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初現,曙光乍露。

  清晨,當太陽還沒有出來的時候,大地仍舊沈睡在溫柔的美夢中,平逸而又悄無聲息。

  只有一兩隻早起的鳥兒,吱吱啾啾,忙著尋找還在瞌睡的懶蟲來吃吃。

  山仔他們在小風的帶領下,迎著薄紗也似的濛濛晨霧,來到了一座香火已然落沒的小廟之前。

  廟門上斑剝的匾額隱約可見三個早已褪色模糊的古體篆字。

  山仔左瞄右看了半晌之後,搔著頭問道:「軍師,這座廟姓啥名何?是幹啥子吃的?」

  古董仔細辨視後,輕笑道:「稟龍頭,此乃『雷公祠』是也!裏面大概是供奉雷公和電母。」

  小風懷疑的問道:「喂,龍頭老大兄,你究竟是真的莫宰羊?還是故意假裝莫宰羊呢?」

  山仔未置可否的聳肩笑笑,逕自踏入廟中。

  小風對他的背影吐吐舌,扮個鬼臉,咕噥一聲:「神秘兮兮!」,隨後入廟。

  廟內,供奉的正是瞋目揚錘的雷公和高舉照妖鏡的電母娘娘兩尊塑像,從神像身上斑剝晦暗的色彩看來,這兩尊神像已經有相當的年代。廟裏四周,也和所供的神像一樣古樸老舊,但是卻保持的相當乾淨整潔。

  尤其,殿前那個自樑頂垂懸而下的圓鼎香爐內,猶自插著三炷餘煙嫋嫋的清香;足見此廟,雖是老舊落沒,卻也還有人在照管著呐。

  小風進殿之後,忽然騰身而起,掠向屋樑,猛地將吊著香爐的鐵鏈,用力往下拉扯。

  登時,供桌下方的一塊石板在喀喀聲中,裂開一道足供一人進出的縫隙!

  小風躬身唱喏道:「有呀──請!」

  山仔訝然笑謔道:「唷,還有這一招?小風子,你該不會要把我們騙去賣掉吧!」

  小風嗤鼻道:「賣千賣萬,賣到你這個零散!你呀,不值錢啦!」

  古董笑著反駁道:「根據最新消息,江湖衙門對老大的懸賞已經增加,而且死活不論,他可值錢的不得了耶。」

  小風裝腔作勢,嘿嘿奸笑道:「這麽說,他還值得我動動腦,設計一番,把他出賣嘍!」

  苦瓜洩氣的擺擺手:「得了!你要出賣他?到時候還不知道是誰賣誰,我勸你自己小心一點吧。」

  衆人一陣哈哈大笑,山仔一馬當先順著石板下的階梯走向黑黝黝的地道。

  其他人魚貫而入後,小風在階梯最下層的壁上摸索一陣,石板又喀喀地封閉起來。

  地道就在石板密合的刹那,頂上同時亮起無數盞綠磷磷的青色燈火,照得地道內,一片陰森鬼氣。

  苦瓜打了個顫道:「哎唷,怎麽用這種恐怖的燈光,讓人覺得好像進了幽冥路一樣,亂可怕一把的喲!」

  小風咯咯笑道:「這是故意的,一來可以爲地道增加氣氛,二來是青磷耐燃,比較適合這種機關設計。」

  古董打趣道:「設計這個地道機關的人不但有巧思,而且還有異於常人的幽默感嘛!」

  小風呵呵直笑道:「多謝誇獎!」

  山仔等人驚訝道:「這裏是你佈置的?」

  小風得意道:「點子是我出的,施工方面倒是不需要我動手。個人覺得~,效果不錯!」

  忽然——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劃過地道。

  山仔等人嚇了一大跳,立即停步,驚疑問道:「怎麽回事?」

  此時地道內,突然傳出一陣鐵鏈拖拉的聲音,四周也響起忽遠忽近的幽幽鬼號!

  「媽喂!」苦瓜和茶壺兩人嚇得抱成一團。

  小風忍不住咯咯直笑,笑得他都快岔氣。

  山仔沿著地道上下打量,終於恍然大悟道:「哦,原來是把傳聲裝置安在壁腳!」

  古董俯身察看,果然在地道壁腳的黑暗處,半隱半現埋著長長的竹管,竹管一直沿著地道通向漆黑的盡頭。

  他感興趣問:「這些聲音又是怎麽製造出來的?」

  小風解釋道:「在地道外面有一間屋子,裏面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裝置,可以發出各種鬼叫聲。但是啓動這些鬼叫聲的拉線藏在地道裏,你們剛才大概是有人不小心絆到拉線,所以才會觸動機關,發出這些聲音。」

  苦瓜悻悻然道:「我剛才是有感覺到踢到東西嘛!可是被那聲慘叫嚇得分神,才沒去注意。」

  小風笑謔道:「那聲慘叫的目的,就是要分你的神,否則被你注意到,這些遊戲不就穿幫了。」

  茶壺苦笑道:「這些聲音弄得跟真的一樣,我剛才差點嚇出尿來!」

  想起剛才他們兩人的德性,山仔不由得訕笑道:「我看你們兩個人一定是平時壞事幹多了,才會這麽怕鬼來討債!」

  苦瓜急忙道:「冤枉呀!老大,你最清楚我們是多麽善良乖巧的老實人,出道至今從未殺過人耶。」

  古董嘲謔道:「不是你不殺人,而是你本事太差,殺不了人!」

  苦瓜反譏道:「你的本事就好啦?你又殺過幾隻三腳貓?還是宰過多少條走狗?少在那裏烏龜笑鼈沒尾巴!」

  地道裏的佈置一經小風點破,所有的恐怖氣氛,自然再也顯不出原有的恐怖味道了。

  山仔一行人索性邊走邊研究機關所在,還不時故意去觸動這些機關,將這些逼真的鬼哭神號和淒厲慘叫,當做悅耳的音樂來欣賞。有時還打起賭來,猜測那種聲音是何種樂器所發出!

  衆人走了約有半炷香的工夫,才看到地道的盡頭有光線。

  一出地道,就只看到兩面高聳入雲、平滑無草的峭壁相互對立,一條彎彎曲曲的羊腸小徑,忽隱忽現於峭壁之間。

  山仔嘖嘖讚歎道:「這個顧之微的確是個大怪物,連住的地方也是這麽奇怪,真虧他找得到這種莫名奇妙的地方!」

  小風不悅地瞪了他一眼,催促道:「少囉嗦,走啦!你們最好跟緊點,看清楚我落腳的地點,否則出事我可不管。」

  小風說完後逕自領身而去。

  山仔不解道:「我是不是說錯話了?他爲什麽生氣?」

  古董推測道:「也許是因爲他和『霹靂神火』有某種特殊的淵源,所以不喜歡我們批評顧之微。」

  山仔老氣橫秋道:「嘖,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我們隨便說說,他每次都隨便信信。」

  茶壺木訥道:「我倒不覺得他小耶!看他辦事的樣子,老實說……,比我和苦瓜高明多了。」

  苦瓜白他一眼,道:「知道就好,你何必把話說得那麽白。」

  「鴕鳥心態!」

  古董忍不住諷刺他一句。

  只可惜,苦瓜不懂什麽意思,莫名其妙的瞪著眼問道:「什麽是鴕鳥心態?」

  「算了!」古董洩氣道:「真是對牛彈琴。」

  「嘿嘿……」苦瓜嘲謔地糾正道:「我屬虎,不屬牛!」

  小風在前方,不耐煩的催道:「你們到底走不走呀?」

  山仔踢著他們屁股,趕鴨子似的叫道:「動作快點!一天到晚除了會鬥嘴,還會什麽?如果耽誤我的大事,我就叫你們兩個嘴咬嘴!」

  苦瓜和古董不約而同,「噁!」的一聲,拔腿就跑,這下子兩個人又搶著過峭壁。

  茶壺吐吐說道:「老大,你這招有夠厲害!」他也不敢有所怠慢,急急忙忙追了上去。

  山仔洋洋自得的嘀咕道:「嘿嘿,如果沒有三兩招治得住你們的法寶,我這個老大還混個屁!」

  他可是形態瀟灑的飄逸而行,一點也不用匆忙。因爲,他是龍頭嘛!別人不等他是不行的。

 

  ※  ※  ※

 

  經過約有里許之遙的峭壁狹路之後,山仔他們終於柳暗花明的抵達目的地。

  那是一座廣闊的低傾谷地,四處如茵的草坪呈梯狀下降,降至底處,有一百尺方圓的圓形地面,地面鋪滿象牙般的乳白色小卵石,恰巧和碧綠的草坪呈鮮明的對比。

  圓地中央,是一座構造特殊的八角形樓臺,看似無奇,但是樓頂飛翹的簷角,卻特別的多,數也數不清究竟有幾個角。

  苦瓜打趣道:「造這幢樓房的人真是怪胎,幹嘛要蓋那麽多屋角,他就不怕這些屋角會戳死人呀?」

  小風故作驚訝道:「哎呀!苦瓜兄,你真是神機妙算、諸葛再世,居然也知道這幢樓房的屋角能戳死人!」

  古董豁然叫道:「我想起來了,這是傳說中有名的『乾坤樓』呀!」

  山仔茫然反問道:「乾坤樓是幹什麽的?你爲什麽如此大驚小怪?」

  古董又驚又喜道:「老大,虧你也學過機關陣圖,竟然連乾坤樓都不知道。此樓傳說是伏羲親自設計而成,這其中的屋角共有六十四角,乃配合陰陽造化而來,內中暗藏八卦玄機呐!」

  山仔訕訕道:「原來如此,像這種古早古早以前的往事,交給你這個老古董去注意就好了,我記那麽多幹什麽?」

  古董這才發覺,剛才所說的話,有點不給老大面子。

  小風真心佩服道:「看來你這個軍師真的不是蓋的,肚子裏的確有裝墨水哩!」

  古董毫不客套道:「那當然,你以爲猛龍會的軍師好當呀?如果沒有二步七,早就被篡位啦!」

  小風瞅眼道:「我只是很奇怪,爲什麽沒人想到篡龍頭的位?」

  「想的很喔!」其他三人異口同聲道:「只是,一直到目前爲止,沒有一次成功。」

  「真的?」小風不相信的斜瞄向山仔。

  山仔拍拍他的頭,黠謔道:「你最好相信。否則怎麽會有『大智若愚』這句成語?那是專爲我而創的成語呐!」

  「屁!」小風甩開他的手,瞟眼笑道:「你要是真的大智若愚,就請你帶路到乾坤樓前吧!」

  山仔呵笑道:「想考我?好!如果不表現一下,你這個小子保證帶頭造我的反!」

  「知道就好。」小風嘿嘿笑道:「我也想要篡位當龍頭。」

  苦瓜興奮道:「快把他記下來,總算又有個志同道合的龍腳。」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