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小癡的說明,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小秋呵呵笑道:「難怪你知道火海蜥蜴在何處,原來是你家代代相傳的秘密。」

  小癡嘻嘻笑道:「沒辦法!因爲我師公的師公無意中發現這隻火海蜥蜴之後,怕牠有一天突然想不開,想到地面上觀光,那時可就要天下大亂了。所以他就在火海蜥蜴出世必經的道路上,先造個冷凍庫以阻止火海蜥蜴亂跑,還交待他的徒弟每十年就得來檢視陣式有沒有遭到破壞……。」

  小秋會意道:「而他的徒弟臨終前又交待他的徒弟繼續這項工作,然後一代又一代相傳下來,就變成了你們這一門的傳統了。」

  小悅奇怪道:「既然如此,那麽老癡爺爺一定也來過這裏,他應該是知道路的。他爲什麽沒有把正確的位置告訴你?害咱們在這荒山野嶺到處瞎摸!」

  小癡瞪眼道:「你難道忘了?我應該出山的時間還沒到,我是半路被人放鴿子,硬踢下山的!我到現在還不知道,老癡爺爺究竟是吃錯什麽藥,爲什麽那麽突然決定要死?他連許多應該在我出來之前得仔細交待的後事,提都不提就避不見面,這實在太過分了!」

  小癡越說火越大,忍不住咬牙切齒的誓言道:「他最好別讓我找出他藏在哪個烏龜洞,否則……嘿嘿!我若是那麽容易就原諒他,就不是他養的皮小癡!」

  他想到自己因爲被老癡如此擺上一道,引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他就恨得牙癢癢的。若是不設法整整他的老癡爺爺,這小子還真不甘心如此遭人遺棄呢!

  「我看老癡道長肯定在劫難逃了!」二凡搖頭呵笑道:「咱們三個人裏面,只有你和癡道長才會如此,一個沒大、一個沒小!」

  小癡笑道:「當然只有他那種老天真才會養得出我這個頑皮小癡,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呀!」

  小秋終於耐不住寒冷,又蹦又跳道:「小白癡,要聊天咱們找一個溫暖的地方好不好?這裏越來越冷了吔!」

  「好吧!」小癡咯咯捉笑道:「你的健康就是我的幸福,爲了維護你的活力,請跟我來!」

  他走了兩步,停身,回頭道:「對了!順便提醒你們,在這裏一定要記得跟著我的腳步走,千萬不要跟著感覺走。否則,萬一走上陣式內的不歸路,恐怕連我也沒辦法帶你們脫離苦海了!」

  他再走了兩步,還是不放心的又回過頭:「我看,最保險的方法,還是找條繩子把大家綁成一串,這樣子會比較安全些。」

  二凡張望道:「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哪裡去找繩子?」

  小秋嘿嘿笑道:「你們偉大的白癡幫主閣下不就有現成的褲帶可用!」

  小癡吃吃一笑:「不要這樣子嘛!女孩子家怎麽可能隨便要人家解褲帶?這是很嚴重的提議耶……」

  他話還沒說完,小秋已經一巴掌打得他原地打轉。

  小癡摀著臉頰,怔然道:「你什麽時候學會這一招的?老金!」他想也不用多想,霍然大叫道:「你不要命了!居然敢出賣自己的救命恩人?」

  老金自奴加的腰囊中探出頭來,小腦袋搖得像個撥浪鼓似的,表示此事與牠無關,不是牠教小秋這一手打人的絕招。

  小秋拍拍手,哼笑道:「老實告訴你,這招『無影散手』還是我爺爺教給金寶讓牠防身之用。你既然那麽愛現,時常故意拿出來現,我當然要不吝指教,示範正確的手法讓你瞧瞧才行!」

  「喲呵!」

  小悅和二凡齊聲歡呼:「路不平,有人踩!終於有人看不過去,替咱們出頭,教訓教訓這小子了!」

  「奶奶的!」小癡搓搓臉頰,癟笑道:「只學打人的絕招到底不保險,還要學學防守的功夫比較實在些!」

  嘴裡說著,腦袋裡想著,這個小白癡已經開始計劃,該如何從老金那邊,挖出有關這招「無影散手」的詳細手法和閃躲竅門了。

  小悅笑問:「白癡幫主,這隻甲魚(鱉)的味道如何?好不好吃?你決定貢獻出自己的腰帶了嗎?」

  小癡瞪眼道:「少在那邊得了便宜還賣乖,小心我剝你的褲腰帶充數!」

  他回頭朝奴加彈彈手指道:「東西拿過來!」

  奴加答應一聲,解下自己背上的行囊,自其中取出一條經過曬製,韌性極佳的野藤交給小癡。

  小癡將這條調拇指粗細,十丈長,堅韌無比的野藤交給二凡,要他將衆人綁成一列。

  小秋意外道:「奴加,你身上背的不是要闖江湖的行頭呀?」

  奴加搖頭笑道:「我看你們都沒帶什麽隨身行李,所以自己也沒打點什麽。這包裹是小癡幫主昨晚交待我,準備的一些登山涉水所需的基本工具。」

  小秋他們不得不佩服小癡考慮周到。

  小癡得意:「我要是和你們一樣笨,我就不用當幫主了!現在咱們可以安心入陣了嗎?」

  其他人同時道:「不安心的人是你!」

  「那是因爲你們全都不知死活!」小癡無奈地猛搖其頭。

  他再次仔細打量四周地形,推算出精確的方位之後,這才帶領著衆人謹慎地朝雪原行去。

  只見他時面斜行,時而回轉。

  經過一時三刻,衆人驟覺寒意盡除。

  天氣雖然是有著冬天的冷冽,卻不再是那種徹骨的酷寒。

  小秋噓口氣道:「易學陣法的奧妙,真的是不可思議!」

  「你到現在才知道。」小癡笑弄道:「這件事我三歲時就發現啦!如果易學這玩意兒不夠深奧,哪能吸引我這麽久。」

  「饒舌!」小秋嘲弄道。

  眾人跟著小癡又在茫茫雪原上轉了大半天。

  忽然,他們眼前出現一個缽形大洞。

  小癡帶著衆人走到洞口邊緣,朝下張望道:「到了,咱們準備進谷吧!」

  「奇怪!」奴加不解的揚著頭道:「這裏剛剛咱們才走過,那時明明沒見到有這麽一個大洞嘛!」

  小癡吃吃笑道:「因爲這裏不是剛剛咱們經過的那裏。」

  「怎麽可能?」奴加指著四周的景物:「這附近的樣子我明明記得很清楚,怎麽會不是剛剛那裏?這沒道理嘛!」

  小悅拍拍他的肩頭,呵呵輕笑:「我告訴你,這些奇門遁甲如果有道理可講,那就不叫奇門遁甲啦!這玩意兒只講五行生剋、陰陽幻化。所以,懂這門術學的人,也都是不講道理的人!」

  他是在拐著彎罵小癡不講道理,奴加卻信以爲真地拼命點頭:「原來如此!」

  小癡沒空理會他們的嘀嘀咕咕,早已全神貫注地研究著眼前這個大洞。

  小秋擠在他身邊,估量道:「這個洞上面大約有十丈開外,最下面底部至少也有丈尋寬吧!」

  「差不多!」

  小癡指著洞內斜壁上一道道宛如環狀階梯的淺溝,思量道:「待會兒咱們就順著螺紋一圈圍繞下去。走路小心一點,萬一跌倒,可就要沿著斜坡直接滾入底部的坑洞裏。而那個坑洞究竟有多深、通向哪裡?除了我那個已經作古三、四百年的師公的師公之外,恐怕沒有第二人知道。」

  「那咱們耍怎麽進去?」小悅也湊上前來問著。

  小癡估計道:「從這裏到洞底最少也有數十丈深,洞底的情況在這裏也很難看得清楚,不如先下去洞底再作打算。反正,既然我師公的師公曾經去過那裏面,就表示下面一定有路可走。說不定,他還會留下什麽指路的標誌也難說!」

  小秋躍躍欲試道:「那還等什麽?咱們開始冒險吧!」

  小癡再一次叮囑大家小心腳下,這才小心翼翼地滑下洞口,順著螺紋淺溝一步步朝洞底接近。

  由於,這個缽形巨洞的斜坡內,偶爾還有凝結著冰雪的地方,滑溜得幾乎難以立足,爲了確保安全,小癡他們只好四肢著地的爬過這些冰面。

  如此一來,行進的速度便大大的減緩。

  經過一番周折,幾人終於在天幕升起第一顆星星時,堪堪抵達洞底。

  此時,因爲天色已暗,洞底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小癡要奴加取出一支土制的獸脂蠟燭點起來,才勉強瞧清楚這洞底的光景。

  原來,這個缽洞的底部,張著三個黑黝黝的口子,似乎正通向深遠遙不可測的地底某處。

  小癡約略觀察一陣,仰頭上望,只見老遠的上方露出一片閃爍星鑽的圓形夜空。

  而在這星光燦爛的夜幕之中,隱約可見野人山的峰頂。

  小癡沈吟半晌,決斷道:「今天大家都累了一天了,早點休息吧!凡事都等明天再做……計較。」

  他無趣地結束自己一人的獨白。

  因爲其他四人早已在他沈思默想之際,各自在洞底找尋中意的岩角,逕自睡了起來,還有一聲沒一聲打著呼嚕。

  「嘖!」小癡沒趣地喃喃自語:「真是的,這些傢伙也太自動了。一點也不懂得,該留點兒機會讓本幫主表現一下發號施令的權威嘛。」

  他疲憊地伸個懶腰,也就近找個平坦的岩面席地而眠……。

 

  ※  ※  ※

 

  第二天。

  「……這三個洞口,根本沒有任何標誌,咱們怎麽知道要走哪一條路才對?」

  「把那個貪睡的小白癡踢醒問問看,不就知道了嗎?」

  「上面下雨了哦!」

  「哇!雨水沿著石壁一直往下灌,咱們會不會被淹死呀?」

  「吵死啦!」

  小癡在其他人吱吱喳喳的叫喧中醒了過來。

  他揉著眼睛,嗔叫道:「你們大呼小叫的嚷嚷什麽?害我想多睡一會兒都不行,你們心眼兒真是太壞了!」

  小秋用力搖他,大聲道:「小白癡,快起來!天上下雨了。你再不起來,就要被灌進洞裏的雨水漂走了!」

  「天上下雨是正常現象……。」

  小癡翻個身還想繼續再睡,口中模糊不清道:「等地上下雨時再叫我起來看……,什麽?」

  他忽然清醒過來,驚叫著彈身而起:「下雨?你剛剛說下雨了?」

  小秋道:「你不會自己看嗎?」

  小癡連忙抬頭朝洞頂望去。

  果然天空佈滿陰沈的烏雲,珠簾般的雨幕早已遮去野人山的影子。

  「哎呀!」小癡皺眉頓足道:「怎麽會這樣?老天爺怎麽如此不幫忙?」

  小悅訝然問道:「怎麽了?出了什麽問題?」

  小癡急得在洞底踱起步來,悶聲答道:「不但是出問題,而且是大問題!」……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