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濛濛暗黝黝的天空,從午後起,就一直飄著牛毛細雨。

  這場雨不大不小,正好能將大地攪和成一片爛泥,令走在上面的人,一個個怨聲載道,猛發牢騷。

  但是,就有四個年紀不大不小,未及弱冠的年輕人,頭頂細雨,腳踏稀泥,形態瀟灑悠閒,一搖三擺的晃進這座位於川滇交界的小鎮。

  這四人,爲首者身著青布長衫、腰懸竹簫、長髮披散、打扮特異;他身邊是一個舉止幹練的娃娃臉;隨後二人,一爲滿臉麻子,另一人則是手長腳長的大餅臉。

  不消說,他們四人正是自金沙江源頭凱旋而歸,準備在江湖上攪起大風大浪的「四小龍」。

  由於山仔突出的扮相,四人甫進鎮內,立即引起保守鎮民的頻頻注目。

  山仔一如往昔,對四周異樣的眼光毫不在意,依舊是大模大樣的朝鎮上僅此一家的客棧昂然邁進。

  苦瓜和茶壺二人更是刻意抬頭挺胸,表現出大人物似的風度,昂然自如的回瞪著鎮上的居民。

  客棧不大,一共只有左右兩排十間客房;中間一塊空地做爲前廳,後面則是個小院子,前廳經過一處小型天井便是正門,建築簡單一目了然。

  山仔等人剛踏進客棧,夥計便操著口音濃重的漢話迎上前來,四人隨即要了間上房住下。

  古董迫不及待道:「哇,被這種半大不小的雨淋得全身粘答答,難過死了。我要先去洗個痛快的熱水澡,你們吃飯不用等我。」

  他話未說完,人已鑽向後院澡房而去。

  苦瓜對著他的背影,撇撇嘴挖苦道:「一天到晚就只會洗澡,又不是娘們,搞得那麽乾淨做啥?一點英雄『氣味』都沒有!」

  山仔瞄眼謔道:「你的氣味的確有夠重,可惜那種味道不像英雄,倒像狗熊的騷味!我也要去洗澡,今晚你如果不洗澡,就別給我上床!」

  山仔走後,苦瓜舉起雙手,用自己的鼻子在身上嗅了嗅,無辜道:「我覺得還好嘛,也不過半個月沒進澡堂而已!」

  茶壺白眼道:「你好別人不好。這就是古董說的那句,什麽……騷味聞得多了,就不覺得自己臭!」

  他亦是轉身走出房間。

  「你也要去洗澡呀?!」苦瓜無奈的抓抓頭髮,喃喃自語道:「半個月不洗澡有什麽了不起,我最高記錄有七十一天沒洗哩!」

  想了想,他兀自接道:「好吧!洗就洗,免得你們囉嗦,要我睡地板。」

  苦瓜正等舉步。

  忽然——

  「碰!」然巨響,客房的木窗被人震碎,數條黑影衝了進來。

  苦瓜瞄見來人胸前繡著銀亮的枷鎖圖案,怪叫一聲拔腿便跑!

  「老大,不好啦!」

  澡房裏,山仔剛脫下衣服,正慢條斯理的泡進熱水中。

  他聞聲歎道:「誰說我不好,我現在可舒服得不得了!」

  話聲未落,苦瓜已經一頭撞入澡房,上氣不接下氣地叫道:「老大,江湖衙門那票老相好又摸上來啦!」

  「桀桀……,獨孤山,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往哪裡逃!」

  「嘩啦!」一聲,山仔翻身而起,左手抓衣,右腳飛踢,將洗澡的大木盆連盆帶水地朝門口踢去。

  登時,乒乒乓乓的聲音和驚叱哀叫聲混成一團。

  率先衝入澡房的江湖衙門捕役,不但個個變成落湯雞,更有數人被木盆砸得鼻青臉腫,倒摔而出。

  古董和茶壺同樣動作俐落地仿效山仔的行動,發動第二波攻擊。

  來人雖然躲過木盆,卻逃不掉當頭潑落的洗澡水,一個個被淋個正著!

  苦瓜更狠,索性提起火爐上猶自沸騰的開水,「嘩啦啦!」一股腦地潑將出去,燙得門前的黑衣人哀哀慘叫。

  山仔匆匆套上衣衫,揚掌震碎澡房的天窗,和古董等人翻窗而出,跳落在客棧後面的小院子中。

  但是,原本空寂的院子,此時卻已被無數黑衣大漢所包圍。

  山仔苦笑道:「他奶奶的,真是陰魂不散!」

  江湖衙門的帶頭者,正是上次在江邊被山仔以計唬退的「邪鈎」鍾振泉。

  而鍾振泉身旁還站著尖嘴猴腮,神色冷酷的「鬼猴」岳中齊。

  古董低語道:「老大,那個瘦皮猴是江湖衙門七大捕頭裏,武功排名第一的鬼猴岳中齊,千萬要小心他的鑽心爪!」

  山仔輕哼道:「這小子我在地牢裏已經照過面了,沒想到他還真有點二步七,居然排名第一。」

  苦瓜低聲道:「老大,看這光景,好像情況不太妙,咱們是不是得準備施出三十六計的第一計————腳底抹油?!

  山仔估量一番情勢,搓搓下巴,低聲交代道:「答對了!四四五(識時務)才是真英雄,待會兒自己的招子放亮點,苗頭不對就繞跑!」

  岳中齊陰惻惻道:「獨孤山,不用再咬耳朵,此番本座奉命不得讓你生出,你若是乖乖過來送死,本座可以提供你一個最不受痛苦的死法!」

  「放你娘的狗臭屁!」

  山仔猝然暴起,淩空撲向岳中齊。

  岳中齊冷冷一笑,喝聲:「上!」

  他身旁的江湖捕役在鏗鏘的聲中,翻出兵刃,攔向山仔。

  山仔人在半空,身形卻突兀地折射鍾振泉,嘿笑道:「鍾邪鈎,我看你好像比較好欺侮!」

  他的掌勢和話聲同時到達。

  鍾振泉爭忙挫步蹲身,雙鈎揮灑而出,化解山仔的攻勢。

  山仔卻是稍沾即走,一個浪翻又掠回古董他們的身邊,幫忙抵抗圍殺他們三人的江湖捕役。

  鍾振泉跺足恨聲道:「這個小鬼真滑溜!」

  岳中齊撚著腮邊一根汗毛,淡漠道:「如果有鍾大捕頭出手,這小鬼可就兜轉不開!」

  他這話在暗示鍾振泉,要鍾振泉上前動手。

  若論名份,鍾振泉和岳中齊同屬「大捕頭」的職位,誰也壓不過誰。

  可是由於岳中齊在江湖衙門中所受的禮遇和待遇,都比鍾振泉高些,無形中,變成鍾振泉得受岳中齊的調度,這一點一直是使鍾振泉心裏不舒服的地方。

  如今,岳中齊雖然沒有明言差遣鍾振泉,可是意態已經頗爲明顯。

  鍾振泉心裏早就恨得牙癢癢,但想到連「師爺」都支持岳中齊,他只得委屈自己聽命,提著雙鈎加入戰圈。

  山仔將鍾振泉猶豫和不悅的臉色看在眼裏,加上上回在江邊的一些聯想,隱約已經猜出怎麽回事,他一待鍾振泉加入,就主動迎上前去接戰。

  同時,山仔一邊撩撥道:「嘖嘖,鐘頭頭,原來你也是聽命於人的嘍囉而已嘛!我還以爲你幹的這個大捕頭有多大,不過如此罷了。」

  鍾振泉怒斥道:「閉上你的狗嘴!誰說老子要聽命於人?!

  他將所有的怒氣發泄在雙鈎之上,攻勢變得更加淩厲。

  山仔連消帶打,避過這輪猛攻後,再次出言激道:「如果你不用聽人命令,爲什麽只有你動手,那隻老猴子卻站在一旁看戲?再說,人家老猴子只要開個口,說聲『上!』,就有人替他賣命。你怎麽沒有?同樣幹個大捕頭,看來你的待遇可就差多差多嘍!」

  這些話正好說中鍾振泉的痛處,鍾振泉心情更加惡劣,出手已顯得有些散亂。

  山仔見激將有效,藉勢接近鍾振泉,壓低了嗓門,更進一步蠱惑道:「我說鍾大捕頭,既然那隻老猴子只管站在旁邊風涼,你又何必那麽賣力?何不放個水,讓我們翹頭;一來你可以叫那隻老猴子勞動一下筋骨,二來你可以將責任推在老猴子身上,陷害他一下。這對你而言,豈不是一舉兩得!」

  山仔這些話當然只有鍾振泉聽得見,尤其雙方人馬都在動手當中,誰也沒想到山仔竟然在戰鬥的當下,玩這種「線上」直接挑唆對頭窩裏反的把戲。

  鍾振泉本來就有的心結,被山仔這幾句話撩撥下來,結得更深、更復雜,一時之間,鍾振泉臉色顯得有些陰睛不定,似乎正在計算山仔的話是否可行。

  山仔暗中向古董等人打眼色,要他們隨時準備走人。

  此時,苦瓜和茶壺二人漸漸被這些江湖捕役逼得捉襟見肘,情況岌岌可危。

  山仔索性放棄和鍾振泉纏鬥,回身援助苦瓜和茶壺,只見他揚掌踢腿,三兩下就放倒六、七名黑衣大漢,拖著苦瓜他們逐漸朝院子後門掩退。

  「鍾大捕頭,那小鬼有意逃走,難道你看不出來?爲何不加以阻攔!」岳中齊口氣不悅地趕了過來。

  鍾振泉臉色倏沈,抗言道:「我早說過那小鬼很滑溜,如果岳首座肯出手牽制這小鬼,還怕他跑了不成?!

  岳中齊慍怒道:「你這是在指責本座臨敵不前?」

  鍾振泉做作道:「岳首座言重了,臨敵不前可是大罪一條,你豈會知法犯法。不過,這次行動的總指揮是你岳大捕頭,想必你早已胸有成竹,是以對這小鬼並不放在心上。我卻怕萬一事有意外,被他跑了時,在縣爺面前擔當不起如此責任呢!」

  岳中齊被他這番話諷刺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幾乎爲之氣結道:「好好好……,『邪鈎』鍾振泉,你不用假公濟私語出譏諷,我早知道你不服本座所受的賞識,等我料理完這個小鬼,回衙門後再和你到縣爺面前做個了斷!」

  鍾振泉陰沈道:「就怕你料理不完這裏的事,無臉回去見縣爺!」

  山仔他們雖然始終沒有歇手,和江湖衙門的黑衣捕頭纏鬥不休,可是對於岳中齊和鍾振泉兩人的爭執也全都聽得仔細。

  古董呵呵嘲笑道:「這就叫狗咬狗,一嘴毛!」

  山仔眉梢子一揚,哈哈大笑道:「小心,瘋狗衝過來了!」

  岳中齊人如流星,一蹦即至,他那雙長滿長毛的猴爪子縮成雞心狀,幻起漫天爪影,罩向山仔全身重穴。

  山仔怪叫一聲:「我操,玩真的啦?!

  他立即沈馬立椿,氣納丹田,登時,他的臉上和雙手泛出如燃的赤霞,隨著這陣突來的紅暈,山仔狂吼著推掌而出,硬拼岳中齊的成名絕活「鑽心爪」!

  「轟隆!」一聲,巨響如雷。

  客棧後院的大片圍牆,在兩人勁道互擊的衝震中嘩啦崩頹。

  「酸(溜)啦!」

  山仔藉著被震退之際,將苦瓜和茶壺擠出破牆外,古董一記丐幫絕學「反手打狗」,逼退追來的鍾振泉,飛快地閃身衝向破牆。

  岳中齊狂怒吼道:「小鬼,有種別逃!」

  他挾以雷霆萬鈞之勢,當空朝山仔和古董兩人罩落。

  忽然,破牆之外飛出一陣碎石,將淩空撲至的岳中齊逼得身形爲之一緩。

  原來是苦瓜他們手持隨身十數年的救命利器——彈弓,自破牆後及時救援,當頭賞了岳中齊一陣飛彈吃吃!

  古董趁機竄過破牆,高叫道:「老大,撒鴨子走人————扯活嘍!」

  「想走?你們是在做夢!」

  岳中齊身形不變,勢若急雷,屈指成爪,抓向山仔頭頂和後背心。

  山仔縮頭扭腰,擺脫岳中齊的攻擊,正待躍過破牆之際。

  忽地——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