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看見怪魚的眼睛竟能發光,忍不住呵呵笑謔道:「哇噻,那對魚眼保證是千金難求的夜明珠。老大,幹掉牠,咱們就發啦!」

  山仔悶聲道:「可惜不是雪魂靈珠,再怎麽發我也興趣不大。」

  古董乾笑道:「就把它們當作是雪魂靈珠的陪嫁,那總可以了吧。」

  山仔反問道:「你也認爲咱們有可能從這怪物身上找到雪魂靈珠?」

  古董打量怪魚,沈吟道:「老大,你有沒有注意到,此時天地一片黑暗,沒有任何光線?」

  「如何?」山仔頗有興趣地聽著。

  「依我推測……」古董低徐道:「以這怪魚的外貌,該是屬於某種地底深處的遺獸,牠正好遇見今天這種怪異的天象,被雷聲引出水面,那麽牠也該算是一種靈陰之物吧?」

  山仔雙眼發亮,笑道:「英雄所見略同!」

  此時,怪魚忽然將頭頂的肉球垂入水中,不多時,湖中的銀白小魚,紛紛遊向那向球所散發的濛濛白光。……

 

  躲在岸上偷窺的山仔和古董兩人,眼看著怪魚大嘴猛張,呼嚕一口氣便將數百條小魚吞下肚去。

  這時,兩人異口同聲道:「就是那裏!」

  他們二人的手也同時指向怪魚頭上的肉球。

  山仔興奮低語道:「雪魂靈珠可能就孕育在那兒!」

  就在這時,漆黑的天空,忽然有了微微的亮光,山仔抬頭望去,發現月亮正要破雲而出。

  怪魚似乎對月光頗爲敏感,呼嚕呼嚕鳴叫數聲,巨大的身子緩緩沒入水中,彷彿打算潛回湖深不知處的老窩。

  山仔大急道:「他媽的,苦瓜他們怎麽還不快來?」他不顧一切衝霄而起,朝湖面撲去,藉著湖面的碎冰碎片落腳,不要命的衝向怪魚。

  古董大驚叫道:「老大,你別開玩笑!」

  山仔充耳不聞,對著正下沈的怪魚,抖手就是一記含有「馭火神功」的熱巴掌!

  他嘴裡大叫道:「臭魚,好膽的別逃!」

  山仔極力想激怒怪魚,免得怪魚溜回湖底深處。

  怪魚似是受到騷擾的甩動肉鬚,揮趕山仔。

  山仔躍開後,呼地騰身入空,一記功力十足的「修羅幻現」如炸藥般轟向怪魚的左眼!

  怪魚吃痛的撞向山仔,山仔仗著昔日踏花苞練就出的輕功身法,滑溜的點足在怪魚頭頂那顆肉球上,瀟灑飄身而退。

  怪魚大概覺得頭頂被踩上是很沒面子的事,突然發狂般地滾動身形,攪起翻天巨浪,想利用浪濤,將山仔捲入水中。

  山仔對著怪魚嘲謔叫道:「來呀,有種的追來!」

  他身形如飛的向湖邊縱掠而去!

  怪魚凶性既發,可不想放過惹毛自己的人。

  只見牠「嗚哇!」一聲怪叫,圓滾滾的身上,驀然呈現四片鰭翼,微一滑動,就如一艘破水而出的潛艇般,飛快追向山仔!

  山仔沒料到怪魚動作會突然加快如此之多,險些被怪魚撞個正著。

  他在古董等人的驚吼聲中,筆直拔身而起,閃過怪魚的衝撞,嘩啦摔入湖中,凍得他牙齒打架!

  山仔也明白在水中是怪魚的天下,他不等怪魚回頭,手按一塊浮冰,藉力翻出水面,長嘯一聲,全力施展輕功射向湖畔!

  怪魚立即銜尾追至,幾乎和山仔同時到達湖邊!

  山仔猛然撲身自地面滑行出去,怪魚卻刹車不及,碰然撞上湖邊,將湖旁的地面撞跨一大片。

  古董等人早已相準時機,奮力將三捆嘶嘶作響的炸藥拋向怪魚!

  轟然一聲,炸藥同時擊中魚身爆炸開來。

  煙硝晦迷中,怪魚猛然拍擊水面,翻起洶湧波濤,捲上湖畔。

  山仔急忙拉著三人的衣領,將他們拖到安全距離之外,吩咐道:「站在這裏丟炸藥就可以!」

  於是,他們四人彷彿比賽投球似的,將炸藥換命朝怪魚身上招呼。

  由於當初這些炸藥打算用來爆破冰雪,因此都有防水的保護,就算沒有直接命中怪魚而落入湖中的炸藥,也依然發揮效果,在水底爆炸開來,激起一道道的水柱!

  這怪魚雖然皮粗肉厚,沒有絲毫損傷,卻仍被這些炸藥整得哇哇叫、別別跳,牠索性一擺頭,就打算溜走。

  山仔見狀就帶著炸藥追上去戲弄怪魚,將牠又激得暴怒不堪,張口想攻擊淩空閃躍的山仔。

  山仔靈機一動,掠回古董身旁交代數言,才又重新飄落在離岸很近的一塊浮冰上。

  怪魚見山仔停在冰上,火氣方熾,想也不想,生著利齒的恐怖巨嘴張口就咬!

  忽地——

  一大包黑黝黝的東西落入怪魚大嘴中,山仔順手拋了個燃燒的火摺子進去!

  怪魚嘴巴「叭噠!」合攏,把嘴裡的東西全吞下肚去。

  驀地,「轟隆──!」巨響。

  成噸的炸藥在怪魚肚中爆炸,將怪魚由內往外炸得血肉模糊,浮屍湖面。

  山仔也被爆炸餘威波及,摔死狗般飛墜而出,碰地摔在地上,頓時昏迷不醒。

  古董等人急忙上前探視,但見山仔只是被震昏並無大礙,方始安心的噓了口氣。

  古董輕拍山仔臉頰,叫喚道:「老大,該醒啦,天亮了!」

  山仔迷迷糊糊咕噥道:「我是不是駕返瑤池了?」

  苦瓜戲謔道:「不是,你是墜入阿鼻地獄,不得超生!」

  山仔驀地伸手掐住他脖子,叫喧道:「既然不得超生,就得找個終身伴侶來侍候我!」

  苦瓜呃呃叫道:「不行呀!我不是娘們,不適合做你的終身伴侶,你找古董比較合適!」

  古董趁他尚未脫身,踹了他屁股一腳,喳呼道:「放你娘的狗臭屁,你竟敢暗示我像娘們?找死!」

  苦瓜掙脫山仔的魔爪,反身撲向古董改算另一筆爛帳,他們兩人幾乎一觸即發,馬上纏戰不休。

  山仔躺在地上,斜瞅著二人,無奈道:「這兩個真像乾柴烈火,一發就不可收拾!」

  茶壺對這些成語的意義,根本不甚明瞭,他頗爲贊同地道:「不但一發不可收拾,而且燒得特別轟轟烈烈!」

  山仔差點笑破肚腸,卻硬憋著笑意,一本正經的頷首道:「說得好,趕快去告訴他們吧。」

  茶壺受到鼓勵,很高興的插人古董他們之間,將這些話一字不漏的重播一遍。

  山仔沒理會聽了茶壺的話,正激動跳腳的古董他們,得意笑著掠向湖面,在怪魚的殘骸中,尋找他想要的東西。

  不久,茶壺被古董和苦瓜四下追殺的哀叫聲,幾乎響徹高原。其中,還夾著他大罵山仔的激烈言詞。

  半晌——

  山仔終於找到那根血糊糊的肉鬚,他取出匕首,小心翼翼地劃開肉球。

  登時,一顆散發著濛濛寒霧的晶瑩珠子,滴溜溜地滾入他的手中,觸手清涼,令人精神爲之一振。

  古董等人潛近山仔身旁本想暗算他,但是三個人的目光頓時全都被山仔手上的珠子所吸引,而忘了原來的計劃。

  古董興奮道:「這就是『雪魂靈珠』?」

  山仔神色湛然的笑道:「試過才知道。」

  他們匆匆上岸在湖邊升起一堆火,山仔將珠子握在手中,緩緩靠近火焰,奇怪的事立刻發生。

  火焰好似害怕山仔緊握的拳頭,竟只在他拳頭旁三寸之外燃燒。

  山仔激動叫道:「沒錯,就是它啦!」

  「唷呼……

  他們四人立刻猛吹口哨,大肆狂呼,以示慶賀。

  東方曙光初現,另一個新的日子又將展開。

  如果沒有那落滿湖面的怪魚殘骸證明,山仔他們幾乎難以相信,昨夜,竟是恁般不可思議的一夜!

  山仔意氣風發道:「古董,收拾好雪魂靈珠的陪嫁,咱們上鬼湖宮去,等咱們練好神功,我要找江湖衙門好好討回一個公道!」

  「對!」古董凜然道:「我們要完成獨孤大俠的心願,還要爲他報仇!」

  苦瓜也狂然接道:「還有讓你吃過虧的百獸山莊,也要他們低頭請罪,否則,一腳踏平它!」

  山仔看著比他還激動的二人,納悶道:「究竟誰才是『血眼使者』?我看你們兩個人比我還嗜血如命,乾脆我把頭銜讓給二位了!」

  古董和苦瓜兩人同聲嘿嘿乾笑道:「愛說笑,你才是龍頭耶!我們只是爲你出頭而已啦。」

  山仔睨眼笑道:「喲~,真難得你們兩隻也有異口同聲、意見相同的時候,難怪昨天會天崩地裂、宇宙再造!」

  古董癟笑道:「老大,我們不屬隻,可不可以?」

  山仔瞪眼道:「不可以!」

  他瞄了一眼垮著臉的古董他們,得意道:「咱們既然叫做『四小龍』,龍就得屬隻,不然你想屬『條』也可以。」

  苦瓜苦笑道:「屬隻就屬隻,兩隻龍是比兩個龍好聽一點。」

  茶壺憨然道:「我倒覺得四條龍比較順耳。」

  古董扮個鬼臉道:「如果打十三張麻將,一條龍就比較值錢,四條龍就沒得好胡啦!」

  山仔呵呵笑道:「一條龍也好,四條龍也罷,反正龍頭絕對只有一『個』;我屬個,你們屬條,就這麽決定。走啦!回中原去!」

  他大手一揮,意氣風發的向山下奔去。

  其他三人聳聳肩,無奈道:「條就條,總比一『尾』龍強!」

  他們帶著滿腔的興奮,嘻嘻哈哈追上山仔,準備重返中原開創四小龍的天地!……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