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仔望著破門衝入的丐幫大小伙計們,訝然問道:「幹什麽?」

  望江樓的老闆冷冷道:「爾等雖是小少幫主的救命恩人,但我們卻不容你們侮辱本幫龍少幫主的名聲。起來,本舵主要和你一決高下!」

  山仔瞄了小風一眼,見他一副幸災樂相等著看好戲的模樣,不禁暗忖道:「他媽的,你這個小風子不安好心。明知我們在開玩笑,偏偏要讓你的手下誤會。好,你待會兒可別後悔!」

  山仔老神在在往精緻的太師椅裏一靠,擺起雙臂,好整以暇道:「龍少幫主?嘖嘖!在本龍頭面前,也敢有人擅用這隻龍,來人呀!」

  「在!」古董他們和山仔早有十多年同台演出的默契,立即進入情況,準備好好大玩一場!

  山仔森冷道:「對於敵視本幫之人,應該給予何種懲罰?」

  「砸!」三個人抓起椅子就要動手砸店。

  丐幫弟子衝上前就待拼命,雙方一觸即發,立即有了「乒乒乓乓!」的音效響起。

  「停──!」小風嚇了一跳,急忙吼道:「通通住手!」

  丐幫弟子頗爲不解的收手,看著他們的小少幫主。

  小風擺擺手道:「沒事了,你們先下去。」

  衆夥計你看我,我看你,丈二金剛般地退出門外,只剩下望江樓的老闆和掌櫃。

  小風瞪著被砸得稀爛的太師椅,嗔叫道:「他媽的,死山仔,你們太不夠意思啦!居然真的動手說砸就砸,這筆帳要算在誰頭上?」

  山仔嘿嘿笑謔道:「當然算在你頭上。哦,你以爲看戲可以不付錢呐?再說演戲的第一要件就是要演得逼真,我說砸,哪個敢不搶著砸?!

  望江樓老闆約略也猜到是怎麽回事了。

  小風抱歉道:「范舵主,真對不起,起先我們只是鬧著玩,沒想到會變成真的動手了。」

  范舵主連忙陪笑道:「小少幫主言重了,既然鬧著玩就算了!」

  山仔強忍著笑意說道:「范舵主,剛才我們不是故意譭謗你們家的龍少爺,你可以饒了我吧!」

  「那裏、那裏。」范舵主哭笑不得道:「適才也是本舵主稍微衝動了些。」

  「好說!好說!」山仔目光閃著狎謔和他大作客套之詞。

  只有管帳的掌櫃頭痛的暗暗盤算道:「唉……,這鬧著玩,就玩掉三六一十八兩銀子的太師椅,若要是玩真的,那損失豈非更加慘重?!這筆帳又該如何消法?……記成小少幫主玩笑損失一筆?唉,荒唐!荒唐!」

  隨即,范舵主拉著失神的掌櫃退出閣外,方才伺候吃喝的三名夥計,帶著滿臉好奇的神情進閣收拾殘局。

  而山仔他們早已再度隨性吃喝起來,那種沒事的模樣,看得這三名夥計暗暗咋舌。

  小風瞪眼佯嗔道:「好了,我已看過你們天不怕、地不怕的演出了。你們又是爲什麽會跑到湖南來?上一回我聽說『四小龍』的事時,你們還在滇境和江湖衙門的人折騰,怎麽現在又變成丐幫弟子?快快從實招來,否則……

  「怎麽樣?」山仔他們氣勢洶洶地反問。

  小風鼻子一皺,自己先笑了:「也不怎麽樣,如果有意思,我也想嘎一腳玩玩。」

  「呵呵……」山仔眉開眼笑道:「四小龍幹的事,怎麽會沒意思?我以龍頭的身份非常歡迎你加入。」

  古董他們瞪著山仔,奇怪他怎麽會想要招兵買馬另收龍腳。

  山仔打的算盤是看在昔日和「逍遙神丐」胡一吹相處甚歡之下,答應過他有機會要帶這個寶貝徒孫出來見見世面,免得向小風變得和他老子向天笑一樣的古板。

  正如胡一吹自己說:「拉個丐幫做靠山,在四面楚歌的江湖上,別人比較不敢欺負你!」山仔覺得這主意好像還不錯。

  只是,山仔絕想不到胡一吹是另有企圖。

  小風考慮道:「加入你們?我是不是也要全聽龍頭調度?那我不如繼續留在丐幫當個威風的小少爺、小王子!」

  「什麽話!」山仔拍著桌子叫道:「人家說,男兒立志走四方,難道你就那麽沒出息,只想留在君山老家稱王,不敢到處闖蕩?」

  小風不知想到什麽,只是一味的呵呵直笑。

  苦瓜試探道:「老大,你是說真的?真要拉丐幫的小王子入夥?」

  山仔反問:「爲什麽不?你們有人反對嗎?」

  古董沈思道:「我覺得是個好主意!」

  顯然他也想到小風的身份所會帶來的影響。

  茶壺怔怔道:「那咱們四小龍不就要改名?」

  「改名?」山仔搔搔頭道:「這個我倒沒想過,不過,四條變五條,規模擴大,倒是可以考慮改個比較威風的名號。」

  小風輕哼道:「你們少在那裏一廂情願,我可不一定會加入。」

  「是這樣子嗎?」山仔被激起興趣,非將小風騙進幫方始甘休。

  他遊說道:「你如果怕做龍腳會吃虧,那我聘你當顧問好了,職權與軍師相同,可自由進言、提供建議,並參與決策,這樣子如何?」

  他沒提醒,顧問仍歸龍頭管轄和約束!

  苦瓜和茶壺抗議道:「老大,不公平!他的入幫條件怎麽可以比老龍腳要好?」

  山仔安撫人心道:「哎呀,這是挖角!挖角你們懂不懂?如果咱們條件不出好一點,怎麽能挖到好腳,對不對?這樣子好了,爲了公平起見,以後凡是有新腳進來,老腳的待遇增加二成!」

  小風好奇道:「什麽樣待遇,說來聽聽如何。」

  茶壺報告道:「很簡單,凡是四小龍所屬,所有收入一律以四份均分,旺季時,另提一份公款,以補淡季缺錢之需。」

  苦瓜加注道:「那是指,能賺到錢的情形下而言。」

  古董補充說明:「龍頭因爲身份地位重要,可享有特別權利,但平常需多出一份力。軍師如有特殊貢獻,酌情給予特殊獎勵……

  他看了山仔一眼,笑道:「如果顧問加入,比照軍師待遇。」

  小風皺著眉頭道:「你們這些不全都是廢話!根本沒有任何實質上的保證。」

  山仔等人不約而同道:「本來就是!」

  山仔謔道:「他媽的?你還真的以爲我們是營利事業?」

  「我說不像嘛!」小風睨著四人。

  苦瓜趕蒼蠅似的揮揮手,斜睇眼道:「我們隨便說說,你也隨便信信,真不愧是三八兄弟!」

  茶壺一本正經道:「唉……,我以爲我已經很憨,居然有人比我還錘(呆)!」

  「他奶奶的!」小風揮著青竹棒,來個棒打薄情郎,叫喧道:「你們居然消遣本少爺,該打!」

  除了山仔見機的快,縮頭躲開這一棒之外,其他三人都挨了一敲,抱著頭哀哀叫。

  山仔黠謔嘿嘿賊笑道:「恭喜你通過本幫入幫儀式!」

  小風迷糊道:「我有說要加入嗎?怎麽已經舉行過儀式?」

  古董捉狹道:「被老大相中的人,加入也得加入,不加入還是要加入,你就認命吧!」

  他頓了一下,扮個苦臉接道:「這是我個人的經驗談!」

  苦瓜憋笑道:「這招叫做逼上梁山,你不想落難都不行!」

  茶壺憨笑道:「小風子,我給你講,跟著我們老大混沒錯啦,他絕對不會虧待這群老相好!」

  小風神色彆扭的啐道:「什麽老相好,真是狗屁不通!」

  古董呵笑道:「他沒說遇人不淑算不錯了!」

  山仔拍拍手,愉快道:「很好!小風子,你的終身大事就這麽決定!」

  小風臉色赧然,哇啦叫道:「狗屁啦,什麽終身大事?!我看你是神志不清,在胡言亂語。」

  山仔看他一眼,奇怪道:「從丐幫跳槽,難道不是大事?進了我家的門,領的是終生俸,合稱不就是終生大事,你那麽激動幹嘛?」

  「瘋子!」小風翻個白眼道:「我怎麽會認識一群瘋子!」

  茶壺忍不住說:「遇人不淑嘛!」

  苦瓜奚落道:「不知道誰的名字才是小風子!」

  小風橫他一眼,一副巴不得掐死他的模樣,恨恨道:「你這顆苦瓜遲早會被人剁成七、八十塊,拿去煮湯!」

  古董和苦瓜向來是死對頭,此刻,立即落井下石道:「如果有人想動手,我全力支援!」

  苦瓜張口結舌道:「哇噻,你們少狼狽爲奸陷害我!」

  古董和小風對覷一眼,不懷好意地同聲笑道:「嘿嘿,那可難說。」

  茶壺搖頭歎道:「自找麻煩!」

  苦瓜求救的看著山仔,叫道:「老大……

  山仔揮揮手,打斷道:「自做孽不可活,誰叫你要去招惹他們。等你被害時,我再爲你伸張正義!」

  古董輕笑道:「這招叫做苦肉計,還是老大比較聰明!」

  「廢話!」山仔得意道:「否則不然我幹龍頭,你只能當軍師?」

  他對怔在一旁,看著小風誤入賊船的夥計招招手,要他們將剩菜殘羹收拾下去,另外泡上一壺好茶,這才慢條斯理的看著衆人。

  「現在……」山仔拿出老大的模樣,老氣橫秋道:「開始討論四小龍換名之事,等我們取了個威風的名字後,咳!名場江湖指日可待。」

  茶壺道:「四小龍加一個,改成五小龍不就成了嘛!」

  「不好!」山仔抿著嘴,否決道:「咱們四小龍混了那麽久,一直沒有大紅大紫,可見是這個名字風水太差,所以不能再取同類型。」

  苦瓜提議道:「五個人就叫五虎將。」

  「俗!」其他人異口同聲地嗤鼻。

  山仔白眼道:「把龍降級爲虎,沒出息,不好,換一個。」

  古董沈吟道:「叫飛龍幫如何?夠威風吧!」

  小風不贊成道:「山西已經有個飛龍寨,取這個名字容易引起誤會,不如叫猛龍幫,不是猛龍不過江嘛!」

  「不錯!」山仔頗爲滿意。

  「老大……」古董嘿嘿乾笑道:「本軍師建議叫猛龍會,不要叫猛龍幫。」

  山仔納悶道:「不是差不多嗎?」

  古董急聲道:「差多嘍!本軍師兼任文書工作,一旦咱們出名後,一定有許多機會要寫到本幫,不,我是說本『會』的大名,那個幫字和會筆劃差多了,寫會比較省時省事啦!」

  衆人這才恍然大悟。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