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

  「他媽的!薛肥豬,也不知道你江湖是怎麽混的,以大欺小不害臊!」

  一個高八度的小孩叫聲打斷山仔的沈思。

  古董訝然道:「咦?這個聲音好熟悉呀!」

  茶壺和苦瓜不約而同道:「好像是……

  一個纖小的身影宛如喪家之犬般,正朝山仔等人所在之處飛奔而來。

  「小少幫主!」古董他們三人同聲脫口驚呼。

  來人不過十五、六歲光景,一身與胡一吹近似的補丁裝打扮,手持一支青竹打狗棒,長得眉清目秀,目露黠慧,看來就是一副精明樣。

  他正是丐幫幫主向天笑的小兒子向小風。

  他一見丐幫打扮的山仔等人,立即大聲疾呼道:「前面丐幫弟子聽令,……後有追兵『托天人魔』,大夥兒……,快逃呀!」

  他奔近後,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手一個,抓著古董和苦瓜就跑。

  山仔莫名其妙道:「喂喂喂,你幹什麽?堂堂丐幫少幫主怎麽帶頭跑給人家追?這樣太沒面子啦!」

  向小風拖著古董和苦瓜已奔出丈外,他回頭叫道:「留得青山仔,不怕沒柴燒,這個傢伙不是咱們對付得了的人物!」

  「姓向的小鬼,你逃不了的!」

  山仔聞聲看去,只見一個身高八尺餘,頭大如斗,童山濯濯,腰粗如缸,身披血紅大袍的龐然巨人,身如浮雲似的緩緩由嶺下飄近自己。

  這名巨人冷冷瞅了山仔一眼,哼道:「凡屬丐幫門下,殺無赦!」

  他話落動手,抬掌輕描淡寫的朝山仔和茶壺揮來。

  山仔驟覺一股迫人的勁力無聲無息地以泰山壓頂之勢猛然罩落!

  山仔急忙將茶壺一把推開,待他要閃避這股勁力已是不及,山仔只好硬著頭皮,沈馬立椿,大喝開聲,雙掌全力推出……。

  帶著炙熱的掌風呼嘯捲出,與對方掌勁一接,立即轟然巨響,勁流四竄!

  這名巨人身形連晃,不由得驚疑道:「你是誰?你不可能是丐幫弟子!」

  山仔卻被震得連退三大步,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下,此刻他只覺得體內血氣翻湧,眼冒金星,根本無力回話。

  古董等人大叫道:「老大,你還好嗎?是否依然健在?」

  古董和苦瓜甩開向小風的手,奔回山仔身邊憂心忡忡的探視。

  向小風迷惑的抓抓頭髮,茫然道:「這是怎麽回事?」

  他走向山仔等人,皺眉道:「你們是誰?爲什麽冒充本幫弟子?」

  山仔喘過一口大氣,指著紅袍巨人破口罵道:「他媽的,你這個死禿子!你真是瞎了一雙狗眼,不知道本龍頭是誰,你就動個他媽的鳥手?想打架也得有個理由,要送死你總得報個姓名吧!」

  向小風扯扯他的袖子,低聲道:「喂!老兄,你沒搞錯?你連眼前這個怪物都不認識?他就是人稱『一孤、四魔、十三凶』裏面的四大魔王之一,『托天人魔』薛斐竹!」

  托天人魔冷冷道:「小鬼,算你膽子夠大,竟敢在本王面前如此喳呼!哼哼……,我已經有十餘年沒碰上這種事,真不知該稱讚你還是殺了你才好。」

  山仔直到前一刻才弄清楚,這個巨人竟是與獨孤羽齊名的大魔頭之一,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但是,以他的個性來說,輸人不輸陣,輸陣歹看面,索性將心一橫,卯上了再說。

  他擺出獨孤式的高傲,比薛斐竹更冷地哼道:「本龍頭出道至今,第一次碰上如此蠻橫無理的人,真不知該殺了你,還是饒你一命才好!」

  「哈哈……

  薛斐竹驀地仰天大笑,笑聲震得雷公嶺微微打顫。

  古董等人被他如此具有殺傷力的笑聲,笑得捂起耳朵,滿臉痛苦。

  山仔和向小風兩人勉強抵抗著薛斐竹的笑聲,儘量表現得不爲所動。

  但是沒有多久,連向小風也開始承受不住了,額際紛紛滾落豆大的汗珠!

  山仔拼命聚起一口真氣,霹靂般爆吼:「閉嘴!」

  薛斐竹歇住長笑,目光閃爍,淡然道:「很好!你果非俗輩,難怪說話膽敢如此狂妄。」他頓了頓,接著道:「獨孤羽的確沒有看錯人!」

  山仔瞄了他一眼,神色不變道:「嗯,你也很厲害,竟能猜出我的來歷!」

  薛斐竹又是一陣哈哈長笑,不過這次他笑得很正常,笑聲中不含內力。

  「親自體驗過『馭火神功』的人,通常對那種滋味……」薛斐竹似笑似謔的緩緩接道:「嗯,非常難忘!」

  山仔心裏暗叫道:「完了!原來是義父的對頭,這下子真的很有戲唱。這傢伙不愧是魔王,我看就算我們五個人聯手上,恐怕也動不了他一根寒毛,難怪剛才這個小乞丐頭跑的比什麽都快!」

  向小風挺身而出道:「喂,薛肥豬,今天這梁子你是衝著丐幫而來,和他們四個人無關,你別故意找麻煩,有本事就來對付我好了。」

  薛斐竹冷笑道:「姓向的小娃子,你倒是挺講義氣。你以爲我饒得了你?」他語聲變得激動,酷厲接道:「我會讓向天笑也嚐嚐喪子之痛!」

  他說完一步步逼近向小風。

  山仔腦筋飛快一轉,攔身在向小風面前道:「喂!大魔頭,憑你這麽有身份地位的人,竟然向晚輩動手,你不怕笑掉人家大牙?」

  薛斐竹瞪眼道:「滾開,否則別怪我不顧情份。」

  山仔聽出他話中有話,搶言道:「咱們剛才的事情還沒擺平,你想這樣就算了?」

  苦瓜低聲叫苦道:「老大,這個人咱們惹不起,你何必硬要和自己過不去呢?能算就算啦!」

  山仔瞪眼道:「你懂個屁!」

  古董輕聲道:「就是嘛!況且,咱們也曾經在丐幫裏面騙吃騙喝過一陣子,總不能見死不救。」

  薛斐竹不悅哼道:「獨孤山,識時務者爲俊傑;你現在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難道你還想保別人?趁我還沒發脾氣前,趕快滾!」

  「他媽的,你把老子當成什麽了?」山仔被薛斐竹藐視的口氣惹毛了。

  他沈下臉,冷硬道:「老魔,本龍頭什麽都會,就是不會滾,你何不教教我!」

  山仔似是動了真怒,言行之間一股肅殺之氣油然而生。

  薛斐竹微微一怔,這刹那之間,他有種錯覺,彷彿自己正面對著「病書生」獨孤羽,而非山仔。

  他猛地搖了搖頭,甩開這份錯覺,以一種較爲緩和的口氣道:「我曾經承獨孤羽的情,所以不想爲難你,你走吧!」

  山仔二話不說,拉著向小風回身就走。

  「站住!」

  山仔故作茫然地扭頭問道:「幹嘛?難道你又反悔了?」

  薛斐竹強壓怒氣道:「我是說你可以走了,而不是姓向的那個小子。」

  山仔固執道:「這件事我管定了,我非帶他走不可!」

  「好、好!」薛斐竹怒極反笑道:「你要帶他走也可以,但是要拿出本事來!」

  山仔捲起衣袖,嘻皮笑臉道:「早說嘛!我就知道沒有這麽便宜的事。我說老魔,既然你欠我義父的情,我就不和你太計較,咱們乾脆只用一招分輸贏好了!」

  薛斐竹被山仔反客爲主的吊兒郎噹相搞得又好氣又好笑。

  「不過……」山仔接著道:「這輸贏的範圍,咱們可要先講定才行。」

  薛斐竹冷哼道:「你想談條件?」

  「有何不可?」山仔呵笑道:「畢竟,你是一代魔頭,成名已久,若要和我們這種幼齒動手,沒有條件人家會說你不公平,我是爲你的名譽著想呐!」

  薜斐竹啼天皆非道:「有沒有人說你的臉皮很厚?江湖是像你這樣子混法?」

  山仔不以爲然道:「我義父就常說我厚臉皮,這也不是什麽新聞。」

  薛斐竹嘴裏不說,但心裏多多少少有些喜歡山仔這種頑皮的調調。

  他臉色稍緩道:「說吧,你有什麽條件?」

  山仔搓著下巴,笑道:「很簡單,我若在一招之內將你逼退或打傷,人就要讓我帶走。」

  薜斐竹盯著他,恍然大捂道:「你打算以『修羅幻現』這招和我動手嗎?根據江湖流言,你這招已有相當火候。但是,你如果以爲全力一擊就能逼退我,那可就不見得!」

  山仔笑笑,諧謔道:「這就像賭牌九,是一翻兩瞪眼的事。能不能贏,得等見了光才知道,再說……

  他瞄瞄向小風,扮個鬼臉道:「反正,如果我輸了,死的也不是我!」

  向小風無奈道:「隨便你啦!反正我今天是倒了大霉,才會撞見這肥豬。如果你贏了,我就算撿回一條小命,要是你輸了了,……再說吧!」

  他可是打定主意,如果山仔贏不了,可要趁雙方對手時,腳底抹油。

  薛斐竹冷冷道:「向小風,我是看在獨孤羽的面子上,給獨孤山一次嘗試的機會。如果你以爲有人能救得了你,那你是在做夢!」

  山仔在心裏暗罵道:「他媽的!臭肥豬,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厲害了。不給你點顔色瞧瞧,你以爲我這龍頭是幹假的!」

  薛斐竹大刺刺道:「來吧!」

  山仔對其他四人擺擺手道:「退後一點,本龍頭需要大一點的空間。」

  古董等人依言退出丈尋之外。

  山仔盯著薛斐竹,開始慢慢調勻呼吸,緩緩運功,準備做全力一擊。

  薛斐竹雖是未將山仔看在眼裏,但是仍然不敢對「修羅幻現」掉以輕心,那終究是一代怪傑「病書生」從未失手的成名絕技。

  他也慢慢提聚全身功力,凝神戒備……

  山仔只是隨便站站的姿勢,但是他的臉龐上,開始流閃著隱隱紅霞,漸漸……

  他的雙手和臉上的紅霞起來越盛,給人一種詭異的壓迫感。

  「馭火神功!」薛斐竹在心中暗忖道:「看這小鬼的模樣,不過只練到五成左右……

  此刻——

  山仔臉上紅光更熾,他好像一尊在烈焰中燒得紅透的鐵人似的,身上竟閃爍著異樣的赤紅火華……

  驀地——

  「啊……」的一聲長吼!

  山仔宛如燃燒的火球般,筆直衝霄而起!……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