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癡猛然揮掌,震飛近身的狼群後,暴喝一聲,一記旱地拔蔥,身形猝然筆直騰升幾近十丈。

  他居高臨下,將山坳內的地勢迅速打量一番,只見將近百丈彼端、蘆葦盡處,有一脈低緩的山坡橫展於前。

  一道宛如六丁之神在開天闢地時,以神斧砍裂的峭峻山谷,是離開山坳的唯一通路。

  小癡人在空中,望著底下青密連綿的大片蘆葦起伏如浪,其中不時有狼蹤隱現,不禁暗自嘀咕:「奶奶的!這真叫前有虎豹,後有豺狼。不過山谷雖危,卻比眼前這些畜牲要好對付。」

  就在他身形開始緩緩落下時,他已經瞥見有數條人影掠向先前他們進入山坳的路口,放火截斷他們的後路。

  放火之人似在蘆葦間潑上油脂,因此火勢一發不可收拾,火舌順風卷向蘆葦深處,迅速朝與狼群激戰的衆人逼近。

  「呵呵……」小癡吃吃直笑:「你們不放火,我還沒啥法子好想。這下你們這把火反倒燒出了我的好主意。」

  他加速身形落回地面。

  此時,狼群似乎也感受到大火蔓延,開始放棄對衆人的攻擊倉皇走避。

  郭英士迎上小癡,問道:「怎麽回事?狼群爲何自動撤退?」

  小悅他們也圍上前來。

  「你們聽!」小秋驚疑道:「這種劈劈啪啪的聲音,是不是失火了?」

  小癡呵笑道:「不是失火,是有人放火。」

  郭家三英臉色微變:「那咱們要往哪個方向走?」

  「安啦!」小癡伸手拍拍他們三人的胸口:「別人放火和咱們沒關係,所以咱們不走啦!」

  「不走?」郭英豪哭笑不得道:「難道咱們要留在這裏面當烤鴨?」

  二凡習慣性地一拍光頭,呵呵笑道:「郭師弟,留在火裏不一定會變烤鴨,師兄我可是過來人,你們儘管放寬心,好好體會這種置身火海的刺激感!」

  二凡開口,郭家三兄弟當然不會不相信。只是他們還是頂疑惑的,不知到底會發生什麽事。

  小癡笑謔道:「光頭,你也變成我肚子裏的蛔蟲啦!既然知道我要幹啥,就快點過來幫忙呀!」

  小秋和小悅他們心裏也有數,知道小癡鐵定又是要利用離火陣來避火了。

  小悅輕笑道:「崆峒派大概做夢也想不到,他們放這把火非但燒不著咱們,反倒替咱們趕走那群畜牲,讓咱們有空安安穩穩地設計避火陣式。」

  郭家三英這才瞭解小癡的打算,但仍不免對陣式能否避火有些疑心。

  小癡要大家一起動手,闢出一塊丈尋方圓的空地,好供衆人容身。

  他一邊動手佈陣,一邊嗤笑道:「崆峒派放這把火的目的,不是要燒死咱們。他們是想將咱們逼入前面約莫百丈開外,一道險惡的狹谷裏。你們難道沒有注意到,這火是順風由咱們背後燒來,咱們前面根本沒有火?如果根據一般人的反應,應該是跟著狼群之後,朝狹谷那唯一的出路衝去,好脫離火場才對。」

  小秋恍然道:「崆峒派就是根據這種一般人的反應,在前面狹谷裏,先設下要命的埋伏,等咱們一進入,就給咱們好看。」

  「答對了!」小癡佈完陣式,笑謔道:「聰明的小孩!」

  這時大火已逼近衆人,四周的溫度逐漸升高,熱不可當。

  小癡這座以土石堆砌而成的陣式,似乎又和離火陣有些不同。他帶領衆人按照方位彎彎曲曲走了幾轉,進入陣內。

  一入陣中,郭家三英立刻感到酷熱全消,他們終於相信,小癡確是有普通人沒有的特殊技藝,他們再也不敢小覷小癡。

  大火很快燒到陣式附近,四周立即陷入一片劈啪的火海之內。小癡他們雖在陣中不覺酷熱,但是火海中的濃煙也叫他們吃盡了苦頭。

  小癡咳個不停道:「我怎麽忘了這一點?煙和空氣都是不受陣式控制的哪!」

  小秋被濃煙嗆得淚眼迷濛,她一邊咳,一邊用力捶著小癡,大發嬌嗔:「都是你的錯啦!咱們就算不被燒死,也會被嗆死、燻死,這麽還不如朝狹谷衝去,和崆峒派拼個你死我活的好。」

  小悅也是咳聲不歇:「我看咱們在被嗆死、燻死之前,會先被這個小白癡氣死、嘔死!」

  小癡搔著頭,嘿嘿傻笑道:「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老古人誠不欺我也。」

  他話還沒說完,小秋他們已經撲上去將他壓在地上海扁一頓,算是他百密一疏該得的教訓。

  郭家三英全都看傻了眼。

  他們發覺身爲風神幫幫主,有問題得出面解決,解決不好竟然還會挨揍,當這個幫主好像……很吃虧嘛!

  這也正是小癡的心聲,他揉著腰,抱怨道:「嘖,當個幫主不但沒有福利、沒有津貼,沒事還會被扁。真是太不划算了!」

  小癡他們雖被濃煙嗆得很辛苦,但總算這場火勢來得快、去得也快。陣式附近的蘆葦燒光之後,因沒有其他的可燃物,便很快的煙消火滅,只留下一片焦土。

  小癡他們暢快地呼吸兩口猶帶焦味的新鮮空氣,吐盡胸中的煙嗆感。

  小秋望著依然朝狹谷方向蔓延燃燒的熊熊烈火,猜測道:「那些守在峽谷裏的人,若是沒有看見咱們朝谷裏逃命,大概會以爲咱們跑得比火還慢,乾脆葬身火窟了吧!」

  小癡閒閒笑道:「不管他們怎麽想,他們終究得現身出來證實咱們到底是死是活。那時不論他們在狹谷裏設計了什麽精彩節目,全是白搭!」

  郭英士若有所悟道:「如此一來,咱們亦可由被動變爲主動,反過來設計他們了。」

  郭英傑笑道:「崆峒派花了這麽大的心思在谷中埋伏設計,到頭來卻沒有派上用場,他們大概會懊惱死了。」

  小悅彈指笑道:「等他們被我們反客爲主擺上一道時,他們就會恨不得一頭撞死算了!」

  小秋興致勃勃道:「如果想叫人一頭撞死,咱們的行動就要快些才有機會。對不對,小白癡?」

  「算你聰明!」小癡呵呵笑道:「咱們若是真的要反客爲主,當然得趁大火未熄之前行動。這樣狹谷那邊的人馬,才會來不及救援。」

  「這麽說……」郭英豪有些意外道:「咱們要反撲回去?」

  「當然!」小癡嘿嘿笑道:「崆峒山在平涼鎮那邊,又不在狹谷那邊。咱們若不回頭,如何管人家家裏的家務事?」

  直到此時,郭家三英才明白,原來,小癡壓根兒沒打算就此離去。原來,他離開平涼鎮只是計劃中的一部分。

  難怪他在問過平涼鎮外幾條路的路況之後,會選擇這條最容易設下埋伏,最爲驚險的路來走。

  郭英士歎笑道:「原來,你是故意朝崆峒派的陷阱裏面闖,好造成聲東擊西的效果啊!」

  小癡吃吃笑道:「郭老大,你果然也被我傳染得越來越聰明了!」

  他破除陣式,揮手叫道:「廢話少說!開始進行絕地大反攻。」他率先朝來時之路掠去。

  這時,來路的大火雖然差不多已經完全熄滅,但是火場的餘燼猶熾,小癡他們置身其中,不免跳腳連連,加速通過火場。

  火場這端,先前負責放火的崆峒派弟子怎麽也沒想到,小癡他們前面有路不走,竟會調頭折返。

  因此,這些人放完火之後,就不再去注意火場裏面的動靜,全鬆散地圍坐一堆,就地賭了起來。

  直到小癡他們越過火場,來到了他們的背後,這票人竟然毫無所覺。

  「咳咳!」

  小癡重咳兩聲,終於喚起這些人的注意,賭興正濃的崆峒弟子表情顯然不悅地擡起頭來:「吵什麽……」

  「哇!」看清來人的崆峒弟子怪叫道:「他媽的!有奸細,快抄傢夥!」

  崆峒弟子一陣混亂地拔劍在手,朝小癡他們圍了上來。

  「不急、不急!」小癡擺著手,呵呵笑道:「各位大哥,我們有的是時間要和你們閒話些家常,大夥兒不必緊張,慢慢來就好了!」

  一個流裏流氣,像是帶頭之人的崆峒弟子,橫眉豎目地以劍指著小癡,氣勢淩人地喝道:「喂,你們是打哪裡來的混小子?難道不知道崆峒派在此辦事嗎?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擅闖禁區?」……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