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了!

  自漠北呼嘯而來的寒風,酷冽地襲掠黃土高原,吹帶起漫天黃沙,彷彿要掩滅高原上的一切而後甘心。

  山西,太原城。

  古老而斑剝的城牆。擋住了滾滾黃沙,卻擋不住風中的寒意。

  城裏的人家,在如此冷悍的寒流肆虐下,全都早早閉緊大門,縮在家中抱著火爐烤暖。

  奇怪?!

  如此寒冷的天氣裏,衣衫單薄的乞丐們,卻一反常態,逗留在冷清清的街道上閒逛;莫非他們凍昏了頭,沒事竟在街上活蹦亂跳地耍起樂子來?

  就算乞丐無家可歸,但在這種天氣裏,總也能找得到地方可以湊和著遮風躲雨避避寒吧?

  城內東大街的轉角,一戶偌大宅院的大門前,三名年紀約在十六、七歲間的小乞丐,縮著身子,擠在足有半人高的石獅子旁。

  他們三人和其他乞丐似乎不是一夥,雖然三人穿著也是打滿補釘的舊衣裳,可手中既無一般乞丐所用的破碗,更無其他乞丐所有的獨門標誌——打狗棒!

  「古董,你想老大有沒有辦法弄到咱們今晚的晚餐?」三人中,身材矮胖的麻臉擰了把清鼻涕,用肘頂頂左邊的娃娃臉,有點挑剔的問他。

  古董雖然生著一張娃娃臉,卻是一副老成持重的神態。

  他抬眼斜瞟麻子一眼,撇嘴哼道:「廢話!老大哪次出面空手而回過?你說這話,簡直是蔑視龍頭,罪無可逭!」

  「噯噯噯!」麻臉急聲抗辯道:「誰說我蔑視老大?你少陷害忠良,我只是覺得今天丐幫的氛圍不一般。你沒瞧見狗頭那潑皮和他的手下,一個個都已經凍得跟屁似的,都還不敢溜回破廟裏睡大覺……,我猜呀!一定是丐幫裏有啥大事發生!」

  古董打了個冷顫,搓著膀子道:「苦瓜,你除了講廢話,難道就憋不出其他的屁來?丐幫如果沒事會是這德性,這還得費心去猜?真是笨鳥!你如果猜得出丐幫究竟發生什?鳥事,那我才佩服你,我這個軍師之位,拱手讓你來坐。」

  苦瓜瞪跟怒道:「他媽的,你罵誰笨鳥?」

  古董故做驚訝道:「怎?,我都已經指名道姓,你還不知道我罵誰?我看閣下不光是竹本,而且外帶反應遲鈍吶!」

  「奶奶的,我搥你!」苦瓜惡形惡像的撲向古董。

  古董就地一滾,躲開苦瓜,回頭扮個鬼臉,嘲謔道:「乖孫,奶奶的骨頭還沒那?硬,不用你搥!」

  苦瓜一記蛤蟆跳的架式,將半站而起的古董壓個正著,古董不甘示弱扭過身子,反臂鎖住苦瓜的脖子。

  他們二人便互不相讓的幹起架來。

  一直未曾開口的大餅臉見他們倆居然玩真的,急忙上前,想用自己的長手長腳拉開兩人。

  「別打啦!待會兒老大回來,你們就要倒大霉。你們忘啦,老大最討厭自家兄弟起內鬥,玩玩可以,別玩真的……哎唷!」

  大餅臉慘叫一聲。

  幹架中的二人不知誰誤賞了大餅臉一拳,這下大餅臉也毛開了,長腳飛踢,一左一右,各自回敬苦瓜和古董一人一腳。

  遭到突襲的兩人被踹得撲跌而出,結結實實的啃了滿口泥沙,兩人起身後,自是惱火異常,不約而同撲向大餅臉,準備報一踹之仇。

  大餅臉索性捲起衣袖,叫戰道:「他媽的,我茶壺怕你們不成?」

  於是,三人渾然忘我的混戰一堆。

  忽然——

  「好冷的天呦,偶爾運動運動倒也是挺愜意地呀!」

  憩戰中的三人驟聞這個慢條斯理,帶著三分調侃、七分懶散的聲音,全都見了鬼似的僵在原地。

  三人保持你拉我扯的樣子僵怔半晌,這才緩緩收回手腳,堆起滿臉假笑,慢慢回頭,異口同聲討好道:「老大,你回來啦!」

  這個老大,也不過是十五、六歲年紀的半大小子,修長的身子、斯文的臉龐,乍看之下頗有三分窮酸氣息。只是,他那兩道濃黑的蠶眉,深邃精明的眼神,挺直的鼻梁,略豐的紅唇,在在使人深刻感受到,在他的斯文當中,必然隱藏著不屈的剛毅和強硬。

  他正是太原城「伸手界」小負盛名的『四小龍』龍頭老大——山仔。

  此時,山仔雙手掌心中各托著一隻超級大碗公,碗公裡剩菜殘羹堆得像座小山。

  雖說是一堆剩菜,卻也菜色豐富得足以令人口流饞涎,不但有豬腳、蹄膀、雞腿、鴨翅,還有全魚、龍蝦和肥蟹,猶自冒著騰騰熱氣。

  一陣陣隨風鑽入古董他們鼻中的菜香,更叫古董等人五臟俱鳴。他們三人六隻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那堆佳餚美食,忙不迭大嚥口水。

  古董嘿嘿強笑道:「老大,你辛苦了!看樣子,你銀子沒借成,改『借』了些山珍海味回來,是不?」

  山仔斜瞄一眼碗公,道:「這個哦,今天李大戶巴結新到任的縣太爺,特地請珍寶樓的師傅到家裏包辦宴席;以前咱們在珍寶樓兼差時,我和那個大師傅混得不錯,這是他特地?咱們留下的好料。」

  頓了頓,山仔忽然笑了,他笑得好甜、好純潔、好天真,他還未開口,古董三天立刻異口同聲道:「老大,我們知錯了!」

  山仔滿腔無辜道:「錯?你們在說什?呀?我想你們既然忙著在寒流裏做體操,大概是不餓,而且也沒空吃飯;我就不打擾各位,你們繼續剛才的運動好了,請,別客氣,請繼續!」

  他說完,回頭就走。

  古董等人立即追上去拉住他,軟言相求道:「好老大、好龍頭,以後我們不再幹架啦!拜託您老大發慈悲,賞口飯吃吃吧!一天了耶,大夥兒整整一天沒吃東西了,你就做做好事,拜託拜託啦!」

  三人圍著山仔,拜個不停。

  山仔依然笑得足以迷倒?生,閒閒道:「憑你們當伸手將軍的功力,你們何不加入丐幫?我相信三位一定可以成?丐幫的新生棟梁。」

  「不,我們絕對不加入丐幫!」三人聲音之堅定,一聽就明白他們絕對是認真的。

  古董在苦瓜和茶壺的示意下,乾咳一聲,表白道:「老大,雖然打從半年前丐幫在城內成立分舵後,咱們就常被那個狗仗人勢的狗頭欺負,可是再怎?說,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何況咱們也是堂堂『太原四小龍』,十年來辛苦打下的江山,如今反倒變成太原四條蟲!」

  苦瓜附和道:「對啊,咱們現在是人單勢孤拚不過丐幫,可是老大,你不是說,只要咱們相信總有一天能壓過丐幫,就一定會有那天的來臨……。」

  茶壺忽然低呼道:「老大,狗頭那小子正朝咱們這裏直瞄,好像要過來了!」

  山仔回過神,催促道:「衣服打開,分贓!」

  他們四人手腳俐落地將兩大碗佳餚,塞下大半到衣內,而且掩藏的巧妙萬分,大意之下不太容易發現異樣。

  「吃!快吃!」山仔率先抓起碗裡剩下的雞腿啃將起來。

  古董他們三人亦是爭先恐後的狼吞虎嚥起來。

  忽然——

  山仔手中的大碗公遭人劈手奪走……。

  「怎?回事?」山仔裝模作樣道:「哦~!原來是丐幫太原分舵藥師破廟的頭兒,狗大哥駕到。」

  長得尖嘴大耳的狗頭氣勢淩人道:「誰准你們在這裏要飯?」

  山仔嘻嘻笑道:「我們沒要飯,我們是在吃飯。」

  「放屁!」

  狗頭斥喝末歇,四小龍頗有默契的接口道:「好臭喔──!」

  狗頭惱羞成怒,揚手便要賞山仔巴掌!

  山仔偏頭閃避,口中邊道:「哎喲!君子動口,小動手囉!」

  狗頭一擊未中,腳踏中宮,扭腰探臂,一把抓住山仔領口,硬是將山仔摔倒在地。

  哦,難怪這狗頭敢如此仗勢欺人,原來竟是個練家子。

  當然,狗頭這三兩下子實在比三腳貓還菜,恐怕連第九流都還排不上名。可是對根本不懂功夫的四小龍來說,他的確有張狂欺人的本錢。

  茶壺和苦瓜忙將山仔扶起。

  古董已破口開罵道:「他奶奶的熊!你們丐幫除了會欺淩弱小,還會什??莫非偌大一個丐幫就用這種恃強淩弱、以大欺小的方式成名於江湖?」

  狗頭冷冷道;「小窮酸,說話注意一點,膽敢侮辱丐幫,你不怕死無葬身之地?」

  古董猶待出言反譏,山仔擺擺手打斷他。

  狗頭暗忖道:「奇怪?我剛才賞了這小子一拐腳可不算輕,怎地他卻像沒事似的?」

  山仔臉色有些蒼白,但仍然談笑風生道:「狗頭老兄,火氣別那?旺,怎麼開口就是死呀死的嚇唬人?有道是,江湖一把傘,大夥兒一起撐。自從你們丐幫在此成立分舵後,我們這群土生土長的伸手將軍生活可就不好過了。你又何必絕人之路?丐幫吃麵,分些殘湯給我們這些老弱殘兵喝喝,也影響不到丐幫什麼嘛!」

  狗頭嗤笑道:「瞧不出你這小子居然也懂些江湖俗話,可惜的是,你們這四隻太原的小毛蟲還不配稱?江湖同道,你們若想繼續在太原討生活,就得接受丐幫的管轄,除非,你們改行不再當乞丐!」

  苦瓜口沫橫飛道:「他媽的,四小龍在太原當乞丐可比丐幫早了十幾來年,誰規定當乞丐的一定得加入丐幫?」

  「我規定的!」狗頭撇撇嘴,神態張狂道:「我的轄區內只要是乞丐,就得歸我管!」

  「放你娘的狗臭屁!」古董等人異口同聲發出怒吼。

  狗投身後十來名丐幫弟子聞聲,立即個個捲起破袖逼近前來,準備以武力支援狗頭。

  山仔頗有威嚴地瞪了古董他們一眼,轉頭拱手笑道:「狗頭老兄,你說的有理。畢竟,丐幫是伸手界的金字招牌,我這些兄弟能夠加入貴幫,實在是他們的榮幸。」

  狗頭聞言大爽,滿意道:「嗯!不愧是這四隻小毛蟲的頭頭,你果然比較有眼光,懂得些利害關係。只要你們聽話的加入本幫,聽我吩咐,往後自然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是是!」山仔眼珠子一轉,試探道:「請問狗頭老兄,今天貴幫好像很忙,是不是有什?大事?我這些兄弟就要加入丐幫,總應該知道些馬路新聞、長長見識吧?」

  狗頭故做?難的考慮片刻,這才施恩般道:「好吧!看在你很有誠意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們……,本幫的巡監長老,最遲明晨會到太原來視察新成立分舵的工作效績,所以,這兩天大夥兒都要機靈些,免得出紕漏被報告上去,那樣不但沒面子,而且幫規的處置更不是好過哩。」

  他忽然機警地瞪著山仔,嘿嘿笑道:「對了,這兩天你們這四小蟲也給我安份些,別想藉機找巡監長老打小報告!我會叫毛五、猴六他們盯住你們,等巡監長老走了之後,你們若無二心,我就將你們入會的花冊呈上去給舵主過目。否則,哼哼……,別怪我不顧你們是太原城土生土長的渾貨,將你們趕出這座縣城!」

  山仔和氣道:「當然!當然!你會發現這兩天四小龍很乖、很安份,我打算休業兩天,也好準備我兄弟們加入丐幫之事。」

  狗頭似乎沒注意到山仔一再提及加人丐幫的是「我兄弟們」,顯然並未包括他自己。

  狗頭小人得志的哼道:「休業?你他媽的以?自己是什?東西?居然還有『業』可休!算了,我忙得很,沒有時間聽你打屁,過兩天自己到藥師破廟來正式報到。」

  他手一揮,帶著丐幫其他小蘿蔔頭威風八面的離開。

  看著狗頭帶人走遠的背影,苦瓜恨恨地吐了口沫,啐道:「我操!你他媽的狗頭又是什?玩一(意)?不過是狗仗人勢,以強欺弱的狗屁東西!」

  茶壺愁眉苦臉道:「老大,你剛才說要加入丐幫不是真的吧?你不會真要咱們四小龍就此投降或認輸,對不對?」

  山仔呵呵笑道:「不是我要加入丐幫,是你們要加入丐幫。而且,四小龍當然不會就此投降或認輸,仗都還沒開打,誰輸誰贏還『真拚』哩!」

  苦瓜急毛竄火的叫道:「喂喂喂!老大,咱們說好了,四小龍絕不拆夥,你怎?可以要我們投效敵人?你別愛說笑好不好?」

  古董哼聲道:「你懂什??老大要咱們加入丐幫,自然有他的用意,就算投效敵人,也不過是詐降而已,你急個什?勁!只是……」

  他有些不確定的瞟著山仔,低低道:「老大可能要離開太原很長一段時間。」

  苦瓜和茶壺兩人,不約而同怔叫道:「什??!老大,你要拋棄我們離家出走?」

  山仔吃吃笑道:「古董,你不愧是本幫的軍師,果然好像我肚子裏的蛔蟲,連我的計劃都摸得清清楚楚。」

  古董似笑非笑道:「早在丐幫在城裏成立分舵那天起,我就知道遲早會有這?一天,雖然丐幫本身對我們四小龍沒多大威脅,但是壞就壞在他們幫中的份子良莠不齊。譬如狗頭這種小人,就只會欺上瞞下,仗勢欺人,咱們對他是莫可奈何,而老大絕不容許咱們四小龍受這種鳥氣,吃這種悶虧!」

  他頓了頓,有些感傷地加上一句:「只是沒想到,這天來的這?快。」

  「半年多了,也不算快。」山仔抿抿嘴道:「狗頭這渾球越來越囂張,如今他連咱們手中的吃食都敢搶,再來,對咱們他還有什?不敢做?你們也知道,這半年來我一直想找機會跟丐幫的分舵主理論,可是每次不是被狗頭攔截,就是不得其門而入……」

  他惱怒地抓抓頭道:「我最近時常覺得,江湖人實在都是很奇怪的東西。他奶奶的,我就不信江湖是什?神秘古怪的玩意兒,—定有什?辦法讓我和江湖人溝通一下,所以我決定到洞庭湖君山,去找丐幫幫主好好研究一番。尤其,我要他好好教訓像狗頭這種貨色!」

  山仔越說越氣:「奶奶的,我還要問問他,究竟幹的是哪門子幫主?居然會讓狗頭這種人入幫,真是沒水準!如果他不會當一幫之主,乾脆換我來當龍頭!」

  古董他們喝采道:「對,有道理!幹不好幫主的人應該退位換人,老大,就是這話了。」

  山仔哈哈笑道:「好,就這?說定了!」

  他隨即拍拍前胸,那裏正藏著沒被狗頭搶走的食物,嘿嘿笑道:「走,回咱們的龍宮去,好好享受一下美食。」

  茶壺忽又問道:「老大,我們真的非加入丐幫不可嗎?」

  山仔肯定道:「沒錯,至少在我從君山回來以前,你們就委屈點,先在乞丐窩裏將就著混一混。如此,一來你們不愁沒飯吃,二來省得狗頭找你們麻煩,這叫做一顆石子砸死兩隻鳥的計謀。」

  古董關心問道:「對了,老大,剛才你被摔得不輕,有沒有受傷?」

  山仔伸出左腳,淡笑道:「你們得搭轎子抬本龍頭回宮啦!」

  古董他們低頭一看,原來山仔左腳腳踝已經腫得像饅頭一樣大。

  「老大,你的腳……發啦!」茶壺和苦瓜頗有默契驚呼。

  古董蹲身?山仔檢查,皺眉道:「扭傷的很嚴重!老大,你居然挺得住,一點都不叫痛?!」

  山仔苦笑道:「我早在心裏叫翻天了,可是總不能讓那頭臭狗得意,只好硬忍啦!」

  古董催促道:「苦瓜你們還傻在那裏做什??快把老大抬回去,站得太久,對扭傷不好。」

  苦瓜不服道:「老大是咱們仨的,??你就可以不用幫忙抬?」

  古董白眼道:「因?本軍師現在必需到同仁堂去,運用我這個聰明的頭腦,想辦法搞些草藥回來。老大這等傷勢如果不敷藥,恐怕很難痊癒,懂了沒有?!笨鳥!」

  他說完神氣地一哼,甩頭就走,根本不讓苦瓜有機會反駁。

  苦瓜咕噥道:「奶奶的,如果你沒有個秀才老爹,你當個狗屁軍師,那是你以前命好,不是我不如你。」

  山仔吃吃一笑:「得了,苦瓜,你和古董倆真是『對頭冤家祖』,每天不按三餐定時鬥嘴日子就難過了是不是?」

  茶壺和苦瓜已疊手架著人轎抬起山仔,他嘿嘿嘲謔笑道:「苦瓜,誰叫你沒個秀才老子的命,你除了認衰,就是吃甲魚(鱉)!」

  山仔臉色越見青白,他拍拍兩人肩頭,打起精神道:「走,回宮去也!等本龍頭回去養好傷,就要到君山去篡丐幫頭頭的位啦!」

  茶壺和苦瓜抬著山仔,「嘿吆!嘿呦!」朝街尾的暗巷緩緩行去,從他們不時傳出的笑謔聲聽來,他們對山仔君山之行都充滿信心。

  因?根據他們的經驗,只要是山仔想做的事,很少有不成功的,就算是闖江湖……

  「江湖算他媽的什?,惹得本龍頭不高興時,我照樣把它一腳踹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