整座谷地的陣式,所以這個八卦也是乾坤樓的總樞鈕。

  基於安全理由,它的詳細用途,顧之微表示不便透露。

  山仔等人此時就坐在這個八卦之下,仔細聆聽顧之微對整幢乾坤樓的介紹。

  顧之微是個年僅三十左右,面貌端正、天庭飽滿,細眉亮目、氣宇軒昂的優雅文士,長得既不老,生得也不怪,和山仔他們心中想像的形象完全不同。

  由於顧之微的脾氣孤傲,喜好隨心,正好和獨孤羽有幾分近似,因此最爲欣賞赫赫有名的獨孤羽。如今,他見到獨孤羽的衣缽傳人,又是搭救自己最親愛外甥之人,高興的親自爲山仔解說乾坤樓的不傳之秘,同時更慷慨答應山仔求借「飛雷神彈」的要求。

  山仔做夢也想不到,他原以爲計劃中最困難的部分,竟然變成最輕易實現的部分,樂得山仔不時齜牙咧嘴呵呵直笑。

  「老實說,神火先生。」山仔愉快道:「這回我本來早就打定主意,如果借不到飛雷神彈,搶也要想辦法搶到手。現在,還好有小風子這層關係,否則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麽對你下手才好。」

  顧之微淡笑著反問:「爲什麽?」

  山仔坦白道:「因爲我一直以爲你也是武林高手。哪知道你居然一點武功都不會,這樣我怎麼好意思動手強搶呢?」

  向龍不解道:「照理說,舅舅不會武,對你而言下手更容易,你爲什麽會不好意思?」

  山仔正經道:「話不能這麽說。我們雖然是混江湖的,但是混也要混的有格調、有出息。如果在這個混沌的江湖裏打混,還不能保持點原則,那豈不是和流氓、癟三一個德性?如果只會以強淩弱,仗武欺人,哪還配當個俠客,乾脆到江湖衙門當差算了。」

  顧之微頗爲激賞道:「說得好,仗劍江湖,就該有寧爲落魄遊俠,不做梟雄惡霸的觀念。只恨我身不能習武,否則定要在這世風日下的武林中,傲嘯一番。」

  山仔拍著胸脯道:「神火先生,你的心願交給我好了,我山仔闖蕩江湖時,會連你的份一塊兒打混。」

  「哈哈……」顧之微仰天長笑道:「好,一言爲定!」

  「既然你答應了……」山仔不懷好意的賊笑道:「我就聘你爲本會的幕後軍師如何?!

  向龍嘲謔道:「山仔,你爲求網羅人手,可真謂不遺餘力啊。」

  小風吃吃笑謔道:「我覺得用『無所不用其極』來形容,更加恰當。」

  山仔瀟灑的一攤雙手,道:「沒辦法,本龍頭雖然最喜歡禮鹹嚇死(禮賢下土),但是一碰到上上之選的忠臣良相,就忍不住要把這份禮多加幾分甜頭。至於對方能不能禁得住誘惑,願不願意跳槽,我都不勉強。」

  顧之微哈哈笑道:「這麽說,你是很慷慨的老大嘍?!」他是故意在消遣山仔又用錯了成語。

  「那當然!」山仔得意道:「你可以向古董他們打聽,打聽我這個老大的度量。」

  古董已經憋不住笑意,自椅上彈起,跑出廳外抱著肚子哈哈大笑,笑得眼淚、鼻涕一起流下來。

  山仔暗罵一聲:「神經病!」

  但是,他卻保持最愉快的笑容,對顧之微說道:「你瞧,爲了證明我的話沒錯,古董他表現的多麽激動。」

  「對!」顧之微、向龍和向風等人,以曖昧萬分的嘿笑,瞅著山仔,同意道:「有你這種龍頭,他們是應該激動。」

  山仔腦筋飛快轉道:「他媽的,你們以爲我不知道自己在說啥?我是故意消遣自己,娛樂你們,不過你們也太不識相,居然想著看本龍頭的笑話,吃拼呐!」

  他笑咪咪道:「龍大少,你那位美麗大方的女朋友呢?她爲什麽沒和你在一起,是不是她把你甩了?」

  「女朋友?」向龍一怔,他可沒想到山仔變換話題比翻書還快,當然,這也是山仔的本事之一。

  山仔認真道:「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指出……」他瞟了小風一眼,接道:「你老兄此刻應該陶醉在溫柔鄉中才對。」

  苦瓜久久搭不上話,早已憋得不耐煩,如今逮到他可以發言戲弄的對象,幾乎是迫不及待地開口道:「對呀!龍大少,你的女朋友姓啥名何?是哪裡人?家中以何營生?爲何捨不得介紹給我們看看,我保證不會橫刀奪愛。」

  山仔笑駡道:「憑你就想橫刀奪愛,我看還是省省吧!如果本龍頭出馬,說不定還有很多希望。不過,龍大少你放心,君子有成人之美,我絕對不會跟你搶老婆。」

  向龍啼笑皆非道:「你們還真能掰,袁姑娘和我只是普通朋友。」

  「哦~,原來她姓袁。」山仔滿意的點點頭。

  向龍這才發現自己無意中已經說漏了嘴,他不得不暗自佩服山仔套人口風的本事,實在高明。

  古董聽到精彩部分,已重新入座,催促道:「說了頭,總得有個結尾。龍大少,你是男子漢大丈夫,何必害臊?快說嘛!」

  顧之微和小風故意置身事外,不予援手,因爲他們對向龍這段神秘戀曲也頗感興趣,只是礙於身份,不好意思問。

  如今,山仔等人哄著向龍招供,他們二人自是樂觀其成。

  向龍看推諉不過,索性坦白道:「她是江南第一家,『金玉山莊』袁本山莊主的愛女,袁翡翠。」

  「哇噻!」小風拍案叫道:「好大的來頭,正好配得上咱們天下第一大幫的名頭。」

  向龍笑道:「我說過,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你不用抱太大的幻想。」

  小風嘿嘿笑道:「有幻想才會有希望,有希望就可能會實現。反正,只要有耐心,慢慢等,總有一天是你的。咦,對了,你不是邀她出來遊山玩水嗎?她沒有來這裏?」

  向龍正色道:「兩儀谷的乾坤樓是何等地方?這裏可是關係著舅舅安危之地,豈能輕易透露給外人知道?若不小心,是會爲舅舅招來危險。」

  小風吐吐舌頭道:「我知道啦!」

  山仔乾笑兩聲:「看來,我好像誤闖禁地了。」

  顧之微擺擺手,輕笑道:「沒有的事。小龍、小鳳他們是擔心有人想利用我的知識,會不擇手段強迫我,如此,可能會危及我的生命安全。但是,我很歡迎你以後有機會常來,我們有很多話可以談。」

  「小鳳?」山仔頗爲納悶。

  顧之微反問道:「什麽小鳳?」

  「沒什麽。」山仔蹙眉道:「大概是我聽錯了。」

  向龍眼中閃動著有趣的光采,接著前面話題道:「我的確邀請袁姑娘到巫山賞雲,可是回程時巳接獲『托天人魔』北上的消息。恰巧袁姑娘的姑母也到了湖南一帶,爲了避嫌,我就請袁姑娘和她姑母一起回金玉山莊,而我自己順道來探望舅舅,誰知道,卻讓小風碰上薛斐竹那魔頭。」

  「碰得早不如碰的巧。」山仔愉快笑道:「否則我們還真不知道到哪裡找神火先生。」

  顧之微莞爾道:「現在你找到我了,也借到飛雷神彈,接下來,你打算如何對付江湖衙門?」

  山仔搓著手道:「這還不簡單,帶著飛雷神彈直接殺上門去。」

  「如此而已?」顧之微眉頭微皺道:「你要如何運送飛雷神彈,而不被江湖衙門的人發覺?」

  山仔篤定道:「我要先看過飛雷神彈後,才能知道我和古董擬定的計劃合不合用。」

  「沒問題。」顧之微起身道:「我現在就帶你去看。」

  衆人下樓走到太極圖旁,顧之微不知怎麽踩了踩地面,忽然,整棟乾坤樓竟吱吱嘎嘎轉動起來。

  樓一停,室內除了太極圖依舊躺在地面,其他所有的佈置全部改變。此時,在巽位方向的牆上,露出一道原本沒有的鐵門。

  苦瓜嘖嘖驚奇道:「這簡直像在變魔術一樣。」

  茶壺忐忑道:「待在這裏面,我再也不敢隨便亂走或亂動,誰知道不小心觸動機關時,會變成什麽樣。」

  顧之微淡笑道:「除非你會走或會動,否則要觸動機關,還沒那麽容易。」

  他走向鐵門,輕輕一按,鐵門自動滑開,門內的東西,看得山仔等人不由得「哇!」地失聲讚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