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住手的梅飄風面對自家掌門無禮且粗魯的要求,不禁感到猶豫。

  「這……」梅飄風爲難道:「啓稟掌門,對方既已認輸停手,我們豈可再行追殺!不如聽聽對方有何話說……」

  宋玉龍蠻橫地打斷道:「敗軍之將,哪配說話!他們侮辱本掌門在先,光這一點就足夠將他們悉數消滅。我命令你立刻動手!」

  「他奶奶的!」小癡嗤謔道:「你這小鬼真是吵死人!」

  他揚手朝宋玉龍丟出一顆烏溜溜的彈丸,宋玉龍不知死活,竟然揮掌欲擋。

  「不可!」

  梅飄風駭然急呼,伸手拉著宋玉龍急急倒掠而去。

  「轟隆!」連響。

  宋玉龍被雙響炮炸得灰頭土臉,總算梅長老見機夠快,而小癡也無意要他小命,這才讓他虛驚一場,並無大礙。

  只不過,這位繡花掌門已經嚇白了一張臉,再也張狂不起來。

  小癡好整以暇地拍拍手,吃吃笑道:「這還差不多!本幫主和你老大人對話之時,哪有你插嘴的餘地。」

  宋玉龍大概是被嚇破了膽,這回竟然乖乖地不哼一聲。

  小癡滿意地點點頭,朝梅飄風拱手笑道:「您好,梅長老!我是皮小癡,你有沒有覺得,咱們這場架打得非常沒有意思?」

  梅飄風拱手苦笑道:「皮幫主,久仰大名!本派掌門受到侮辱,就等於崆峒派受到侮辱。這件事該如何解決,不是區區一人所能解決的。」

  這時,原來拼戰激烈的其他三處惡鬥,也因爲剛才突發的爆炸而中止。

  崆峒派其他三名長老,更因爲擔心掌門人有失,全都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

  小秋大老遠便對小癡抱怨道:「小白癡,你沒事放什麽炮嘛!我剛剛打出心得,以爲這一把穩當的,卻被你搞糊了啦!」

  小癡呵呵笑道:「你想運動,以後有的是機會,不急在這一時咩!」

  崆峒派長老曲長青和二凡交手已快落敗,總算那陣爆炸讓他有機會虛晃一招,借機收手下台,保住了面子和老命。此時,他雖然氣息仍喘,卻仍強自鎮定,挺身上前,道:「皮小癡,你侮辱本派掌門,崆峒派是不會和你們善了的!」

  「我侮辱了你家掌門?」小癡滿臉無辜道:「你沒搞錯?我只不過是問他……」他指著餘悸猶存的宋玉龍,笑道:「是不是掌門人?如此而已!先動手的可是你們,我幾時侮辱人啦?話可是你自己說的,如果你心裏沒鬼,幹嘛假借本幫名義,公開侮辱自家掌門人?」

  「你……」曲長青氣急敗壞道:「你這個信口雌黃的無賴,竟敢出言挑撥……」

  小癡擺擺手,打岔到:「現在急辯這些也沒啥意思,反正事實如何,大家心裏明白。我只想問你,現在你們打算如何瞭解這樁樑子?」

  曲長青尚未發覺小癡已在不動聲色之中,將侮辱掌門這頂大帽子扣在他頭上。同時,更在不學無術的宋玉龍心中埋下了一顆多疑的種子。

  一旁一名未曾開口,生得細目薄唇,神色冷峻的崆峒長老,忽然冷澀地道:「皮小癡,你果然狡猾詭詐,利嘴滑舌!不過,看在癡道長與本派師祖有些交情的份上,今日這段樑子,咱們暫且揭過不表,你們可以走了。」

  小癡吹聲長長的口哨,笑謔道:「乖乖,這個面子賣得可真遠,居然連你家祖師爺都請出來嚇唬人。不過看在你那麽費心攀交情的份上,本幫主也不好意思和你算帳,我們走吧!」

  「站住,你們別走!」宋玉龍哇哇大叫:「屈長老,你這是什麽意思?你怎麽可以就這樣放過他們?」

  小癡吃吃笑道:「掌門大少爺,你家屈長老的意思是爲你們好,你也不想想,從剛才交手的情況看來,你們這些人要對付我們,真是吃拼哦!我勸你還是回山多帶些人手再來,反正這方圓百里之內,全是你們崆峒派的管區,我們走得再快,也快不過你們調集大軍前來聲討。想和我們沒完沒了,崆峒派有的是機會,屈長老,我說的對是不對呀?」

  崆峒派長老屈無常正是如此心思,只是他不料小癡竟然這麽直接明白地揭露了出來,當下臉色更形陰沈。

  但是,他卻能隱忍不發,只是目光森寒地盯著小癡,不發一言。

  小癡仍滿臉不在乎地呵呵笑道:「屈長老,你也不必對我抛這種媚眼,我既然知道你的壞心眼,又乾脆把它公佈出來,就是要告訴你,不管你有什麽要人命的主意,儘管使出來。我皮小癡可是很有興趣地等著瞧!不過,我衷心地希望你的陰謀能夠有程度一點,別搞些小孩子的把戲來笑掉我的大牙才好。」

  他說完後根本懶得再看崆峒派人馬一眼,逕自轉身就走,一面還輕鬆道:「原來是中午了,難怪我已經肚子餓了。郭老大,你們剛從平涼鎮過來,知不知道那裏哪家館子比較出名?」

  風神幫其他人早就搶著擠到他前頭去,郭家三英見崆峒派並無攔阻之意,這才一面小心戒備,一面跟隨小癡離開。

  直到完全看不到崆峒派的人影之後,郭家三英總算相信崆峒派的確暫時不會爲難自己等人。

  小癡消遣道:「拜託你們三個不要一副如臨大敵、緊張兮兮的樣子好不好?這樣是會影響我們幾個人的吃飯情緒吔。」

  郭英士笑道:「小癡,我真是服了你。你果真是料敵機先,凡事不憂不懼吶!」

  小癡得意道:「廢話!如果這點小場面都不能搞定,我還用出來混嗎?」

  小秋一如往常地駁謔道:「得了,你少在那兒老王賣瓜啦!你如果猜得中那個陰險的屈長老會用什麽法子對付咱們,那才算你有本事。」

  「這有什麽難猜?」小癡篤定道:「如果我是他,我就會利用這個機會排除異己。不過這是最笨的法子!因爲,聰明的我怎麽可能當他借刀殺人時的那把刀呢?」

  小悅呵呵笑道:「你也看出屈無常和曲長青他們掌握了崆峒派的實權?老實說,其實我和光頭以前就認識梅長老和顔長老,可是剛剛大夥兒照了面,我們也不敢和他們打招呼,省得他們被扣上通敵之罪。」

  小秋恍然道:「剛剛和我動手之人,大概就是顔長老了吧!難怪他和我動手好像不是挺認真的,搞到後來,我和他簡直是在切磋武功,根本沒啥刺激可言。」

  二凡拍著光頭,惋惜道:「可憐哦!梅長老和顔長老他們是身不由己,和尚的師公說,就算吳掌門真的重傷快死了,也不可能糊塗到將掌門之職隨便交給一個外人。他鐵定是托那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將令符帶回崆峒山,交給梅長老,但是,卻被屈無常先攔截了下來。屈無常知道憑他自己的威信不足以服衆,這才設計讓宋玉龍當個傀儡政權,由他和曲長青在背後操縱崆峒派。」

  郭英傑接口道:「其實,江湖上大概都知道就是這麽回事,只是,畢竟這是崆峒派的家務事,大家也就不便置評了。」

  「放屁!」小癡不以爲然道:「就因爲江湖人都是這種自掃門前雪的觀念,江湖中的正義與公理才會日漸淪喪。」

  小悅激將道:「偉大的白癡幫主,難道你就有辦法介入別人的家務事裏,維持這種日漸淪喪的正義與公理嗎?」

  小癡白眼道:「你如果希望本天才略施小計,挽救崆峒派的未來,你就直說好了。像你這種激將法,我三歲時就已懶得用,如今你還拿出來使,是想笑破我的肚皮是不是?」

  郭家三兄弟聽到小癡將挽救崆峒派的將來這件事看得平淡無奇,不禁認爲小癡已然狂妄得離譜了。

  「就憑他一人之力,也想改變一幫一派的命運?」

  郭家三英俱作如是之想,他們當然不相信小癡有此能耐。

  小秋看出郭家三英的懷疑之情,不禁呵呵笑道:「小白癡,我看郭大哥他們好像不太相信你的話哦!你最好有本事證明,你真的能夠改變崆峒派的歷史,否則你的大話就要變屁話,不值半文錢啦!」

  小癡橫瞄郭家三英一眼,嘲弄道:「嘖!你們真是對我大沒信心了。」

  郭家三英嘿嘿乾笑數聲,他們的不予置評無異默認了小癡這句話。

  小癡沒好氣地在心裏暗自嘀咕:「他奶奶的,本幫主若是不稍爲表現一下,將來你們兄弟三人豈會心甘情願地替我打知名度,做免費宣傳?」

  「好吧!」小癡故作不在意道:「看在你們那麽關心本幫主是否能改變崆峒派命運的份上,我就勉爲其難地對他們施以援手,讓他們不至於就此覆滅吧!」

  「真的?」

  衆人雖是同聲說出這兩個字,但是每個人的表情語氣各異。

  小悅與二凡是充滿了信心和歡喜。

  郭家三英滿是懷疑和挑釁。

  小秋和奴加卻是興奮有加,準備等著看一場好戲上演!

 

  ※  ※  ※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