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莫名其妙的石雨,自牆後激射而出,逼得山仔不得不朝地面撲去。

  「他媽的,你們想謀害龍頭呀!」山仔氣得哇哇大叫。

  古董探出半個腦袋,賠笑道:「老大,對不起,這次是失誤。……小心,你後面!」

  山仔機伶地就地一滾,正好躲開岳中齊的掌勢。

  只聞轟然一聲,原木半垮的牆壁,竟被岳中齊一掌掃平,古董等人,一個個灰頭上臉的自殘垣破壁後,慢慢爬起身來。

  岳中齊一擊未中,身如靈猿般,腳點地面,滴溜一轉,雙掌再次劃著弧度,順勢揮掌隔空劈向牆腳邊的山仔!

  「老大!小心……

  古董等人叫聲未歇,山仔已然蹬著牆根鏢射而出,不要命的衝向岳中齊,同時口中尖嘯一聲。

  驀地——

  山仔激射的身形宛如爆開的煙火,在半空中急旋而起,瞬間,一尊千臂修羅赫然映入人眼。

  「修羅幻現!」

  岳中齊震駭的叫聲和一陣劈劈啪啪的掌肉交擊聲同時響起。

  只在這一刹那間,岳中齊原本完整的上衣,驀地碎裂紛飛,好似被無數隻手拉扯斷裂一般,而一串血珠子,順著他的右頰淌下,隨著他急退的身形拋落地面!

  山仔施完威力驚人的絕招後,整個人如隕落的巨石般,筆直墜下。

  古董對苦瓜他們打個招呼,三人趁亂竄回後院,一把撈住山仔的身子,連拖帶拉自破牆處狼狽而逃。

  岳中齊猶在「修羅幻現」此招的震撼下,還未完全恢復,鍾振泉半是有意放水讓山仔他們逃走,因此兩人均未下令追殺四人。

  衆江湖衙門的捕役們只有你看我、我看你,眼睜睜瞧著山仔等人如此絕塵而去……。

 

  ※  ※  ※

 

  古董他們架著山仔,使出吃奶的勁兒,一口氣狂奔十餘里。

  直到未見有人追來,這才心下稍定,放慢腳步,找了處地形隱密的山坳,暫作休息。

  苦瓜抹著涔涔而下的汗水,氣喘咻咻道:「哇噻!老大,你剛才那招好厲害,連那隻老猴子都難以全身而退耶。」

  茶壺附和著道:「就是嘛,那招不但厲害,而且威風凜凜,殺氣騰騰,端得是——有夠 辣!」

  「辣你的頭!」山仔劈啪兩聲,各賞了他們一記響頭,沒好氣道:「他奶奶的熊,若不是被你們陷害,我也不用這麽拼命!你們知不知道,以我目前的本事,只要施展一次修羅幻現,就會全身脫力、手麻腳軟,好像大病三天一樣。」

  苦瓜揉著腦門,愁眉苦臉道:「可是老大,你打人的力氣十足,一點也沒有大病三天的樣子嘛!」

  山仔咯咯笑道:「我剛剛被人抬著逃命,抬得好爽,就算有再大的病,也痊癒啦!打起人來,當然有力氣。」

  他一見三人準備翻臉暴動,急忙吼道:「停──!我這是討回剛才差點被你們害死的公道,你們還有什麽話說?」

  其他三人原本磨拳擦掌,一聽到這話,全都洩氣,畢竟是他們理虧在先。

  山仔平服衆怒後,伸伸懶腰道:「說歸說,咱們這回雖然命大逃得夠快,沒被人砸成肉餅,可是咱們四小龍將來總要在江湖上闖蕩,逃得這麽狼狽,實在有夠沒面子。如果不想個辦法把這個要命的老相好幹掉,他媽的!咱們還混個鳥?!

  苦瓜附和道:「對!這江湖衙門簡直陰魂不散,一天到晚纏著咱們,只要咱們有點疏忽,遲早會栽在他們手上,那時就會死得很難看。」

  山仔無精打采道:「廢話!這還要你說?有誰比我清楚栽在江湖衙門手中的後果?!

  茶壺悶聲道:「老大,江湖衙門是江湖上有名的殺手組織,他們不但人多勢衆,高手如雲,而且個個心黑手辣,殺人不眨眼,被他們相中的人,便等於是死人。今天已經證明,憑我和苦瓜的本事要對付他們的捕役或是二捕頭級的人物,還勉強可以充充數,可是如果要應付大捕頭,恐怕連古董都不一定能吃得住,咱們拿什麽玩意兒去幹掉人家那麽大的組織?」

  山仔瞄向半天不吭聲的古董,問道:「本幫軍師何在?你可有什麽看法?」

  古董胸有成竹的笑道:「孫子兵法有云:若是敵強我弱,力不足以拒者,可以智取勝乎!」

  苦瓜撇嘴嗤道:「得了,你少賣弄!你就怕別人不知道你唸過兩天書,一逮著機會就故作有學問似的咬文嚼字,實在有夠他娘的噁騷。」

  古董瞅眼道:「我原諒你是嫉妒本軍師有學問的酸葡萄心理!」

  「呸!」苦瓜哇哇叫道:「我嫉妒你個屁!」

  山仔不耐煩道:「閉嘴,談正事時沒空讓你們倆『鬥嘴鼓』!古董,你說說看,你認爲該如何智取,才能達到目的?」

  古董得意的瞪了苦瓜一眼,這才清清喉嚨道:「首先,咱得化明爲暗,避開江湖衙門的追殺。然後,再設法潛入江湖衙門所在,看是放把火將那裏付之一炬呢?還是埋些炸藥,把他們變成炸油條!」

  苦瓜潑他冷水道:「嘖嘖,潛入江湖衙門?你以爲人家會打著瞌睡,隨你進出呀?我看這簡直是自找死路的辦法。」

  古董反駁道:「難道你有其他方法?咱們的老規矩,有本事的就得提出方法,沒本事就少放屁!」

  苦瓜無話可說,只有惡狠狠地瞪他一眼,以示抗議。

  茶壺呵呵笑道:「算了吧!苦瓜,你只能遺憾你老頭沒遺傳一副長又利的舌頭給你,你既然辯不過古董,何必對他眉來眼去?」

  古董叫道:「茶壺,我可沒得罪你,你於嘛拐著彎說我長舌?」

  苦瓜同聲嗤鼻道:「唰唰去,他又不是太原城那條黑街的騷娘們,我才不屑對他拋出我純情的媚眼!」

  山仔對他們的調笑宛若未聞,逕自搓著下巴思考道:「火攻?炸藥?」

  古董在他面前坐下,興致勃勃道:「如何?老大,我的方法不錯吧!」

  「好菜!」山仔猛搖其頭道:「實在有夠菜!」

  從山仔的動作、表情看得出,他這「好菜」可絕對不是什麼正面佳評。

  古董不服氣道:「本軍師精心設計的料理,怎麽可能『好菜』?究竟『菜』在何處?」

  山仔慢條斯理道:「你的主意是不錯,可惜你不清楚地形。江湖衙門占地將近十畝,而且樓與樓,屋與屋之間,建築得並不緊密,都留有空地或園圃,不利於火攻,如果要用炸藥,不但埋設不易,也無法集中威力,很難達到效果。」

  古董洩氣道:「早說嘛!你不說,我怎麽知道。」

  山仔恨聲道:「他媽的,早在逃出江湖衙門時,我就一直在想,應該用什麽方法來對付那裏。他們在建造的當初,就已經防著有人用火攻或炸藥這類方式攻入江湖衙門。」

  其他三人異口同聲道:「老大,那麽你想出對付江湖衙門的方法沒有?」

  「方法是有一個。」山方自嘲道:「可惜不太切合實際。」

  古董鼓舞道:「說出來聽聽嘛!也許經過我們商量、改造之後,可以化腐朽爲神奇,變出一個切合實際的辦法。」

  山仔不挺熱衷道:「如果咱們能從大內偷到巨型重炮,倒是可以將大炮架在江湖衙門對面的山頭,將他們轟個唏哩嘩啦!」

  古董他們面面相覷道:「哇,這可是大手筆、大工程哩。」

  山仔仰面躺在山坳裏,瞪著天空道:「所以我說不太切合實際。但是如果真的把我逼急了,奶奶的!老子就豁開來幹。我就到軍機處想辦法『借』幾門大炮回來,讓江湖衙門那些『術仔』(痞子)好看!」

  古董忽然說道:「咱們弄不到大炮,但是可以找到效果和大炮差不多的玩意來對付江湖衙門!」

  山仔彈坐而起,興奮問道:「古董,你想到什麽了?」

  古董熱烈道:「我聽說,江湖上有個外號叫『霹靂神火』的人,他有種武器稱爲『飛雷神彈』,就是一種在遠距離之外攻擊敵人的火器。它的效果,應該和大內的火炮差不多才對。」

  山仔磨拳擦掌道:「嘿嘿……,這真是天助我也!奶奶的江湖衙門,你們等著瞧吧,看少爺我如何把前仇後債,連本帶利一塊兒討回來!」

  「不過……」古董猶豫道:「老大,據我所知,那個『霹靂神火』是個非常古怪的傢伙。他平常就不太喜歡與人接觸,而『飛雷神彈』更是他最珍視的一項發明,想向他借到這項火器,恐怕不太容易。」

  山仔不以爲意道:「反正,如果沒有飛雷神彈便罷,既然讓我知道有這玩意兒,不管是軟求、硬搶、明借、暗偷,我一定要將它弄到手就是!」

  他環顧古董他們,信心十足地笑道:「別忘了,只要咱們四小龍聯手出擊,沒有辦不成的事!」

  「對!小龍發威,例不空回!」

  他們四個人八隻手緊緊地握在一起,意氣風發地揚聲歡呼!

  山仔神采飛揚道:「走,找霹靂神火那個老怪物去!古董帶路。」

  「隨我來也!」古董帥氣的將手一揮,人已如脫弦之箭,激射而出。

  「喲呼──,走呀!」

  山仔他們張牙舞爪地蹦跳著,幻想自己就是自深潭中騰空而出的巨龍,正面對這個遼闊的世界,有著躍躍欲試的萬壯雄心!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