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壺不禁納悶道:「奇怪,這裏的魚怎麽這麽不上道?」

  古董皺著眉頭道:「會不會是魚餌的問題?畢竟,我們從沒有在這麽冷的高原上釣魚的經驗。」

  苦瓜懊惱的收回魚線,起身道:「我要換個地方,換個手氣再試試!」

  他是四人當中最會找釣場的人。

  山仔否定古董的假設,抿抿嘴道:「不會是魚餌的問題,我現在用的餌,是在買釣具時,特別先請教一個時常在這附近釣魚的老手配來的!」

  古董若有所思道:「你去找的人,是不是叫欽海爾,是個百夷人。」

  山仔恍然大悟道:「好小子,你也去找他啦?!

  「還有我!」

  茶壺和苦瓜幾乎不約而同的回答。

  山仔豁然哈哈大笑:「原來,咱們真的這麽有默契。」

  古董呵呵笑道:「而且一樣老奸巨滑,都是偷偷地跑去問,回來一個也半聲不吭。」

  苦瓜賊笑道:「沒辦法,沒有人願意自己餓肚子,尤其在這種鳥不生蛋的高原上,連打游擊的地方都沒有,當然更是輸不得比賽!」

  茶壺抬起頭,正要回答,卻忽然怪叫道:「那是什麽?」

  他指向灰藍的天空。

  山仔等人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半空中正浮現一輪鮮紅的光團,光團的面積,竟大得足以籠罩大半個高原。

  古董看著那光團,感覺有種無形的壓力,正慢慢凝聚而成,彷彿就要隨著光團墜落下來。

  他有些不安道:「老大,好像有事要發生耶。」

  山仔沈聲道:「你也感覺到了?我覺得天上的那個光球出現的很古怪。」

  「我也是這麽覺得!」

  古董這話剛話完,天上那火紅的光團,忽然慢慢發亮,變成橙黃色。

  山仔強笑道:「他奶奶的,這簡直像是在看日落。」

  「苦瓜頗有同感道:「會不會這就是高原上日落的奇景?」

  茶壺喃喃道:「我在想,咱們釣不到魚也許和這個奇景有關,你們知不知道,動物有時比人類還敏感。」

  古董同意道:「沒錯!有時人還沒發現什麽,可是動物卻能預料地震或水災的來臨,而變得行爲怪異。」

  苦瓜舔舔唇道:「魚兒不吃餌,難道也算行爲怪異?」

  山仔盯著天空不語,那輪橙光此時卻又逐漸變做綠色,不但將昏暗的天空映得鬼氣森森,就是反耀在衆人臉上,也令人打心裏發毛。

  山仔當機立斷道:「離開這裏,立刻下山!」

  此時,綠色的光球,再度變色,變成一團明亮刺目的藍光,使得原本昏暗的夜晚,竟如白晝似的明亮起來。

  只是那種亮,卻又不像陽光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這種藍光,只會令人覺得四周更詭異、更冷酷。

  正當山仔他們朝湖邊掠去,一陣低低的隆隆聲,宛如來自地底般,悶然響起。

  苦瓜驚疑道:「這又是什麽?」

  他話未說完,忽而感到腳下震動,一個站立不穩,就摔倒在冰上。

  原來堅硬如石的冰面,如今卻正慢慢擠壓、龜裂,而他們所處之地依然在湖面之上。

  山仔一把抓起苦瓜,大聲吼道:「快跑!」

  他和古董各自拖著功力較差的苦瓜和茶壺,使盡吃奶的力氣,發足狂奔!

  龜裂的冰面就在四人身後追著他們。

  山仔不經意的回頭一瞥,只見碎裂的冰面,就像一頭惡獸咧開大嘴,巴不得將他們全部吞入黑黝黝的湖底一般。

  山仔他們拼命地奔掠著……

  裂開的冰面緊緊地追噬著……

  驀地——

  藍光大盛的天空,突如其來的響起一聲撼天霹靂!

  一道有形無質的蛇電,自天際轟然爆落!

  轟隆巨響!

  山仔他們連翻帶滾,及時躲開這恐怖的電殛,同時,他們幾乎鬆口氣的發現,自己已經再度踏上地面。

  又是一道閃電,接著一聲爆響!

  山仔他們一回頭,正好看到湖面上的冰層整個崩裂,隨著霹靂之後,湖水如滾開似的翻騰起來!

  如果,他們晚走一步,慢上半拍,只怕四人此刻已經葬身湖中。

  古董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異象,喃喃驚疑道:「老天,莫非是天崩地裂,洪荒再現?」

  茶壺臉色發白道:「是老天爺震怒了,大概有人幹下天道不容的事!」

  「少荒謬……

  轟地爆響,打斷苦瓜的話,好像老天在抗議似的,苦瓜嚇得一吐舌頭,大叫:「我說錯話,您別生氣!」

  山仔吃吃笑道:「有人被雷聲嚇傻了。」

  苦瓜赧然道:「人可以唬,老天可讓你唬不得,我還是信邪一點比較好。」

  此刻,天上的藍光業已消失,天地陷入一片漆黑。

  只有偶爾亮起的竄閃電光,彷彿要撕裂夜空地劃掠天際,隆隆地霹靂依然不斷響起,沈悶地敲擊著人心。

  驚魂甫定的山仔等人,終於習慣眼前的景象,反倒不急著逃命,就地討論起來。

  苦瓜猜測道:「也許是有暴風雨要來。」

  古董不以爲然道:「響了這麽久的乾雷,還沒灑落半滴雨,又沒有颶風,不像是暴風雨的情形。」

  苦瓜胡扯道:「也許是變種的暴風雨也說不定,呵呵!」

  古董嗤謔道:「說是胡扯的暴風雨還比較像樣一點!」

  山仔忽而道:「你們難道不覺得湖裏無風浪三尺,是很奇怪的事?」

  古董驀然想道:「還有冰面龜裂也很怪異,更別提湖底好像有什麽聲音……

  忽然——

  大地像是打著擺子似的顫抖起來!

  山仔他們在如此強烈的地震搖晃下,紛紛跌倒於地。

  湖水再度嘩啦巨響,同時掀起足有二樓高的浪頭,轟然撲向地面翻捲起地面上的積雪,使得地面,露出光禿禿的一片土地。

  山仔他們也被濺上岸邊的水花波及,渾身上下全都濕透。

  山仔打著冷顫叫道:「他奶奶的!這算什麽?高原上的湖泊也會起海嘯?這說給誰聽,誰都不相信嘛!」

  苦瓜甩著身上的水滴,大發牢騷:「他媽的,我今天一定是走霉運,竟然連濕兩次,冷死人啦!」

  古董牙齒打顫道:「我一定……是被你帶衰的,才會和你一樣倒楣……。」

  茶壺搓著膀子道:「我只想趕快回去烤個火,再喝上一口老酒。」

  他們正要拔腿狂奔,趕回營地搶酒喝,忽然一道刺目的光線,在湖面的方向亮起!

  山仔疑惑道:「這好像不是閃電!」

  他們凝目搜望著湖面,但在黑暗中卻看不清東西。

  四周忽然變得一片死寂。

  不但沒有閃電,也沒有了隆隆的悶雷,就連突如其來的地震也如來時般突然停止。

  黑暗中的氣氛有些窒人。

  古董喘口氣,輕聲細語道:「好靜!這該不會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吧?」

  苦瓜雖然心頭也是忐忑不安,卻仍然反駁道:「你剛才說了沒有暴風雨的。」

  古董強笑道:「假設我是騙你的嘛,笨!」

  「別吵!」山仔壓低嗓門道:「好像有聲音。」

  他們看不見,只好拼命凝神細聽,果然,有陣陣低沈的鳴鳴聲自湖面傳來,聲音很輕,若不細聽,還不容易發覺。

  山仔揮手道:「苦瓜,你和茶壺回去把炸藥搬來,我和古董摸近一點,看看是啥玩意兒在哭。」

  衆人正待行動,忽然,地面又是一陣強烈的撞擊,使他們再度摔成一堆。

  山仔火大道:「他媽的,一定有什麽東西在戲弄咱們!」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掠身欺近湖邊!

  「小心!」古董等人尾隨而上。

  另一道光線亮起,這次,山仔他們可看清湖面,卻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

  「炸藥!」山仔瞪眼吼道:」快去拿炸藥!」

  苦瓜他們回身衝入夜色,朝營地奔去。

  古董瞪著水面,喃喃道:「乖乖,這是什麽洪荒怪物?」

  只見,冰層裂盡的湖泊,露出直徑不小於十丈方圓的水面,而此時遼闊的湖面上,半浮半沈著一隻足有丈餘的怪魚。

  那怪魚身如灌飽空氣的氣球,圓鼓鼓地閃著暗綠色的鱗光,渾身上下有如刺蝟般,長著粗如人指的短刺,一張嘴足有身體的三分之一長,生著宛似鯊魚般的尖利巨齒,在牠頭頂,怪異地長著一條肉鬚。肉鬚末端還附有一顆兒拳般大小的肉球,肉球正閃著濛濛的白光,而牠那雙魚眼,竟長著有若眼瞼似的兩片薄膜。

  此時,這怪魚半瞇半閉著眼上薄膜,微微的亮光,便從牠的眼中射出。

  這怪魚狀似悠閒的浮在碎冰之間,顯得恁般龐然、醜陋,而又兇惡至極!

  山仔不禁低語道:「如果義父在這裏,也許他知道這怪物究竟是啥東西。」

  古董苦笑道:「只有這個時候,我才知道自己所知所學,竟是這麽的稀少貧乏。」

  山仔輕笑道:「只要我們能找到雪魂靈珠,進人鬼湖宮後,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有的是讓你好學的知識。」

  古董嚮往道:「我早就想死啦!」

  怪魚忽然睜開雙眼,低鳴數聲,四周在它那雙眼睛的光線照耀下,景物依稀可見。……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